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玄兵士心底压根就谈不到信任战歌,此刻兵败,一切都以求生逃生为第一优先,然而寒山河显临,却给了兵士们希望,当前兵凶战危,己方不利,然而聚集在大陆第一军神身边,总归要比现在强,大陆第一的名头,总不是假的吧!

    随着军神大旗飘扬,一阵阵激越的号角声,在军旗下方隆隆吹响。

    那边,有刚刚组队成军的五千黑骑,虽然形象看上去仍旧有些狼狈,但却已经形成了阵势,面对着数十万溃兵奔逃而来,纹丝不动,欲行力挽狂澜之举,隐隐蓄势待发。

    随着时间持续,隆隆号角声已经渐渐连成了一片,气势大振。

    而集结的东玄人马之中,当先一匹战马上,寒山河身披一袭雪白的貂裘,面目淡然的骑在马上,眼神平静,看着自家军队尽是混乱的溃逃,仍是面不改色。

    当前连绵号角声就只有一个消息在传递:“归队!整军!列阵!”

    而当前安静的景象氛围,让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东玄溃兵,刹那间就恢复了信念!

    毕竟这些兵马,本就是东玄精锐军队,甚至是精锐之中的精锐。

    东玄此次来犯玉唐的炮灰部队,乌合之众,世家的武力,之前都已经被寒山河填进了铁骨关前那片血肉鸿沟里。

    现存的东玄兵士,尽都是经历了无数铁与血洗礼的百战勇士,这样的精锐部队,纵使是因为某些超常规因素,甚至是处于兵败如山倒的溃逃之中,但只要有足够震撼他们心灵的东西出现,就能迅速恢复!

    而寒山河,正是拥有足够震撼他们心灵的那个人!

    越来越多的兵士乍然停住脚步,原本惊慌恐惧的眼神在一阵闪烁之后,竟自恢复了清明;一个个快步上前,自发的加入东玄阵营,整军列阵!

    有些底层军官,更是开始着手整队。

    “隶属第三纵第七支第五营!在这里集合!”

    “隶属第一纵第二支第三营!这里这里!他么的快些!”

    ……

    “集合啦!”

    “别跑了!过来集合??!”

    寒山河军神之旗一竖,本人云淡风轻的一露面,居然将百万大军的恐慌溃逃的情绪一下子压下去了大半!

    越来越多的东玄兵马在寒山河的身后,开始重新整军排队列阵!

    一股独属于兵者的森然气势,也在重新酝酿成型之中。

    这就是寒山河的高明之处,寒山河很清楚自己的高低长短,自己号称大陆军神不假,但终究不是真正的神仙,在刚开始溃退的时候,哪怕自己亮出军神之旗,也要无济于事,九成九要步战歌的后尘,被溃兵冲散,那可就真正的大败亏输,再无转圜余地了!

    所以他先走一步,就在军队溃退百里的地方,竖起军旗等候!

    当前这种形式,一定要给溃兵一个缓冲余地,而且也唯有在这种时候,溃兵一鼓作气亡命逃窜的体力差不多消耗没了,最重要的还在于,那股出于对未知威能的恐慌已经接近麻木,需要一个依靠,一个主心骨的时候,自己的乍然显临,才能收到这样震撼人心的效果。

    这种道理说来简单,但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够强势出头,将溃军生生挽住,不至于当真一败到底的军中之帅,整个大陆满打满算,至多也就三个人可以做到吧!

    要做到这一点,除了统帅本身要有百战百胜临危不乱的水准,更要兼具军中无人可及的威望的,此两项缺一不可,端的是能人所不能!

    漫山遍野的东玄溃兵潮水般而来,从远方看去,寒山河这边,便是惊涛骇浪之中的中流砥柱,定海神针!

    如山倒的溃兵,宛如疯狂的潮水,然而在经过寒山河这一根定海神针中流砥柱的时候,竟然很快就从激流转化为缓流,进而停下,重蓄水势!

