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快乐的云侯回到家里,在门口就瞪圆了眼睛,无法确定。

    “这……这真是我家么?真是天外云侯府?我我……我怎么都不认识了?”

    难道说玉沛泽那老小子之所以说将孩子放到我这里安心安稳,真正的保障非是于我而言,还有方便奠定根基云云,同样不是说我之因素???

    相比较于自己便宜老爹天外云侯的神清气爽,精神爽利,云大少爷云扬则是气空力尽,真正意义上的身体被掏空!

    嗯,云大少爷刚从方老太尉家里那边回来,他的那一身疲惫自然来自于疗复方老太尉。

    方老太尉的病情,堪称严重到了相当的地步,基本可以说就是油尽灯枯,之前于杨波涛之事上勉力催动天心玲珑功法,更令其仅余不多的性命元气所欲无几,如同风中残烛,随时可能一命呜呼。

    云扬从回来就去到了老太尉家里,在那里连续的呆了半天一夜;源源灌输生生不息神功,先后三次耗尽自身元气,这才终于算是吊住了老太尉一口气,让那已经迈进了阎王殿大半边身子的老太尉暂时转危为安。

    是的,就是暂时转危为安,老太尉现在的情况仍旧不是多么乐观,但说转危为安也算是中规中矩……以老太尉现在的状态,再苟延残喘个大半年到一年,大抵是没啥问题的。

    这于老太尉之前的状况相比,妥妥的转危为安,叹为观止,蔚为奇观!

    而半年之后,云扬感觉自己的神识空间怎么着也能恢复了。

    这段时间下来,云扬真心怀念自己的神识空间,怀念之前有绿绿相伴的岁月,人哪,总是失去了才知道珍惜,此际要是有绿绿在身边,可以毫不吝啬极大手笔的强势弥足老太尉生命力,那里还需要将自己累得好像死狗一般!

    云扬拖着沉重如山的脚步,几乎是一步步的挪回家去;

    刚到家门口,正巧看到了自己便宜老爹云侯木偶似得站在门口,一脸不认识这个宅子的德行。

    “怎么了?”云扬疲惫万状的问道。

    “这……这咋回事儿?”云侯瞠目结舌。

    “什么咋回事儿?”云扬感到对方的问话充满了莫名其妙,令人费解,简直就是语无伦次,无的放矢。

    “我是说,这……这宅子!”云侯瞪大了眼睛。

    “额……这宅子啊,我修了修?!痹蒲镂叛曰腥淮笪?,轻描淡写的道:“原本的侯府太小,太破,太不够档次了,招待客人完全拿不出手,更加的不够用,我就做主重修了一下……”

    云侯嘴角抽了抽。

    太小,太破,太不上档次……这话从何说起?就算是宰相门第,估计也不如原本的侯府大吧?更加不如里面奢华!

    居然这么不上档次?我这么多年了居然没有发觉。

    还有那什么招待客人完全拿不出手,更加的不够用什么的,你是认真的吗?!

    你是招待多少人???!

    “嗯,这不止是修了修吧……”云侯道:“我看似乎连房基……也都给修了???”

    云扬仍自面不改色,心平气和的道:“这是理所当然的啊,左右是整修一番,自然要全面整治,家这玩意,首先得自己住得舒服,然后才是高端大气上档次,这两者兼得,便是上乘家居?!?br />
    云侯点点头:“说的有道理,有道理?!?br />
    两人一起走进去,云侯有意无意的说道:“刚才皇帝跟我说,要让咱们家住进几个人来。你这一整修,正好是解决了许多问题,不过……咱家人手还是少了点,地方也不算很大……”

    云扬一听就知道了怎么回事,还是装模作样故作姿态的问道:“谁要住进来?皇帝那家伙放到咱家的人,不会是来监视咱们爷们的吧?!咱们现在的实力,貌似已经超出了皇帝陛下的心理承受能力,他会安排点监视人手,不算多意外的事情?!?br />
    云侯压低了嗓子,嘿然道:“你想得太多了,要来的人是皇长孙,不过他之所以会来咱们家,确实是看重了咱们爷们的强横实力,能够给那孩子多许多保障?!?br />
    云扬哼哼一笑,然而心中却在发愁。

    接了他们来自然是可以做到的,但现在的问题却在于,接了人来之后,难免人多眼杂,自己现在失去了化身风云、演化诸相神通的能力,如何从众人面前悄然脱身,不留痕迹呢?

