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上所述,你们找上血刀堂,乃至招惹无情楼,甚至惹动了绝杀令的现世,都是名正言顺理所当然理直气壮的事情!”

    “四季楼无论是内里为了冰神之骨,为了明面上挺你们三人,都势必要出手驰援的?!?br />
    云扬道:“如此一来,你们将四季楼名正言顺的拖进这个大漩涡之中貌似也不是什么难事?。??”

    “等到援军来了之后,只要你们带着他们打上几场硬仗,多杀对方几个人……到了那个时候,你们若是觉得够了,直接走人就是,可四季楼却是走不了的,势必要继续兜缠下去,一直到一方彻底覆灭,是不是这个道理?!”

    “就算你们那时候仍旧不想走,想要将报仇进行到底,但只要你们不漏出破绽,四季楼方面断断不会先一步放弃你们,”

    云扬一脸的不可思议:“所以说,我真实想不明白你们是怎么想的,怎么就会认为自己没有援兵呢,三位尊者啊,你们分明有整个天下间最最强大的援兵??!”

    “再说句到家的话,你们以为那绝杀令为啥发出来?”云扬道:“难道是为了你们三个人吗?错!大错特错!”

    云扬斩钉截铁的喝了一句,道:“绝杀令真正要对付的,是四季楼??!”

    雪尊者眼睛越来越亮,与剑尊者霜尊者对了一眼,都是一脸的茅塞顿开,大彻大悟。

    对??!

    我们不将自己当做四季楼的人,四季楼针对我等的秘密也都已经知道了!

    但是问题的关键却还在于……年先生他们那些人,现在还都谁也不知道??!

    就如云扬所言,现在的状况,就是一个翻版的针对雷动天之役!

    “嗯……妙计!”雪尊者摸着下巴。

    “不错?!苯W鹫哐壑芯馍了?,一身气势回复彪悍,再不复之前的萎靡。

    “果然是足智多谋,智冠群伦,端的了得?!彼鹫呗劬∈切老驳目醋旁蒲?。

    显然,三人已经都想到了接下来要怎么做,怎么进行。

    “说完了上中两策,我们再来说说下策,这下策并不是多么……”云扬还没说完,就被雪尊者打断:“下策不用说了,咱们就用这个中策,这个中策已经是应对当前最佳的策略!”

    云扬汗了一下:“还是先听我说完吧,这下策……”

    “说完了也不会用,说这个干什么?你多浪费一番口舌,我们多浪费许多时间!”剑尊者理所当然的说道:“事情就这么定了?!?br />
    云扬登时归于默然。

    你们可真够雷厉风行的。

    “三位既然有所决定,我便不再赘言,不过在此仍要再提醒一句?!痹蒲锏溃骸暗仍戳?,你们自身的情绪,表情,各方面,一定要注意,保持克制,确保不露破绽,否则……你们三个人可就真完了……”

    雪尊者怫然不悦,道:“我们多少年的老江湖,难道连这点道理都不明白?”

    云扬连连点头,脸上陪笑,心中却道:“我还真是怕你们三个棒槌不知道……”

    “事不宜迟,我立即与楼中联系?!毖┳鹫呋舻恼玖似鹄矗骸岸苑揭丫绷罘⒘顺隼?,天玄大陆的顶尖杀手,可绝不是个小数目。我们真个动作慢了,恐怕被人分了尸,援兵还未来呢,那可就真正糟糕了?!?br />
    云扬赞同:“不错,此事确实宜早不宜迟!”

    “就这么干了!”

    霜尊者眯着眼睛看着云扬,似笑非笑:“云公子,不愧是玉唐最忠心的臣子,为了给四季楼找点麻烦,当真是煞费苦心,无所不用其极??!”

    云扬怫然不悦,道:“霜尊者这是什么话,第一,我这是帮你们的忙;第二……四季楼跟我们玉唐国有不共戴天之仇,难道我为他们找点麻烦,这不应该么?不合宜吗?”

