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听到这里,云扬心里早已经理出来了一条相对清晰的信息线索:四季楼与森罗廷开战,虽然大获全胜,然而冰尊者却于此役身负重伤,亦因此冰尊者被自己人带走;冰尊者本以为等着自己的乃是救援,却不想得到了噩梦,现实是四季楼的援手确认冰尊者已然生机断绝,便决定将之炼魂,取出蕴养在其身躯之中的冰神之骨。

    而冰尊者不甘心引颈就戮,鼓尽余力反击,又有两个兄弟出手帮忙,拖着残躯侥幸脱身。

    可是一时的侥幸终究改变不了垂危的状况,四季楼的追杀绝不会停止,注定是不死不休。

    冰尊者正是明白到这一点,同时还由于对于自己儿子的那份心中愧疚,所以决定将生命的最后一段路,理所当然地归结到了天唐城。

    至于说被自己无意间撞破,反倒真的是歪打正着,令到状况变得更曲折了几分。

    不过或者也是因为自己的意外介入,令冰尊者在此绝境之中滋生了别的想法,如冰尊者的心中所想,自己为了四季楼可谓是什么都付出了,连儿子的一家满门都赔上了,最后却还要被当成弃子,心中自然愤怒莫名,此前万念俱灰,更兼知道四季楼的强大与恐怖,纵然有心也无能为采取报复动作,然而云扬的意外出现,彼此乍变的立场关心,延伸出了此时此刻,因为“威胁”而给出的屈服,将四季楼的最大秘密,悉数和盘托出。

    云扬叹口气,如冰尊者这样的狠角色,果然是不会轻易就范的,他所说的,就仅限于他想说的,哪怕自己不威胁,对方也一定会说出来的,相对的,他不想说的,就算自己再如何的威逼欺压,也没有意义!

    思路已然理清,那么最重要的问题反而在于:冰尊者说的,究竟是真是假呢?!

    云扬凝神细细分析,最终得出的结论是:冰尊者所说的,貌似……九成以上,都应该是真的。

    然而这份真实却同步证明了,四季楼的强大,竟是那么的没有底线。

    连冰尊者这个级数的强者,也不过就是很小很小的一部分,说舍弃就可以舍弃的存在,其真实实力之强,真的是叹为观止,难以想象的!

    云扬有这样的意外收获之余,心中却更加冰冷了一层。

    这里与月如兰没有半点关系。

    那么月如兰究竟是去了何处?

    经过了这几天的耽搁之后……究竟会如何?

    这个问题,云扬连想都不敢想。

    “你现在知道的这些,也就等同知道了四季楼的最大秘密。以后顺着这个方向,自然就能知道更多的东西。甚至,是我们也不知道的……”

    冰尊者苍凉的说道:“我知道你更想要知道,四季楼的总舵所在地,以及每一次行动的地点都是在哪里,但是那些……连我们兄弟几人都是不知道?!?br />
    “现在想来,我们枉称老江湖,成为四季楼尊者以来,九成九以上的时间都是在尊者殿,等候命令,又或者是在练功习武中度过的……之前本以为,我们一干人的归处该当是独霸一方,乃是属于封疆大吏一般的角色……呵呵,却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只不过是连进入那总部资格都没有的可怜虫!”

    云扬默然。

    诚然,冰尊者乃至剑尊者刀尊者所有的五大尊者,他们的这一生还真是足够悲剧的。

    自以为地位尊崇,高高在上,仅在四季楼之主年先生一人之下,未来更是大有可期,位高权重,长生不老不过是顺理成章的事情,殊不知一切都只是被人忽悠,被人利用而已,然而他们为了这份诱惑,这个美丽的远景,抛弃妻儿投身江湖,将一辈子的忠心都给了四季楼,到了到了,非但是他们自己,连待全家满门的所有一切都悉数搭了进去。

    最终最终,直到生命的尽头才发现真相,自己一辈子所为,仅止于为人做嫁衣,仅此而已!

    可是就算最终发现了真相又如何,一切都已经太晚,已经再无法回头。

    在这世上,已经是孑然一身!

    妻子,儿子,家庭……全部都已经被自己亲手毁于一旦!

    太晚了!

    这等悲剧,简直是集世间大惨于一体!

    更可悲者,此际的冰尊者,已经再无余力复仇,一切尽都无可奈何,只能被动的接受这一宿命!

    比可悲还要更可悲!

    云扬叹了口气,再看着冰尊者那具在风雪中已是摇摇欲坠的身体,原本的满腔恨意早已消弭殆尽,低声道:“杨帅临死之时,我曾经问他,你的父亲,究竟是谁?他在哪里?但是杨帅只说了一句话?!?br />
    冰尊者猛地踏前一步,神情激动,颤声道:“涛儿……说什么?”

    云扬闭上了眼睛,淡淡道:“……他说,他纵有千般不是,万般罪孽,但……他毕竟是我的亲生父亲!我不能出卖他!”

    “涛儿??!”

    冰尊者闻言之余,浑身上下陡然一颤,原本已然惨白的脸色更白了三分,撕心裂肺的扬天惨呼;一口血,噗地一下子喷出了三丈之外!

    千般不是,万般罪孽,但他毕竟是我的亲生父亲!

    我,不能出卖他!

    这就是自己的儿子,对自己的最后的话!

    这是最后的孝道?!

    对于自己这个父亲来说,又有什么资格,来享受儿子这最后的孝心?

    “我有什么资格做你的父亲啊……”冰尊者整个人在听到这份遗言之时直接就陷入了完全迷乱的氛围之中。

    杨波涛的最后遗言,如同一把烧红了的锋利钢刀,直直地插入了他身心最柔软的地方!

    令到让他在一瞬间五雷轰顶,肝肠寸断!

    云扬幽幽叹了口气,道:“那是你为杨帅设立的衣冠冢么?”

    冰尊者闻言更是悔恨不已,以手锤地哽咽的浑身颤抖:“我这样不称职的父亲,哪里有那样的幸福为儿子亲手建立一个衣冠?!馐翘味咦盼依肟氖焙?,给我的银子,银票,黄金……”

    他放声痛哭,神态全然的疯癫,只余下一连串的叫喊:“对不??!对不??!对不??!对不住你??!……”

    便在这时,云扬耳朵微微一动,又有另外的人即将抵达这里。

    风雪中,在距离此地尚远的位置,隐隐传来人声。

    然而来人的往来方向分明就是向着这边而来,听着那衣袂掠空的声响,不但来人实力不俗,貌似……人数还很不少的样子!

    竟然是齐刷刷的高手阵容将临?!

    反观此刻的冰尊者,神智迷乱,这会只剩下正抱着坟冢痛哭不已,再无其他动作。

    云扬皱皱眉,淡淡提醒道:“有人来了!”

    冰尊者仍旧只是一味的痛哭,彷如完全没有听到云扬说什么一般。

    云扬又再淡淡开口道:“杨波涛临死之前,他的夫人曾经做出安排……送出去了他们的一个小儿子?!?br />
    冰尊者神智已经迷乱。

    但云扬却是不能让他迷乱下去!绝对不能!

    冰尊者完全陷入狂乱状态的神智猛地一个激灵,乍然抬头死盯着云扬,尽是不可置信口吻的说道:“你说什么?你说什么……”

    …………

    <推荐一本书?!杜腿恕妨槁龈此?,女妖纷纷觉醒,一个少年,成为了新一代的女妖经纪人……敢问他如何经纪?会不会潜、、5#规则呢?

    喜欢的大家可以去看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