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侯不卑不亢的上前一步,淡淡道:“在下云逍遥,虽无皇室姓氏,但是不折不扣的皇族血脉;不知阁下……”

    那人淡淡的挥挥手,道:“余远离红尘俗世已经太久,叫什么名字早已经不记得了……汝等可暂且叫我大荒仙人好了?!?br />
    冬天冷在云侯身后,翻了个白眼,忍不住道:“不记得自己名字,可还记得生汝养汝之人乎?”

    这货虽然性格改变了不少;但时不时地脑抽却也还是有的。

    眼下这等光景,这种话换作一般人,绝对说不出口,但这货就这么脱口而出,全无顾忌。

    这位大荒仙人缓缓转头,目光径自凝注在云扬脸上,淡然道:“年纪轻轻便如此的口齿不饶人,实在是太没家教了,若是再过几年,不免再为世间添一祸害!”

    众人都是一阵懵逼。

    咋回事?

    分明是冬天冷说的这句话,但这大荒仙人怎么却直接将关注力聚焦到了云扬身上?

    来人的突兀举动,让云扬也不禁感到有些懵逼。

    这家伙不会是个**吧?谁说的话也分不清楚?

    虽然冬天冷一而再的道出了本少爷的心声,但那话真没从本少爷嘴里说出来好么?

    难不成眼前这货装逼装得装成傻逼了?!连人都认不清了?!

    云扬哈哈大笑:“冒犯了阁下,将来就要变成世间祸害???我说那位大荒仙人,你这给人定罪的本事当真厉害,云某叹为观止,望尘莫及!”

    他撇了撇嘴,道:“既然你的眼睛是看着我说的,那就算是我说的好了!我说那位大荒仙人,您这么盯着我,是否是要杀了我为这人间除一祸害呢?”

    来人实力高深莫测不假,尤其那虚空屹立的手段亦是寻常修者望尘莫及的高端,但云扬心下却并无多少惧意,尤其是对方挑衅意图明确异常,双方之立场十有**乃属对立,云扬自然不会选择委曲求全,连同自己在内的四个人加起来,战力已臻此世巅峰,除非对方乃是年先生的那个级数,否则便非是没有一战之能,所以云扬言语间充满了不客气,极尽讥讽挖苦之能事!

    不想在此众目睽睽之下,那大荒仙人的脸上蓦然显现出通红之色,道:“你这小鬼好不晓事,原本与你无关之事却偏要强出头,此际还要大放厥词!这是何道理?”

    这句话一出来,不说云扬,连云侯冬天冷等人也齐齐愣住了。

    这话是怎么说的呢?

    冬天冷说的话,你找云扬的麻烦也就罢了;这里怎么突然又来了一个反转呢?

    这都哪跟哪啊,什么跟什么???!

    云扬念头急转,仔细观察之下,却看到这家伙分明是在跟自己说话,然而眼神落处却是秋云山身上!

    瞬时间一个念头浮上云扬的心头,差一点儿就要捧腹大笑。

    “这位大荒仙人阁下……”云扬有些不确定的问道:“难道阁下竟是个斜眼?”

    大荒仙人闻言冲冲大怒,登时瞪着眼睛看着秋云山怒喝道:“你才是斜眼!你全家都是斜眼!”

    秋云山:……

    云扬不禁绝倒!

    云侯见状一时间也是脸上一阵阵的抽搐,差一点就要忍不住破颜笑出声来。

    眼前此人突然显临,神龙夭矫一般的从天而降,无论气派风度修为都高到了众人都无法测度的地步,一举一动,都宛如神仙中人一般。

    还有开局念的那几句定场诗,可谓是将自身形象拔高到了一个相当的地步。

    正在众人猜测这人到底是谁,来这里干什么的时候……

    却没有想到,这家伙居然是个天生的、根深蒂固的斜眼症状患者!

    更有甚者,这家伙的斜眼程度赫然已斜到了足堪惊天地泣鬼神的地步!

