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最不愿意面对的局面,竟然又再出现了!

    老天爷,这样的至亲分别,到底还要让我承受几次,几次???!

    “我找到他了,我现在,和凌风在一起,勿念?!?br />
    “云扬,灵犀我们就托付给你了;你要好好照顾好她。未来,我们必然还有再见的一天?!?br />
    “我很快乐,从未有过的快乐?!?br />
    月如兰留下的信,一共就只有这么短短的几句话而已。

    但就这几句话,看在计灵犀与云扬眼中,却不啻于晴天霹雳!

    找到他了?

    现在和凌风在一起?

    什么意思?

    八尊已经牺牲了,已经不在这个人世间了,那么,如何才能找到他?如何才能在一起?

    嗯,这句话或者应该这么说,如何算是找到他,以及如何跟他在一起?!

    其实方法简单的很,只要……

    此念一生,这么一想,简直就是一股凉气从云扬的背心直升而起,无能抑制!

    至于最后那句,“我很快乐,从未有过的快乐”!

    看似表达了由衷欢愉的言语,骨子里的个中深意,却就只有让人感觉到更加难以言喻的凄凉之意而已!

    所有知情人只会有一个联想——

    这个女子,在前段时间终于将自己成功嫁给了计凌风,成为了计家人,进而感觉心愿得偿,对于这个人世再无任何的眷恋了?

    所以……以至于……这会就这么去了?!

    至于如云扬往昔一般,假想风尊犹在此世,只是因为伤重或者某些特殊的原因,不能再现人前,甚至不方便跟自己见面,此次也不过就是将八嫂子接走,就如同之前接走云嫂子一般……嗯,还是不要自己糊弄自己了吧!

    一眼扫过,看罢了这封短信,云扬一时间只感觉五雷轰顶,一个愣神之余随即就彷如烧了屁股一般跳了起来,嘶吼一声:“赶紧去找??!”

    于是乎,整个天唐城的地下世界都因为这一声令下而动了起来!

    不久之后,连带着玉唐的官方力量,也被云扬发动了起来!

    甚至还有在野的许多帮派,许多家族的力量,也被云逍遥强行调动,对整个天唐城的里里外外,展开地毯式搜索!

    一夜之间,天唐城周遭范围方圆三千里之内的地界,几乎被翻了一个底掉!

    传达找人命令之后的云扬并没有坐等消息,而是疾催红马,急疾冲出云府,以云府为原点,一圈一圈的兜圈子散出神识寻觅月如兰的踪迹!

    可是整整三天三夜过去了,始终没有任何一点点的线索!

    真正的生不见人是,死不见尸,月如兰便如是如同一朵雪花,融化入这个人世间!

    波澜不兴,全无声息,没有任何线索!

    虽然说没消息就是好消息,但这句话明显不适用于当下,至少不被云扬接受,在云扬心中,只有赶紧找到活生生的月如兰,一颗心方能安稳!

    始终没有任何一点点消息的状况让云扬越来越是难受,到了第三天,罕见的脾气失控了。

    前后三天三夜的搜索,让整个天唐城内外上下,都知道了这个世界上,有这样子一个人!

    紫衣云公子!

    云公子这个名号,直接化作了地府修罗!

    ……

    方三是无情楼的顶尖杀手。

    这一次接到委托,千里迢迢赶来天唐城,然后就在客栈中住下了,并没有急于动手,

    一个好的杀手会注意隐匿自身行迹,悄然观测目标,越是将自身行迹掩饰得越完美,越不引人注意,刺杀行动才会越发的顺利,最终全身而退的机会也才会更大。

    然而方三却偏偏不喜欢遵守这个套路,他更习惯在行动之前找点节目,寻点乐子,调整好自身的身心状态,这样才能令自身实力最大限度的发挥。

    可是如青楼妓馆这等所在方三是不屑于去的,他一直认为去那里只有降低自身格调,既然降低了自身格调,谈何乐子可言?

    所以他每到一处,都会暗中踩点,掳掠良家妇女,将之神不知鬼不觉地掳去自己客房。

    完事后,将那女子处理掉,一切尽归无声无息,至少在短时间内不会有半点波澜兴起。

    以方三爷天境一重天的身手,若是干这种事情还会被人发现,那他真的就不用再混了!

    说起来他这一次来到天唐城,因为刺杀目标的关系,他很是小心踩好了点儿,随时寻找下手时机,也因为于此,饱了一番眼福。

    这天唐城还真不愧是一国之都,姿色上好的夫人小姐还真是不少……

    虽然才来了不过数天,方三已经感觉自己来到天堂了。

    这一天的晚上,他悄然出去,毫不费力地来到了早先看中的那户人家,将那家人还没出格的小女儿抓了过来。

    客栈中,灯火极尽昏暗。

    看着瑟瑟发抖的小美人儿,方三淫笑一声,就要合身扑上去,一逞兽欲。

    不意就在这个关键时刻,随着轰的一声,客栈房门全无征兆地粉碎了,宛如遭了雷霆霹雳,轰击尘世。

    “谁?”方三赤着上身跳了起来,原本的一腔色心登时尽敛,唯余杀手冷静本能。

    此刻,他想当然的以为自己的行迹落入了有心人的眼中,但就算行迹暴露又如何,自己犹有全身而退的把握,只是这个小美人却是浪费了!

