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说玉唐东线全军冲阵乃是拉开了此极端之战的序幕,那么这一道炸雷闪电,亦是开启了天威序幕,续第一道炸雷闪电之后,不断地有粗大的闪电从空中落下来,尽都落在东玄军阵之中,这天地之威,又岂是人力可抗,瞬时间人喊马嘶,满目凄惨。

    天地之威,无可抗衡,东玄兵士在承受这骤来天灾的同时,不幸还在继续,无数天雷轰击而落不久,地面上亦开始有焦糊味渐次蔓延……

    也许是数十息之后,也许仅仅只是下一刻,轰的一声爆响之余,一道道火龙,恍如凭空而现,乍然而而起,不过瞬息之间,便即席卷了整个东玄大营,当真就只得眨眼光景,东玄一方足足数十里的绵延大营,尽数化作了一片火海。

    天雷地火同时显现,威势之隆,沛然莫御!

    更要命的,你说地火骤现,因为西风风势,尽燃东玄大营还算在情理之中可以理解,勉强可以接受,但天降轰雷怎地好像是生了眼睛一般,就只针对东玄兵士,没有半个玉唐决死军殒身于无边雷霆这下,这个就有点扯了吧,写小说也不敢这么写吧?!

    可惜更扯的还在后头,又是轰隆一声巨响,更靠近东玄一方的军阵之中,地面突然出现了一道巨大的裂缝,那裂缝简直就好像是地狱之门突然开启,变生肘腋之间,无数东玄士兵全无戒备全无提防地掉落进去,更有不知道从何而来的大水,就此倒灌了进去,显见着那些陷落的许多兵士,再无幸理。

    接着出现变故的却是东玄扎营的几座山峰,全无征兆地轰然倒下。

    地面一时间便如同是烧开了的沸水,不断的翻腾闹动。

    无论人马尽都是站立不住,纷纷摔倒。

    实打实的地龙翻身,而且还不是一头地龙翻身,一连好几头一起翻身的动静岂同小可?!

    触目所及,方圆百里之内的地面,竟悉数都在翻翻滚滚,闹腾不休。

    惨叫声,哀嚎声,早已经连成了片,数千人,数万人,数十万人,尽都在发出绝望的惨叫。

    那是人处于决死边缘的无望悲声!

    然而变故还未终结,空中骤现一道道血色纹理编织构建成了硕巨大网,呼的一声落下之余,所有被血色笼罩的东玄士兵,无一例外,尽都是惨嚎一声,便即由身体的无数毛孔中飙射出一道道细细的鲜血,即时血枯人亡。

    又有金光接连闪现,无数东玄兵士手中的兵器,尽都随着金光闪现之后卷了刃,砍在对手身上,最多也就是伤筋动骨,再难以造成进一步的伤害,想要取对手性命,难度骤增数倍。

    所有的刀剑枪戈,这一刻全部变作了废铁打造的烧火棍一般。

    以上,尽都是东玄方面遭受种种天灾地祸的迹象,而玉唐这边,也有被异相关照到,玉唐军伍队列之中,随处可见道道绿光闪烁,举凡被绿光闪耀触及的玉唐士兵,之前纵使受了重伤的,也即时精神百倍,伤势凭空恢复大半,重新变得生龙活虎,宛如原地复活,足堪再战。

    触目所及,天际层云叠嶂,暗蕴雷天行电,大地之上,风助火势,火承风威,早已将东玄原本整整齐齐的兵马真是,烩承了一锅粥!

    一锅稀烂的糊涂粥!

    战歌拼命的呼喝,拼命地想要收拢兵马,稳住阵脚,可是此际天地灾劫频繁,早已超出了人力可控的范畴,却又哪里能够重振旗鼓。

    此际,东玄的军心已经彻底的崩溃了!

    风起!

    火烧!

    地龙!

    雷电!

    金毁!

    水淹!

    血煞!

    木复!

    一切,都是那样的熟悉。

    而这等熟悉的现象,如斯天地异相,尽攻东玄,却助玉唐,只有一个可能。

    又或者说是一个解释!

    九尊!

    果然,天空中云层中一阵剧烈翻滚,随即竟显现出八个大字!

    战场的每个人都是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巍巍玉唐,赫赫九尊!”

    寒山河黯然的闭上了眼睛。

    完了!

    自己最害怕最恐惧的状况终于还是出现了!

    这一路走来,自己让战歌负责主战,除了有锻炼战歌,让自己这个衣钵传人占尽军功,更能够得到最终挫败玉唐少壮派第一人的战绩,成就大名的意图之外,犹有一层顾虑,就是九尊一旦现临,多了自己这重后续坐镇之人,总有转圜余地。

    但,攻破铁骨关之时,云尊没有出现!

