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光在风雪中一闪。

    冰尊者留下的消息,已经消失不见。

    “回去!”

    剑尊者的声音很干涩。

    “回房再说?!?br />
    雪尊者与霜尊者都是猛然惊醒。

    心中都是一片苦涩。

    现在回房商议……当然是有必要,但是,就是在刚才,自己三人同时僵硬的站了足足半刻钟,却也是同样无法遮人耳目的。

    “冰所言神骨之事,几分为真?”剑尊者皱眉道。

    雪尊者叹口气,道:“怕是……十分?!?br />
    “十分?!”剑尊者霍然回头,看着雪尊者的脸。

    “是?!彼鹫咭苍诘阃?。

    “为何?”剑尊者修为高强,但是,一颗心的玲珑剔透,却比不上雪尊者与霜尊者;一般来说,在刀剑雪霜冰五人之中,以雪据首,冰次之,霜三席;而刀和剑,向来没什么自己的看法,只知道猛冲猛打而已。

    “我这么多年也一直在怀疑……”雪尊者皱眉道:“四季楼之前的尊者,去了何方?在我们这五个尊者之前,应该还有不少的尊者的!或者与我们一样,都是刀剑雪霜冰,但,也有可能还有别的……”

    剑尊者道:“这么多年过去,他们肯定死了啊。他们不死,我们如何上位?这一点难道也要问?”

    “我自然知道他们都死了。就算不被人杀死,也已经老死了?!毖┳鹫呗囊蛔肿炙档溃骸拔椅实氖恰萑凰撬懒?,但是那神骨,去了哪里?”

    剑尊者猛地张大了嘴巴。

    “我们都知道,神骨最终,是收归四季楼的,而我们的最终目标,也是收齐神骨!成就不死不灭的神体?!?br />
    雪尊者慢慢道:“按照道理来说,我们既然成为新的尊者,那么,之前的那些前辈所取得的神骨,理应交给我们使用吧?毕竟,一块神骨,就已经成就了我们现在,若是三块呢?十块呢?二十块呢?”

    随着他的问话,剑尊者与霜尊者脸上的神色越来越难看。

    “但是,事实却是并没有给我们,那么,为什么不给我们?换句话问,既然那些神骨不给我们,那么,却是给了谁?”

    雪尊者的声音越来越低,脸上神色也越来越是明灭不定:“按照老大的雄才大略,岂会让这样的宝贝,就那么封存在那里蒙尘?”

    “还有一件事,哪怕我们运气好,将剩下的神骨全部拿到了手,那么,我们拿到的神骨也绝对不是完整的,那么,这是为什么?”

    霜尊者吐出一口气,森森的低声道:“我也在想这个问题?!?br />
    剑尊者早已经手足冰冷。

    他愣愣的站着,两眼呆滞,整个人似乎已经失去了神采。良久之后,突然猛地咳嗽一声,声音沉闷之极。

    一口粘稠的鲜血,忽的一声从他口中滑落。

    但他依然呆呆的站着,似乎根本没发现自己刚才居然吐了一口血。

    他的整个人的精气神,已经完全崩溃。

    毕生为了四季楼忠心耿耿,鏖战江湖,出生入死不知道数百数千次,心中始终没有半点怀疑过什么。

    但是就在今日,短短的时间里,毕生的追求与信仰,却完全崩塌了!

    这对于剑尊者来说,如同天塌了一般。

    “剑!”雪尊者担心的叫了一声。

    剑尊者木偶一般的转过头,木然道:“……什么?”

    两个字说完,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整个人的脸色,也已经化作了死灰色。

    他在这个时候,居然胸中萌生了死志;明知道自己现在情绪激烈,导致功法溃散,经脉紊乱,玄气反噬;但是,他却任由崩溃的玄气在身体内乱窜,半点也不加以约束。

    一双眸子,也已经化作了两个黑洞。

    就像是……在地上已经埋了数十年的骷髅的眼窝子。

    轰!

    霜尊者一巴掌就将剑尊者打了出去,无限的霜寒,轰的一声落在剑尊者身上,扑身上去,掐住剑尊者的脖子,流泪吼道:“你想要做什么?你想要死?兄弟们谁不想死???但是,想死你就能死的成么?在自家兄弟面前寻死,你是个什么东西!”

