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赌大小,美高梅官网,美高梅官网网址,美高梅官方开户,美高梅官方 > 玄幻小说 > 我是至尊 > 第一百四十五章 森罗来访,前因后果阴魂殿!

第一百四十五章 森罗来访,前因后果阴魂殿!



    以云扬今时今日的修为实力,更有白衣雪等人为援,凭云扬所了解到的森罗庭实力,进而推算与之其名的另外两大杀手组织战力水准,虽然棘手,但仍旧没有太被云扬挂心,就算当真硬干,己方也未必会落下风,尤其自己跟森罗庭交谊非浅,有很大机会可以将之争取过来。

    但现在,随着四季楼势力的介入,三大杀手组织变得不那么太重要了。

    “之后要密切注意几个皇子的动静,另外,要紧盯着那几位大佬府邸和别院,任何细微动静都不要放过……”云扬下达命令。

    “是?!?br />
    水无音的心里对此也很清楚。

    这么多的顶级杀手一窝蜂的到来,威胁程度远超之前,那些人一般可都是隐藏在黑暗中等待机会的,等闲不会进入这等大城市里面,因为,对于杀手们来说,进入这等城市,会增加太多暴露的几率。

    而现在,竟然集体的出现……这本就已经说明了问题!

    若是没有人出面雇佣……那才是见了鬼呢!

    那么,谁雇佣得他们呢?

    他们的目标又是谁呢?

    这个答案也是秃子头顶的虱子,明摆着的!

    到了晚上,云扬不断地接到水无音传来的消息。

    某门派的高手,突然前来。

    夜行人突然增多。

    有人骑着飞行玄兽落在城外,然后消失了……

    有一个独眼人进来,貌似是某某某某……

    有人带着一柄奇型兵器,应该是谁谁谁……

    接连不断的消息,让云扬感觉到风云汇聚,头越来越大。

    到了午夜时分……

    云扬还在书房之中静静地等消息……

    一片氤氲的浓雾,突然笼罩了整座云府。

    窗外,一片幽幽的风声呼啸,一个声音说道:“云公子别来无恙……”

    云扬淡淡的笑了笑,起身打开窗子。

    只见外面冥雾缭绕,一片翻滚中,一个人影陡然显露了出来,来人头戴高冠,对云扬点头示意:“云公子可还记得故人?”

    一殿秦广王!

    果然是久违的故人!

    眼见来人,云扬反而松下了一口气,道:“秦广王阁下,此际看到你无恙到来,我竟生出了总算是放下一桩心事的感慨?!?br />
    秦广王的脸上登时露出一副往事不堪回首的苦涩,飘进了云扬房里,端起桌上的茶壶直接咕嘟嘟灌了一壶水下去,摇头:“一言难??!”

    云扬沉着的斟茶,道:“世事无常,有利有弊,王上今时今日的修为突飞猛进,精进太多,云某惊讶之余,大是为君欢喜?!?br />
    秦广王翻了翻白眼,道:“还不是从你这里惹上的大麻烦,让四季楼抓住我们死磕,没办法冒险提升……那过程比之九死一生尤甚,云公子,说起来这个中种种可全是拜你所赐?!?br />
    云扬哈哈一笑,斟茶:“莫急莫急,我今天时间全部给你,不妨秉烛夜谈,从头到来,一一详说?!?br />
    秦广王哼了一声。

    随着秦广王的诉说,云扬也终于明白了,这段时间里四季楼为何空前安静,波澜不兴。

    “往事不堪回首??!那次……那次可真是被你害死了……”一殿秦广王叹了口气,将手中茶水一饮而尽,兀自一脸郁闷的说道。

    “你没有在场,亲身体会,如何能够知道当日的四季楼来袭者,那特么的好似跟疯了一般,四大尊者带队,带着四季楼的秘密高手,四处扫荡森罗庭再在整个江湖上的各个据点……只要发现,直接就是二话不说,不死不休的极端死斗?!?br />
    一殿秦广王沉重地说道:“你知道吗?咱们森罗庭的金牌杀手……原本合共一百零八人,森罗庭的声威,有相当大的程度乃是基于这些人的努力;然而就是在这短短的半年时间里……已经有一百零四人被杀,仅有的几个幸存者亦不过是侥幸生还,个个重创,就没有一个全身而退的!”

    云扬的嘴角一阵抽搐。

    虽然云扬也有想过,那次变故之后森罗庭必然会遭到四季楼的报复,但却也万万没想到,状况竟是惨烈如斯!

    事实上,云扬一直都有搜罗关于四季楼与森罗庭对战的情报,然而这两家都属于超强实力,在他们之间没有真正分出胜负之前,还真就罕有关于他们具体伤亡数字的情报,直到此刻从秦广王的口中,云扬才算真正知道了,这两家居然打到了这么惨烈的地步!

    若是仍旧秉持初心,仅仅只基于利用森罗庭的心思,你们两家打得越惨烈越好,这样极端火并下去,就算森罗庭最终被四季楼灭了,也势必得付出相当大的代价,这样的结果对于九尊而言,是绝对的有利的!

