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比较起云扬的事情,宝儿按部就班的学习才是云逍遥当前关注的重点,每天看着数位老师轮流教学,全心投入监督工作的云逍遥满眼尽是欣慰。

    年纪小小却乖巧听话的小孩子,任谁也只会喜爱,云逍遥对于宝儿的痛惜之情与日俱增,明里暗里的赶超玉唐皇与云扬。

    玉唐战患止息,新的风波虽已显征兆,却尚未到达台面,白衣雪方墨非老梅等人,正式就职安保工作;

    只是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全然没有任何的用武之地,除了那试探似的三波死士刺杀之后,就再也没有了其他的风吹草动,平和得异乎寻常。

    云扬对此反而不意外,所谓见微知著,那三波死士的最大目的就是测试云府的防护力度,以及对这孩子的重视程度,而云府对那几波刺客的对待处理方式已经很说明问题,在这样的前提下,若是不能一击便中,只会打草惊蛇,索性不如憋个大招,毕功于一役。

    但云扬对此毫无所惧,毕竟对于云扬来说,现在天唐城内所形成的波澜级数,在他眼中根本就不算什么了。

    太子等人除非不动作,一旦有任何动作,等待他们的,只会是云扬的反戈一击!

    雷霆反扑!

    真到那时候,云扬完全不介意将天唐城杀一个血流成河。

    这段时间以来,云扬过得很有点憋屈,几乎天天都要紧密注意着计灵犀和月如兰那边的动静,那日之后,他自己的尴尬犹在其次,云扬更担心月如兰,生怕这位新晋月嫂子一个想不开,追随八哥于地下……

    当日云醉月之事,已经成为了云扬心头除天玄崖一役之外的另一大梦魇,实在不想再有类似的情况再发生。

    云扬不动,九尊势力却犹有许多增长,水无音接手九尊势力运作,将九尊的地下情报网进一步扩张开来,就像是一只巨大的蜘蛛,在没有人看到的地下,丝丝缕缕的将一张笼括整个大陆的网络快速的编织完成。

    对于水无音的运作进度,就连云扬都感到有些不可思议,虽然这项动作还没有全部完成,但各个方向的种子,都已经撒了出去,基础雏形已经呈现。

    而且,都在快速的持续成长。

    云扬自忖,就算是自己心无旁骛全力来运作这件事,效率多半也不会有现在水无音做得好。

    嗯,不该说是多半,而是一定不会,果然是术业有专攻,水无音,天生就是搞这个的隽才!

    无可比拟!

    关于此事,云扬一共就只偷偷去见了一面水无音——

    “当前的针对层面以各个国家,城市;军备等各方面为优先;等这些大致都完成之后,再将触手放入江湖?!?br />
    “明白的?!?br />
    “江湖上的奇人异士纷杂,变数莫测,与我们为敌的实力更是繁多,若是手下人一个不小心被抓住,便要承担顺藤摸瓜的风险,这一点要尤其小心,严加防范?!?br />
    “我明白的,对此也早已经做了应对性准备,无论那一环出现了问题,上线下线即时中断,断断不会牵扯到根本,九尊之根本,即便是对自己人而言,都是不可知的绝密?!?br />
    “这就好?!?br />
    “无音,你将来的打算是什么?”

    “为老大报仇!”

    “报仇之后呢?”

    “……还没有更长远的打算?!?br />
    “你的着眼点到底是在江湖?还是在朝堂?又或者是……更高一步?”

    “更高一步可以省下了,我欠缺那样的资质,更加没有那样的妄想,江湖人江湖事……也混的够了。朝堂……进去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也非是我乐见,最理想的……大抵就是能够一直在暗中掌控这件事情,也就够了,还是很有成就感的?!?br />
    “这样啊……”

    谈完之后,云扬又想了许久,甚至因此生出了顾虑。

    水无音的想法很简单,然而越是这样简单的想法,彼时才越不好处理。

    彼时天下一统,如水无音构建的情报组织势力,乃是任何君主都无法忽视的利器!

