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这一块晶莹的,如同玉石一般的骨头,剑雪霜三人触目惊心,如被雷击,三双眼睛同一时间里变成了滚圆之状。

    尤其是正在打坐调息的剑尊者眼睛猛地睁大,一口血如同箭一般喷了出来,整张脸变得通红。

    雪尊者连嘴唇都颤抖起来,一张脸瞬时间转为雪白,更加的名副其实。

    霜尊者亦是浑身一颤,整个人愣在了那里,僵尸般的一般不动了。

    那是一块体积很小,甚至可以说是极短的骨头。

    若是放在一个人的身上,大抵就是人体脊椎骨其中的一节!

    云扬看着手上的冰神之骨,神色间满是恋恋不舍之色,似乎舍不得交出去。却还是伸出手,将那块冰神之骨放到了桌子上,发出了咚的一声轻响。

    这一声响动本来轻微之极,却即时引回了三人的心神,三人目光同时聚焦到了桌上的冰骨之上。

    “这是冰尊者临死之前,托付给我的事情?!痹蒲锷钌钗艘豢谄?,道:“说句实在话,这个忙我其实是不想帮的。但是……同为修行中人,面对一个当世强者临死之际的最后嘱托,我终究是不忍心拒绝……”

    三人谁都没有说话,只是一味呆呆地看着那块骨头,死死的盯着。

    “冰尊者临死之前,共得有两个半托付?!痹蒲锏溃骸捌渲兄痪褪撬突卣獗裰?,尤其他指明了这块神骨的交托对象乃是他的兄弟们;而非是交给四季楼,这也是我乐意完成他嘱托的主因之一?!?br />
    就算四季楼,四大尊者之前因缘际会之下承诺不与云扬为敌,然而四季楼之立场始终与玉唐对立,这是大家心知肚明的事情,而四大尊者都“很”知道云扬乃是非常注重兄弟情谊之人,以云扬当前天境修行者的修为眼力见识,就算不知道神骨之来历掌故,也知道绝非凡品,对于修行助益莫大,肯予送回,端的是莫大人情。

    三位尊者同时身子一颤,眼中水光闪烁,伤心不已。

    “另一个托付,则是请我转告他的兄弟们,为他报仇!”云扬道。

    剑尊者激烈的喘息着,喉咙里发出好似拉风车一般的声音,刺耳至极。

    “是谁杀了他?!是谁?”雪尊者语气语调丝毫不见平日里的冷肃,一双手更是颤抖得几乎握不住拳头,勉力伸出手抓住了那冰神之骨,切身感受到那冰寒的气息,一双眼睛里眼泪终于泉水一般流出来。

    霜尊者浑身霜寒气息冲天而起,猛然转头:“是谁杀了我兄弟???可是森罗庭中人吗?”

    这几乎是三大尊者最直观的第一判断,四大尊者名声在外,环顾当今之世,有此能力者本就寥寥无几,而即便有此实力者多半也会忌惮四季楼之报复,不会当真痛下杀手。

    唯有森罗庭,现如今已经与四季楼彻底撕破面皮,不死不休,之前更有多人联手围攻冰尊者,令其重创之举,后续逼杀也在情理之中。

    云扬道:“这个人虽然也是江湖上盛名的绝世杀手,却并非是森罗庭中人,那人乃是……血刀堂,洪斩!”

    “洪斩!”

    雪尊者一声厉吼,睚眦欲裂,满目尽是凶光。

    剑尊者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云扬:“你刚才共得两个半托付,我兄弟……那半个托付是什么?”

    云扬道:“这个……这个说起来真是惭愧,冰尊者当时所留的仅仅只得……一句没头没脑的话。大抵就是……让我的兄弟们,先看了我的留言,然后慎重的做出决定?!?br />
    “就是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话,我不知道是冰尊者在弥留之际,没有把话说完,还是就是如此,所以这第三个托付,就只如此,所以我刚才才说是半个托付……”

    云扬斟酌道。

    这句话乃是云扬自己添上去的;然而骨子里,云扬却万二分的相信,以他们之间的兄弟之情,冰尊者绝对没有可能不给他们传递相关消息。

    但云扬却又怕现在兵慌马乱,万一若是没有看到那个相关消息该怎么办?所以专门的在这里提醒了一句,引为契机。

    这句话普一出来,三大尊者一时间面面相觑,互相看了一眼,眼神中隐现深思之意。

    “洪斩……洪斩……洪斩……”霜尊者只是低着头,一个劲地喃喃念叨。

    念叨声音之中的怨毒意味,却是倾尽了江河之水也难以洗刷。

    雪尊者紧紧地抓住冰神之骨,眼中的泪水断线珠子一般的掉落。

    扬天抬起头,喃喃道:“兄弟五人,纵横天下已经数十载聚多离少……几乎没有怎么分开过;不意前段时间,刀神陨灭,一命呜呼,众兄弟痛断肝肠;想不到今日,竟又去一人!”

    他闭上眼睛,两行眼泪不断地落下,而他的脸上,却在这一瞬间,那原本光滑的脸肉眼可见地出现了一道道苍老的皱纹。

    而头上那原本半黑半白的头发,几乎就是在眨眼之间,悉数化作了雪白之色!

    再没有一根杂色!

    瞬间白头!

    乍见雪尊者这般老态龙钟的模样,登时让剑尊者与霜尊者大惊失色。

    “雪!”

    两人齐声惊呼。

    雪尊者兀自充耳不闻,然而其神态竟是更见苍老颓败,但见他深深地吸气,深深的叹息,眼泪从未停止,更有一股子心灰意冷的感觉,丝毫不假掩饰的散发出来。

    霜尊者与剑尊者两人怔怔的看着雪尊者,瞬间生出一份明悟,雪尊者心中对于神骨真相的事情,竟然是如此的在乎。

    这件事情对他的打击,更是异乎寻常的沉重。

    或者可以这么说,冰尊者的陨灭,让雪尊者伤痛过度,而神骨的真相亦成为现实,更让他万念俱灰,如此两两叠加之下,登时让冰尊者所有的人生信条,一同剑尊者一般,瞬时间彻底坍塌!

    这种痛苦,若非亲身经历,切身体验,局外人根本无法感知。

    云扬满脸尽是神情淡然的看着他们,由始至终无动于衷。

    云扬从来不是冷血之人,但此际看着雪尊者等人的莫名伤痛,云扬的心中有的就只是快意。

    你们也终于品尝到了,自己最亲的兄弟死亡的感觉么?

    怎么样,爽不爽,好不好受???

    你们现在终于体会到当年天玄崖,我的八个兄弟就在我的身边陨灭是什么感觉么……

    你们只是死了一个,就无法接受了吗?

    但是我呢?

    我的伤痛,谁能理解?!

    …………

    <还有一更,大概四十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