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陛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脸色凝重:“抓紧时间寻找典籍之中的一鳞半爪记载;朕本以为这一次变故仍旧是四季楼搞的鬼,最终目的乃是逼迫九尊幸存之人现身,予以针对,但……现在看来,朕的判断有误,这次的针对目标,也许不是九尊,而是……玉唐本身!”

    云侯亦是聪明人,瞬间亦是生出了许多联想,两人同时有明悟于心,寻找那密辛记载的速度又加快了许多。

    “那云扬……确定了不是云尊?!”皇帝陛下又自突兀地问道。

    对这件事,玉唐皇始终还是不放心,话题本来早已经过去,此际又有意无意的转了回来。

    “确定不是,真的不是?!痹坪钛纤嗟厮档溃骸罢獯挝矣迷勖歉富实拿遄鞅?。我的确是用心查了,再三确定他确实不是云尊!”

    皇帝陛下失望至极,道:“要是这样,事情就真的麻烦了……好不容易才有一个比较确定的怀疑对象……”

    这个话题就此打住。

    “……等云尊将我那小孙子带来,把那孩子先放在你那里?!被实郾菹吕硭比坏乃档溃骸拔页醭醮蛩闶墙旁谇锢显抢锏?,不过,秋老现在昏迷不醒,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恢复神智,原定计划多有不便,那就先放你家里吧,反正你家足够安全安稳,尤其方便那孩子筑基?!?br />
    云侯张张嘴,道:“放在我哪倒是好说,但是……对外怎么宣称其身份呢?”

    皇帝陛下奇怪的看着他:“皇长孙!大皇子之子,嫡系的皇家血脉;这难道还要隐瞒吗?”

    云侯刹那间暴跳如雷,悲愤的叫道:“玉沛泽,你好毒的心??!你这不是给我放了一个孩子,而是给我放了一座火山??!你给他认祖归宗,我不反对,但是你给他认祖归宗之后放我那里算是几个意思?你那几个儿子岂不是要将我的侯府当作了战???!”

    皇帝陛下眼神森寒:“那正是我要看到的结果?!?br />
    云侯为之气结:“你丫的这样算计我,也是父皇临终时安排的吗?”

    皇帝陛下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道:“这话说的,好像你能将你身体里面的血脉跟脚换掉一样……”

    云侯暴跳如雷,悲愤得要死要活:“明明我才是小的,应该被照顾的,为什么我总是给你擦屁股?这天下间哪里有这样的道理?说好的长兄如父,这就是你所谓的长兄如父?!”

    皇帝陛下站直了身子,认真的说道:“是啊,这就是长兄如父??;你这个当小弟的,难道不该对自己的兄长,如同对自己的亲生父亲一样孝顺吗?!这本来就是人伦天性??!”

    云侯的眼珠子凸凸的射了出来,刹那间五体投地:“老大……长兄如父,人伦天性还能这个样子解释……”

    皇帝陛下哈哈一笑,随即郑重道:“逍遥,这件事情可是关系到我们血脉传承,还关系到皇族大业,更关系到……咱们老玉家祖祖辈辈的心愿……兄弟,一定要帮我……”

    他叹了口气:“朕,将那孩子放在别的地方,都不放心啊……唯有将之安置在你的府上,才能安心,你府上的高手众多,安全无虞,就像你说的那样,环顾整个玉唐境内,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止你做任何事……”

    “除了你那里,放眼整个玉唐,再无安稳之地,哪怕是将那孩子接入皇宫,放到我的身边,我都不放心,真要那样,也许不到三天那孩子就会死于非命,你忍心看到那一幕么,那孩子是我的亲孙子,也是你的侄孙啊……”

    云侯也不禁沉默了下来。

    他不得不承认,皇帝陛下这话说得是大实话,他也要认可的大实话。

    纵使他是君临天下,尽掌生杀大权的皇帝陛下,但……就算是在他的皇宫里,他仍旧是护不住那个孩子的周全!

    而从这个话题开始,兄弟二人突然都沉默了起来。

    在满室沉寂之中,彼此尽都感觉到,有一股腥风血雨,正在点滴酝酿。

    而那场已然注定,无可避免的腥风血雨,至少得有八成……乃是从皇族众人的身体中流出来的……

    ……

    “找到了……你看看看是不是这个?!?br />
    云侯抓出一片残破的兽皮书籍,光只是看那书籍质地,便已经不知道是多少年前的物事了。

    皇帝陛下凑过脑袋,仔细观视。

    “天道社稷门!”