    因为其本身还是足以对皇权构成巨大威胁的存在!

    真到了那时候,势必出现双方对立,难以转圜的局面。

    但现在收手,却已经不现实,云扬相信,就算是自己不为此继续努力,就算自己没有跟皇帝说,就算是皇帝不同意,但只要水无音想,他就有能力,一直掌控这支力量。

    更别说,云扬现在很需要这股力量。

    “算了,一切都顺其自然吧,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无谓现在就杞人忧天,庸人自扰?!痹蒲锬叵耄骸爸灰乙恢被钭?,这份平衡便永远都在;就算有一天我战死了……水无音这股地下力量也会持续相助玉唐,针对外敌……仍旧能够保持平衡?!?br />
    ……

    皇帝陛下闲着没事的时候,也会微服前来云府,看看宝儿的学习情况,这个可是当前重点中的重点,若是宝儿资质有限,不堪造就,一切都是虚妄。

    然而宝儿表现出来的学习能力,却是让皇帝陛下和云逍遥都是为之瞠目结舌!

    宝儿的天赋资质,已经不单单是什么天才之类的字眼所能够形容的。

    这小鬼无论学习什么,非但能够立即学进去,而且还就能学以致用,举一反三!

    甚至对于某些问题,宝儿可以钻进去思考,学之一日,尤胜常人专研十年。

    天资之高,端的超乎想象,隽世之才。

    这一日,皇帝陛下在和云逍遥因朝堂权利平衡之事研讨,而宝儿在一边静静地听着,当听到太师,太傅,与秋冷等将门之间的权力制衡的时候,宝儿竟自露出来思索的表情。

    皇帝看着有趣,随口问了一句:“关于此事宝儿怎么看?可有何高见么?”

    云逍遥闻言哈哈大笑,显然是对于这个问话感觉到了滑稽,而始作俑者皇帝也是乐不可支,显然没有想过当真听到后续应答。

    一个只得三四岁的小孩子,怎么可能知道他们谈论的那些个问题?

    然而……

    宝儿皱着眉头想了想,道:“想要让两边都难受,却又都不难受,皇爷爷你可要累了……”

    听得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皇帝陛下捻着胡子的手猛地哆嗦了一下,直接将自己胡子揪下来两根,随即便瞪大了眼睛,看着宝儿,眼神中尽都是震骇之色。

    而云逍遥那边也是猛地瞪直了眼睛。

    这君臣制衡,文武平衡的事儿……宝儿将关键要害归结于了皇帝。

    虽然事实上正是如此,孩子话语用词亦是说的浅显幼稚,然而个中道理却是正确的。

    皇帝沉吟着问道:“宝儿为啥说我难受?”

    宝儿睁着圆圆的黑白分明的眼睛,天真的道:“这很简单啊,皇爷爷又不想真的打他们板子,只能让他们都害怕自己打板子,就好像宝儿玩的跷跷板嘛,一边重了,另一边就翘起来了啊,想要维持不上不下,两边差不多的样子就两边都不能太重,而皇爷爷是在跷跷板上照顾着两边的人,当然会累??!”

    皇帝陛下:“……”

    云逍遥:“……”

    “那要是不想累呢?”皇帝陛下将宝儿抱在怀里问道。

    “不想累……”宝儿歪着头思索:“只要跷跷板……上面没有人了,就会变得安静啊,自然不需要另一个人平衡了?!?br />
    皇帝陛下闻言皱皱眉,径自陷入沉思之中。

    嗯……这算是完全放手的另一种解读吗?

    可是当前这个时候,合适么……

    接下来,皇帝与云逍遥又开始用别的话题,来逗引宝儿说话,宝儿回应的话自然是充满了稚嫩的味道,而且有很多事,也都说得驴唇不对马嘴,更多时候干脆就是张着小嘴迷惘的看着两人,全然不明其意。

    然而即便只是那些能够接触到事情的回答,便已经足够让皇帝与云逍遥大吃一惊,惊骇莫名的了。

    尤其是皇帝陛下,颇感老怀大慰,后继有人。而在检查了宝儿的功课进度滞后,更觉心满意足。

    “宝儿是个天才!”

