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扬一步出来,一眼就看到牵着宝儿小手的云逍遥,缓步来到了自己所在的小院门口。

    宝儿的视线触及云扬的一瞬,陡然一亮,就像是饱受欺负的小孩子,一下子见到了自己久别的亲人,一声叔叔就要脱口而出!

    在朝堂上,宝儿经受了这一生截止现在最大的惊吓!

    那么多人看着自己的眼神,便如是山中野兽,恨不得一口吞了自己!

    周围全是不熟悉的人,就连那位皇帝爷爷,也给不了自己多少的安全感。唯一能够让宝儿感觉到安全的,就只有这位叔叔。

    如今,终于又见到了。

    这一刻,宝儿小小孩童的心中,几乎想要哭出来。

    再见宝儿,云扬满脸尽是坦然笑意。

    来吧,暴露就暴露吧,无所谓的。

    堂堂九尊,又有有什么是我面对不了的?

    既然事到临头,无可回避,那就正面迎接,来吧!

    “咳哼!”

    云逍遥重重的咳嗽一声,眸子扫视了自己便宜儿子一眼。

    这一声咳嗽声音之大,让宝儿幼小的身体即时抖动了一下,已然隐隐作势扑出的身形就此打住,更不由自主的转头看向云逍遥。

    云扬也循声看过来,万二分不理解这个关键时刻,某人咳嗽啥?

    “云扬,这是宝儿;嗯,皇帝陛下的皇长孙殿下,皇家嫡系血脉,身份尊崇?;实郾菹略萸胰盟≡谠勖窃聘?,我已经答应了?!?br />
    云扬沉着地点点头:“嗯,然后呢?”

    别看云扬嘴上沉稳,实则心中可是很有些懵的,再三思量云侯这么说是什么意思,有什么深意,又或者是想干什么呢?

    这事儿,貌似已经说过一次了吧?

    “然后就是论及照顾这皇长孙殿下的后续事宜了,只是我年纪大了,更兼之前连番大战元气大伤,这等哄小孩子的事情,最耗心血耐心,我肯定是做不来了;所以从今天开始,宝儿就住在你这里!你来负责教导他。不过我警告你,这孩子身份尊崇,未来堪当大用,就算你是他名义上的叔叔,也不可有丝毫的怠慢,若是你当真将他教坏了,谁也是保不住你的,这一节我说在头里,你须得心里有数!”

    云逍遥继续沉着脸说道,满满的尽是一副居高临下的高姿态。

    云扬则是直接瞪圆了眼睛,才待要说几句的时候,却听云逍遥又自语速极快的接着说了下去:“我再郑重说明一次,这孩子身份是真的尊贵,绝对不允许出现任何一点点的闪失。哪怕是任何一点点意外,都是我们承受不起的!你懂么?”

    云扬深深吸了一口气,道:“嗯,我听懂了,然后呢?!”

    云侯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道:“既然你听懂了,那就最好不过,然后自然就全都是你的事了?!?br />
    随即便转头和颜悦色的对宝儿说道:“宝儿,这是我儿子,你云扬小叔叔,是不是长得很???很养眼吧?这点他随我!”

    宝儿眨着眼睛,稚声道:“是,小叔叔长得真俊,真好看?!?br />
    显然,这个小家伙在经历了最初的激动之后,很快就稳定了自己的心神,想起了姨娘的嘱咐。

    “嗯,以后你就跟着小叔叔住,一定要听小叔叔的话,知道吗?”

    云逍遥温和的交代。

    “好?!?br />
    宝儿乖巧的点头,简直是不能再乖了。

    ……

    云府占地原本就颇为庞大,而在此番整修兼并之后,更是扩大了一倍还不止!

    旁边,还建了一所云府别院。

    而李迎秋等人,就在这云府别院之中居住。

    这个别院,与云扬的小院,只有一墙之隔。而且云扬还给开了一个小门,可以互相往来。

    往外便是四大公子的住处。

    嗯,还有云扬对面的客房,现在住着两位让云扬头大如斗的姑娘,计灵犀,月如兰。

    以上,就是云府现阶段大致的人员位置分布了。

    ……

    当天晚上,云侯书房,孤灯如豆。

    随着衣袂飘飘,一袭紫衣的云扬,悄然出现在书房之中中。

    正在书房里看书的云侯缓缓抬头,看着他,眼中闪过一丝笑意,他似乎本就是在等待着某人的到来,却没有开口说话。

    两人就这么静静的对视着,一直都没有说话,一个字都没有说。

    半晌之后,云扬笑了笑,推开门径自走了出去。

    无声的来,无由的去。

    什么都没有说,什么都没有做。

    云侯也笑了笑,随即又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你若当真是我儿子,那该有多好……”

    他长身站了起来,看着窗外夜空。

    “我能为你做的,也就是……仅此而已?!?br />
    “虽然你从没有将我当做真正的父亲,但是……我却早已经将你当作我……真正的儿子!”

