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所以说是最高,主因是这道召集令的针对面乃是天下所有杀手;并不仅限于一门一派一帮一会一个堂口,但凡是杀手,就一定要遵从此令行动!

    而此令之所以有如此之大的权限,一则是因为此令乃是当年雄踞天下第一高手宝座,同时也是天下第一杀手的孙长空所立的杀手令符。

    孙长空当年威临天下,霸杀宇内,压得天下群雄尽皆俯首帖耳,莫敢不从;亦是这位,有鉴于江湖仇杀不断,杀手收银卖命,肆无忌惮,是以搞出来这绝杀令,骨子里的深意却是为了约束天下杀手行事,可谓遗泽多多。

    纵使此君去世之后,这绝杀令仍旧被天下杀手奉为神物,无人敢犯。

    而这道绝杀令,一直在无情楼**奉;这也是无情楼发展壮大的根本原因所在,更加是无情楼不服森罗庭的最大底气所在。

    如今,这绝杀令竟启动了?!

    但凡有点见识,有点眼力,知道这块令符所代表意义的人,看着高空中的绝杀令,都要忍不住心中一凛。

    “绝杀令!”

    云扬抬头看着高空,脸上似笑非笑:“看来那恨别离也是动了真怒啊,按耐不住了?!?br />
    一殿秦广王嘿嘿冷笑:“恨别离自以为自己能置身事外,坐山观虎斗,现在却还不是奥发出了绝杀令求援,真是打了自己一个响亮的嘴巴!”

    云扬负手而立,淡淡笑道:“没有人,也没有任何门派,在面对四季楼的恐怖攻击的时候,还能够有一战胜之的底气的,森罗庭已经用现实告诉众人,无情楼又岂敢轻试?!”

    “但我怎么也想不明白……”一殿秦广王挠挠头,道:“剑雪霜这三个家伙是怎么找上无情楼的?这……这没道理??!”

    云扬淡淡道:“据传说,血刀堂堂主洪斩与恨别离乃是结拜兄弟,交情莫逆,情同手足……而现在的情况是,洪斩无影无踪,剑雪霜三大尊者当然要去找最有可能知道洪斩下落的恨别离了……”

    “其实就算是四季楼没有率先动手,无情楼也会暗中参与洪斩的血刀堂与四季楼之战?!?br />
    “因为根据我得到的线报,洪斩这会已经与恨别离在城外汇合了,倒是鼎证了三大尊者先下手为强,消灭无情楼战力之举乃是先见之明?!?br />
    云扬淡淡的笑着。

    一殿秦广王恍然大悟,道:“原来是这样啊,这件事可谓隐秘,以我森罗庭的资料情报此前竟也一无所知?!?br />
    一言未了,又多了一个更加不解的疑问:“可是这件事情剑雪霜又是怎么知道的?!四季楼的情报系统,竟庞大至斯?!”

    云扬若有所思的看了他一眼,嘴角挂起来意味深长的笑容,淡淡道:“那倒不是……这情报是我透露给他们的,左右要让他们领人情,多多益善不是么……”

    “……”一殿秦广王无语。

    敢情真正挑动风云的罪魁祸首,就在自己面前这么安然坐着呢。

    “可你又是怎么知道的?连森罗庭跟四季楼都不知道的情报,该当算得上是绝密信息吧?!”一殿秦广王半晌后才想起问这句话。

    云扬呵呵一笑:“我自然有有的消息来源渠道,我要针对的可是四季楼,就算战力不及,连其他方面也尽都不及的话,那还斗什么?!”

    自从水无音整合九尊情报网络以来,云扬可是得知了太多太多当世隐秘!

    尤其是,现在这些杀手,全都来到天唐城内外,全都位于水无音的大本营之中,若是连这点都打听不出来,水无音还不如一头撞死算了。

    “这绝杀令一出,天下杀手势必将云集于此!”一殿秦广王眼中有炽热空前:“那可是天下杀手心中的圣物!自古至今,除了孙长空,再也没有第二个人,能够有如此成就!”

    “天下第一杀手!天下第一高手!”

    “能够在绝杀令下,奉献自己的杀手生涯的一份出手,堪称我们干杀手这行梦寐以求的之事!”

    “而绝杀令的出现,也是天下杀手想要看到的一幕!”