    之前秋剑寒濒危将死,一众玉唐精英身陷绝地,云尊仍旧没有现身!

    乃至大军一路压迫玉唐兵马,一直到此刻之前,云尊还是没有出现。

    大局几可定鼎!

    虽然寒山河对战歌的教诲充满了告诫的意味,甚至略略有几分不看好此役战果的意向,但实则寒山河的心里已经有了定论:战歌对上傅报国,战况就算再如何的惨烈,东玄付出多大的伤亡,这一战,仍旧是一定拿下的!

    根据当前的状况,已经可以确认,云尊,的确是已经被击毙了,最少最少也是被困住了。

    否则,在玉唐面临亡国的这等关头,绝对不可能不出现。

    断断无缘此战!

    那么一切就都简单了,这一战的最终战果不论如何辉煌,自己回去之后仍旧只有死路一条了。那就不如这天大的功劳交到战歌手里,促其成名,为东玄培养下一代无敌统帅出来,也算是未雨绸缪了。

    虽然自己的后果不免堪虞,但东玄还有自己的衣钵传人战歌健在,自己的家人,孩子,后人,无论如何,怎么也不会过得太过凄惨。

    军方之人总会为其撑腰的!

    可是,就在寒山河放下一切戒心,静观此役后续的时候,却也是最最意料不到的一刻……

    九尊诸相神通威能,赫然再现尘寰!

    而且这一次普一出现,竟非是如之前遭遇的那几次一般,就只得两三种异相出现。

    这一次,简直就是九尊九相力量,同时出现,肆虐战??!

    几乎就在第一时刻,东玄所有大军尽数被打蒙了。

    怎么可能?

    这怎么可能?

    就算云尊没有死,就算是云尊来了,也不该能造成现在这样的恐怖结果吧?!

    眼前诸相纷现,天雷地火,山河变色,风起云涌,血网金风,一切的一切都彰显了这非是一人之力能为!

    这分明就是九尊没有死,一个也没有死,而且集体的全部出现了,这才能造成现在这样的局面!

    天上的八个大字,是否正是鼎证了此点,在在昭示了九尊未死,更于此时此刻,强势复出!

    但是……这……怎么可能?

    东玄兵士绝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但自身承受的一切,却又都在在证明这一点,就是事实!

    九尊同临,九相合施,世间又岂有什么人力可以抗衡之!

    眼看着已经是全然崩溃,就算再打下去,也不过是白白地送上几条人命了。

    到了这等时候,想要翻转战局,绝对没有任何可能了。

    败局已定!

    “鸣金,撤兵!”

    寒山河无力地闭着眼睛,挥了挥手。

    此刻,万念俱灰!

    唯有切身感受过九尊九相威能同临,才真切的明了其厉害之处,当日南线的大元帝国,同样是兵力占优,却也当不得诸相神通合施之威,一触即溃!

    现在事实证明,东玄也同样不能例外,不外如是!

    九尊之威,果然是此世战阵终极武器,无可争锋!

    与东玄方的绝望截然不同的,乃是玉唐军阵。

    对于这久违的熟悉一幕,熟悉的感觉,尤其是那份突然降临的幸福感,让所有的玉唐将士都是情不自禁的发出震天的欢呼。

    “九尊大人!”

    “九尊大人!”

    震天的欢呼声,几乎瞬时间就响彻了整个战场,所有的玉唐将士便如是打了鸡血一般,哈哈大笑着,一门心思的往前冲,强势突进。

    “杀??!九尊大人来了!”

    “玉唐有救了!”

    “我们有救了!”

    “这是最后一战,不过是东玄的最后一战了!”

    “对对对,胜利是属于我们的!”

    “杀光这帮侵略者!”

    不少老兵,激动地泪流满面。

    在这等已经认命,已经决死一战的时候,九尊大人终于出现了!

    ……

    刚刚回过神来,正在往前冲的傅报国脸上狂喜的表情已经近乎僵硬了,脸上现在唯有无尽的热泪哗哗的流淌,半晌之后,突然放声狂笑,一边笑,一边仍自流泪,一边用嘶哑的声音大吼道:“巍巍玉唐!赫赫九尊!”

    “巍巍玉唐,赫赫九尊!”

    无数的人都在拼命地呼喊着这一口号,几乎将嗓子也喊得喷出血来。

    似乎不这样喊,便无法发泄心中这骤生到极致的幸福兴奋情绪。

    玉唐一方气势如虹,便如猛虎下山,势不可挡;东玄那边则是军心涣散,士气低落到了冰点一下,哪里还有点滴战心,就连素以军纪著称,号称最精锐的黑骑,现在也都是一片散乱,无从反扑。

    面对九尊同临,有谁能敢言抗衡???

    那是实打实的天地之威!

    当真非是人力可以对抗得了的!

    …………

    <我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