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你的理解完全正确!”面对皇帝陛下的问话,大荒仙人一副唯我独尊,老子天下第一的德行。

    皇帝陛下问道:“既然我的理解无误,我还理解到,唯有你们确定天命所归的那个国家才可与世长存,而别的敌对国家,全部都该死是吗???就算是这个国家本身没出息,没实力,在战场上大败亏输,即使是这样,他们仍旧是天命所归,大势所趋,希望所在,是这样吗?!”

    大荒仙人跋扈的说道:“就是这样,天意如刀,早有定数,又岂能违背?”

    皇帝陛下沉声问道:“那么敢问天意是谁?他怎么就这么的了不起,竟然不能违背!”

    大荒仙人闻言陡然一愣。

    非是因为玉唐皇的问话,而是他愕然注意到,下方的许许多多的民众突然间群情汹涌激奋了起来?一个个看着自己的眼神,便如同是要吃了自己一般的凶残!

    我……我得罪你们了吗?

    他浑然不知道;就在刚才那短短的几句对话里面,玉唐皇帝陛下成功地将所谓的天道意志,彻底扭曲成了他们自己的强加于别人的意志。

    甚至更将之成功地引向了整个玉唐国民众的对立面!

    成功树立了一个个活生生的反面典型,造就了玉唐在场所有人的同仇敌忾!

    此际在场的玉唐民众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尽都唯一心念——

    也不是没见过不讲理的,但真正没见过这么不讲理的!

    你们说谁行就行?不行也得行?凭什么?

    我们胜了反而不行?凭什么?

    你算老几啊……

    你丫的这么牛掰,你咋不上天,你那话里话外早就牛掰上天!

    诸如此类的心态,不过几句话之间就被皇帝陛下引导的,深深地扎根在现场所有人的心里!

    这些人就像是火种,一旦从这里离开,便是星星之火,刹那间就能燎原而起!

    大荒仙人,现在已经摇身一变,变成了整个玉唐帝国的公敌!

    玉唐皇帝陛下成功的利用了这个二货激起了玉唐民众同仇敌忾之心之余,再度注目于大荒仙人,轻声道:“还未请教,眼前这位高人高姓大名?”

    大荒仙人愣了愣:我之前竟然没通名报姓么?

    一顿之余又再仰着头看着远方,故作姿态地道:“本仙人……嗯,你们叫我大荒仙人就好了,本座远离尘世,已经不知道多少个轮回……早已经忘记了自己的姓名……”

    皇帝陛下嘴角抽搐了一下:多少个轮回?您这话的意思是否是说……你都已经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以至于记不起你许多辈子之前叫啥名字了?是这个意思么?

    这装逼意味十足的话出来,非但没有收到那种预料中的“高山仰止,膜拜崇高”的眼神,反而收获了一大片烈火也似的仇恨目光!

    所有人都像是看着杀父仇人一般的盯着自己,那架势,简直有生噬其肉之势。

    玉唐皇帝陛下轻轻地嗯了一声,仍自声色不动,泰然道:“原来阁下乃是大荒仙人;但不知道,阁下隶属于什么门派?想必那门派该当是声威赫赫,人尽皆知?!?br />
    大荒仙人仰着头,满脸尽是淡然的道:“本座乃是出自……这个我不能告诉你!”

    这一瞬,连皇帝陛下都不禁好一阵的啼笑皆非,总算是勉强压抑住了。

    这到底是哪里钻出来的二货?

    敢不敢再奇葩一点?

    你们门派里的大人,真的放心你一个人出来吗?

    他们知道你的装逼已经装成傻逼了么?

    居然……

    所幸在这个时候,远远地云端之上传来一声大喝:“孽障,你又在胡说八道什么!”

    只见一个人蓦然自半空现身,来人一身星袍,星光闪闪,气派非凡,而来人那一脸的急切无奈,却也在在彰显了其内心的焦虑,来人闪电一般极速到来,一把抓起来大荒仙人,接着就腾空而起,同样的极速消失在云端。

    全程历时绝暂,一共也没超过五息的时间,更就只留下一句话:“皇帝陛下莫要听信这蠢货胡言乱语信口雌黄,稍停本座自当专程往皇宫向陛下解释个中因由?!?br />
    除此之外就是踪迹不见,如幻如梦。

    皇帝陛下皱皱眉,仍自泰然笑道:“不外就是痴妄人做了一点痴妄事,无谓大惊小怪,莫要冲淡了我们迎接英雄回归的喜气?!?br />
    众人齐声应是,其声震天动地。

    莫看皇帝陛下的脸上固然声色不动,实则心中却是在一个劲的思量斟酌。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来人一个两个实力均非泛泛,绝非易于之辈,想来来历不俗。

    而那什么大荒仙人口中的天道意志,却又是什么?

    又因此会引发何等变数……

    皇帝陛下一番思量之余,影影绰绰的回想起自己似是曾经看到过这方面的东西,然而到底是在什么地方来着却又无法即时想起,不禁更是郁结。

    而皇帝陛下身后的几位皇子亦是面相各异,各色纷呈。

    玉唐破了四国合围的死局,现在更是彻底击退了东玄,今后等同是高枕无忧了;无论谁做上了这个皇位,最起码也能安安稳稳的当上几十年皇帝,这是显而易见毋庸置疑的现实……

    可父皇到底啥意思???

    太子……有没有那个……啥?

    我……还有没有希望?

    如果有,我又应该如何去努力呢?

    军方我还有些薄弱,政方也很薄弱……这该如何去巩固,去加强……

    到底该怎么样才能将太子拉下那个位置换我坐上去……

    皇子们都在沉思,想着心事,偶尔目光相对,从对方眼中看到的,也只有阴狠与提防。

    皇帝陛下同样站着沉思,想着重重心事。

    如今大局底定,希望秋老回来,赶紧恢复。

    唯有他知道那人的信息……之前那个云尊留下了朕的孙子的消息,却一去不回……

    这么长时间里,等得朕心里都长了草,却始终聊无音讯。

    如今战事结束,外忧尽去,朕的孙子……总算是可以回来了吧?

    那小家伙现在生得什么模样,性情又是如何?能不能担负重任?

    真想现在就看到他啊……

    就在玉唐君民的翘首等待中,远方,终于看到尘土飞扬。

    眼见期盼许久的归来战士,所有人都是精神一震。

    皇帝陛下已经快要冻僵的脸上露出来一丝微笑,正欲跨步上前之际,无意间回头一看,脸色顿时沉了下来:“太子和几位皇子哪里去了?”

    旁边的几位大臣与侍卫尽都是满脸土色,一时间竟无人应答。

    有感于天气实在太冷,皇子们大抵是站了一会,就会去到马车中抱着暖炉休息;等休息够了坐得累了再出来站一会儿,如此往复;谁曾想到偏偏这个当口,皇帝陛下很凑巧地在这个时间点,这个皇子们集体溜号的时间点,陡然发问?

    “这个……陛下,天气严寒,皇子们……咳咳……”太傅一脸纠结。

    “荒唐!”

    皇帝陛下立时间勃然大怒,气得几乎一口气上不来,雷霆爆发:“严寒?什么严寒?!将士们冒着边关严寒在战斗,在牺牲,在拼命,在死亡!他们受着将士们的?;?,享受着无数的牺牲才确保下来的尊荣,现在将士们归来,让他们在这里等一等居然也要怕冷?!这算是什么混账的说法,这就是你调教出来的皇室风范?!”

    …………

    <开会一直开到九点半;今天一天实在是没有时间码字……焦急!只有一更了

    明天还要开一天会……我天,要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