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宝儿的回归即时就在玉唐帝国掀起了滔天巨浪。

    事实上,就在当天下午,单只是看皇帝陛下听闻报讯时夺眶而出的眼泪,那毫不掩饰的疼爱神色,无一不说明了这个孩子的来历非同小可,更在皇帝陛下心中地位极高。

    也许,也许还是高到了一个任何人都无法至及的高度!

    所有当场看到的人,都是心里翻腾不已。

    而就在第二天的早晨,现实佐证了众人的想法,皇帝陛下破天荒地直接将宝儿接上了早朝,牵着宝儿的小手,满脸红光的向着满朝文武宣布:“这是朕的皇长孙,大皇子玉无瑕之子,玉乾坤,小名,宝儿?!?br />
    轰!

    便如一颗炸弹,猛然落入了朝堂!

    尽管心中有所猜测,有所预料,但满朝文武仍旧是相顾骇然!

    毕竟这个消息实在是太劲爆了,太震撼了,足以令整个玉唐皇朝为之动荡!

    太子殿下的一张脸当场就即时失去了所有血色,刷的一声转为一片惨白,整个人都僵硬了起来!。

    “父皇!”太子的声音简直是撕心裂肺。让满朝文武都吓了一跳。

    这声音太大了!

    甚至太子殿下本人做梦都想不到,自己会有一天对自己父皇这么大声说话:“所谓皇兄子嗣一事,悠关皇家血脉,还请父皇慎重!还请父皇慎言!”

    太子浑身颤抖,一言既出,低垂的眸子中甚至闪现出一抹疯狂。

    他可是太清楚地知道,这个所谓的大哥遗孤,这个玉乾坤此刻的出现,对于自己来说,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自己差不多快要到手的皇位,变得不那么稳当了!

    甚至……从这位玉乾坤出现的那一刻,自己已经被自己的父皇,从他的心里,拿下了继承皇位的资格!

    这是灭顶之灾!

    原本四国合围来袭玉唐,玉唐外患重重,亡国灭种的危急临头,举国上下尽皆众志成城,齐心抵御外患,然而战况随着东玄寒山河的大举进犯乃至突破东线雄关铁骨关而急转直下,这位太子殿下私底下偷偷召集幕僚,筹谋割地议和,只要玉唐不当真亡国,自己犹能上位,即使割让许多土地出去,也是便宜。

    但随着九尊再现,一役逆反战局,反向重创东玄,甚至逼杀寒山河,四国合围战局全面破局,玉唐外患尽去,太子殿下更是大喜过望,此役之余,四国皆受重创,至少需要十年八年时间休养生息,尤其是玉唐最大的敌人东玄,没个二十年三十年时间根本缓不过来气,而这样的局面,正是太子殿下最乐见的状态!

    自家最知自己事,自己有多少能水自己最知道,太子殿下很知道自己的水准,开疆辟土,扩展版图非其所能,但若是没有外患,一味守成的话,却尤有可为。

    而当前岂非就是这样的局面,当前可不是只有四国重创,玉唐本身也有极大的折损,正需要自己这样的守成之君!

    可是现在,明明已经是一切尽在掌握之中了,就差最后的继承帝位了,偏偏就再生波澜,而且还直接是这么大的波澜,足以将他彻底淹没,碾压得支离破碎!

    “慎言…慎重…”皇帝冷冷的笑了笑,淡漠道:“这一节悠关皇家血脉……朕,自然会慎重,更会谨言慎行……不过太子,你真正想要说的,到底是悠关皇位,还是皇室血脉?”

    皇帝陛下的这句话,就很有些诛心了,更兼直斥其非,丝毫不留余地。

    太子浑身颤抖着:“皇家血脉,岂是儿戏,更不容有丝毫质疑余地!”

    没办法,这已经太子当前唯一能够想到否认眼前这小鬼身份的方法,只能一条路走到底。

    皇帝陛下闻言登时勃然大怒,手掌轰的一声拍在了扶手上:“原来朕想要认回自己的孙儿,竟是儿戏?自家的亲孙子,皇长孙!这会儿戏吗?你以为朕会儿戏吗?!”