    “传言,在天玄大陆上有一神秘门派,该门派掌控天下兴衰;差不多每隔千年便会有其传人现世,行走天下江湖。经历万年岁月磨砺,积累出一份天道社稷图;庇佑天下,万民安乐;天玄一统,休养生息?!?br />
    “天道社稷,君临世间;一手兴衰,一手成败,替天行道,替天择主;王霸天下,一念之中;号令乾坤,莫敢不从?!?br />
    “天道执行者,乃天玄第一仙人……”

    那份兽皮密辛中记载的就只有短短几百字。

    但就只这几百字,皇帝陛下与云侯一看过便即明白了当前变故之缘由始末。

    那大荒仙人必然是出自这天道社稷门,至于后来将那大荒仙人抓走的神秘人,很有可能就是当代的……天道执行者!

    而此人亦是选定了东玄作为此世最后赢家的那个人。

    “就是这个!”

    皇帝陛下轻轻舒了一口气,眼神中闪烁出森然寒茫。

    云侯却是沉默不语,然而其满身的战意,却在熊熊外喷。

    天道执行者?!

    若然是注定要站在玉唐的对立面上,纵使是所谓天道执行之人,也无妨一战!

    “从即日起,撒下人手搜罗相关天道社稷门的所有消息!”

    皇帝陛下淡淡的说道:“我们一刀一枪打天下,凭什么让别人一句话就能取缔?绝无此理,岂有此理!朕,誓死也要抗争到底!”

    云侯淡淡道:“彼时大不了就是鱼死网破,如此而已!”

    兄弟两人相视嘿嘿的笑了起来,气氛竟是空前的和\谐。

    “咱们玉氏老祖宗得到这玉唐天下之时,也不是被人禅让,而是刀山火海真刀真枪的拼杀回来的,跟脚或者浅薄了些,得不到那天道社稷门的所谓传承,无谓怨天尤人;而我们现在……却还是不需要那天道社稷门的承认!”

    “他们本来就决不会承认!”

    “既如此,那就干吧?!?br />
    ……

    忙碌了整整一夜。

    皇帝陛下感觉自己头也疼,肩膀脖子腰到处哪哪都不舒服,可是一看到云侯亦步亦趋走出去的时候,皇帝陛下却感觉到了无比的放松,精神爽利。

    这一刻,他真心感觉到自己的精神,前所未有的轻松。

    还有心情,同时是难以形容的快乐!

    “这才是兄弟!”皇帝陛下快乐得喃喃自语。

    昨夜,兄弟二人互做垃圾桶,不停地倾倒;将心里所有的负面情绪都毫无顾忌的倾倒出来。

    这样的感觉,当真是舒畅极了。

    “幸亏这个人世间,还有你陪我?!被实郾菹鲁渎烁星榈厮档溃骸胺裨颉?,就真的是孤家寡人了?!?br />
    皇帝陛下这句话说得一点都没错。

    这些话,这样的行为,也只有在云侯面前,皇帝才会说,才会做。

    环顾当今之世,除了云侯之外,委实是在任何人面前都不行的。

    包括皇帝陛下视之为绝对心腹,甚至某些时候胜过亲兄弟的秋剑寒……也不行!

    ……

    云侯走出皇宫,却也是一脸微笑。

    虽然即将要面对无数的麻烦,比天还大的麻烦,但他此刻心情之明媚,却是任何人一眼就能看得出来,同样的精神爽利,无限愉悦。

    “舒坦!”

    “老头子,虽然你干的那些事真心的不咋地,对我也万二分的不公平,但是……有他这样子对我,我这一生,也够了?!?br />
    ……

    …………

    <明天需要请个假;连续这七八天来,眼睛红肿,最近两天动完手术的眼窝深处有一种刺啦啦的感觉,就好像是之前眼睫毛扎进眼睛里那种感觉,很不舒服。我明天去省立医院检查一下拿点药。

    很抱歉,这段时间更新不及时,量也不多。但身体如此,就算有千万力量,也用不出来……

    唯有盼望自己早点好起来。

    情节从这里转向,正是转入了另一个起始点……情节也很关键,写不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