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个帐篷里。

    这个帐篷密封着,门口有森严的守卫,如临大敌,一丝不苟。

    大战已经彻底宣告结束,计灵犀与月如兰第一时间就烧了两大锅水,彻彻底底地清洗了一下自己,然后检查身上的伤痕。

    这一连串大战下来,两女奋力杀敌,从来不甘落后;身上受的创伤自然也不在少数;虽然不会致命,更加不会残疾,但是……对于生**美的女子来说,身上哪怕有一道伤疤留存,那也是无法忍受的痛苦。

    现在就是要洗洗看看,那些个伤痕会不会影响到皮肤美貌,有没有可能祛除得干干净净……

    从头到脚,从胳膊到腿,从前胸到后背……

    月如兰的唉声叹气的声音不断地响起。

    “我的肩膀这里有一道伤痕……哎,还挺深,将来就算好了,也难免会留下疤痕……哎!”

    “锁骨这里居然也有一道……气死我了……”

    “后背这里应该是三道……”

    “小腹这里怎么也有一道?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屁股上也有……小腿上居然还有一道……灵犀灵犀气死我了……你看看后面的这几道,能不能消除?”

    “气死我了……”

    月如兰神神叨叨,一派抓狂,气急败坏,再不复平日里的沉稳镇静,看来美貌果然是女性的最最在乎的事情,平日里再如何的蕙质兰心都没用。

    但如此唠叨了好半天却始终没有听到对面的计灵犀那边有动静,不由的抬头:“你……??!”

    突然一声惊叫:“你……你怎么……”

    对面的计灵犀也是一脸的惊诧,自己将自己震惊到了说不出话来,彻头彻尾的呆滞。

    “啊啊啊……”

    月如兰看着对面的计灵犀简直嫉妒得要发狂,直接从水盆里跳了起来,将计灵犀按倒在水里:“你你你……我记得你受的伤分明比我还多……要多很多多很多很多!……为什么你身上没有伤痕?!一点都没有?!”

    “我不信,我仔细看看,仔细检查……你翻过来!我看看,给我看看……”

    计灵犀用手捂着胸口,弱弱的带着窃喜:“我也不知道,我真的有受过伤的……”

    “啊啊啊……”月如兰嫉妒的叫声。

    因为……计灵犀身上,居然满目尽是一片光滑,连哪怕一点点伤痕也是没有滴!

    嗯,就是哪怕任何一点点!

    简直比初生的婴儿还要细嫩光滑,完美无暇!

    似乎从小到大,压根就没有受任何伤损;甚至连常年练武的痕迹,在她身上也找不到半点!

    月如兰眼珠子都几乎瞪出来的仔细寻找,满眼尽是不可思议,不可置信。

    她分明记得,计灵犀与自己一起陷入敌人包围的时候,有好多次,自己有无数次,亲眼看到计灵犀受伤,鲜血飙飞,遍体鳞伤……

    对于杀敌,计灵犀比自己要拼命,自然也要比自己承受更多的伤损,而且还是多得多的那种多。

    刚才月如兰还在想着,如何宽慰计灵犀看淡伤疤这件事,自己表现得更在意一些,会不会更好一点……

    哪里想到,事情的结果居然是自己深深地受了刺激!

    不,分明是自己受到了最猛烈的伤害!

    计灵犀身上,竟然连哪怕一条头发丝那么大的伤痕也找不到!

    面对如此残酷的现实,月如兰崩溃了。

    她现在非?;骋勺约旱难劬?。

    难道自己当初全都是看错了不成么?

    可是当日的那一箭,分明有射中了灵犀的肩膀,当时还是自己拼命击退敌人,然后亲手给灵犀拔出来,处理的伤口,那伤口虽不致命,但伤口极深,计灵犀还没怎地,自己已经先心疼得不行了,现在怎么……

    还有刀痕,那道分明斩在了灵犀上臂的刀伤,当时可是差点儿将一条胳膊砍下来……也是自己给包扎的伤口,绝对不会错的重伤啊,那刀痕哪去了……

    那一?!?br />
    那一……

    但是现在是怎么回事?

    这是什么情况?!

    “不许穿!”看到计灵犀站起来要穿衣服,月如兰一声大喝:“我还要再仔细检查检查,我不信,我还就不信了……”

    但如是看来看去,再三再四的检视,摸得计灵犀浑身都发烫了……愣是没有找到半点伤痕!

    “这到底是咋回事儿呢,太玄奇了吧……”

    月如兰失魂落魄的坐在水盆里,无意识的看着摸着自己身上的伤疤,看着计灵犀如同新剥鸡蛋一般的皮肤,陷入了深深的迷惘……

    “我突然感觉……这个世界……对我充满了深深的恶意……”月如兰用几近绝望的口气说道。

    计灵犀一边红着脸穿衣服,一边偷笑。

    刚才被兰姐好似女流氓一般浑身上下摸了好几遍,计灵犀感觉自己几乎要软了……

    咬着嘴唇说道:“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反正伤疤就是不见了呢……我原本还发愁呢……月姐,你说这是怎么回事呢……”

    月如兰悲愤地说道:“我怎么知道是怎么回事,这不应该啊,我分明看到……那么多的伤痕,现在怎么就一点都没有了?”

    “兰姐你好像对我身上没有伤疤很介意啊……”计灵犀噘着嘴。

    月如兰怒道:“我当然很介意,大家分明是一起受的伤,看我身上这么横七竖八的,你身上却是光光滑滑的,这让我心里怎么能平衡……”

    计灵犀转转眼珠,道:“其实……也没啥……有啥大不了的,了不起我以后让你多摸摸……就当你自己的……”

    月如兰大怒:“计灵犀!”

    随即便是计灵犀的娇笑求饶的声音。

    帐篷外。

    云扬摸了摸鼻子,径自转身离开。

    云扬也有眼见两女状况,本来想要过来慰问一下,结果遇到了这么香艳的一幕……云扬只是听了听,就感觉自己差一点就血脉贲张……

    刚才自己若是贸然求见,十之**会被恼羞成怒的两女毫不客气的揍一顿吧?

    云扬明智的选择了离开。

    但是……云扬心里却也有与计灵犀月如兰同样的疑惑。

    听上官灵秀所说。

    “你过去看看计姑娘和约姑娘吧……她们两人尽都受伤都不少……而且有些伤势颇为严重……恐怕会留下疤痕。那是女儿家最不能接受的事情,你……”上官灵秀如此说道。

    “那灵秀姐你……难道你的身上就没有伤痕么?”云扬关切的问道:“严重么?要不要我帮你看看……”

    “滚出去!”

    情场小白云扬大少爷灰溜溜的走了。

    然后来到这里,无巧不巧地遇到了两女正在讨论伤疤……

    于是云大少爷这次连进去都没有进去,仍旧是灰溜溜的走了……

    因为云扬笃信,若是自己当真进去的话,待遇绝对不会比在上官灵秀那里那一句滚出去更加好,或者会严重惨淡许多倍也说不定。

    就此离开的云大少爷,自然也就没有听到两句接下来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