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开门,我是真的有要紧事,我感觉……你哥哥,似乎没有死……”云扬压低了声音,声线却是前所未有的凝实。

    他感觉到计灵犀的犹豫,瞬间明白,赶紧解释。

    但这一句话,却如石破天惊!

    什么?

    计灵犀闻言就是一愣,第一念头却是不信,但她如何不知道云扬绝不会在这种事情上开玩笑,不禁惊喜莫名,更无迟疑,旋风一般冲到门边,一把将门拉开,苍白着一张脸,颤声道:“你说什么?你刚才说什么?”

    云扬一步进门,随即又将房门关闭,这才道:“此事说来话长,个中曲折极多,我须得与你印证一事,此说才能定论?!?br />
    计灵犀退后几步,才待开口追问,却愕然发现自己刚才心中着急,急冲冲的来开门,就只穿了里衣,一时间羞得满面通红,急忙扯过来披风将自己遮得严严实实,靠在床边,道:“你直接说什么发现就是,又要印证什么,我一定尽力配合?!?br />
    对哥哥的担心,终究还是盖过了害羞,若是哥哥能够无恙,羞臊算什么?!

    云扬沉吟了一下,低声问道:“灵犀,你和计凌风,嗯,就是我八哥,当真是一母同胞的两兄妹,这事没有任何出入吧???”

    计灵犀微嗔道:“你问这话什么意思,我俩当然是亲兄妹,这还有假?!”

    云扬俊脸一红,即时生出了几分尴尬之意,却仍坚持追问下去:“这个就是关键问题……我的意思其实是……你们的亲生父母……现在在什么地方?这个你知道吗?”

    计灵犀眼神一黯,道:“这个我哪里知道……自从我开始记得一些事情,我和哥哥就一直是孤儿……”

    云扬面色一滞,诧然道:“那你怎么可以肯定你们是真的亲兄妹?这个很重要,一定要证实确认的!”

    计灵犀怒道:“你到底什么意思?我们当然是亲兄妹!这有什么可以值得怀疑的!你有病啊,一个劲的追问这些恼人的问题!”

    云扬笑了笑,神色间大为放松,道:“只要你有此认定就好,那八哥就肯定没事了,还活得好好的!”

    “???!”计灵犀愈发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狐疑道:“云扬,你今天这是怎么了,怎地言词间云山雾绕,前言不搭后语,你知道你在说什么么?怎么我越听越糊涂呢?!

    云扬满脸尽是欢颜喜色,嘿然道:“你是不知道你身上有什么神异,之前黑衣人来袭,全靠了你身上的护体神光,才让咱俩脱此死劫,既然你身上隐匿有这么强的护体神光,那你的父母绝对不是普通人,既然能将你?;さ恼饷春?,同理,你的亲生哥哥同胞兄长又怎么会出事!所以说,我八哥肯定没有死!”

    “他肯定还活着!”云扬说着说着,莫名地兴奋起来。

    “神异?护体红光?脱死劫?”计灵犀皱眉,狐疑的看着他:“你再仔细一点说明,我还是云里雾里,不明所以?!?br />
    云扬哈哈一笑,道:“你那是没注意我所说的重点。我是说,你的身上蕴有极其强大的神秘力量,任何人都无能真正伤害到你!而前日那妖人突然形神俱灭,便是你的护体神光发动了反噬!”

    计灵犀兀自满脸的迷惘道:“这就是你说的重点?就算再说两遍我还是听不懂,什么红光,什么护体,什么跟什么???我还是一句也听不懂?”

    “就是……就是说,你不管是遇到危险……都会有红光……”云扬详细解释一遍:“所以,八哥没有死!”

    计灵犀更迷惘了:“你越说我越糊涂了,那什么护体红光,我啥时候有过了?那玩意跟我哥又有什么关系,你说的那些都哪跟哪???!”

    云扬也愣了愣:“嗯?你自己不知道?是了,看来你自己果然不知道的,这也在情理之中……”

    “什么光?怎么护体?”计灵犀狐疑的看了看自己身上,喃喃道:“哪有光?”

    云扬也不禁跟着焦急起来,这玩意貌似真不好证明的说?

    突然想起那天自己被击飞之变,咬咬牙,道:“咱们当场试试,我想……我应该能触发它?!?br />
    “怎么试?如何触发?”计灵犀诧异的问道。

    “要不你还是先闭上眼睛吧……”云扬反而有点扭捏了

    计灵犀因为懵懂反而睁大了眼睛,道:“什么?你说什么?”

    却见云扬忽的一下子整个人扑了过来,下一刻,居然毫无花假实打实地抱住了自己!