    这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所谓力挽狂澜不外如是~

    战歌被溃兵簇拥着一路退来,沿途之上几乎都要吐血;终于到了近前,缓了下来,战歌还要拔??橙?,镇压溃兵,却发现四周兵士溃逃速度已经慢得不像话了,又或者应该说已经不再是溃逃,而缓步行进。

    战歌深吸一口气,循走势看去,一眼看到这肃然的军阵,战歌眼中的泪水刷的一声落了下来。

    哽咽道:“老师……”

    寒山河仍旧不言不动,眼神平静,只是淡淡的,轻轻地,挥了挥手。

    战歌猛然间就感觉浑身突然充满了力量,大踏步走过去,几步路的功夫,脸上已经恢复了平静,走到寒山河身边身后站定的时候,更是完全镇定了下来,连大败亏输,一败涂地的沮丧颓败都已荡然无存。

    哪怕是天塌下来!

    有老师在,就没事!

    大陆第一军神,唯我尊师!

    有老师坐镇,纵然九尊齐临又如何?!

    远方烟尘大起。

    寒山河眯着眼睛,看着那浓烟冲天的地方,淡淡道:“哪里,乃是此役唯一的反败为胜机会所在之地。战歌,你记住了,这是我能教你,亦是能让你跟我学习的……最后一个机会?!?br />
    战歌脸上有浓烈的悲戚:“是?!?br />
    “注意看?!?br />
    寒山河的脸上始终毫无表情,唯有无尽的淡然,其目光悠远,遥望彼端:“溃逃,乃是为将一生中,最耻辱,却又总难免会遇到的事情。一旦出现了,就是那为将者兵者生涯中最坏的状况;但世事无绝对,纵然?;谇?,身处绝境,也未必就没有转机。只要你不乱,尚有稳定军心的这个威望,就能抓住扭转战况的契机,至不济,也能全身而退,不至一败涂地?!?br />
    “当前战局,形式逆转,对方转为优势,却还不是胜势,若然对方敌将贪胜不知输,只顾着拼命追杀,令到自身攻击队形散乱的话,那么,我们未必没有反败为胜的机会?!?br />
    寒山河淡淡道:“此际端看那傅报国在这等时候,是否还能保持冷静。若是他此刻还能保持冷静,那他这个天玄大陆军神的位置就算坐稳了,我们可全身而退,反之,若他不能,我们就在今天晚上杀回去,双方兵力始终相差悬殊,纵使我军新败,综合战力仍旧在玉唐东军之上!”

    战歌异常虚心的认真回答道:“是?!?br />
    “我这番话,不仅仅只对傅报国而言,他朝你面对任何人,任何将领,都是如此,为将者,临危不乱才是大将之风,至死不移!”

    寒山河的声音似乎从极遥远的地方传来,道:“我的这一些话,你必须要牢牢的记??!任何时候,都不能忘记,一定不能乱?!?br />
    “所以说,这一次,你让我很失望!”

    寒山河重重道:“军队溃败之时,你作为主帅,固然没有先逃,却未能未定军心,终究不免被败军挟裹。就今天这一败,你固然应该跟着部队一起,但更应该的是,提前派出自己的亲兵,拿着自己的帅旗,先走一步,在六十里,或者八十里的必经之路上,竖起你的帅旗!”

    “而你没有做出身为主帅的应变,这一路下来,我只看到你的不甘心,看到你愤怒,看到你绝望,看到你打人杀人!却没有看到沉稳,镇定,虽败不乱!”

    “光是这一点,你就已经大大的及不上傅报国了!”

    寒山河目光悠远:“若是你不能克服心中的恐惧,你将永远不能胜任一个合格的大帅位置!”

    “我希望,我今日感到的失望就止于今日,不要再有下一次,永远不要再有!”

    “是!弟子记住了!决计不会再让恩师失望!”

    战歌惭愧的低头。

    此际,东玄方面仍旧有无数的溃兵拼命奔逃而来;与之同来的,还有源自那边浓烟升起的位置,渐渐有滚雷一般的马蹄声响起。

    那是玉唐骑兵已经追了上来。

    寒山河倾听了一下,就是苦笑了一下。

    “我最不乐见的情况出现了,傅报国没有贪胜不知输,更加没有乱。那马蹄声仍旧雄壮整齐便已可见一斑?!焙胶右∫⊥罚骸八椒窗芪ぶ?,就只是一个奢望了?!?br />
    战歌脸上露出失望。

    “以我对傅报国的认知,有此状况不过是情理中事,意料之中,不过那也无妨,现在,我来教你另外一课!”寒山河淡淡道:“这一课,叫做……慈不掌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