    云扬顿时放下心来,道:“大荒仙人阁下千万莫要动气,只不过是天生痼疾,没有办法对吧?本公子出言试探绝非耻笑于你,而是……若是这位仙人想要避免以后类似的麻烦的话,我这里倒是有一个绝妙之法,足堪弥补一切……”

    大荒仙人闻言登时急切地问道:“什么好办法?”

    看来这位大荒仙人对自己的斜眼毛病也早已经焦急不堪,急不可耐;此际云扬不过一句话,便即时将他的全部注意力尽都转移了过去。

    不要说惩罚冬天冷云云,只怕连自身正事儿都忘了。

    或者对于大荒仙人来说,任何事也没有他的斜眼来得重要!

    云扬嘿然道:“我自有良法授于阁下,然阁下得我良法,该当你不会再找我们的麻烦,尤其是我这位兄弟的麻烦了吧?!”

    云扬一指冬天冷。

    对方实力高深莫测,若是能够不与之硬碰自然还是以不硬碰为佳,尤其自己的诸相神通未复!

    大荒仙人眼睛狠狠地瞪了夏冰川两眼,哼了一声道:“适才你冒犯了本仙人的威严,本该严惩不贷!然本仙人大人大量,网开一面,不予追究?!?br />
    夏冰川:……

    话音未落,眼神又再度锁定秋云山,目光尽是渴求之意。

    秋云山一头黑线:……

    云扬心下好笑,面色却自端然道:“不知道大荒仙人阁下此际蓦然来到我大军阵前,却是为了何事?”

    听得这一句问话,那大荒仙人的眼睛仍自瞪着秋云山,开口回应道:“本仙人洞察天机,了悟红尘大千种种……嗯,这天下大势,自有其天意所归的存在;尔等前者一战,却是逆了天道,令到这滚滚红尘,平添了无数变数,本仙人便是奉命来此查看个中究竟,拨乱反正,导引归元!”

    云扬不屑的一笑:“拨乱反正,导引归元?难道我们此番胜了,竟是逆天之举?依阁下的说法,岂非是说这一战我们应该败,如此才符合天道大势?!”

    大荒仙人哼了一声道:“然也!”

    “放屁!”

    云扬难以自抑的怒喝一声:“这是什么道理?我等浴血奋战,保家卫国,焉有能败不能胜之说?”

    这位大荒仙人淡淡道:“这是没办法的事,天意便是如此?!?br />
    云扬道:“天意在哪里?天意又是什么?”

    大荒仙人一愣:“我此刻来告知与你的,便是天意!”

    云扬闻言登时又自啼笑皆非,随即嘿然道:“这位仙人,敢问若是你之仇家实力意欲针对你,但他实力不如你,你无惧于他,甚至可以翻手灭之,然而有人来跟你说,你应该被你这位仇家杀死,这是天意,是大势所趋!不知道你肯不肯遵守奉行,束手就戮呢?”

    大荒仙人怫然不悦:“焉有此理?纵使他实力更胜于我,来杀我我也不会甘心就戮,何况他实力还不如我,他若是敢来,只会被我杀了,我怎么会拱手将命送上?”

    云扬笑吟吟道:“原来仙人也是不肯就戮的吗?之前东玄前来进攻,实力不如我,最终被我打败,岂不也是应该的,怎能因为所谓的天数,所谓的大事,平白认输?!”

    大荒仙人眼睛一鼓:“……这,这……这是两码事!”

    云扬早就从斜眼那件事看出来,这位大荒仙人实力虽然高,但脑袋却很不灵光;此刻更加确定,道:“如何是两码事?难道这两者不是一样的道理吗?敢问仙人,这两件事的区别在哪里?!”

    大荒仙人闻言还真沉吟半晌,可是越想越觉得不对劲,最后直接气急败坏道:“这天数自有定数在,岂能随意更改乎?”

    云扬笑吟吟的道:“难不成人命就没有定数在吗,就能随意更改乎?”

    ……

    <有件喜事;咱们兄弟姐妹之中,居然成了一对;恭喜“起风”和“国色的香香”;结为伴侣。两人因为看我的书而相识,相知,到今日,终于携手走进婚姻。

    我也很高兴,让我们衷心的祝福他们,爱情美满,生活幸福;白头偕老;永结同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