    “应该,太应该了,合宜至极……”霜尊者苦笑。

    没见过这么直白的,全无掩饰??!

    “拜托你们可千万不要把我给暴露了?!痹蒲锒V龅溃骸拔四忝?,我真真是仁至义尽了,若是你们再将我给卖了……那么我,可就冤死了……”

    “绝对不会!”

    三人信誓旦旦。

    敌人的敌人,还真就是莫大的帮手,这事真没处说理去!

    “立即求援!”

    雪尊者等人计议既定,那就即时实行,提防万一,筹备完全。

    云扬则直接离开了,浑身俱觉轻松舒畅,竟是这段时间以来前所未有的舒心快意。

    不过在回去的路上,云扬却又将这件事从心中彻底放下,转而考虑起别的事情。

    绝杀令之动作方兴未艾,而只要三大尊者自身不出纰漏,四季楼陷入前所未有的举世杀手联袂挑战之旋涡便成定局,以年先生自视之高,四季楼威名之著,绝不会放弃三大尊者,回避此役,相信在相当一段时间里,好戏将陆续上演,这两边损兵折将,实力大损可以预见,更为云扬所乐见。

    而这两边所集结之战力,亦是远远超出云扬本身能够制衡的范畴,但凡擦着碰着都要伤筋动骨,所以促成此局就已经是极限,余者须得尽可能的置身事外,坐山观虎斗为最好。

    如此一来,其他早就该为的事情,便当列入日程了,老爹的仇,一直悬而未决,那卑鄙小人欧阳萧瑟自从离开了紫龙城之后,就一直没有任何踪迹下落!

    水无音那边几乎已经被云扬催得要死,但,即便以今时今日的九尊情报系统,仍是任何消息也没有打听出来,彷如此人湮灭于此世了一般。

    “这一次绝杀令出现,或者还是寻觅此獠的一大契机,那欧阳萧瑟当年也是与老爹齐名的顶级杀手,这一次说不定也来此与会!”

    云扬眼中闪出腾腾的杀气。

    要说现如今云扬最恨之人,年先生自然仍是占据首位,然而排名第二的,就是这个欧阳萧瑟!

    独孤老爹之仇,可谓是云扬当前的最大心??!

    “全力关注欧阳萧瑟的踪迹!”

    云扬传出了消息。

    收到消息的水无音一脸菜色。

    从来没有放松过好吧。

    您老一天催八遍,谁敢掉以轻心?但问题是……真的找不到啊。

    ……

    云府门前,心事重重的云扬这边才刚刚走进大门,一眼就看到一道纤细的身影,从花树下一闪,如同受惊的小兔子,悄然进入了西厢房中。

    那是……计灵犀!

    云扬心下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这几天里,不光是云扬在四处寻觅月如兰的踪迹,计灵犀同样在寻找月如兰的消息,却始终一无所获,徒劳无功。

    以至于近来每当云扬从外面回来,计灵犀都会站在那边定定的看着他,满眼尽是期盼。

    一双秀丽双眸中的渴求神色,让云扬每一次见到,心下如同被重重击了一下。

    每一次,云扬都是默然以对。

    因为,没有任何结果。

    如是再三下来,云扬甚至已经说不出诸如没消息就是好消息这样的宽慰之言。

    而计灵犀眼神中神色却一黯再黯,渐渐只要见到云扬脸色,更无赘言,默然不语的径自回房。

    全程一言不发。

    然而此时无声还不如有声,那默默黯然;将所有纠结苦闷尽都藏在心中的痛楚,仍谁也能感觉出来!。

    到了最近几天,云扬再没有看到计灵犀出来迎接自己了??蠢?,她似乎也已经对寻找月如兰下落之事,绝望了。

    然而刚才的惊鸿一瞥,云扬却即时明悟,计灵犀哪里是不想问,只不过是明知没有结果……不想给自己增添额外的压力而已。

    云扬心中一叹,迈步过去,轻轻地敲了敲其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