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线大胜的消息此际已经传回了京城,皇帝陛下闻讯自然大喜过望;本来他对东线的战况早有不利的预估,甚至有想过御驾亲征,支援东线,但前者秋老元帅已经将天唐城这边包括御林军在内的绝大部分精锐全数带走,就算当真是御驾亲征,也已经是欲用无人,再者,四国来袭的时机实在太过突兀,天唐城这边纵使再有援军,也已经是鞭长莫及。

    不想东线最终传回来的战报居然是大获全胜,甚至连东玄主帅寒山河亦当场身死,这个结果可谓是让玉唐皇帝陛下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然而在他问过己方伤亡数字之后,却是久久不语。

    不过短短两三个月时间的战事,竟有百万将士战死???

    就算他玉沛泽乃是玉唐之主,尽囊玉唐天下在手的帝王,仍旧感到一阵阵抽搐一般的疼痛。

    痛彻心扉!

    “百万将士啊……”皇帝陛下长叹一声,泪光迷离:“所有战死沙场的将士,全都是保家卫国的忠贞之士??!凯旋之日,朕必当出城百里迎接,亲身迎候这些勇士!”

    “也不知道秋老现在如何了……”

    “通知军部,户部,对此役有功之臣厚加赏赐;对于战死将士,以最高规格抚恤。举凡此役的所有事宜,朕皆要亲自过问?!?br />
    “传旨吏部,对于有功将士,决不能吝啬封赏官职?!?br />
    “传旨礼部,如何用最高规模,欢迎有功将士回朝!速度要快!朕要亲自主持此次迎候!”

    “将这特大喜讯,昭告天下!”

    “传旨刑部;举国范围之内展开严刑打击,重点针对横行乡里的恶霸流氓,凡是对于牺牲将士的家眷有欺凌者,罪加三等;从严从重处置,绝不宽待,遇赦不赦!”

    皇帝陛下也是从军旅之中出来的兵家中人,他可是很知道,将士们最需要的是什么。最想得到的是什么,也知道将士们最担心的是什么,以及那些死去的英雄们最挂念的是什么。

    所以他在得到消息之后的第一反应,全都是从最切实际的方向出发的。

    最后一道传达刑部的旨意,皇帝陛下亲手明文,加盖玉玺大印,更将自己的私章也一并盖在了玉玺下面。

    这在圣旨拟定程序来说,可谓是绝无仅有的特例。

    这种看似不符合礼法的行动,却明确的透露出皇帝陛下对于此事的态度!

    就是以实际行动表明,要全天下官员们都知道:这件事,朕不止是口头上说说,而是在亲自督管!但凡是有敢乱法徇私者,要面临的绝对不仅止于上级的处理,而是要面对皇帝陛下的雷霆怒火!

    想妄动者,尽管来吧!

    谁敢承受皇帝一怒?

    皇者一怒,浮尸千里!

    “即日起,打造英魂祠!”

    “即日起,重建功臣楼!”

    “即日起,开始全国清算!”

    皇帝陛下一连串的命令,差点没将内侍忙死。

    最后的全国清算四字,皇帝陛下的口气尤其严厉。

    此次四国合围来袭之战,举世就没有人看好玉唐,无论在朝在野之人,尽都如是。

    相比较于平民百姓、江湖武者的踊跃参战,共赴国难,许多大财阀,大商人,大富户等等,却都在打着自己的小算盘。甚至有很多人伺机利用自己的渠道人脉联系各国权贵……

    若是东玄军当真攻入玉唐关内,后果当真是不可想象的!

    亦是因为于此,那些人,那些势力对于玉唐官方的募捐,军方的困境,做出许多的视而不见,充耳不闻。

    更有许多官员,眼见情势不妙,开始谋自己的后路;万一玉唐被灭了,该当何去何从?等等……诸如此类的问题。

    之前战事尚不明朗,甚至玉唐一方更多的就是一副力有不逮朝不保夕的样子,皇帝陛下对于那些墙头草也没有太过于逼迫,一来怕激起民变;内外交煎。二来呢;连皇帝陛下也是认为……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求一些后路,倒也不是不能理解。

    虽然气愤,虽然恼火,虽然欲杀之而后快,但这些人毕竟还没有做出来真正祸国殃民的动作。

    万一玉唐真的完了……那些已经找好了后路的人,就由他们去吧,何苦非要将之斩尽杀绝,始终都是自己的子民,给他们留一条活路算了!

    但是现在的情况却完全不同了。

    皇帝陛下可是异常清醒的认识到一点:玉唐东线打败东玄,四国合围之局彻底破局,甚至连大陆第一军神寒山河也搞死了,岂非代表玉唐一统天玄,成为千秋万载一来绝无仅有的霸主的机会,再非说笑!

    而是,已经到了!

    这个契机,已经将要把握在自己手里了!

    对于那些于国不忠于主不义的臣民,不需要再留情,再留情只会留下隐患,留下祸害!

    所以,皇帝陛下开始下重手整治!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襄外必先安内!

    皇帝陛下要确保在自己出兵平定天下的时候,玉唐自身得是完整的铁板一块!

    所以,那些个不安定的因素,就必须要早早清除,至少也得排挤出去。

    因为若是留着这些人,将来大战掀起的时候,他们现在的这些渠道,就极有可能成为泄露军情的渠道,又或者是各国奸细们较为容易突破的所在!

    君不密则失臣,臣不密则**,己事不密则成害,防患于未然,乃属必要!

    ……

    而云扬这一路归途走回来,将皇帝陛下还未传达过来的旨意,执行得异常彻底,甚至比旨意所言还要更甚,直接与方墨非,白衣雪等三个人化身成为三大杀神!

    不,云扬连他便宜老子也一起鼓动了起来,连同云侯在内的四大高手,每到一地,便会将探子提前出动,提前打探出来的这附近方圆千里地界范围的所有地痞流氓,按图索骥,予以击杀!

    云扬等四人是什么人,四个天境修者,可谓是代表了玉唐全境修者的最高成就,他们予以针对的目标,唯有死路一条,绝无侥幸!

    那些平素里就横行乡里,鱼肉百姓的恶霸们,根本就等不到国法惩治;早已经人头落地。

    这些人家里的财产,九成被搜刮而去!

    本来以云扬等人的身份而论,实在不该使用这种很蛮横很不讲理很血腥很残忍的做法。

    然而云扬仍旧横下一条心,就这么一路杀戮下去。

    因为他知道,就是这些人,才是玉唐当前最根本最需要铲除的毒瘤所在!

    这些人,对内横行霸道无所不用其极,对外却是奴颜婢膝毫无骨气,也就是最典型的软的欺硬的怕!

    而这次战后,国内不知道要多出来多少孤寡老人,多少孤儿寡母,会在这一战之后,失去了庇护,因为他们都失去了家里的顶梁柱。

    或者在一定时间内,顶着英雄光环的他们无人敢动。

    然而在一段时间之后,这些人却必然会沦为社会的最底层,任人欺凌,毫无反抗之力!

    人,从来就是最会遗忘,最善忘的动物!

    人死万事休,这五个字,从来都不是光说说而已的!

    所以,云扬宁愿自贬身价做一次刽子手,而且还是那种毫不手软,一路杀戮到底的刽子手!

    只要你有地痞流氓的名头,有过欺男霸女的往记,那就算你倒霉,全部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