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云侯等人实在等得太久,终于放心不下赶回到帐篷这边观视动静的时候,却惊见帐篷里的两个人俱都是浑身鲜血;一个躺在床上仍旧无声无息,一个则是倒在地上同样的无声无息。

    所有人不由自主地齐齐吓了一大跳,但随即的惊喜发现到……

    “云扬没有死!”上官灵秀惊喜的叫道:“还有气,他只是晕过去了,似乎是因为失血过多,神困体乏而已……”

    老元帅虽然重要,但在上官灵秀眼中,仍旧是九尊大人更重要一些,尤其那位九尊大人还是云扬,她的……那个什么,所以相比较于众人尽都关心老元帅,她第一时间观视的目标却是云扬。

    “老元帅也没有死……”傅报国瞪大了眼睛,一瞬间只感觉满心的幸福充盈,几乎想要大叫大跳:“还有呼吸,呼吸粗壮了许多,而且脉象也平稳了,这是大好的迹象啊,太不可思议啊……”

    众人闻言自然是一阵莫名狂喜,难以言喻。

    云侯跟白衣雪兀自有点不敢置信,齐齐凑过去仔细检视,却见秋剑寒虽然仍旧是昏迷不醒,状况不佳,但脸色赫然已经显出了几分红润,纵使胸前伤口仍旧恐怖,仍旧触目惊心,但脉搏跳动确实已经变得平缓,跟之前许久才跳动一下的恶劣状况大不相同。

    这两人都是修行大行家,瞬间得出了相同的结论,至少到目前为止,老元帅虽然还是昏迷不醒,但却已经可以确定没有性命之忧了!

    虽然不知道这么严重的伤会留下什么样的后遗症,究竟能不能醒过来;但现阶段……

    本该必死的老元帅……活下来了!

    老元帅的命,保住了!

    玉唐三根天柱之一,没有坍塌!

    “谢天谢地!”

    上官灵秀亦是欢喜得眼泪都流了出来。

    虽然她骨子里更关心云扬,但老元帅对她而言,是尊崇的长辈,玉唐军方不可替代的顶峰,在必死的情况下最终得以保全,自然是上上大吉!

    傅报国更是如同疯魔了一般,抓住云侯的手,连连摇晃,感激的不知道说什么是好:“云侯,大人……您……谢谢……您养了一个好儿子啊……”

    秋剑寒重伤,生命垂危,每况愈下,而在这段时间里,全程都没有外人进来,之前更是就只有云扬在内中,那么现在秋剑寒的伤陡然好转,必然就是云扬所为!

    这一点,没有任何争议可言,谁也不会有任何怀疑。

    更何况,云扬累成这个样子,更是表明了他尽了多少力。

    傅报国现在对秋老元帅于云扬的评价,再无质疑,此子果然有超凡之能为,其所能发挥的作用,真的更在乃父之上,强爹胜足,何由分说!

    云侯的眼睛看着昏倒的云扬,轻声说道:“傅大帅客气了,此本是云扬分内之事,救助老元帅,义不容辞,何堪一谢,不值一提?!?br />
    傅报国满脸通红,精神焕发,哈哈大笑:“怎么就不值一提,谁救了老元帅,谁就是我傅报国的救命恩人,再生父母!哈哈哈……”

    这句话说得,众人尽都莞尔一笑。

    毕竟若是云扬是傅报国的再生父母了,那现在就在面前的云侯那怎么说,再生父母的老子?!

    “云公子看样子受伤也不轻,想必是施救过程耗费过于巨大了?!鄙瞎倭樾阌行┳偶钡溃骸拔铱椿故窍却バ菹?,他这状况纵使无事,也需要好好调养几天才好?!?br />
    云侯温文尔雅一笑:“如此……有劳上官姑娘辛苦了?!?br />
    众人闻言之下尽都意味深长的怪异一笑,上官灵秀登时满脸通红,却是毫不避讳,小心翼翼的抱起云扬,逃命一般跑了出去。

    “哈哈哈……”傅报国哈哈大笑:“云侯,看来你家好事将近啊?!?br />
    这抱都抱了,肌肤相亲什么的哪里还免得了,某人的清誉都系在人家姑娘身上了,当然就是那啥近了!

    云侯一脸沉稳的笑道:“也是这小子走了狗屎运,尽力施救老元帅本是分内事,却得了这段因缘,倒是造化,呵呵,但愿此事能成呀。对了,这桩事,是否该算是老元帅做的大媒呢!”

