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扬神思混沌,彻底被这一连串不该发生,不可能发生的事情造梦,你说这一连串的怪事,从一开始的远天无量黑云汇聚一处,一路疾驰玉唐,这状况就已经大大超出云扬对于此世修者能为之认知,即便是往昔云相神通未失之时,云扬自问也难以聚集如此庞大数量的云气,更别说黑云之内可是蕴生有极之骇人的恐怖威能,再之后是那来袭黑衣人的修为实力,云扬可以非常笃定的下结论,其修为绝不下于凌霄醉君莫言甚至年先生,

    即便是现在这会,云扬浑身上下仍旧僵硬,一颗心脏兀自噗噗乱跳,仿佛随时都可能从口中跳出来。

    早前萦绕在身周的那份浓重死亡感觉,仍旧未曾消散,浑身汗毛仍旧保持着竖起,保持在毛骨悚然的状态氛围下。

    那是实打实的死关临头,非死不可的情况,绝无侥幸!

    真实的黑云,真实的魔焰滔天,真实的高手,真实的杀机,真实的杀招,真实的必死,真实的……甚至,那一张狰狞的脸,那一只已经到了自己面前的攒命之手……

    全都是那样的真实!绝无半点虚假!

    云扬可以保证,亦可断言,这一切的一切,全都是真实存在,真实发生过的!

    尤其是刚才黑衣人离去时的移动速度,绝对超出云扬对修者的认知,纵使是凌霄醉,年先生也没有那么惊人的速度!

    但……一切的一切,一切的惊奇全部都随着那“啪”的一声,尽数归于了虚幻。

    似乎一切都没有出现过。

    触目所及,晴空万里,唯有朵朵白云飘来荡去,四周种种,也尽都与平日无异,犹能远远听到街道上人的窃窃私语,声浪甚至越来越大,不绝于耳……

    云扬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终于确定了一件事,?;チ?,死厄解除了!

    虽然接触得同样的匪夷所思,不可思议,但是真正解除了!

    怀中,计灵犀仍旧保持着最初的那个姿势,紧紧地抱着自己,背脊拼命地拱起……

    云扬从心中由衷的升起温暖与感激。

    以此同时,还有一种“与卿同命,生死与共”的微妙感觉。

    似乎怀中的这个女子,在这一刻,与自己生命,就这么紧密地连在一起。

    我生,你在。

    你死,我去。

    云逍遥经常说的一句话,突然浮现在耳边:“在这个世界上,什么最重要?生命!如果有一天,有一个人,可以为了你舍弃他自己的生命;那么,如果他是男人,必然是你一生中最值得信赖的兄弟!如果他是女人,也必然是在这世上对你钟情最深的红颜?!?br />
    “遇到这样的兄弟,乃是三生三世都未必遇到的绝世真情,你,莫要远离。遇到这样的红颜,乃是你永生永世也未必能遇到一个的真爱,你,莫要辜负!”

    云扬心魂震动!

    最值得信赖的兄弟,莫要远离。

    永生永世的真爱,莫要辜负!

    云扬深深吸了一口气。

    我不会远离,也不会辜负!

    看着计灵犀,云扬心中突然涌起来一股安静祥和的感觉,似乎,有这个女子在身边,自己……此生已足!

    “灵犀……”

    云扬喃喃念道。

    云扬温暖的笑了笑。

    然后,他的心中却蓦然泛起一个念头——

    刚才计灵犀身上所浮现出……那一道红光,还有……那骂人的……那个人会否是当日自己偶然碰触她身体而被打飞的始作俑者同一人呢?!

    只是这个念头就只一闪而逝,不管是不是都不重要,是真的不重要,红光源头之根底绝不是自己可以揣测的存在,就如蚍蜉思量远远超越此世极限之威能那么的遥远,纵然勉强思之,甚至有所明悟,都全然没有益处可言!

    云扬回过神来后,第一时间就是轻柔的拍了拍怀中计灵犀的肩膀,柔声道:“灵犀,没事了,把心放下来吧?!?br />
    一声安抚之余,计灵犀的娇躯猛地颤抖了一下,抖抖索索的抬起头,目光聚焦在云扬的脸上,眼中兀自一片迷惘,随即又现出一股莫名悲伤,伸手抚上云扬的脸,轻声道:“云扬,咱们这是死了么?”

    死了?

    云扬忍不住眨眨眼,是不是死了呢?今日实在遭遇了太多玄奇,太多的匪夷所思,就算是真正死了,入了幽冥,似乎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只希望你能活下去……没有想到,咱们还是都死了?!?br />
    计灵犀哀伤的道:“咱们这里是阴曹地府么?这里也不是很冷哎,鬼差在那里?我不想喝孟婆汤,不想忘了你!”

