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冰尊者的攻击目标赫然不是洪斩,而是距离洪斩稍有几丈距离的另一人。

    对方亦是久经大战之辈,虽骤然遇袭,却自即时应变,大吼一声之余,不退反进,逆流而上,冲了回来,手中血刀更夹杂着凌厉的风声,全力出手反扑!

    只可惜他反扑的对手是冰尊者,四季楼五大尊者之一,,他再怎么应变迅速,全力以赴,却又怎么会是冰尊者的对手!

    轰!

    冰刃只是一个接触,第一时间就将反扑之血刀打得粉碎,冰刃风暴近乎全无阻滞地劈头盖脸砸将下去。

    就在云扬等人众目睽睽注视之下,那人的整副身躯,瞬时间支离破碎,连浑身上下的骨头都被剔成了一块一块的散落在地上!

    沦为一堆碎肉!

    虽为凌迟碎剐,至多也就不过如此而已!

    随即,现场突然陷入一种诡异的寂然氛围之中,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洪斩的手缓缓的按上刀柄,眼神刀锋一般的钉在了冰尊者脸上,淡淡道:“阁下是四季楼的冰尊者?”

    冰刃风暴乃是冰尊者的招牌名招。

    眼见如此名招现世,作为当世有数杀手组织首脑的洪斩若是认不出来,那也就不用再在江湖上混了。

    冰尊者腾身而起,周身仍自萦绕着无边冰霜,怪笑着扑向洪斩:“洪斩,久闻你是江湖有数高手,杀手排行榜名列前六,今日适逢其会,正可领教领教,看看到底是杀手排行榜上人了得,还是四季楼的尊者更强!”

    洪斩银刀一挥,一片灿烂银光骤现,便如是银河落下了天空,当的一声,竟然一刀便将冰尊者的冰刃尽数劈碎,喝道:“这是年先生的意思么?”

    他这一刀分寸拿捏得恰到好处,非但于举手投足之间逼退了冰尊者,更完美地展现了自己的实力,却并没有令冰尊者受伤,显然是想要冰尊者知难而退。

    四季楼的威名实在太过震慑人心,这段时间以来又有森罗庭被全面围剿的前车之鉴在前,即便以洪斩也不愿意贸然树立如此不可匹敌的大仇,一招留手,已然存下了示弱之心,更无追究冰尊者暴起灭杀手下之仇!

    冰尊者嘿嘿一笑,突然呸的一声,骂道:“洪斩,你怕了?你竟然怕了?所谓江湖盛名,竟是言过其实,所谓深不可测的传闻不过是个笑话!”

    洪斩深深吸了一口气,他纵然是个泥人,也须有三分火气;更何况他还是江湖黑道跺跺脚就颤三颤的巨擘人物!

    若是在此还要咽得下这口气,如何服众,森然道:“冰尊者,你杀了我的人,须知血债血偿,报应不爽!”

    冰尊者冰刃再次扬天而起,哈哈大笑:“但是你敢杀我吗?就算我杀了你身边的所有人,又能如何?你敢反击吗?若是你杀了我,整个血刀堂都要为我陪葬???”

    “更何况,就凭你的细微手段,还不够资格在我面前说嘴!”

    冰尊者冰刃飞舞,整个人如同腾云驾雾,只攻不守,一味的高呼酣战,赫然将血刀堂连同洪斩在内的五个人全数卷入了攻击范围之中,招招狠辣,式式皆杀。

    当当当……

    首当其冲的洪斩连出三刀,正面拦截了冰尊者三次攻击,正待再度出言分说,以当世顶峰高手的本身修为素养而论,交手一瞬,高下早判,光是这几下,自己便已经是接二连三的手下留情了,若是冰尊者知机,便该识得进退,即时停手乃至抽身而去,令到局面不至走到不死不休的阶段,

    要知越是修为高深的修者越是惜命,就算冰尊者威胁成立,四季楼会因冰尊者之死而追究血刀堂,但冰尊者本身若殁于此役,后续如何,又于其何益,所以冰尊者若死,于彼于此都是莫大的不利,亦正因为此,洪斩仍是勉力压抑怒气,不曾厉行反扑,反噬冰尊者。

    然而就在此时,洪斩却听到身边那名属下悲愤的叫道:“堂主!难道,你还要忍么?”