    两人并肩进入侯府,即时看到了一片热闹气相。

    冬天冷,春晚风,夏冰川,秋云山等四大纨绔,每人都带着自己的六个护卫,在训练自己的玄兽玩耍;嗯,冬天冷没玄兽,仅止于带着人来来回回梭巡,眼中神色分明就是不怀好意,气皮眼障。

    还有计灵犀和月如兰两女,则是面罩黑纱,在旁边远远的看着,仿佛是在看热闹。

    反倒是老梅和方墨非一个在花树下品茶,一个背着手,四下里打量,也不知道在打量些什么。

    “这些人……”云侯愣住了:“全都住在这里?难怪你之前说地方不够用,要是见天都这么弄,地方确实有点不够用”

    云扬见状亦是愣住了,很有些气急败坏的上前两步道:“我说你们四个给我消停点,现在仗都打完了,也没啥事儿了,你们几个还赖在我这里做什么?”

    “老大,我们决定了!”

    四大公子一起转头,神色庄严肃穆:“我们几个全都不回家了,就留在您这里,跟着老大您一起干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业,编撰传奇,缔造传说!”

    云扬一下子愣住,好半天没缓过神来。

    “上次老大您跟我们说的话,真的是微言大义,发人深省,我们全都记在心里了,经过一番艰难的思想斗争之后,决定留下来,陪老大一路走下去!”

    冬天冷昂首挺胸,慷慨激烈:“我们不再做家族的蛀虫了!我们要拥有自己的事业??!”

    云扬面色怪异:“我看你们仅止于是不再做你们家族的蛀虫,全都跑到我这里来当蛀虫,是这个意思吗???”

    “哎,老大您怎么能这么说?!鼻镌粕缴锨?,微笑:“我们愿意充当老大的左膀右臂,冲锋陷阵,所向披靡。勇者无惧……”

    “而且我们不但能干听话,还不要工钱,我们可懂事了?!倍炖涞溃骸吧踔潦抢洗笫滞肥翟诓环奖懔?,直接跟小弟们说一声,咱们立马就去弄钱去!想要多少有多少?!?br />
    “现在我们的身手可不是这天唐城里所谓的高手能比的了,咱们也敢自称一句,咱是高手了!?!毕谋ㄒ⊥坊文?。

    “最最关键的是,我们打定主意就留在这里了。老大您赶也赶不走滴!”春晚风一锤定音。

    在云扬身后的云侯亦是愣了半天,忽而失笑:“那就这么着吧,我是没有意见的,挺好的!”

    话音未落,自己径自回房休息去了。

    四人闻言齐齐大喜,有老大的老爹出面发话,这是不是比老大自己发话还要更有戏呢?!

    云扬又自愣半天,道:“好吧……那就留下来吧?!?br />
    四人愈发的大喜过望,欢喜鼓舞,

    他们四人哪里知道,云扬心中其实早有打算,这四个货留下来,正好!

    之后会有许许多多的事情,光凭自己一个人肯定是忙不过来的。

    现在诸相神通尽是,九尊势力也不方便动用,有这几个家伙在这里帮手助力,不但可以转移注意力,用着也顺手,尤其是……有些时候还能扛着四大家族的招牌搞点事儿……

    当然,四人有一句大实话正契合当前,他们四个现在的真实战力,颇为可观,至少对于当前的天唐城而言,当真是名副其实的高手!

    “我先睡觉去?!痹蒲锇诎谑?,疲倦至极:“现在我是真累死了。你们自便吧……”

    云侯在房中听着外面的说话,嘴角勾起笑意。

    这是一帮多么可爱的年轻人……

    突然一念警醒,猛地站起身来。

    不对??!

    云侯突然发现自己貌似遗忘了什么重大事情……

    一拍脑袋。

    “坏了!”

    云侯终于想起来了的,自己给皇帝陛下准备的钱,居然忘了给他……

    那么问题就来了。

    钱呢?

    云侯立即冲出去找云扬,只有这家伙才知道钱放到哪里!

    但是转了好几圈才发现……明明是在自己家里,自己居然找不到云扬在哪里了……

    这是什么道理?

    他不是说睡觉去了么?

    “老梅,云扬呢?”云侯问。

    老梅满脸难色:“不知道去哪里了……”

    云侯一瞪眼,只感觉满心满身满眼的匪夷所思。

    老梅说他不知道云扬去哪里了?

    这怎么可能?

    您老哥可是云府的大总管,老爷问少爷去哪了,你空口白牙的说不知道,这根本就不可能??!

    而他就这么说了,那就只有一个解释:他不想告诉自己。

    但是这更加不能理解了……

    老梅可是自己的心腹啊……

    他可是很知道,又或者说是最知道自己跟云扬关系的那个人哪!