    众人闻言又俱都是一阵欢笑,齐齐赞叹云侯太会说话了,一句话间连带老元帅的祝福都捎上了,若是老元帅不好,怎么能做大媒,果然是通透之人。

    及至在回头看着昏迷中的秋剑寒,大家心里无不尽都感到一阵由衷轻松和庆幸。

    秋老元帅必死不死,转危为安,实在太好了。

    纵然人仍旧处在昏迷之中,但大家仍旧感觉似乎是有了主心骨,己心不乱,战局亦稳。

    外面那不断挑战,不断进犯的敌人,似乎也不如之前那么的可怕了!

    ……

    上官灵秀抱着云扬回了自己帐篷,兀自满脸通红,羞不自已,普一进去便发现,计灵犀和月如兰也都跟了进来,两女同样满眼尽是关切的看着云扬:“他怎么了?”

    这是计灵犀问的。

    计灵犀焦黄的面皮仍旧如昔,似是并不如何关心在意,然而闪烁着慌乱情绪的眼神早已将她出卖了个彻底。

    那双妙目如同长在了云扬脸上一般,满满的尽都是焦急探询。

    上官灵秀心中叹了口气:“没事,大抵就是失血过多,心力交退,还有点脱力,以云扬的修为素养,只要安静的休息一下就好了?!?br />
    嘴上分说,心下却道,真是冤孽,这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女子,竟真的是云扬未婚妻?否则怎地会关心至此?!

    只是……这事情之前咋没有听说过……

    还有云侯,这个做父亲的,竟似乎也是毫不知情的!

    月如兰道:“失血过多吗?妹妹你还不赶紧给他喂点伤药;尤其是那些滋补的灵药……我看他这样子所失去之血只怕为数不少,纵使本身修为如何,也要不支的?!?br />
    这话当然是跟计灵犀说的。

    所谓亲疏有别,纵使月如兰对上官灵秀颇为敬佩,也多亲厚,但始终是自己小姑子的终身大事更为紧要,什么都可以让,但心上人这玩意却是万万让不得的,让了一次,也许一辈子的幸福就此断送,不合时宜也要做的!

    计灵犀亦是心领神会,道:“好,我这就拿,今天我彻夜照顾云扬,定要让他安心疗养?!?br />
    上官灵秀道:“嗯,两位妹妹的伤药自然是好的,那就赶紧吧?!?br />
    说完,却自静静的退了出去。

    蕙质兰心的她心里如何不清楚,这两个女子定然是来自大家族;在天材地宝什么物资这一方面,自己注定是比不过的。

    既然肯定不如人家拿出来的好,那就用她们的好了,当前没有什么是比云扬身体的安好更重要,她们当前对自己有所排斥,那么我就先出去,无谓多生风波,否则,只会使得云扬为难!

    站在山顶,上官灵秀发丝飘扬,神思飘荡。

    我本是将门女子,这一生,早有预定是要沙场度过;说不定什么时候,我就会战死沙场了。而云扬还有大好前程,大好青春,何必为我这点情丝牵绊,凭的耽误他呢?

    他是九尊之一,有千变万化的手段,乃是注定要翱翔九霄的存在;谁也杀不死他。

    我虽然喜欢他,但我却又如何能跟得上他的脚步?

    那就这么过去吧,也好!

    就此放弃了吧。

    虽然是这么想着,心绪满是豁达,然而上官灵秀站着站着,突然感觉心中绞痛莫名,骤起的悲伤之意竟是绵绵不绝,难以抑制,似乎自己的一颗芳心被生生切成了七八瓣一般,所谓痛彻心扉,不过如此。

    她在夜风中凌风而立,一时间,竟自怔怔的流下泪来。

    远方,遥遥有嘶杀喧闹声传来。

    这位将门女子流着泪,自嘲的笑了笑:“上官灵秀啊上官灵秀,就连你的爱情,就连你的放弃,就连你的伤心……竟都伴随着战场的声音而动……命数早定如你,何苦连累他人……于你而言,一生孤寂才是最好,不会让心里有你的人,哀伤那注定的生离死别,难长聚首!”

    ……

    “兰姐……你…我…咱们是不是太过分了?”计灵犀一边给云扬喂着伤药,一边红着脸对月如兰说道:“灵秀姐平时对咱们可不错啊,而且我也能看得出来,她是真心的喜欢云扬?!?br />
    说话时,有些忐忑,有些内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