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扬这中策说得有错吗?就他的立场,他的看法,他的思维联想而言,完全没有错。

    当日之格局,主因便是刀尊者的陨落,四大尊者联袂找上了雷动天,却为雷动天奇招所制,最终是年先生惊鸿而现,强势克敌制胜,而今时今日,主因仍是一位尊者陨落,三大尊者因而缉凶,一切都与前次无异,四季楼之强者当然该来驰援,而若是有云扬当日所见的强者来援,何须忧虑呢?!

    可现在的问题是,年先生或者还是会来,但却绝对不会相助三人,只会在三人陨落之后,带走三人身上的神骨,如此而已!

    “没有援兵!”雪尊者闷闷的说道。

    “怎么可能?!四季楼底蕴何等强大,怎么会……”云扬失声叫了出来:“这……”

    剑尊者哼了一声,黑着脸道:“罢了,你是待冰传递他最后遗言之人,也算是知道了我们许多内情,索性将实话跟你说了吧,咱们这一次,也是刚刚才知道,之前一直被四季楼利用摆布,名为尊者,实为傀儡,甚至冰的陨落,有相当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四季楼刻意为之……”

    云扬目瞪口呆:“……这!……”

    剑尊者说话,雪尊者本想阻止,毕竟这事儿实在不怎么光彩,尤其一旦说破,云扬的立场会否改变亦是一个问题,但终究没来得及,剑尊者已经一口气说完了重点,想了想也就叹了口气,再没说话。

    “事情大抵是这样子的……”既然说开了头,剑尊者干脆就来了一个竹筒倒豆子,反正这些事情憋在心里,三个人都感觉快要被憋疯了。

    难得有一个听众,而且此人骨子里还是四季楼的仇人,绝不会真心相助四季楼本身。

    真想来,跟他说说实情也没啥事儿,反而会让彼此立场更加贴合

    云扬一脸不可置信的听罢剑尊者诉说,良久之后……才终于喘了口气,喃喃道:“天哪……这个世界太可怕了……”

    “更可怕的事情……你还没见到呢!”剑尊者不由得刺了一句,道:“你才几岁,见识过多少风波险恶?你差得远呢!这个世上,最险恶的唯有人心,其他的,真正渺不足论!”

    云扬叹口气,有些失魂落魄,道:“如此说来,三位现在岂不等同是……孤立无援了?那,那可怎么好?”

    剑尊者哼了一声,道:“我直接把底交给你,咱们这一次,一来呢,自然是想要为自己兄弟报仇雪恨,二来,也不乏想要给四季楼惹点麻烦出来!想要利用我们到死,我们怎么也要给予回报,有恩报恩,有仇自然也是要报仇的!”

    云扬听罢,一脸的做梦没睡醒,整个人都很懵逼的状态。

    “事情就是这么回事?!苯W鹫吆芄夤鞯牡溃骸八?,四季楼那边肯定是没有援兵的?!?br />
    “你等会儿……”云扬一伸手止住他说话,皱眉头道:“不是……这事情未必就一定是你说的这个样子,你且再说一遍给我听听,这其中尚有关窍,我需要再做斟酌?!?br />
    剑尊者一皱眉就要翻脸,他现在的心情早已经是急转直下,还要被一个小孩子这么追问,还要复述,信不信老子直接干死你!

    “我是说,这里面也许有可供利用的地方?!痹蒲锖苁巧平馊艘獾亟馐偷溃骸澳阍偎狄槐?,我刚才被你说得稀里糊涂的没太听明白,可能有疏漏的地方,做计划筹谋,斟酌再三仔细推敲乃属必要,非是啰嗦唠叨,没事找事?!?br />
    剑尊者一口气憋回去,牙疼似得抽了一口气,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之余,耐着性子又再重新说了一遍,只是全程无精打采,蔫头达拉脑的。

    “我听明白了,完全听明白了?!痹蒲锏溃骸鞍凑漳忝堑睦斫馊现?,当前种种已经彻底变成了你们自己的问题呀,跟四季楼再无关系,是这么说的吗?”

    三人同时愣住,难道不是吗?!这不是顺理成章,一脉相承,理所当然的事情吗?

    云扬道:“你们自己大抵是觉得,四季楼对不住你们,还直接间接地把您们兄弟给害死了。是这样没错吧?所以你们自觉不该再隶属于四季楼,想要脱离,给兄弟报了仇,要是同时能够给四季楼招惹一些麻烦就更好了,然后大家拍拍屁股走人,归隐山林,大致就是这个意思吧?”

    三人点头,仍旧不知道云扬复述这个大家都知道,都确定的事情有什么用处。

    “这里有一个关键,貌似是你们忽略,又或者是太早笃定了的,现在的状况是,你们不把自己当成四季楼的人了,但是四季楼那边可还没有将你们当外人??!”

    云扬此言一出,三人齐齐愣住了。

    “你们为什么会觉得四季楼来人一定不会向你们施援,只会找你们麻烦呢?这怎么可能呢?”

    云扬瞪着眼睛道:“现在整个天下,包括四季楼年先生在内,知道你们已经了然自身只为傀儡的状况了吗?他们知道的貌似只有你们仍旧是忠心耿耿的四季楼高级成员吧。这话是这么说的吧?”

    “然后,你们遇到了事情,应付不了的?;?,向四季楼求援乃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其实现在的状况,跟当日雷动天那一役,本质无异,当真就只是一疾一缓的差别而已,所以说,你们向四季楼本部求援才是正理!”

    “更有甚者,若是你们一味的不求援,只凭自己死扛,不但会显得你们心虚,你们生出了异心,就光凭你们身陷绝地的状况,四季楼方面反而会派出人来杀你们,取回神骨!”

    “可你们理直气壮的求援了,我想,四季楼一定不会放任不理,一定会派出高手来支援你们,你们觉得我说的这个道理,有错吗???”

    三人听罢,齐齐目光一亮,一时间尽都明悟于心,一如醍醐灌顶。

    “所以说,当前不管是为了自保,还是为了报仇,这求援都是必须的!势在必行的!而且还是一定会有回应的!”

    云扬循循善诱道:“至于你们跟两大杀手组织起冲突的理由也很简单很正常,不外就是冰尊者被杀了,你们气不过才去寻仇,跟当日找上雷动天的缘由如一。有问题吗?”

    “而你们在冰尊者死之前,并没有见过冰尊者这个人,这一点不难明证,对吗?”

    “当前的最大要害,又或者说是关键问题,四季楼并不知道你们已经知道了一些不该你们知道的东西啊,有了这点为前提,何事不可为?!”

    “事实上,无论是你们,还是四季楼,还有一个一定不能不出手的理由……抢回冰神之骨!差别不过在于,你们是为取回兄弟的遗骸,而四季楼则是绝不会允许神骨落到其他势力手上对不对?”

    云扬一摊手:“只要四季楼不知道冰神之骨就在你们手上,此局绝无破绽!”

    “所以理由之一,就是冰尊者死亡,你们不在现场,所以冰神之骨,落入了血刀堂手中。而血刀堂为了保住冰神之骨,才勾结了无情楼。而你们要抢回……对吧?”

    云扬喘了一口气。

    心道,幸亏我来了一趟。

    原来这三个棒槌压根就没打算那么做……

    这一趟若是我不来,辛辛苦苦张开的天罗地网,难道就网一两条小虾米?那我还不得郁闷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