    真实不虚感觉到云扬身上热力的一刻,计灵犀一下子懵了,愤怒挣扎道:“你今晚上,果然没安好心……”

    云扬解释道:“我这是在做实验,就是在尝试触发……”

    说着,一双手突然向着计灵犀的胸口伸过去;计灵犀登时一声惊叫,只感觉自己整个人一下子晕了,眼睁睁地看着云扬的咸猪手一把抓在了自己胸口神圣之地,居然还揉了一下……

    然后,他他他他……他竟然想要脱自己衣服……

    计灵犀这会整个人,全部心思全都是懵的,本能的极力挣扎:“云扬,不要……不要……这……”

    便在这时,计灵犀蓦然看到,自己的身上,骤然涌现出一道悠悠红光。

    红光乍然出现之瞬,全无征兆地往外一涨……

    “嗷……”

    云扬一声惨叫之余,整个人轰的一下子被击飞出去,宛如炮弹一般的冲破了墙壁,断线风筝也似地飞了出去,撞断了院子里花树,然后带着花树一起飞,啪的一声贴在了对面墙上。

    这下子来得虽然不算是全然的意料之外,仍旧是变生肘腋,云扬全无应变余地,更加没有应变的本事,最终却是两手两脚尽都趴在墙上,甚至还停了一瞬,目测过去,当真就跟大张四肢的青蛙全无二致,而后,如一滩泥巴一般滑落下来……

    低落尘埃的云扬吐出一口血,眼神散乱,喃喃道:“就是这个……”

    “云扬!”计灵犀惊叫一声,急忙冲了出去。

    ……

    云扬躺在床上,计灵犀埋着头坐在一边。

    云扬脸上全是苦笑,气若游丝,显见是伤势不轻,纵使不致致命,也已内伤了,五脏六腑,俱受震荡,非一时三刻可以疗复。

    但这番磨砺还是有收获的,以这般惨痛的代价,确认了红光的存在,尤其是让计灵犀这个当事人知晓了自己身上有红光护体,这种说出去世人都不会相信的事实。

    如此算来,虽然代价稍显有些大,却也是物有所值,得当偿失!

    此际云扬可以确认,计灵犀身上的红光至少在两种情况下会出现。

    第一种,涉及清白;至于第二种就是……涉及生命。

    刚才为了让计灵犀看到,乃至确认神异红光的存在,云扬就算是不得已,也只好做一次流氓。

    “其实真有些不明白……明知道做流氓的风险偌大,为什么这世界上还有这么多流氓……”

    云扬很惆怅。

    他敢担保:若是每一位采花贼流氓之流每一次干坏事,都会遭遇到自己这样的情况的话……这个世界,绝对就不会有这种职业的存在!

    永远消泯!

    云扬揉了揉手指头,似乎还残留着那种滑腻温柔的触感,忍不住放嘴边闻了闻,喃喃道:“这种感觉……恩,还是挺好……没摸过这种东西,居然摸一下就这么刺激……瞅机会我再……”

    “云扬!你要死了!”计灵犀刚好进来,听着云扬的喃喃自语,羞不可抑,本来是来照顾病人的,结果一时脑袋混乱,下意识一脚就踹了出去……

    啊……

    云扬一声惨叫,气息奄奄的摔在了地上……

    ……

    这件事情证实了。

    云扬的心中也因而放下了一桩心事:如此大能,岂能看着自己的儿子身陷死厄,万劫不复?女儿有如此神异护身,儿子又怎会没有?!

    所以,八哥恐怕是没死。

    最少有八成把握,他还活着!

    更有甚者,不但八哥没死,其他的一干兄弟很大机会也都安然,这也可以顺道解释了,五嫂,八嫂怎么会突然失踪,而且还能失踪的那么离奇,有这样的大能介入插手,就算失踪的更离奇更不可思议,也在情理之中!

    但这会计灵犀却是更加的懵了。

    “我是谁……我爹妈是谁?我身上的红光又是怎么回事?”计灵犀身心尽都陷入空前的风中凌乱,与此同时,还有一份深沉的怨恨,点滴滋生。

    现在事实凝然眼前,自己当真身负绝世神异,父母必然是此世巨能,但你们有这么厉害的修为,你们在整个天下都是无敌手的存在,随手一个禁制,就能灭杀超级高手!

    那你们为何还要将自己的儿子女儿丢弃了!

    让我们寄人篱下,孤苦无依的长大?!

    “我才不信你们有这么强的力量,却保不住自己的孩子!我更不信你们下了禁制却找不到我们!我更加不相信的是你们都已经死了!”

    计灵犀咬着下嘴唇,神色间尽归于一片倔强。

    这件事情,这个事实显而易见。

    禁制可以因为外力而激发,长久恒存,那么施加禁止之人就一定还活着!

    这是不争的事实,没什么可说的!

    若是为计灵犀下了禁制的人已经死了,那么禁制早就消失了!

    这是人所共知的道理。

    但若是你还活着,又有这等通天彻地的能为,却还要眼看着儿子女儿在尘世间苦苦挣扎,又是何道理?

    计灵犀固然相信了自己的哥哥并没有死这个事实。

    但对这个喜讯,她却并没有多少喜悦的感觉。整个人尽都被一份难以言喻的情绪所包裹。

    而云扬对这种情绪,心知肚明之余,却是一筹莫展,无可奈何。

    即便以云扬的口才,竟也欲劝无从,难以启齿!

    …………

    今天依然一更。这次来杭州,谈一谈至尊的影视改编,目前,差不多快要定了。所以我很谨慎。兄弟们有什么想法,也可以在书评区留言;我非常想云扬能出现在屏幕上。

    还有一个好消息:据说傲世影视项目也已经重新启动了哈哈。

    兴奋的我这两天一直喝酒都没怎么码字,对不住你们,但是我实在是很兴奋!

    还有一件事……

    <应总盟?;暌轮?,为肘子的大王饶命求一次月票。

    风家子弟的月票,有多久没有投出了?

    支持一下总盟吧!

    剑出鞘,试一试锋芒如何?就当,为我们自己贺贺喜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