    但人总能光想着自己,若是光想着保全自己,只要森罗庭那边抛出云扬乃是九尊幸存之云尊的信息,就足以磨平四季楼的所有怨仇,甚至可以大大敲上一笔竹杠,四季楼也是绝对会干脆就范的,但人家宁可将所有负担一肩抗下,这是讲究,这就是最大的善意,面对这样的善意,云扬要是不能投桃报李,那就是妥妥的不讲究了!

    “也不用那么惊讶,不光是咱们有折损,四季楼那边也没有多好过,仅在五大尊者,四大尊主之下的四十八位顶级高手,……迄今为止也已经被我们干掉了一多半,现在顶多还剩不超过十个人;四大尊者之中的冰尊者更是被我们直接打断了心脉,性命注定不久……”

    “号称跟五大尊者并列的四季楼供奉高手,也被我们干掉了三个之多,不愧是跟五大尊者并列的狠角色,手下当真了得?!?br />
    云扬听到此处,关切的问道:“能令四季楼折损至此,相信森罗庭除了一百零八位金牌杀手的损失之外,你们十殿阎君只怕也非是完好吧?!”

    云扬这一问却是透出的实打实的关心,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森罗庭金牌杀手大量折损,让云扬感到惋惜,感到震撼,但若是与秦广王并列的十殿阎君出现了减员,却是云扬最不愿见的状况。

    虽然云扬与森罗庭十殿阎君就只得一面之缘,连正常对话都没有,但彼此印象极深,云扬对这十殿阎君有一份特殊的感情投射,恍如自己九尊兄弟的投影,而兄弟感情,向来是云扬心底最脆弱的部分,若是秦广王此际说出,十殿阎君中当真有人减员,云扬就算不会如听闻九尊弟兄噩耗,也相差不多!

    “放心放心,咱们森罗十王是什么样的角色,都在都在,没有少谁……”

    秦广王满脸尽是傲然之色,然而自得之色随即便跨了下来,“我跟你小子说,你可别随便打我们哥几个的注意了,我们十兄弟虽然无人殒命,却也是个个重创;目前还具备完整战力的,就只剩下了我与另外两个兄弟而已?!?br />
    一殿秦广王怅怅叹息:“……曾经煊赫天下,号称天下第一杀手组织的森罗庭,在此役之后已经被打废了,综合战力十不余一……”

    云扬咳嗽一声,诧异道:“这是个什么说法,你刚才明明说四季楼死了那么多人,你们森罗庭最中坚的十王,个个健在。就这牌面分明是你们占了上风啊……不用跟我哭穷,之前咱们不熟,这才生出了不利用白不利用,利用一把就走的想法,现在断断不会如此了,否则我自己都会瞧不起我自己!”

    一殿秦广王苦笑一声:“真是不是跟你哭穷……我们十兄弟之所以能够全数存活下来,个中是……付出了巨大代价的……我们的师父……在灭绝谷一战之中,为了我们能够活下来,独自一人对上四季楼的秋风夏雷冬雪……豁出了所有潜力,与对方拼了一个两败俱伤,对方负伤而退,而我师父……却是从那天开始昏迷不醒……一直到现在……”

    “现在的森罗庭,当真就只剩下我们兄弟十个残兵败将,带着四个金牌杀手……现在的实力,哪里还堪一战……更有甚者,放眼这个江湖,已经再无我等的容身之处了!”

    一殿秦广王叹了口气,个中不无后悔之意。

    当初接下四季楼这单买卖,固然是为了报恩,了却过往因缘,但另一层原因也非是没有自是过高,没有将四季楼看得多么牛逼。

    毕竟,森罗庭雄踞天下第一杀手宝座已经太久太久;反观四季楼虽然有天下第一之誉,却也是太久太久之前的事了,干了也就是干了,最终谁怕谁,谁干得过谁,尤未可知!

    但事到临头,亲身体会之余,才真正了解到四季楼竟是这般的可怕!

    若非亲眼目睹,如何能够相信,如何能够想象,森罗庭所属的那些身经百战的金牌杀手,不仅打起来几乎没有还手之力,尤其是那引以为傲赖以生存的隐形匿迹手段,在对方眼中,竟也是形同虚设!

    一场一场的血战,发生在千万里江湖之间。

    在世人看不到的地方,一殿秦广王等人几乎每时每刻都要身处于厮杀氛围之中!

    “幸亏当初老师第一时间,就带着我们离开了森罗庭总部,去了阴魂殿?!币坏钋毓阃跆究谄?。

    这阴魂殿,便是当初九尊中人相助森罗庭十殿阎君之地……

    秦广王等人也正是因为那件事,欠了九尊兄弟天大的人情。

    然后为了还这个人情,森罗庭损失殆尽。

    严格意义说上来,秦广王等人心底未尝没有不悔,若是知道自家会为还一个恩情而付出这么庞大的代价,当初宁愿选择其他的方式给予补偿,又或者干脆将云扬云尊的身份和盘托出,换取自身的完好,所谓良心丧于困地,从来就只是说说而已!