    “绝杀令出,江湖臣服!这句话,可并不是说说的!”

    “恩,你估计,无情楼这一次出动绝杀令,能够聚集到多少杀手?”云扬慢慢地问道。

    “保守估计……”一殿秦广王心中计算了一下,道:“一万人,这个数目字肯定是有了的。而且这些还都仅仅只限于在天境级数的杀手;真实到来的人数,只多不少!”

    “绝杀令,对于成立了门派的杀手,倒也未必有太大的吸引力,然而对于那些独来独往的杀手,尤其是成名杀手,却拥有近乎神圣一般的意义!因为当年的孙长空,就一直是一个人独来独往,独行天下……”

    “一万人?一万名天境修者?秦广王你这话会不会太过夸大其词了呢?”云扬诧异道。

    非是云扬胆小什么的,实在是秦广王报出的这个数字实在太夸张了一点,别看云扬身边的朋友、敌人尽都早已超过天境之限,但天境修者于此世而言,仍旧是一个顶峰层次,寻常人眼中当世最强者实力也就是十成大圆满的武者宗师而已。

    而天境却是比十成大圆满还要更进一步的传说级数!

    之前丧命在九尊府云海神龙梁云奇,还不过只是十成大圆满级数,就已经是大元帝国的传奇了,现在秦广王口中,直接就是一万个天境杀手,这真的不是开玩笑吗?

    “嘿,云公子的见识未免太过局限,江湖之上能人辈出,名声越响亮的其实未必真有太多能水,散在江湖中的杀手高手更是不计其数!此绝杀令一出,必然如同一阵飓风,刮遍江湖!只要时间足够,即便是那些远在雪山草原,甚至无尽大漠,无尽深海边的杀手,也都会赶过来的!”

    “这就是绝杀令的威力,亦或者说是美丽,我说的一万之数,当真只是最保守的估数,而且,还仅限于在七天之内可以聚集起来的人手,至于更长时间后最终能够聚集起来多少,那是根本无法估算的?!?br />
    一万天境杀手,还只是保守估计。

    最终聚集的人数,无法估算!

    云扬再度被震了一下,随即喜上眉梢,这是妥妥的好消息??!

    若是这些人都跟四季楼对上了……

    啧啧,想一想就激动??!

    “那么,四季楼在天唐城的力量,就不够了,远远的不够?!痹蒲锬厮档?。

    “不错。只要这些杀手能够一人奉献一次出手,只凭四季楼现在的那点人手,根本就不堪一击?!?br />
    一殿秦广王有些快意的道:“更不要说,江湖中还有不少没有名字,但是修为却是高的恐怖的那种神秘杀手……那种人,只要随便出动一个,就足够抹杀剑雪霜三大尊者的!”

    云扬默默地想了想,道:“那也不行,双方实力失衡对于后续计划也是不利?!?br />
    “还有,现在还远远没有到血刀堂与无情楼山穷水尽的时候,无情楼恨别离为何要在这个时候,就放出来绝杀令?这其中只怕另有玄机吧?”

    云扬看着一殿秦广王。

    一殿秦广王苦笑一声:“确实是另有玄机,森罗庭现在已经被打废了,估计恨别离早就有了拿出绝杀令,号令天下杀手的想法……”

    “大抵之前是在等待合适时机;一旦时机成熟,绝杀令出,闻讯前来的杀手,只需要有十分之一,加入无情楼,那么,无情楼就是古往今来第一大杀手门派。而且现在还不用担心森罗庭的打压……”

    “此际适逢四季楼出手,算是给了恨别离这样一个比较特别的借口吧!”

    “原来如此,不意其中还有这样一层深意?!?br />
    云扬皱皱眉,道:“我要出去一下?!?br />
    一殿秦广王敏感的说道:“你要去找剑雪霜?”

    云扬道:“当然,若是这么容易就被团灭了……可不行,敌人的敌人未必是朋友,也可能是帮凶,又或者是坏事的人?!?br />
    “通风报信,还是我被江湖中人最起码的义气之所在啊?!?br />
    云扬一脸正气的道。

    在一殿秦广王一脸牙疼的表情中,云扬飘然而去。

    …………

    <四更,累的不要不要滴……好后悔昨晚喝多了说四更……戒酒了,这次真的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