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心中打定主意。

    这个孩子的身份自然是真的,但是……就算是打死自己……这件事,也是不能承认的,尤其是不能在自己口中承认!

    一旦承认,就是将原本触手可及的皇位拱手相让!

    “但是只是单纯的否认,也没有什么意义?!?br />
    “这许多时日以来,父皇一直思念皇兄……始终感觉自己亏欠了皇兄……在这样的心态下,这个孩子出现,自然而然地引起了父皇的补偿心理……他会将大哥所应该得到而没有得到的一切……都统统给这个孩子!”

    “这其中,自然包括了太子之位,与皇位?!?br />
    “在父皇这样的心态面前,我是根本没有任何的胜算的!无论再如何努力,都是枉然,都是徒劳!”

    太子殿下在太子府中阴沉着脸,来回踱步。

    “那么,当前就只有一条路可以走!”

    “只有这个孩子死了……我才能重新夺回我的一切,父皇才会重新的别无选择,跟之前一样!”

    太子殿下这个想法很清晰很明确。

    而且,还是很固执很坚定的。

    事实上,从那孩子在金殿上出现的那一刻,他就在考虑这个问题,甚至各种能用的不能用的手段,都已经在心中实施了千百遍!

    “这个玉乾坤,必须要死,王者之路,阻路者死!”

    太子暗暗地咬着牙。

    嫡传自玉氏血脉的明朗英俊面孔,象征着皇室身份的明黄雍容衣袍之下,他的眼神是异常的阴暗恶毒。

    虽然心底也有小小的声音曾出声阻止他:不能这么做,那是你大哥的唯一血脉,你的嫡亲侄子,不能同室操戈,不该自相残杀!

    然而另一个恶狠狠的声音,却如同山洪暴发一般极限爆发,轻而易举地将那个阻拦冲击得支离破碎,点滴无余:什么大哥唯一的血脉!在皇位面前,这一切,都不重要!连父子之情,都……更何况,是大哥的什么血脉……

    皇权之路,不由分说!

    只要我登上了皇位,要什么有什么,这整个天下,都是我的,一切的一切,尽都触手可及!

    但我若是从太子之位上跌下去,这一辈子就再没有未来可言!

    落魄的凤凰不如鸡,不能登上皇位的太子,比之平民百姓犹有不如!

    “一个谪落的太子,乃是整个国家里,真正的最底层!”

    这是前朝的一位太子因为犯错而被剥夺了储君之位之后发出的由衷感叹!

    太子殿下每一次想到这句话,都会感同身受的浑身发抖。

    “进一步,就是君临天下!稍退半步,却是万丈深渊,再无明天!”

    “我能做什么选择?”

    “我还能做什么选择?!”

    太子沉着脸,负手缓缓的走进了自己的书房,留下一句沉闷的声音:“召集……温先生与易先生还有古先生三人前来,议事!”

    同样的,另外几位皇子,在听说了这件事情之后,无一例外的脸色阴沉。

    三皇子和四皇子的脸色,甚至比太子还要难看!

    “议事!”

    现在这个时候召集人手,纵然再是秘密,也绝对会引起注意,但是,几位皇子都已经慌了!

    五皇子第一时间出动,去了冷刀吟府上拜访。

    而六皇子在皇妃的带领下,前往秋剑寒老元帅家里嘘寒问暖……

    ……

    ……

    早朝完毕,皇帝陛下一派悠闲的回转皇宫,径自去了御书房。

    一路上,他的嘴角噙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意态悠然,然而其面孔上勾勒出的隐隐线条,却是难以言喻的阴冷。

    御书房内。

    皇帝陛下看着自己已逝长子的画像,轻声道:“皇儿,父皇不知道这个决定到底是对还是错。但父皇现在却必须要这么做了……若是你那几个弟弟不动手出招,只是凭着各自手段公平竞争的话……朕,会选择给他们机会,一视同仁,最终的皇位承继者由彼时时间定论,皇位非是一定会落到宝儿手里,这是皇族子弟的宿命与悲哀,朕,当初牺牲了你,现在也还要利用宝儿,朕,对不起你们父子!”

    “可若是他们选择动手……”皇帝陛下喃喃自语,眼中却是射出来森冷的寒芒:“朕,会心痛之极!你明白么?”

    画像上,大皇子一如往昔的临风而立,然而眼中似乎飘出来千般思绪,居然,隐隐的有一抹忧愁一般的看着自己的父皇。

    似乎是已经看到了什么……不应该发生的事情。

    “最是无情帝王家,自古如是?!被实郾菹卤丈狭搜劬?,喃喃道:“咱们家……会是一个例外吗?!但愿吧……”

    ……

    云逍遥在众人各色纷呈的异样目光注视中,接了宝儿,一路不疾不徐的向着云府的方向缓缓前进,一如之前他最最悠闲时候的状况,全然没有半点改变。

    事实上,云逍遥的心中,当真是静如止水,不起丝毫波澜的。

    朝臣们的猜疑、置喙,太子皇子们诸多心思,对于云逍遥而言全然没有意义!

    云逍遥的心思既不同于云扬,也不同于皇帝陛下,事实上,不管是对大皇子,还是对太子,又或者是其他的皇子们;他都没有更多的感情。最终无论谁继位当皇帝,其实都不重要。

    唯一重要的只有……皇兄想要让谁继位!

    这点才是云逍遥关注的重点!

    当然,若玉唐的下一代君主乃是雄才大略,英明神武之士自然更好,毕竟他也不想自己侍奉一个阴毒小人,或者懦弱守成的皇帝!

    所以回程的一路上,他偶尔会看着在自己身边忐忑不安,满脸尽都是掩饰不住惊慌神色的宝儿,心中喃喃自问:“他,是么?”

    ……

    云扬此刻正自身在云府,独自一人位于书房之中,满脸尽是苦笑与无奈,思量筹谋当前种种。

    而对于云扬现在当前最急需解决的,莫过于自己真正身份的问题,而这个难题的重点,又或者说是关键所在,却是着落在宝儿身上。

    成年人可以极大限度的控制自己言行举止,回避暴露的可能性,但小孩却不具备这样的能力。

    即将到来的第一次见面,怎么可能掩饰得???

    自己的便宜老爹云侯,那可是个不折不扣的老狐狸啊,必然会在这场会面中发现蛛丝马迹的。

    只要有相当的破绽,见微知著之下,实在不难揭破自己极欲隐藏的秘密!

    云扬苦笑着,却又无可奈何,因为他发现,这件事情竟再没有任何可以躲避的空间,那就只有面对了。

    其实,光是从老梅对自己的态度,已经可说是不大不小的破绽漏洞,只不过云侯可以确定自己对玉唐江山,对玉氏皇室没有半点恶意,这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现在嘛,也不过就是将底掀到台面上……如此而已?!

    正在想着,斟酌着,自己安慰自己着,却就听到门口有人叫了一声意料之中的话语:“王爷回府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