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昔自己只知道年先生,只知道三百六十五,只知道春寒尊主;在与春寒尊主战斗的那一段时间,春寒尊主就已经是极难对付,可说是绝顶高手。

    但后来,随着五大尊者的现世,才知道春寒尊主的级数并不算什么,五大尊者才是真正意义的高手。

    可是时至今日,却又知道了进一步的现实,又或者说是真相,所谓的五大尊者,其实也不过如此,甚至不过就是那种随时都可以被舍弃的角色。

    那么,四季楼真正的中坚力量,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呢?

    他们是一直没有出世?

    还是……早就在红尘之中,用另外的面目生活着?

    还有,冰尊者所言的年先生也不止一位,多有化身,具体又所指为何,每一点所知,都让云扬头大不已,难以安寝。

    “究竟是谁,创立了四季楼这么一个好似怪物一般的势力体系?!”

    云扬对这种帮派隐匿方法,不得不说,心中都有些佩服。

    自古到今,能够将帮派发展到这等地步的……

    恐怕,也仅有四季楼一家而已。

    而偏偏就是这一家,就被自己碰上了。

    自己每一次实力大增,再施以重重布局,令到对方折损许多,自觉可以与之对抗的时候,却总诧异惊觉,对方所展现出来的实力不过冰山一角,纵使双方立场早已确定是不死不休,但真正对上,只会是我死而敌不死,甚至连一定程度的损伤都未必能够造成!

    双方实力相差之悬殊,就是这么的天差地远!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自己每一次都是在对方真正展开杀伤力之前,就隐隐察觉了对方的强横,避敌机先,否则,当真早已覆亡多时了!

    但这样的好运气,又能再持续多长时间?

    又是一夜过去。

    天唐城遭遇的风起云涌仍旧未曾止息,反而愈演愈烈,无数夜行人尽都在天唐城上空飞掠来去;这一刻尚是阴风惨惨,过一会儿便是冥雾阵阵,忽而杀气冲霄,忽而鬼声啾啾……

    天唐城负责治安衙门的官员几乎愁白了头。

    “怎么会突然间就有这么多的绝顶高手来到了天唐城,原来天底下竟然有这么多的强者高人吗……”面对这种情况,唯有一筹莫展,只能听之任之,当真无可奈何。

    侠以武犯禁可从来都不是一句虚话,拥有高深修为的江湖客罕有将将所谓朝廷法度放在眼里,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不光是不高兴的时候会杀几个人解闷,高兴的时候也未尝不会再杀几个人庆祝,就是真的不讲理,不讲公理不**理不讲道理……

    “古语云,学得文武艺,卖于帝王家,现在看来……哎!”

    “据说在多少多少年之前,大多数的武者还以能够有一袭官身为荣,而朝廷官职,对这些人更是有莫大的吸引力,只是不知道何时,江湖势力兴起,不期然间全面压过了世俗国家的力量,导致这些人不但目无君上,更无视天理公道,只知持武行凶……现在的情况,已经是历代君王大力压制予以制衡之后的结果了……”

    “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将这种现象彻底扭转过来?!?br />
    一位官员站在自家院子里,仰天长叹。

    “哎,现在早已经不是王权君权至高无上的年代了。往昔那些江湖高手之所以顺应朝廷,那是他们还都贪恋人间的荣华富贵。但这些对于那些高高在上的传说级人物来说,所谓的荣华富贵肉欲享受,早已吸引不了他们?!?br />
    “因为那些对他们而言不过是唾手可得,随手聚散的物事?!?br />
    “现在能够对他们产生诱惑,或者说是他们在乎的,唯有孤傲站立于风云之巅,傲视整个天下的风采,乃至个人的长生还有永恒的孤傲?!?br />
    说这话的乃是那位官员的妻子,她挽住了自己丈夫的胳膊,柔声道:“当前种种已经不是你所能解决的;而是这个世界……实在是太大了……”

    “除非有一天,天下重归一统,此世最强者,采用各种方式,将江湖势力压制到了一个无法喘息的卑微地步,重新对公理公道公平本心认可,如此才能够恢复针对所有人的秩序;除此之外,我们能做的,就只有旁观而已?!?br />
    这位官员叹息一声,只感觉无话可说,久久无语。

    ……

    一道冥雾,乍然显现,更于瞬间便笼罩住了一处僻静的院子。

    那小院内中并没有因为骤来之变故而出现更多的动静,仍旧是无声无息,宛如人迹不存。

    冥雾旋转,悄然显现出一个人形,那人形阴森森的开口说道:“好朋友来访,不知道无情楼那位主事的在???”

    原来这个看起来半点也不起眼的小院子,尽是无情楼在天唐城的驻地。

    而看似空无一人的院子里,一个怪异的声音乍然响起:“原来是森罗庭十殿大王的楚江王大驾光临,不知道楚江王这一次来到这里,却又是为何?……”

    楚江王淡淡的笑道:“恨别离不在么?”

    那暗中的声音冷然道:“楚江王阁下可是认为,除了我们家门主,无情楼就再没有人有资格可以与楚江王阁下对话了是么?”

    楚江王道:“某家并无此意,只是……这一次某家亲身前来之要点,乃是攸关贵我两门之生死大事;不得不谨慎一二?!?br />
    暗中那人桀桀怪笑:“贵我两门之生死大事?呵呵,楚江王阁下倒是一言由衷,你们森罗庭确实是山穷水尽,而我们无情楼则是如日中天,果然是生死分际,一目了然!”

    楚江王哼了一声,冷冷道:“若然无情楼有此认知,那也无须多言,告辞?!?br />
    阴风起,冥雾即时升腾而起,楚江王整个人转瞬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热脸碰到了冷屁股,楚江王也没有兴趣交谈下去。大家都是雄踞一方的超级高手,这点脸面还是要的,不至于穷追猛打的纠缠。

    暗中的人犹自发出一声冷笑,嘿然道:“分明是山穷水尽,前来求援,居然还端着天下第一杀手门派的臭架子,老子偏偏不吃你这一套?!?br />
    暗中传出来几个人拍马屁的声音:“副门主果然是霸气,咱们之前可是吃了森罗庭那么久的气,今天终于扬眉吐气了一回,就是要坐看其覆灭,唯我无情楼如日中天,长盛不衰?!?br />
    “不错不错,楚江王向来眼高于顶,不将大家看在眼里,这一次被副门主如此抢白,却也不敢做什么不敢说什么,真是痛快!”

    “副门主给咱们兄弟们长脸了!”

    这位副门主哼了一声,等大家拍得差不多了,才道:“都别拍马屁,本座不吃这一套,赶紧都隐蔽好了,等待门主命令行事?!?br />
    “是?!?br />
    不想话音未落,突然间一道闪亮的剑光乍然而现,一股难以言喻的无匹杀机,瞬时间笼罩了整座院落。

    亦是在这一刻,所有以剑为兵器的无情楼杀手,腰间长剑同时发出铮然声响。

    一个森然如剑的声音道:“等你们门主命令?呵呵,恐怕你们这辈子……也等不到了!”

    “剑尊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