    皇帝对云逍遥说。

    云逍遥点点头:“不止是个天才,应该说是一个聪慧到了家的孩子,若是有选择,我实在不想将这样的孩子送入皇权纷扰之中……还有,你不觉得这孩子,有些……太安稳了一些么?属于正常孩子的顽皮与活泼劲……基本看不到啊。小孩子……居然有不喜欢玩耍的?”

    皇帝不以为然:“你在说什么,九五之尊的尊位若是不付出一定的代价何能得到,不要再套用你当年远离皇权的例子放到宝儿身上了好吗?再说宝儿不也时常都在玩耍么?哎……天降英才,自知以后责任重大,现在就早慧一些……我反而觉得更欣慰几分?!?br />
    云逍遥呲牙:“你那不过是将你的想法,你的既定路线强加到宝儿身上,也敢说嘴?!?br />
    “彼此彼此,你的想法难道不是打算照搬你当年的路子,听父皇说,你小时候就跟别的孩子不一样?!?br />
    皇帝陛下斜着眼:“反观朕的想法有什么不好,虽然此时跟别的一般孩子不一样,难有快乐童年,却能享一世大位,孰重孰轻,如何取舍,显而易见?!?br />
    云逍遥哼了一声,翻了翻白眼,不想说话了。

    个人立场观念殊异,自己的快乐值,兴奋点,幸福度跟自己的皇帝老哥明显不同轨,难以分说,左右宝儿是人家的亲孙子,自己只是代管,难道更多的说话立场,只是以后要更辛苦宝儿那孩子了,哎,宝儿怎地不是自己亲孙子呢!

    此念一出,云侯不禁又想到了云扬,以及云扬日前跟计灵犀的那场尴尬,竟自萌生出云扬要是早点成家,过个三五年,自己也会有孙子抱的画面……

    “可惜老秋到现在还是昏迷不醒……哎,朕真想与他讨论讨论啊……”皇帝陛下满是感叹地叹了口气。

    “讨论讨论?应该是炫耀炫耀吧!老秋要是知道你等着他醒来就为了刺激他这个到现在还没有孙子和外孙的事情我估计他宁愿长眠也不愿意醒过来面对你这可恶的嘴脸与气死人的谈论吧?!?br />
    云逍遥说了一句话,径自起身扬长而去。

    “……你说什么?”

    云逍遥这句话太长了而且中途全然没有断句,皇帝陛下好一会儿都没有反应过来个中真意。

    ……

    云扬连续清闲了两个月。

    这整整两个月的时间里面,居然完全没有什么任何事情发生。

    无论是诸位皇子,还是那天道社稷门都没有任何动作出现,这个状态让云扬颇为诧异,却又无可奈何,毕竟他现在除了要确保宝儿的安全,还要看着计灵犀月如兰,再加上化相能力仍旧没有回复,自然无能出去调查线索。

    尤其是近来,他总感觉月如兰的心中有死志愈发极端,对于这一点,他恨不得天天瞪大了眼睛看着,确保不让有万一出现。

    还有就是,云扬可是很知道:那……计灵犀的身上,貌似充满了秘密,而且还是惊天动地的了不起大秘密。

    当事人计灵犀虽然不知,月如兰云逍?;褂邪滓卵┑热似肫氲奈蠡崃俗约?,但作为直接当事人的云扬却又怎么会将这个巨大变故放过,对于超逸力量至为向往的云扬可是很有兴趣知道,那天……从计灵犀身上闪现的红光到底是啥?