    “唯一的儿子!”

    “所以这么多年,我一直没有婚娶。其实……就在这几年,那老家伙一个遗命,又岂能真正束缚的了我?”

    云侯苦笑一声,淡淡的摇摇头。

    ……

    宝儿对于环境适应得很快,大大出乎云扬的预期,除了一开始的些许拘束,到放开了到处追着白白们跑着玩儿,前前后后一共就只花了不过半天的功夫。

    这大半天下来,云扬始终含笑看着那孩子的一举一动,所有行止,心里满满的尽是说不出道不明的微妙情绪感觉。

    若是有可能,云扬很希望宝儿能够长久的拥有这样快活自在日子,然而这无疑是奢望,这样的日子,或者就只有这几天而已。

    这几天过去之后,随之而来的将是那层出不穷的阴谋陷阱算计,永无止息的学习内容,绵绵无尽的人世险阻……所有所有的一切!

    人世间所有的阴暗面,都会向着这里集中过来,接踵而至,滔滔不绝。

    “叔叔……那个人……真的是我爷爷吗?”

    “他说我是什么皇长孙,皇长孙是什么?”

    “那么多那么多的书……全都是我要看的么?太可怕了……那怎么能看得完……”

    云扬微笑着,逐一耐心解答,丝毫不见烦躁,宛如乐在其中,尽是悠哉,亦是这样一份情绪,感染了宝儿,让孩子充满疑窦的童心,更多了一分舒缓。

    “宝儿,从今天开始?!痹蒲镉盟职醋”Χ闹赡鄣募绨?,一字一字的说道:“……你就不再是一个小孩子了,你,是一个男子汉!懂么?”

    这几个字,云扬直接动用了天音灌顶**!

    整个后院,突然被一片庄严肃穆的氛围所笼罩。

    不再是小孩子,你是一个男子汉!

    这十三个字,就好似灵魂烙印一般,深刻的楔进了宝儿的脑海之中。

    这份烙印,便如是与生俱来一般的难以磨灭,无可取代!

    在宝儿没有丝毫准备的情况下,云扬在他脑海中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男子汉!

    谁能知道这三个字,会伴随一个男人的一生?

    从懵懂少年,一直到垂垂老朽;相信无论哪一个男人的奋斗,尽都是为了这三个字而努力!

    宝儿稚嫩的面容上露出了认真思索的沉重神色,想了想,很谨慎地说道:“谢谢叔叔,宝儿知道了?!?br />
    云扬点点头,对于宝儿的反应固然欣慰,但更多却是心疼。

    如果有选择,云扬实在不想这么做,在经过天音灌顶**之后,确实会令到宝儿今后乖巧许多,会变得少年老成许多,对于以后充当大用提前做好了基石准备,大有裨益。

    然而……随着这一次天音灌顶**的使用,却也意味着宝儿的童年乐趣,就从今天起,彻底断绝,荡然无存了。

    从今晚上起,出现的就只会是一个少年老成,年纪小小就开始不断地在各种事情上开动脑筋,认真思索的孩子。

    这样的孩子,只需要稍加引导,让他在你希望他走下去的道路上大步前进的话,那么,任何事情,都会事半功倍!

    或者说……事半功倍都无法形容。

    因为,他认可的事情,就一定会去做,坚持做下去,做到底。

    这等于是从三岁开始,就塑造了一个完全成熟的性格!

    可是,这却又不是云扬所乐见的状况,自己大哥跟四姐的唯一子嗣,却不能保有该有的天真童趣,欢乐童年,终究是一份难以言喻的遗憾!

    “对不住了,孩子?!痹蒲锔疟Χ耐?,低声道:“希望你将来,不要怪叔叔?!?br />
    …………

    今天更新送到。一个多月没喝酒了……

    今天家里来客人,凑在瓶口闻了闻……感冒了,没闻到……可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