    他森然的目光从太子脸上滑过,旋即又慢慢地转向文武百官,声音冷淡:“不知道列位臣工,还有谁也觉得朕儿戏?”

    皇帝陛下此时此刻的怒火直欲喷薄而出,倾巢挥洒。

    而这份压抑感,亦让满朝文武大臣几乎喘不过气来。

    然而当前人人都知道这件事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皇位!

    意义又岂止重大,简直重大到了极点!

    当前之事悠关立场,那些与太子走得近的官员,哪怕明知道此刻出言劝谏便等于是触怒天威,却仍是不能不开口不得不开口。

    毕竟此事一旦尘埃落定,太子便会就此失势,不但他们之前的投效、投资尽付流水,后续也好受不了。

    “太子殿下所言有理,还请陛下慎重,皇室血脉不容轻忽啊!”

    合共二三十位官员同时出班跪下,一位头发胡子都白了的官员颤巍巍的站出来,一开口就是声泪俱下:“陛下请暂息雷霆,事情不说不明,道理不讲不通,当前之事正如太子所言,轻忽不得,皇家血脉之真伪更牵扯到大宝之位归属……这孩子……咳,臣下等之前委实是从未听说,大皇子殿下曾经留下血脉,如今……突然就冒出来这么一个孩子……老臣认为……陛下的做法还是应该更谨慎些为好?!?br />
    话音未落,那老臣子扑通一声跪了下去:“陛下,悠关玉唐国祚,不得不慎啊陛下……”

    随着那老臣子的跪倒尘埃,又有不下四五十位官员陆续站了出来,齐齐跪倒在地:“陛下,此事事关江山社稷,国祚承继,还请三思??!”

    皇帝陛下的眼神一时间锐利得如同鹰隼一般,看着出班跪下的大臣们,眸子中尽是深深的寒冷,道:“出班的各位臣工,是全都觉得朕这样做……大大的不妥?”

    出班众人也尽都是饱历朝堂之辈,如何听不出来皇帝陛下声音中的寒冷与威胁之意,每个人的心下都不禁有些发抖,所有人都知道一旦给予肯定的回答,那就等于是彻底的得罪了皇帝陛下。

    但是,此际已是势成骑虎,再难脱离。

    再有一则,所谓法不责众,当前两波加起来足有七八十位大臣同时出班劝谏,就算皇帝陛下也要有所忌惮,总不能把这么一大票的臣子集体贬斥吧,尤其是当前局势才刚刚稳定下来的时刻!

    “还请陛下三思!”众人众口一词齐声说道,声势沛然。

    “好,好,好!”皇帝陛下连叫三声好,一声比一声沉重,森然道:“都是朕的好臣子!朕的……好太子!果然是一心为国,毫无他念!赤胆忠心,直言劝谏,当真是好!”

    有不少大臣闻言之下,脸上尽都忍不住红了一下。

    “你们呢?你们又是如何想的?”皇帝陛下看着另外没有说话的朝臣们,淡淡的说道:“你们怎地都不说话???是否也认为朕之所为有所不妥?”

    当下有刑部尚书吴烈昂然出列,道:“臣对于陛下的做法没有任何意见;陛下所言,固然是皇家之事,然而于陛下而言亦是家事,不过就是祖孙团聚,共聚天伦光是此点,臣便自认已经没有置喙的余地。再者,说句大不敬的话,陛下认下这个孙儿,对于臣来言,其实也没啥感觉。反之,陛下不认这个孙子,对于臣来言,仍旧是无所谓的?!?br />
    他说到这里,皇帝陛下已经很满意的眯起眼睛。

    但这位铁面青天显然还觉得自己说的不够,居然接着又道:“臣,只是个臣子。臣只是做好臣的本分,做好分内工作,对于其他事,何必过分的操心。说到此,臣反倒想要问问这几位大人,对于陛下的家事,缘何如此的感兴趣?动辄江山社稷危矣,随口就是皇家血脉慎重;恕臣愚昧,实在想不明白诸位大人到底是存了什么心思?真的有这么严重吗?!”

    …………

    <恢复更新。一会单章向大家问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