    那……还是只有一个解释!

    “你……你变节了?”云侯不可置信的问老梅。

    老梅一头黑线:“……”

    老爷,你敢不敢再狗血一点,我怎么就变节了,您老师当年就是这么教您遣词造句吗?!

    我没叛变……

    只是,公子的身份太重要,我没办法和你说……

    而且,任何消息我都不能泄露……

    老梅很想分辨两句。

    不过,想了想,还是低下了头,道:“我……没叛变……只不过……公子睡觉的时候脾气很不好,打搅了他……大家都没有好果子吃……”

    云侯瞪着眼睛,一阵凌乱。

    说什么,我还是他名义上的老子是吧?

    打搅了他睡觉……都不行了?多大事?我一天一夜没睡了好不好?他能比我还累?

    但看到老梅一脸便秘的表情,云侯还是最终没有追问。

    翌日。

    皇帝陛下一声令下。

    云侯府四周,所有的官员府邸,升职的升职,降职的降职,革职的革职,抄家的抄家;升职的,搬离原地,降职的,勒令搬迁;革职的,打回原籍;抄家的……那就不用说了,收回国有。

    另外几家大富户,也都勒令搬迁。

    几乎是在一上午之内,云府四周十七户人家,就变得空无一人。

    云侯于是上书:侯府太小,太过于简陋,不足以维持生计……

    于是皇帝陛下大笔一挥,四周所有的房宅,都归云侯所有。

    同时,圣旨就下来了。

    天外云侯云逍遥,为国有功,戍边有功,进行封赏;特意封云逍遥,为玉唐逍遥王!

    一字并肩王。

    举国震动。

    同时,圣旨云:原天外逍遥侯之爵位,由云侯独子云扬继任。

    换句话说……从现在开始,云扬在玉唐的爵位,便是……天外逍遥侯!

    云逍遥从一侯爷,直接封王,在玉唐历史上,乃是破天荒。

    而云扬从一介白身,直接被封为逍遥侯……也是前无古人!

    但这件事,玉唐文武百官都没有任何反对。

    因为……大家都知道,其实,天外云侯乃是玉唐前任皇帝的私生子,这件事情,只是对普通老百姓来说是个秘密,但对于真正的官场中人,却是明明白白。

    谁敢拦着皇帝陛下加封自己的亲兄弟?那不是找死么?

    早朝上。

    云侯领旨谢恩,感激涕零:“臣,定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另,臣准备将这一生在江湖行走,所得的所有财富,全部捐献给朝廷,以解朝廷燃眉之急……”

    皇帝陛下本来以为,这事儿这样也就结束了。

    结果云侯突然提出要捐献,也是愣了一下,笑道:“云侯可是有钱人啊,但不知这些年在江户,可搜刮了多少?”

    文武百官一听这句话,顿时都是人人眼观鼻鼻观心,不说话了。

    “搜刮了多少”与“可搜刮了多少”那可是两件事。

    一个是违法,一个是可以的!

    有个“可”字啊。

    皇帝陛下许可??!

    谁敢说半个不字?

    只听云侯很谦虚的说道:“些许薄产而已,难登大雅之堂?!?br />
    皇帝陛下好整以暇的端了一杯茶,喝了一口,笑吟吟的说道:“云王爷不必全部捐献,拿一半出来,也就够了?!?br />
    云逍遥道:“臣半生所得,有十二万万七千六百八十九万两……愿意全部捐献给朝廷,充盈国库……”

    “噗!”

    皇帝陛下一口茶水喷了出来,连声咳嗽,满脸通红。

    噗噗噗……文武百官的眼珠子也都是纷纷射出了眼眶。

    多少?

    我耳朵不会是完蛋了吧?

    十二万万七千六百八十九万两?……这……云侯哪来的这么多钱?

    皇帝陛下咳嗽的几乎喘不过气来,突然一拍桌子:“云逍遥,你哪来这么多钱?”

    云侯恭谨的说道:“陛下,这都是臣辛苦所得,这些年来,也就这些寥寥的数目而已……陛下就不必多问了……这里面,也有些见不得光的事儿……”

    群臣都是低头偷笑。

    这几年,敛财十二万万,这不是一般的见不得光啊……

    若是靠正规渠道,国库都收不到这么多钱啊……

    但皇帝陛下居然立即就理解了一般:“既然如此,朕就不问了……来人啊,将云侯捐献,全部纳入国库?!?br />
    皆大欢喜!