    门口,来人一袭紫衣,冷漠的站立,不言不语,然而那股难言的杀气,却是直冲九重天。

    “你是谁?”

    方三敏锐的感觉到来人乃是个高手,但他仍旧并不怎么畏惧,毕竟来人看起来实在是太年轻了:“黄毛小子居然敢打搅无情楼方三爷的好事!找死不成吗?!”

    杀手行事素来以谨慎小心为先,此际报出身份来历,就是自盖一张护身符,等闲的江湖客又有谁敢招惹无情楼?

    但方三没想到的是,无情楼这三个字对于眼前这个人来说,只不过也就等于是一个屁。

    紫色身影蓦然一闪,云扬已经到了床前,瞄了床上梨花带雨的少女一眼,眼中杀机陡然而盛,随即便是刀光闪动,一道滔滔洪流,向着方三所在的位置悍然落下!

    “你……你到底是谁?”方三一声怪叫,狼狈万状的退后躲闪:“你是哑巴不成?纵然有仇有怨,也要先报上名来……”

    云扬丝毫未见放松,只有刀光闪烁更剧,仍自一言不发。

    当当当……

    两人的兵器在空中碰撞了两下,方三登时如被雷击,身子东倒西歪,出乎预料之外的巨大力道,让他的口鼻尽都溢出了鲜血,所谓见微知著,如何还不知道,对方竟是远远高过自己的超级高手,不由大骇:“你是谁?这……这是个误会……”

    现在方三真的希望这就只是一个误会,否则,今日只怕就要是自己的忌日了!

    只可惜,当前之事虽然真是因为误会而起,但今天,仍旧是他的忌日!

    噗!

    一道冷厉的刀光,急疾破开了方三的回护,结结实实地砍在了他的脖子上,血光冲天而起。

    一颗充满惊骇的脑袋滴溜溜飞起,随即被凌空一记鞭腿踢得粉碎!

    这残酷血腥的画面,吓得床上的那名少女一声惊叫。

    面前的那一片血雾中,一个淡淡的声音充满了嫌弃:“像你这种人渣,杀你之前,说一个字都是侮辱了我自己?!?br />
    “这位姑娘,无须惊怕,稍后自有人会送你回去?!?br />
    话音未落,那紫色人影已然一闪而逝。

    少女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突然惊喜的问道:“您……您是云公子?”

    紫衣云公子,丰神俊朗,俨然有玉唐第一美男子之称,早已经是玉唐大姑娘小媳妇的梦中情人所属。

    这位少女得救,第一感觉居然是惊喜。

    得见偶像的惊喜。

    然而紫衣人影已经消失了,并没有听到这声追问。

    稍顷,两个人推门进来,恭谨的说道:“姑娘家住何方?公子让我们两人送姑娘回家?!?br />
    ……

    另一处客栈。

    正有几个血刀堂杀手在商量着如何潜入云府,如何才能杀死目标,那个只有几岁大,完全没有抵抗能力,一击必死的孩子。

    “依我之见,那孩子如今身在云府之中,强攻绝非上策,我们或者可以伪装成送家中必需物品的商贩……如这种人口众多府邸,日常所要的用度可是非常多,即便是寻常大户人家也都会让相熟的商家直接送到家里去。现在我们只要想办法弄清楚云府平日里需要什么物资用度?又都是由哪家去送的?只要我们打听清楚这些,便可以依计行动。云府纵有许多高手坐镇,却未必会提防这些细枝末节,甚至就算对方实力太强,我们仍旧无法下手,总可借机探查府中各处环境,便于之后的行动?!?br />
    “妙计妙计!进可攻退可守,端的妙极!”

    众人齐声称赞。

    然而就在此时,一个冷冷的声音淡淡道:“妙计?有多么妙?”

    为首的杀手登时为之凛然,霍然站起:“谁?”

    回答他的乃是一道破门而入的冷冽刀光,以及一声森然冷笑:“下到地下之后,诸位自有大把时间好好商议,看如何才是真正的进可攻退可守!”

    血光喷起。

    一道紫色身影旋风一般在房中转了一圈,随即便是呼的一下子径自穿门而出,极速消失在夜幕中。

    房中,那五六个血刀堂杀手悉数倒在血泊之中,一个个瞪大了双眼,兀自不敢置信,己方竟已全军尽墨,共走九泉。

    红袖门,乃是天唐城中一个很有点名气的地下组织,这个组织虽以红袖为名,实则却是一个专门以贩卖妇女,逼良为娼为职的下作势力,可谓臭名昭著;只是这个门派行事素来隐秘小心,以致多年来,虽然不少人都知道这个派门的存在,却绝少人知道其就坐落在天唐城之中!。

    亦是在这一天的晚上,一道紫衣身影乍然降临。

    随着紫色人影的降临,将红袖门所有暗室秘门全部检查一遍之后,突然间杀机狂炽,红袖门所属上上下下的四百多人,尽数被来人杀了个干干净净!

