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来得那么势在必行,只是发展却又不如云扬之臆想——

    若依着云扬的想象,天际黑云来得如此之疾,气势之磅礴,合该有如云山压顶,直接一股脑砸在自己的脑袋顶上,将自己碾成肉泥一滩,彻底灭杀。

    毕竟这是最直接,最一劳永逸,更是最痛快的方式方法!

    以云扬之自身修为实力,对于那黑云的判断,对方若是这么干了,自己还真的就只有束手待毙一途,连负隅顽抗的余地都没有!

    对那么大的云山来袭,哪有抗衡的空间哪?!

    可是现实是,就在黑云压顶的一瞬间,满天黑云突然间全部消失了!

    是的,就是那已然弥漫天际,遮蔽了超过大半个天唐城的黑云,居然在眨眨眼睛的功夫里,尽数消失!

    天空中再现晴天白日,白云悠悠,满目尽是朗朗乾坤!

    这一瞬间的变化,仿佛是天地失序,突然就从极黯之夜到了极昼之日,不过瞬息之间,已经是天地翻覆,黑白颠倒。

    无数人的眼睛尽都感受到了光线刺激的不适。

    唯有云扬没有,他的眼睛,视线反而在这瞬间缩成了针孔一般,竭力聚焦紧盯着上空。

    不错,天际黑云固然消散,却仍余一面奇怪黑旗,在空中迎风招展,尽是鬼气森森。

    而那面黑旗之下,另有一道流星陨落一般的身影!

    那是一个身材削瘦,面目清癯,满身尽都萦绕着一股难以言喻阴森之气的黑衣人。

    让云扬尤其注意的,乃是那个人的右手手上满布带着一股黑暗到了极致的幽深光泽,满脸亦尽是如释重负的残虐笑容,向着云扬闪电般袭来!

    那只右手所向落处,正是云扬的右胸要害!

    对方普一现身,云扬就已经有所感应,他这般冲下来,云扬更是做好了准备,随时还击回去;但一直到这黑衣人一直冲到自己面前,云扬却感觉自己一动都不能动!

    不要说躲避反击,就连移动一下自己的身体,就连眨一眨眼,也做不到!

    对方的气机牵引,已经完全将云扬锁定!

    如这等超出数十倍强度的气机锁定,让云扬整个身体全然的无法动弹,纵使是身上的每一根头发,都被对方气机所禁锢!

    唯一能做的,就只有眼睁睁地看着这雷霆霹雳一般的一掌,向着自己胸口拍来!

    甚至他还看到了,天空中那面黑旗在没有人操控的情况下,居然刷的一下子倒了过来,旗尖直直的冲着自己的胸膛。

    原来,对方看似多此一举的举动,目的只是在于一定要确认将自己亲手击杀而已,避免任何可能出现变故的机会!

    云扬心中轻轻叹息一声,身陷死关的他脸上反而露出了一抹微笑。

    终于,还是到了这一刻!

    终于,还是走了这一天!

    自己,终究还是难逃一死。

    这段时间里的心神不宁,今天的不祥之兆,尽都在今天有了印证!

    对方以那面鬼旗为依凭,在其辅助之下轻而易举地找到自己,更有自己难以抗衡的超强修为在身,连说场面话的机会都不留给自己,可见杀意至坚,对方的任何一方面也非自己可以制衡,自己就算再能千条妙计,万般手腕又能如何,仍旧只有得叹奈何的份,无论如何也是躲不过对方如斯神妙的手段??!

    “命该如此,今日告终!”

    云扬一笑之余,面容回归淡然,静静地凝视着那从天而降的黑衣人。静待死关将临。

    云扬从来都不是一个愿意放弃,甘心放弃的人,可是眼前来袭之人,高深莫测,光只是那从天而降的声威,那御使黑云千万里的强横实力,掣肘自己的神妙手段,这等威能只怕已经不在凌霄醉等人之下,纵然仍有差距,也是极为有限,断断非是自己可以抗衡的。

    “最终死在这等盖世高手手下,倒也不枉了我云尊之名,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传奇写尽,今朝终章?!”云扬情知无能抵抗,反而将心情放开,心中浮现自嘲自语。

    然而就在这个微妙时刻,他却听见了一声惊呼,一个声音尖锐至极的惊呼!

