这句话真是牛逼到爆了!

    客栈老板差点没被这一句话直接震翻了。

    你猜?猜你妹啊猜!我觉得只凭这一句话我这客栈就要被拆了。

    你以为你面前的是什么人,那可是独孤愁,此世传说,人间神话独孤愁好么?!

    看来自己的客栈即将迎来独孤愁再现尘寰以来的第一场血祭!

    只可惜世事未能尽如人意,独孤愁并没有生气,反而微笑着说了一句话:“我猜出来了?!?br />
    中年人笑道:“真好。等会一起喝点?”

    独孤愁点头:“好?!?br />
    面对眼前一幕,客栈老板只觉得狂晕阵阵。

    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你猜?

    我猜到了……

    果然是传说中的神话,连说话方式都与众不同……

    一念懵逼之余,旋即福至心灵,一个认知乍然升起:这个中年人,只怕也是一个传说中的恐怖人物……

    否则何能与宛如人间神话一般的独孤愁这般交流对话!

    ……

    打从那中年人住下之后,大抵过了半个时辰,又有一个头发胡子都已经是雪白的老人,也来住进了这家客栈,在将自身行李搬进了房间之后,也施施然地过去敲了敲那个房门。

    门开,灰衣老者独孤愁露面:“你是谁?”

    后来的白发老人笑眯眯的说道:“你猜?”

    下面客栈老板头顶上全是冷汗,涔涔冒了出来。

    今天真是……受惊之日!

    只听那独孤愁道:“这我还真没猜出来?!?br />
    老人笑眯眯的说道:“要不等晚上一起喝点后再说?我这里有世界上最好的酒?!?br />
    独孤愁道:“哦?我现在猜出来你是谁了?!?br />
    老人哈哈一笑:“猜不猜得出来有什么所谓,晚上见?!?br />
    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白发老头二话不说,回屋了。

    客栈老板:……

    ……

    如是又过了一个时辰,又有一个人入住了这间客栈。

    这个人的形象很是狼狈,整个人就好像是已经散了架,仅止于勉力维系,整个人瘦得皮包着骨头,一双手伸出来的时候,若不是上面还有肉皮,客栈老板几乎认为这就是一具骷髅。

    他前脚刚摇摇晃晃的走进他自己的房间,只呆了片刻就也来到独孤愁的门前敲了敲门。

    又来一个敲门的???

    客栈老板暗暗掂量琢磨,如果自己是独孤愁,被这么再三再四的打扰,怎么也得是要发怒了呢。

    不意门开了,出现在门口的独孤愁,脸上神色一如之前一般的尽是平静,波澜不惊。

    “你是谁?”

    “你猜?”

    又是这两句如碗照搬的话。

    老板觉得……这特么的……我觉得已经住进来的这位神话高手独孤愁乃是一个冒牌货吧?

    一下午被人这样调戏了三次!

    要是我,就算不发疯,也得怒发冲冠,一怒拔剑,一剑平仇。

    猜你妹啊猜!

    偏独孤愁真是好脾气,仍旧没有发火,淡淡道:“我猜不出来?!?br />
    那宛如骷髅一般的来人道:“等一会,我为你占卜一卦如何?免费的!”

    独孤愁想了想,道:“我猜出来你是谁了,晚上一起喝酒?你想送我一命,我却受之有愧,我先请你喝酒,就不算免费了!”

    前面两人,都是主动邀请他喝酒;但是,这个骷髅一般的人,居然是独孤愁主动开口邀请!

    客栈老板第一反应就是,这人就算不至于感激涕零,起码也得要受宠若惊吧。

    不意那个骷髅一般的人完全并没有任何受宠若惊得反应,很是自然的说道:“好啊。晚上喝酒,喝酒之后我给你卜卦?!?br />
    ……

    同样是在这一天,云扬差点没被水无音不间断的消息差点搞疯掉。

    原因无他,传讯信息实在太多了!

    当然,最感兴趣的,还是其中那几条。

    “确定,五百年前,天榜第一高手独孤愁,已经进入了天唐城,目前住在……”

    “有一个人,在所有人都不敢接近独孤愁所住的客栈之后,住进了客栈?!?br />
    “又有一个人……”

    “又有一个人……”

    “四季楼现在没动静?!?br />
    “杀手组织蠢蠢欲动,随时可能发动……”

    “太子府那边进出人员突然增加,动静不小……”

    ……

    独孤愁居然真的来了!

    对于这个变化,云扬可谓大出意外。

    正如独孤愁的预料,云扬根本就没有想到独孤愁当真会出现,此时距离孤独愁最后一次正式露面已经有超过五百年岁月,正因为于此,云扬才放出了这个消息,籍此转移注意力。

    但现在独孤愁偏偏就在这个要命的时候再现尘寰了,那么……自己放出的假消息,岂不变成了真消息?!

    这该算是歪打正着吗?!

    反正这事儿……还是很有些惊喜的!

    ……

    “独孤愁目前确认在天唐城中的一家小客栈中现身,若日前当真是他出手的话,倒是真有可能一招干掉闫长老……暌别江湖五百年的他,今时今日的修为早已不知道精进到何等境界……但也只是有可能而已……”

    “门派中的援手还有多久才能到……”

    “你还是先去看看独孤愁的意思吧。注意就只是看看,千万不要惹出别的麻烦?!?br />
    “是?!?br />
    ……

    这一天的晚上。

    这么冷的天,客栈老板很是体贴的在一个小桌子下面,安置了一个火盆;而桌子四周,四个方向也各自放了一个火盆,里面全是燃烧的霜雪炭。

    一时间,整个小客栈显得暖意融融,如沐春风。

    四个人,各据一方,每个人的脸色都很平静,波澜不兴。

    “行走江湖一辈子了,这样的场面,这样的聚会,还真是第一次,此行不虚?!蹦前缀永贤肥紫任⑿ψ趴?。

    “不错不错。若不是独孤前辈这般出人意料的再渡红尘,全然不加掩饰,恐怕这一生都未必会有这样的聚会机会?!?br />
    中年人一袭青袍,淡淡的一笑道:“其实有些事,一生之中能有一次,就已经是足够了。更何况,我们只怕还要在这里住上好些天呢,世事如棋,乾坤莫测?!?br />
    那骷髅一般的家伙咧开嘴笑了笑,道:“莫测不莫测,谁能尽知晓,所谓难得,也不过就只是万事开头难罢了,有了第一次,第二次就不会太远?!?br />
    白发老头居然露出一个猥琐的笑容,道:“你这句话,竟是让我想起了女人……”

    白发老者话音未落,四人竟自齐齐爆笑起来。

    连独孤愁都几乎笑出了眼泪。

    客栈老板在炒菜,耳朵竖得高高的。

    很隐秘的撇了撇嘴,居然也是心灵神会,猥琐的笑了笑。

    …………

    <你们猜,这些人是谁……>

    <眼睛视力稳定了,就掉了零点二,身体完全正常;新配的眼镜也已经到货;出发也已经回家。

    过几天,就开始爆发补欠了。

    这段时间里,真算是我码字生涯以来事情最多的一次。唏嘘不已;2017年,对我来说,真如噩梦一般。2018,转运年到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