    洪斩心下陡然一凛,眼神略略扫过,却见见自己的那四名手下此刻都已经是眼珠子都红了!

    见微知著,洪斩如何不知道自己今天的软弱表现已经引起了兄弟们的大大不满;若是再没有什么动作,恐怕……兄弟们就要先一步寒心了。

    而此事一旦回去传出去,血刀堂的凝聚力,也将大打折扣,不复往昔。

    洪斩扪心自问,若是自己放在手下人的立场,心下想的多半也是这个道理。

    面对云扬,杀了你的人,你没有做什么,那也罢了。毕竟云扬身份特殊,乃是王爷世子,隐患实在太多,更兼对方还占有道理,确实是于公于私都不该出手的。

    但是接着出来的冰尊者,却是摆明在你眼皮底下杀了你的人,甚至在你已经手下留情的情况下,还要咄咄逼人,持续逼杀,难道,你还不动?

    若是还不动,那,咱们还是血刀堂么?干脆直接改名字叫受气包吧!

    一念及此,一阵难言的杀气登时从洪斩身上涌了出来。

    他这一生,还当真从来没有这么憋屈过,更加没有这么被动过。

    平心而论,四季楼自己的确惹不起,又有森罗庭的前车之鉴昭然眼前,但……那又怎样?现在事情已经到了这般田地,就算惹不起……那也是必须要干了!

    尤其是眼前的冰尊者,正是引动当前恶劣局面的罪魁祸首,一定要弄死!

    就算如此所想,就算事后血刀堂,自己被四季楼追究,你冰尊者却是注定看不到的!

    “杀!”

    洪斩一声暴喝。

    洪斩针对冰尊者之杀心成型的同时兀自以眼角余光瞄了瞄云扬那边,心中暗暗祈祷,希望云扬言而有信,不会此刻乘隙来攻,更加拜托这俩人可千万别是一伙的。

    洪斩自问本身修为在冰尊者之上,更在刚才交手之际察觉冰尊者状况有异,远远不及传闻中的程度,却仍旧是一大威胁,一旦多了如云扬这般的天境强者相助,胜负之数不免难侧。

    所幸他一眼之后,即时放下心来。

    云扬没有动!

    没有乘人之危,这就是释出了善意!

    洪斩登时放宽了一半心,出手一刀便如是羚羊挂角,毫无痕迹的慨然劈出。

    噗……

    血光崩现。

    这一刀的战果,居然是将冰尊者一条左手直接砍了下来。

    这么容易,包括出刀者本人洪斩自己都吓了一大跳!

    自家人最知自家事,自己刚才那一刀威势虽具,真实杀伤力却是有限,三分实七分虚,更多的乃是藏在后边的无数后招,无论冰尊者闪躲或者是硬拼,都有好几个法门直接逼上去。

    洪斩对冰尊者评价极高,虽然在先前的短暂交接中对冰尊者的修为实力有所了解,却还未敢放进,这一招也旨在试探冰尊者的底限,却万万没有想到,看起来生龙活虎的冰尊者居然这么不经打!

    一刀直接就……

    冰尊者一声惨嚎之余,浑身上下却自突兀地冒出来一片雾蒙蒙的白气,惨烈的厉吼一声:“云公子,念在过往交谊,拜托你一件事!告诉我的兄弟们,为我报仇!”

    突然整个人猛地膨胀起来。

    先是一道血光,从他身上猛然飞了出来,冲向云扬所在的方向,而他整个人,整副身躯却自强行冲进了洪斩等五个人聚集之地。

    接下来……

    一声惊天动地的爆响轰然而现!

    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猛然炸响!

    自爆!

    冰尊者,将自己全部灵魂能量与生命能量,竟然在这一刻,极限引爆!

    …………

    <今天两更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