    云扬心头陡然一震!

    计灵犀!

    心中刚刚才浮现出这个名字的一瞬,已然感觉到一具柔软的身子,以比闪电还要快的速度冲进了自己的怀里!

    云扬这一刻甚至都来不及悲痛,只有无限的不解。

    天上来袭之人的攻击,如霹雳,如闪电,意在必杀!这等攻击速度,哪怕将计灵犀换做了凌霄醉,也绝无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后发制人将自己救出来,那……

    计灵犀是怎么做到的?

    下一刻,一个念头升起之瞬,只觉心中一股潮水也似的悲痛感觉就此弥漫开来!

    “灵犀!”

    云扬一声大叫;极度的悲痛之下,自身潜力冲破自身极限,竟然冲破了重重气机封锁之限制,发出这一声悲痛至极的哀嚎。

    怀中,那娇柔的身躯仍自紧紧地抱着自己,拼命地弓起自己柔弱的脊梁,迎向那致命的一击!

    ……

    计灵犀喜闻心上人开窍,急急忙忙地开始在厨房忙活,突然想起来两人等下对酌,那肯定是要喝酒的,可是这么冷的天,那酒需要不需要烫一烫?。??

    虽然这一节只属末节,可是嫂子之前可是给自己说过,男人往往不注重细节,却在意那份体贴,自己将这一节都做得完善了,该当更得心上人欢心才是。

    想做就做,当下急急忙地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去拿那紫金葫芦,自己这个紫金葫芦虽然并非多么了不起的东西,却是哥哥在家的时候经常装酒的器具。

    犹记哥哥曾说,用这紫金葫芦温酒,味道天下最美。

    此番出来寻觅兄长,计灵犀本就打算长期作战,当然有带上自己哥哥赞不绝口的极品酒具。

    本来一切都想得好好地,但这才一出门,正整看到了云扬陷入致命?;?,刹那间头脑中尽是一片空白,甚至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更加不知道自己怎么做到的。

    只有一个念头。

    我要替他挡??!

    哪怕我死,但是……他不能死!

    于是乎拼了命的冲了过来,宛如白驹过隙,于间不容发,一个恍惚之间,便已经去到了云扬的怀里!

    亦是在那一瞬间,竭尽所能地弓起了背脊。

    她的心中这会当真什么念头都没有,就只有一点念想:纵然我死了他仍旧免不了要受伤,但多了我这个缓冲,他总会伤得轻些!

    ……

    在这一刻。

    云扬撕心裂肺的大吼声中,还同时掺杂了来自于天上黑衣人那快意的残虐笑声……

    黑衣人面对骤然介入的不速之客,非但没有减力,反而又再加催上了几分力量。

    “真是情深义重啊,想要舍命救人?我索性成全你们做一对同命鸳鸯好了!”

    他快意的大笑着,轰然一声,手掌结结实实地拍实在计灵犀的背脊之上!

    这一掌所蕴含之力道,相信是用来轰击一座小山,也能一掌夷平!

    云扬的心脏都在颤抖。

    他可是宁可自己死,也不想让计灵犀受到半点损伤的!

    那可是八哥的妹妹??!

    刚才自己费尽心机,信口雌黄,就想要让计灵犀躲开这一劫!

    只要自己死了,来袭者未必会再施杀手,灭绝云府余者。

    但却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死心眼的丫头居然还是赶上了这一幕,甚至是强行介入了进来!

    这一掌撼山拔岳,计灵犀的娇弱身子,如何能抵挡?

    云扬甚至想痛骂那个黑衣人,你说那么强的修为,攻击速度怎么就不能更快一点呢,怎么就能被一个女孩子强入攻击范围呢,你丫的刚才收什么云,现什么身,凹造型吗?直接杀了我,不就没有眼前这一出了吗?!

    然而便在这一刻!

    云扬,黑衣人,还有计灵犀,三人同时听到了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一声怒骂!

    “操!狗大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