    云扬咳嗽一声,有些古怪道:“这里……本就不冷?!?br />
    计灵犀仍旧依偎在他怀中,有些呆萌还有些满足,幽幽道:“虽说死了……但只要跟你在一起,死了也不怕?!?br />
    她咬了咬嘴唇,似乎在下什么重大决定,一想到反正已经死了,鼓起勇气道:“云扬,其实……我不想你做我哥哥,也不想你做我弟弟……我喜欢你……现在我俩已经一命归阴了,不在乎那些有的没的了……”

    计灵犀非常勇敢的抬起头,看着云扬的脸,坚强道:“我不想做你的妹妹,我要做你的妻子!我不想你做我的哥哥,我想要让你做我的……丈夫!”

    既然说开了头,最难开口的一句话出口,计灵犀一下子抛开了所有的羞涩,直接一口气流利的说了下去。似乎这段话,在她的心里,已经打了无数次的腹稿!

    然而云扬听到这番话,却直如晴天霹雳,石破天惊,云扬刚刚恢复灵光的脑袋里再度陷入一片嗡嗡作响的氛围中。

    云扬自然不是傻子,号称智尊的他怎么可能当真鲁钝,只是自从身负起那许多血海深仇之后,他对于男女情爱这一块,早将之从自己生活中完全剔除了出去。

    大仇未报,何以家为?

    若是自己在这等时候,还要有找个媳妇儿和和美美过日子的想法,那自己却又如何对得起诸位哥哥的在天之灵?!

    所以,云扬一旦感觉到有什么苗头,就尽快的掐断。

    事实上,在当初计灵犀离开天唐城的那个时候,云扬就已经有所感觉,纵使心中酸涩难言,仍旧毅然决然地放她离去!

    还有上官灵秀,大抵是因为前者东线大胜,玉唐军方上下得出了至少可保十年以上安稳的结论,是以这段时间以来,上官姑娘可是将以往放在心底里的那层情谊徐徐揭开;云扬干脆避不见面;上官灵秀来了云府几次,每次见到就只有自己的六个侄儿,再也没有见不到云扬一次。

    之前,月如兰尚在的时候,竭力为计灵犀和云扬拉红线,云扬也不过就是故作懵懂而已。

    即便是面对计灵犀那拐弯抹角发脾气的时候,云扬固然有情场小白懵懂无知的方面,但更多的,还是源自于心理有意无意的屏蔽抵触那方面的感觉。

    干脆就全程顺着糊涂装糊涂,绝对不挑明!

    可是现在,所有的伪装,所有的逃避,所有的糊涂,在计灵犀不必嫌疑,不顾羞涩的一番话之下,彻底的无处容身,尽皆的灰飞烟灭!

    回想刚才,计灵犀听到自己主动邀约和她吃饭,眉梢眼角的许多羞喜之意……

    听到自己要吃什么,那种暗自思忖的样子……

    及至后来看到自己有危险,不顾性命的冲过来……

    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云扬,拼了命的将自己柔弱的背脊拱起出去,所求仅止于让云扬少受些伤损……

    还有现在,一念痴迷之下以为双双共赴黄泉,却自将一直不好意思开口的心底话全盘托出,只为在最后时刻,一圆女儿痴心。

    云侯的那一句话。

    这一幕一幕,不断在云扬的面前闪过。

    云扬只感觉心中激动,口干舌燥,过往种种,一切的一切,尽都在在表明了,在计灵犀的心里,自己,远远地比她自己更加重要!重要得多!

    为了自己,可以她毫不顾惜自己的性命!

    这份情愫,她将之一直深埋在心底,直到现在,直到此刻,她以为自己两人已经死了,这才终于毫无顾忌的吐露心扉。

    云扬心中泛起柔柔的暖意,那是一种暖暖的,酸酸的幸福,似乎在这一刻,在这人世间,

    向来孤苦伶仃的自己,终于有了亲人,还有家……

    大抵就是那种酸涩的幸福,却是云扬此世梦寐以求,却始终未得的期盼!

    他轻轻抱住计灵犀,轻声道:“其实……我……”一言未了,却只觉得口干舌燥的厉害,下意识地咽了一口唾沫。

    计灵犀仍自偎依在他怀里,低垂着粉颈,心跳如擂鼓,等着他说下去。

    云扬连连干咽了几口唾沫,想要说,我不会辜负你,我也很喜欢你,我不会远离你……等等……

    他打了万千遍的草稿,在脱口而出的时候,却是干巴巴的续道:“……其实……其实……其实……我们没有死啊……”

    …………

    …………

    <这一章,写了三遍。

    云扬的心理历程,我揣摩了不知道多少遍。

    或许出来有人会说,很水,但是,我前前后后矛盾的思量着,删了不知道多少甜言蜜语,然后最终就写出了这一章。

    我想了很久,真的,接受?不接受?还是……但我认为,云扬现在的心里很矛盾,很复杂,他甚至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什么,该要什么,所以,我最终就这么写了……

    这一章没啥内容,但我认为要解读,几万字,也解读不完。

    个人看法,不喜勿喷。

    今天是凌飘萍大美女的生日,让我们祝福紫霄天后大人,青春永驻,永远美丽,早日找到好婆家;单身而且颜值还可以条件差不多的兄弟们,你们加油额,我只能帮你们到这里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