    剑尊者被掐的喉咙咔咔地响,但却终于清醒,眼神眨动了一下,恢复了清明,一只手抓住霜尊者的手,喃喃道:“不错,我还不能死?!?br />
    他盘膝坐在地上,运功梳理经脉。

    虽然死志已经打消,但神色之间,却还是充满了萎靡。

    “现在怎么办?”霜尊者问道。

    “当下之计,唯有先找到冰!”雪尊者目光危险的闪烁:“只有咱们兄弟们凑在一起了,才能一起讨论后面的路,我们该怎么走!”

    “否则,就算是我们三人商量的天花乱坠,但是,冰不知道,也就等于没用?!?br />
    雪尊者淡淡道:“咱们兄弟,活,一起活,死,也要一起死。战,要一起战,但若是真的心灰意冷要退出江湖……那么,大家也要一起退!”

    霜尊者大声道:“不错!一起生一起死,一起冲一起退!”

    他和雪尊者四只眼睛对了一下,都是看到了对方心里的想法。

    刚才雪尊者最后才提到了,就算是要退出江湖,也要一起退。大家兄弟这么多年,霜尊者如何不知道,此刻的雪尊者,既然说出来这句话,那就已经萌生了退出江湖的想法。

    甚至……已经是决定了退出!

    剑尊者在疗伤,雪霜二人都在他身边护卫着。

    静静地,兄弟二人都没有再说一句话,一个字。

    摆在面前的东西,已经足够了。

    报仇……谈不上,但继续……却又说什么也不愿意了。

    那么就只剩下了一条路。

    退出。

    但,退出,却肯定会要面对四季楼无边无际的追杀。如何才能真正的退出?

    “天涯虽大,江湖虽广……但,何处能有安乐?”

    良久之后,雪尊者有些茫然的喃喃说道。

    这句话,几乎是说到了霜尊者的心里,居然忍不住鼻子一酸,险些就落下泪来。

    在今日之前,谁能想到自己会面临这样的事情?!

    便在此时,突然间。

    “咚咚咚……”

    有人敲门。

    雪尊者与霜尊者都是如被雷击一般猛地站了起来,对望一眼,都感觉到对方脸色苍白,眼神中,还有说不出的惊慌。

    雪尊者深深吸了一口气,努力的让自己的声音变得平静:“谁?!”

    外面,一个清朗的声音说道:“可是雪霜几位前辈在里面?在下云扬,特意前来拜访?!?br />
    云扬?云公子?

    两人一阵意外。

    先前来到京城,似乎一些事情,就有云公子的影子在里面,之后雷动天事件,又有云扬参与。自己等人镇守山谷拦截追兵,又是云扬冲关而去……

    而现在,自己等人在这等时刻,这等境遇的时候,这位云公子居然又出现了!

    他来做什么?

    霜尊者冷哼一声,道:“原来是云公子,不过,咱们与云公子貌似还没有这份登门拜访的交情吧?不知道云公子这一次过来,又是为了什么?”

    现在的心情,几位尊者那是谁也不想见的。

    心情之差,已经是登峰造极了。

    更何况是曾经为敌的云扬?那是见到都忍不住立刻动手的人……

    外面,云扬的声音清雅的说道:“咱们交情自然不够,不过,有些事情未必非要有交情。云某乃是受人所托,前来拜访,若是尊者大人不愿意相见,那么,云某就这么回去也无不可?!?br />
    受人所托?

    霜尊者眼中精光一闪,忽的一声打开了门:“谁托得你?”

    云扬一身紫衣,风度翩翩站在门外,微笑道:“这个,要进了门再说才好,自然,若是霜尊者想要在下就在门口说,也无所谓?!?br />
    门内,雪尊者的声音响起:“既然云公子来了,那就是客人,还请入内奉茶?!?br />
    霜尊者让开了门,道:“进来吧?!?br />
    云扬淡淡一笑,潇洒的走了进去。

    雪尊者端坐着,看着云扬,目光锐利,道:“云公子,不知道受谁所托而来?”

    云扬道:“他?!?br />
    手腕一翻,一块白色的如同玉石一般的骨头,出现在了手掌心。

    整个房间的温度,突然间猛的下降了几十度!

    天寒地冻!

    ………………

    <第二更!

    之前写的中间插了太子府情节,但是写完感觉不爽,干脆,掠过删除,直接写这一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