    纳入内库,与纳入国库,可是截然不同的。

    纳入内库,乃是皇室专用。纳入国库,却是属于户部了。

    也就是说,大家都可以花……

    于是,皇帝陛下龙颜大悦,群臣也都是大悦:终于……办点啥事儿不缺钱了……

    ……

    与此同时。

    新晋的天外云侯,云扬大人已经来到了那群山环抱的小山村之中。首先迎接他的,是四白白。

    雪白的身子闪电一般冲进他的怀里。

    云扬抱着四白白,感慨万千。

    二白白和三白白……现在,还都在神识空间里,见不到的……

    现在……

    随即,就是宝儿出现了。

    “叔叔……”

    奶声奶气的一声喊,让云扬忘记了所有。

    ……

    “李大姐?!痹蒲锏溃骸拔依唇幽忝腔厝??!?br />
    李迎秋很是惊喜:“多谢公子?!?br />
    云扬这一次来,还是上一次的打扮,但是……让云扬头痛的是,上一次来的时候,没有隐藏自己的本来面目。

    当时,根本没有想到这么多。

    幸亏,当时见到自己地,也不过是四五个人,包括李迎秋在内。

    云扬将这些人都聚集了起来,郑重托付。

    “……前往天外云侯府……”

    “……皇长孙……皇帝陛下……”

    “……由于我身份特殊,所以……不能……”

    “……所以诸位以后若是见到我,必须要装作不认识……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所有人都会有性命之忧……”

    “……所有四十八户,集体搬迁,今后,你们便是宝儿的嫡系力量……”

    对于云扬的话。

    两位领头的村民,集中几个人谈话。

    “任何人,不准泄露……”

    “这位公子若是要保密,完全可以将咱们都灭口……但,公子并没有这么做……”

    “所以……”

    “为了小公子的安全,为了恩公的安全……”

    ……

    此后,全村四十八家猎户,也都秘密开会。

    “无论如何,不能泄露任何秘密!”

    “任何相关于这边的任何一个字,都不准透露?!?br />
    ……

    云扬作出安排。

    “明日一早,我将你们接到天唐城外南门处,然后我会离开,自然有人会来接应你们……”

    “所有人,居住依然在一起……但是,保密与安全……”

    ……

    云扬淳淳嘱咐。

    这些人,都是当年军中的骨干,还有一些人是被土尊与水尊收服的心腹;虽然并不一定都是见多识广,但大家都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生死,大家都早已经看淡!

    大家都懂得其中的这些道理。

    云扬自己也清楚,哪怕自己一句话也不说,到时候这些人依然会知道应该怎么做。

    但,依然还是一一叮嘱了一遍。

    ……

    当天夜里。

    整个小山村集体出动。

    然后,所有小山村的房屋,都是没有人有任何的破坏,就这么静静的,留在了莽莽群山之间。

    两个首领本打算彻底拆除,一把火烧毁。

    但是云扬不同意。

    “留着?!?br />
    “将外界一切道路,全部破坏?!?br />
    “若是将来……有什么万一,这里,依然是最后一步的……安全所在?!?br />
    “这条退路,用不到,固然最好。但若是万一用到了……就必须万无一失?!?br />
    ……

    对于云扬的筹谋,大家都是极为信服。

    第四天一早。

    云扬带着人到了天唐城外。

    安顿好了之后,云扬四处查看,确定万无一失。于是立即动身离开。

    就在这天中午。

    秋老元帅府上,突然接到了一封秘密的信件。

    “人已到南门……速速迎接……”

    秋老元帅昏迷不醒,秋老夫人根本不知道是什么意思,这到底咋回事儿?

    但这上面,有九尊的印记;秋老夫人也不敢擅自做主,更加不敢找人商量。只好找人通知皇帝陛下,说是秋老元帅府上有要事相商。

    皇帝陛下一听这句话,顿时激动了。

    居然立即前来。

    随即,云侯也被找了过去。

    然后一切都是顺理成章。

    云侯亲自带着方墨非,白衣雪以及四大公子那边的几个护卫,亲自出了南门,去迎接宝儿一行。

    一直到众人来到云府,已经是晚上了。

    当晚,云府大摆宴席。

    以庆祝云侯大胜归来的名目,灯火通明,山珍海味,都是流水一般。而皇帝陛下前来庆祝,参与盛会。

    大家都知道云侯乃是皇帝陛下的同父异母的兄弟,却也不足为奇。

    “宝儿……”

    皇帝陛下抱着小小的孩子,看着眉目之间,酷似大皇子的所有印记,紧紧的抱在怀里,眼泪滚滚而下。

    …………

    两更合一六千字,后面有单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