    只是现在,森罗庭伤亡殆尽,与四季楼已经陷于不死不休的境地,反而要保守住云尊的秘密,只要九尊云尊尚在,四季楼永远芒刺在背,不得安寝!

    亦是这份不死不休的心意,令到再临阴魂殿的秦广王等人,以必死之心进入内中修炼,令兄弟几人的修为,得到了脱胎换骨一般的成长,尽都真正意义上的一步登天,迈入了另一个境界。

    成从阴魂殿。

    因起阴魂殿。

    森罗庭败由阴魂殿。

    若是有崛起……也是因为这座阴魂殿!

    这是一笔何等糊涂罗圈账呢!

    云扬此际隐隐明白了秦广王此次前来的来意:“所以你们这一次过来……?”

    一殿秦广王沉声道:“我们这一次到来,主因是我们察觉到,四季楼将当前最重要的战略部署悉数转移到了天唐城;大家有共同的敌人四季楼,合该联手对敌,克敌制胜;这天唐城乃是你的地盘,最起码也该能给我们提供一些可靠的藏身之处,还有一层,就是我等师父的伤……”

    他叹了口气:“事到如今,四季楼对我们的杀意丝毫未减,甚至更胜从前;不剿灭四季楼,我们迟早要完……所以,四季楼乃是我们当前首当其冲的……大事?!?br />
    一殿秦广王眼中鬼火蹭蹭的冒出来,看着云扬,一字字的说道:“我们合作!云……大人!”

    云大人。

    云扬意味深长的笑了笑,道:“一殿秦广王陛下,你这云……大人,说得很是耐人寻味啊?!?br />
    一殿秦广王冷然道:“世事有因有果,因为生死之事欠下的因果,注定要用生死来了结,若你不是……那我们当初岂会因为了你的委托对上四季楼的,森罗庭虽然罕有毁约背信之举,但有些风险,我等只会在第一时间回避?!?br />
    云扬皱皱眉,一扬眉:“哦?”

    事实上,云扬对森罗庭于己的态度也是大惑不解,当初的那笔买卖自己可是玩了极大的心机,然而对方不但履约,甚至事后也没就这件事对自己追究,甚至明明付出了这么庞大的代价,仍旧没有找自己讨个说法,此际听来,个中竟是别有玄机渊源的!

    一殿秦广王叹口气:“当初的事情……”

    他言语间的口气很有些有气无力,同样的一个原因,我得给那边解释一遍,现在,我还要给这边也解释一遍……

    真的好无奈??!

    “原来如此,原来竟是如此?!”云扬也没有想到,自己兄弟们当日偶然救出来的几个人,居然就是森罗庭十王;

    心底亦与此同时蓦然升起来浓浓的感动。

    看着面前一殿秦广王那阴森森的脸色,云扬心中有些感慨。

    九尊聚义时间严格来说并不是很长,但却仍是不知道帮助了多少人,对不知多少人有恩情;但在九尊出事之后,绝大多数人所做的都仅限于怀念,感恩,膜拜,最多最多也就是致力于谩骂那些谋害了九尊的坏人。

    而说到真正挺身而出,为九尊真正去做一些事情的,真的将为九尊报仇放在心里而且去付诸行动的……或许一万个人里面能有一个?!

    云扬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在江湖上凶名昭著的杀手组织,居然将当年的恩情一直记到了现在,更为了那份恩情,几乎付出了己方势力全部为之覆灭的代价。

    自己……在此之前,甚至都不知道这件事的始末缘由。

    这份情谊,更显得弥足珍贵!

    “多谢了!”云扬站起身,深深地向着一殿秦广王行了一礼。

    一殿秦广王从来都是一派阴森,基本每时每刻都刻意端着自己的鬼王架子;然而此际突然面对云扬的这一礼,却让他顿时有些手忙脚乱的感觉,一下子跳了起来,双手连?。骸安挥萌绱?,我们兄弟所谓,也就只求一个心里安稳?!?br />
    云扬轻声道:“但求心里安稳,只欲问心无愧……这句话,许多人都在说,但是真正将这句话落到行动上的,纵非绝无仅有,始终是寥寥无几?!?br />
    “森罗十王,收钱卖命的江湖杀手,骨子里竟有这般的仁义心意,岂不让人唏嘘!”云扬郑重的说道:“云扬在此仅八位哥哥,向各位致谢了!”

    一殿秦广王惨白色的脸,瞬时间微微发红。

    本来对他来说,所谓的夸奖,恭维,溜须,早已经听得太多太多,合该免疫了才是;然而现在却与往昔大大的不同。

    现在可是来自九尊之云尊的称赞道谢,而且是全然的真心真意,发自肺腑,却是难得至极的!

    …………

    <思路很紊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