    以至于这段时间每次见到伊人,某人的眼睛总是探照灯一般在计灵犀浑身上下梭巡来去。

    计灵犀对某人的举动又羞又气,这个混蛋,眼睛色眯眯贼溜溜的天天看个什么?那眼神,仿佛要将自己扒光了一般……

    每次见到都感觉不得劲儿……

    上官灵秀这段时间带着自己的四个小侄儿来过两次,在第二次的时候,云扬脑海中灵光一闪,干脆将那四个小家伙留下来了。

    让这个四个小家伙与宝儿作伴。

    嗯,应该算是伴读!

    对此,皇帝陛下表示乐见其成;上官灵秀对此欣喜不已,上官家族更是感觉天上掉下来大馅饼,现在任谁都看得出来,这个小小孩儿在玉唐帝国是什么地位和前途。

    或者可以说,只要他能健康成长起来,玉唐帝国那把至高无上的椅子,就铁定是他的!

    能够有机会与之从小相伴,那可是总角之交的机缘,天大的缘法!

    即便如上官老夫人心性超然之人也是乐见其成的。

    而四个侄儿在云府伴读之后,上官灵秀来得更勤了。

    然后,上官大小姐与计灵犀与月如兰又恢复了之前的闺蜜状态,经常一起出去游玩,一起练功,一起聊天,一起喝茶,偶尔还一起喝酒……

    一起上过战场打过仗面对过极端生死的感情,要不是因为某个男人,三女早就是生死至交了,这会氛围回暖,连症结的源头某人也会被邀请进来共聚,状况很是和/谐,外加微妙。

    可是威胁隐患始终存在,云扬中觉得……这两个月,实在是有些太平静了,一股巨大的?;?,在心头萦绕不息。

    诸位皇子的威胁或者不足论,但那天道社稷门……却又到哪里去了?他们绝不会放弃破灭玉唐气数的!

    还有四季楼……他们又到了哪里?

    还有雷动天,他又到哪里去了,这会距离他回去玄黄界可是很有一段时间了,怎么就要无音讯了呢?

    江湖……江湖也似乎没发生什么大事发生,很是风平浪静……

    然而这一天,云扬还在想着江湖也很平静的时候,不知道当前这个暴风雨前平静的状态什么时候会结束的时候,突然间感觉自己云府周围,猛然间就鬼气森森了起来。

    似乎在这一刻鬼门骤然张开,无数的厉鬼,冲出了地狱,齐临此地。

    云扬注意着周围动静,却并没发现什么具体异状;倒是水无音那边,十万火急的传过来消息。

    “无情楼所属,倾巢而出,大举进入了天唐城!”

    “无情楼?”云扬的注意力,一下子被这个劲爆情报吸引了过去。

    森罗廷之外的天下第二杀手组织,终于有动作了吗?!

    而接踵而来来的另一则消息,让云扬的眉头彻底地紧皱了起来。

    三大杀手组织之中的血刀堂堂主洪斩,也带了着一票人进入了天唐城!

    这两大杀手组织的人手先后进城之后,随即便如水滴融进了大海,瞬时没有了踪迹。

    “无情楼方面具体谁来了?可知道吗?”云扬立即问。

    “是无情楼搂主恨别离,亲自前来,貌似还有两位副楼主也一并联袂前来,无情楼无形杀手,不知道具体到了几个……这个需要进一步确认?!?br />
    “目前能够确定的……只有恨别离洪斩是本人亲至,这两大杀手组织来了超过四五十人的顶级杀手战力。具体情况待定?!?br />
    云扬闻言不禁苦笑一声,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自己之前感受到的那股阴森气氛,铁定是森罗廷方面的人手到了。

    若是如此的话,那岂非就是说……天玄大陆最负盛名的三大杀手组织,如今好似赶集一般,悉数集合到了这天唐城之中!

    他们想要做什么,可想而知,不言而喻。

    “四季楼的几大尊者,目前可以确定的是,冰尊者已经于今天下午进入了天唐城之中,具体动向尚待查明!”

    而再接下来的消息,让云扬真正意识到山雨欲来,?;嫒?。

    平静了这么长的时间下来,自己,或者应该说是云尊并没有更多的动作进行,然而这个天唐城仍旧自主地成为了一个巨大的漩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