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色渐渐的昏暗下来。

    战场,亦随之笼罩进无边夜色之中。

    高空中,一双疑惑的眼睛隐藏在云层之中,俯瞰下方,却尽是说不清道不明想不通的感觉。

    “云尊……到底是谁呢?”

    “听这意思,貌似这寒山河有怀疑对象,那么……会不会是东玄国内有相关于这方面的人员线索呢?”

    “这个云扬……显然不会是云尊,年岁实在太小了!”

    “尤其是他全程都在监控之下……从他亲身入战场为始,被那些个元帅将军呼来喝去,全然没有任何可疑之处……”

    “最关键的是,在其涉入战场的时候,九尊在同一时期有过出手,那云扬就一定不会是云尊?!?br />
    “那么,云尊到底是谁?”

    “可惜寒山河死的太快……”

    “一条相关九尊的线索,刚刚浮现就又断掉了,时也命也运也啊……”

    云层中的这个人喃喃自语不已,不意天空中突然有八道绚烂光芒如同星辰般蓦然坠落,宛如陨星掉落城跌落尘埃。

    仅止于刹那间,八道光芒悉数穿破了云层,几乎在同一时间掉落在地面之上。

    整片大地,突然陷入起起伏伏的特异状态之中,便如同是许多头巨大土龙,在土地之下齐齐翻滚动作,那赤橙黄绿青蓝紫黑八种颜色,在大地上不断地闪烁……

    如是持续了片刻之后,猛然消失不见。

    “九尊之力!”

    高空中的那个人一下子瞪大了眼睛,满眼尽是惊讶错愕。

    “九尊之中的八尊,果然是已经死了……这是……”一念及此,那人心头的懊恼攀升到顶点,几乎要将自己脑袋拍碎了。

    “原来如此!”

    “原来这才是真相!”

    “原来是当初的控灵大阵,让九尊的力量无从发挥,但那些诸相威能并不曾消散……反而被封印在了天玄崖……”

    “而这一次的所谓九尊再现……实则根本就是那些力量被引发出来造成的???”

    “难怪那些威能虽然强横,却如无根之木,难以久续,这才是真相!”

    “而现在的奇异光芒……该当是九尊威能的最后绽放……还是什么?为什么会有八种光芒突然落下了这一片大地上?”

    “这一片大地……方圆千里之内分明已经没有人息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只是因缘际会,还是别有玄机?!”

    ……

    “你们什么打算?”

    云扬在铁骑阵营之中,找到了那十二个小家伙。

    但是,现在却只剩下了八个。

    八个人脸上,全是一片悲戚之色。

    但神色之中,却是全然是坚定。

    “若是想要回家,我可以做主让你们离开?!痹蒲锏溃骸叭羰恰?br />
    八张稍显稚嫩的小脸上,犹豫了一下:“我们想要告个假。先把兄弟们的尸骸送回去……然后还来铁骨关?!?br />
    “为什么?”

    云扬皱起眉头:“一战,就损失了四个人,你们难道不害怕,不在乎么?”

    心中也是为难。

    这几个小家伙这么坚决,怎么对他们的家人交代?

    从军打仗,哪里是这么好玩的事情?

    “我们……”为首的小家伙叫李二蛋,从军之后,自己取了个名字,叫李战。他犹豫了一下,随即道:“老师……我们也知道,留在这里凶多吉少……”

    “但是……我们也更加不甘心就这么回去……”

    “一来,四个兄弟的仇,我们还要报;二来,我们喜欢这个氛围,喜欢战场,喜欢军营……三来……”

    他吞吞吐吐的,偷偷抬头看了看云扬的脸色,道:“留在这里,虽然残酷,虽然时刻要面对生死……但是,出来了,残酷也好,悲惨也罢,但我们毕竟见到了外面的花花世界……”

    云扬蓦然间明白了。

    是啊,从一个封闭的小山村之中出来,若是见不到这广阔天地,也就罢了,在小山谷中安稳的度过一生。但,这些满腔热血的少年,只要见识过了外面的花花世界,如何甘心还回到那封闭的小山村默默的度过一生?

    云扬沉默了一下,道:“你们若是想要个出身,可以跟随我回去京城,在哪里,有我的看拂,总要比在这里强得多?!?br />
    八个小家伙沉默片刻。

    云扬从沉默中感觉到了抗拒。

    那是一种自尊的抗拒。

    “我们想要凭着自己的力量,打拼出来……”李战呐呐的说道。

    “有志气?!?br />
    云扬赞许地说道。

    八个少年一起红了脸。

    云扬拿出一副早已经准备好的玄气修炼秘籍,详细的解说了一下;然后看着八个小家伙行功一遍。

    “不管你们留在哪里……”云扬沉沉道:“永远不要忘记,你们自己的根在哪里。懂么?”

    “懂!”八个少年眼睛亮晶晶的。

    “不管你们在哪里,将来有什么成就……永远不要忘记,曾经一起并肩作战的同袍兄弟……永远不要忘记,那些在身边牺牲的战友,兄弟!懂么?也永远不要忘记,他们的家人!”

    “更永远不要忘记,作为一个男人,对朋友,对父母,对家人,对国家,对……牺牲战友的亲人的……责任!”

    云扬沉沉的说着。

    眼神有些空洞。

    王定国就在一边默默地看着。

    在云扬说这些的时候,明显感觉到,云扬那种真挚的,几乎要流溢出来的那种满盈的责任感。

    那种一字一句重如大山的厚重!