    甚至连那些并未在总舵的门众,也被一一找上门予以击杀。

    竟然是赶尽杀绝,鸡犬不留!

    是夜,名声在外规模不俗的红袖门,一夜之间彻底瓦解冰消,不存于世。

    云扬一袭紫衣,骑着红红,在疾驰中散发神识,全无掩饰肆无忌惮的搜寻着月如兰的踪迹,从最开始的天唐城内中,及至天唐城之外;何处有什么任何一点发现,都会在第一时间催马敢过去。

    这三天三夜下来,云扬并没有半点合眼;当真是将这广阔的区域仔仔细细地犁了一遍。

    可是月如兰整个人便如是泥牛入海,杳无声息,反而是……在这三天三夜的搜索之中,丧命在云扬手中的各路杀手,已经达到了四百多人!

    至于另外那些欺男霸女的恶霸地痞,以及一些见不得光的帮派,丧命在云扬刀下的更是直线飙升到了三千余之数!

    无数不平之气亦因此涌入云扬的身体,

    但云扬对此全无所觉。

    一方面是他现在的全副心思都放在寻觅月如兰这件事上,另一方面也是与神识空间失去联系了许久,对于不平之气的吸收再也没有当初那么的敏感,自然不知道不了解,自己在这方面又增加了多少收获。

    对于此刻的云扬而言,心中唯有焦虑。

    兰姐!

    你到底去了哪里?

    云扬心中焦急难以言喻,无由分说。

    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真的想要急死谁吗?

    云扬骑着马,仍旧在天唐城内外持续奔驰,心下早已经尽是一片茫茫然的颓丧。

    寒冷的天气,滴水成冰,不断地有雪花从天空落下;点滴落在云扬的脸上,身上,那冰冷的触感,让他越发的心中冰凉。

    这三天严密搜索下来,天唐城城内当真已经搜索得无可再搜。

    要知道,云扬甚至连皇宫都去搜了一遍!

    至于各个皇子的府邸,更是重点关注对象,无一幸免,绝无疏漏。

    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城外了;茫茫大雪中,云扬孤身策马在风雪中徘徊奔走。眼神焦急而疲惫的在四下里打量。

    路边的每一条沟壑,每一个树林,每一个被白雪覆盖的坟起,都被云扬催动搜索了一遍。甚至都手动翻开,查看一番。

    城东。

    城西。

    南北……

    每一个方向,云扬策马俱都来回寻找,搜索范围越来越远,白雪越来越大,越来越密。

    云扬始终没有放弃,完全不理会自身神识损失消耗得越来越严重,纵使是此际的天境修为层次也渐渐负荷不了,力有未逮。

    云扬的心中,像是有一团火焰在燃烧,燃烧着整副五脏六腑,周身百骸都如同是在火上炙烤。

    此际,云扬已经置身到了城南一千五百里处。

    云扬仍旧在细细的搜索着,勉力耐着自己的性子,一点一点的搜索,可是,始终毫无所获。

    眼看着时间过去越来越久,天色也是越来越暗,云扬的心里,也越来越是冰冷。

    那份明悟,那份心底早已了然的明悟越来越难以抗拒,可是他仍旧不愿意放弃,不愿意再承受一次痛失至亲的苦楚,他仍选择坚持下去!

    白雪纷飞。

    云扬茫然的策马立于山顶,一袭紫衣,已经污秽不堪。

    还有红红,纵使神骏如红红,如此再三再四全无休憩的奔驰下来,也已经到了极限,举步维艰了!

    云扬突然扬天怒吼起来。

    “你们看到了吗?你们看到了吗!???!看到了吗???!你们怎么忍心!你们怎么忍心就这么离开!”

    “一个一个的,都跟着你们离开了!都离开了!”

    “我也想离开!想要一走了之!行不行?行不行???!”

    “我他么早就够了!”

    云扬指着天空,撕心裂肺的怒吼一声!

    漫天的雪花,并没有因为这一声怒吼而止息,仍旧在悄然落下。

    云扬终于颓然吐了一口气,如同失去了所有骨头一般,整个人瘫倒在红红马背上,一声苍凉的叹息,从他口中发出。

    这一刻,他当真连动都不想动了。

    甚至,感觉自己什么都不想做了,不想想了。

    从没有任何一刻,他是这样的感觉无力,沮丧!

    远方人影一闪。

    云扬精神一震。

    “兰姐?”

    从红红马背上一掠而起,一缕青烟一般飘了过去。

    漫天落雪之中,一道雪白的身影,静静地站在一处坟起的土丘面前。

    如同雕像一般,僵硬的站立,只是看背影,就已经感觉到无限的萧索。

    云扬悄然接近。

    …………

    可以猜一猜,这个人是谁?

    另外,明天或者更新更晚,或者没有更新。

    明天堂弟手术。

    这几天一直心神不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