    忍不住也是脸上神情肃然。

    “我们一定记得老师的教诲!”

    八个少年,同时跪倒在地,叩首行礼。

    “王定国!”云扬转头道:“照看好他们,但是……不需要特别的照顾,你明白么?”

    这句话很是矛盾。

    但是王定国一听就懂了,他严肃地说道:“云公子放心,老王明白!”

    云扬点点头,从身上拿出几张银票:“给家里送回去!”

    几个少年要待推辞,云扬眼睛一瞪:“牺牲的兄弟,家里不吃饭了?”

    硬塞了过去。

    八个少年声音哽咽。

    那是五十万两的银票!

    连王定国在一边看着都眼热。但王定国心中却是打定主意:无论如何,一定要让这几个小家伙送回去!

    这笔钱,只属于那个小山村,谁都不能动!

    云扬离开了。

    有些释然,也有些怅然。

    自己打拼,白手起家……少年们的梦想,总是这样的天真,充满了热血。

    云扬并不反对。他会任由他们自己打拼下去。

    或许有一天,他们会成为新的白手起家的传说,谁能说的准呢?

    但云扬绝不希望,将来有一天,他们意识到“关系、脉络、社会、人情……”这些等等东西的重要性,然后将自己打拼的热血磨灭吼再去京城找自己。

    云扬不希望看到那样。

    但不管如何,人生的道路,总是自己选择。在某一个阶段,某一个岔路口,左右两边,乃是分别通往天堂和地狱。

    但入口是一样的。

    有人会选择天堂,但也有人选择错了就去了地狱。

    但在天堂,依然会有坠落地狱的可能;在地狱,也有通往天堂的路。

    “祝福你们,这一生,莫改初衷,莫忘初心!”

    这一句祝福,云扬留在了自己心里。

    八个少年看着夜幕中,自己这位老师打马而去,眼中都是充满了敬重和感激。

    那一袭紫袍,永远的留在了心灵深处。

    “老师,您千万保重!”

    八个少年默默的跪下。对着已经消失了人影的大陆远方,默默的磕头。

    “起来吧,小子们?!?br />
    王定国心中叹口气:“以后,你们还会见到你们的老师的?!?br />
    ……

    已经走远,渐渐接近了天玄崖地界的云扬快马加鞭,如同一道红色光影,在雪原上掠过。

    然而就在他快速经过天玄崖地界的那一刻,突然间耳闻轰隆一声轰然。

    云扬骇然抬头看去。

    只见屹立于天玄崖上的九尊庙宇就在此刻,竟然全无征兆的乍然崩塌,片刻间就化作了满地的细细碎碎石屑。

    “不要??!”

    云扬下意识的脱口大叫,随即便呆若木鸡,眼睛瞪得老大,狂叫道:“为什么?”

    而就在此时,一股沛然莫名的力量突然从大地之中一涌而出,在眨眨眼的十分之一不到时间里,悄无声息地融入了云扬的身体之中,经脉与丹田之中。

    整个过程简直比电光火石犹快,前后不过弹指光景,便已告一段落,端的有如泥牛入海,全无动静了。

    云扬浑身上下陡然一震,那是一股熟悉至极的威能融入己身。

    那是兄弟们在一起的时候,才会有的感觉。

    “哥哥们……”

    云扬心下骤现一股难抑的悲恸,却瞬时间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自己以云尊的身份,引动了哥哥们遗留的九尊诸相之力;而哥哥们的遗愿,又或者说所有人的希望寄托,九尊合一,悉数倾注到自己身上!

    而在自己引动了这股力量之后,同时还引动了一起被封印的哥哥们的遗志!

    之前九尊威能同临,痛击东玄大军,历时极暂,非是九尊威能就仅止于此,而是九尊残念,可以保留了大部分的力量,追随自己而来!

    换言之,云扬现在虽然仍旧无法动用九尊任何一尊的功法异能,但现在的云扬,却已经是真正意义上的九尊合一了!

    以最彻底的,最极限的方式,融为一体!

    对此心知肚明的云扬却全然没有半点的喜悦,伏在马背上,浑身颤抖,泪如雨下。

    “哥哥们……以后,我再也见不到你们了么?……”

    九尊合一,固然是已逝九尊的最后遗愿,却是云扬本身最不乐见的情况,因为这般九尊威能悉数合而为一之后,同时也代表着……原属的九尊痕?!哟丝炭?,彻彻底底地从这个世界上,抹去了!

    天空,突然以前所未有方式明亮起来,在这个异常寒冷的夜晚,显现出亮如白昼的光幕!

    原本的满天阴云,不过瞬息之间,如同遭受了足堪毁灭世界的飓风一般,悉数消散得无影无踪。

    星河耿耿,明月在天。

    云扬仰起头,看着星空。

    望着天际无数在一闪一闪的明星;似乎看到了土尊等人久违的脸庞,就在天空中,向着自己微笑着,眨着眼睛,犹有一脸的如释重负。

    云扬不禁悲从心来。

    ……

    云海中。

    一个浑身都是锁链的人靠在一棵大树下,看着天空,淡淡的微笑起来。

    “不错不错,终于还是到了这一天?!?br />
    “九尊归元,地裂天翻;江湖天下,独尊独揽……年先生,你的好日子……眼瞅着就要到来了。而我天问……也终于快要脱困了……”

    “这些年困在这里……不知道外界,却又是何等的景象了?”

    ……

    …………

    <今天就这一更吧。三千六。眼睛一直流眼泪,睡觉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