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扬疾步走过去,一把就将秋剑寒的手抓在手里,二话不说径自运起生生不息神功,将满溢生机的功劲向秋老元帅身体里缓缓输送过去,而后才开始仔细检视秋剑寒当前的伤势。

    一看之下,纵然云扬亦是久经战阵之辈,却也是不由得倒抽一口凉气。

    老元帅身先士卒,不避凶险,身上斑驳的伤痕为数着实不少,但九成以上的伤势都属皮肉之伤,老元帅除了有白衣雪护持之外,本身修为亦是不俗,未受其他重创不足为道。

    真正令到其陷入当前如斯状况的致命伤势其实就只有一处,然而就只这一处重创,便已足堪致命!

    中箭位置正处于左胸要害,更兼前后贯通,若是仅从表面看去,这伤口可谓是毫无花假地直接通过了心脏的。

    人无心岂有幸理?!

    所幸云扬知道,那突如其来的夺命箭矢即将命中的最后关头,被白衣雪稍稍挡了一下。也幸亏有那一下稍阻,令到这支箭在射入秋剑寒胸口的时候,稍稍的偏了那么一点点,一些些,一微微!

    否则秋剑寒必然当场殒命,绝无侥幸余地。

    但就算如此,此际的秋剑寒也仍是在生死边缘徘徊,或者可以说:大半只脚,已经迈入了鬼门关,难以回天!

    纵然现在的云扬看到,心中也是没底。

    云扬全力施救,可是整整催动了半个时辰的生生不息神功,秋剑寒的伤势竟是全然没有半点起色。

    被云扬抱以厚望,以往可谓无往而不利的生生不息神功,今日居然恍如失去了作用一般。

    就连脉搏跳动频率,也没有转为强劲哪怕一点点。

    秋剑寒仍旧一如之前一般的沉默地躺着,然而云扬却能够清晰感觉到,老元帅所余不多的生命力兀自在点滴流失。

    似乎生命已经不再属于这具衰老而又重伤的残破身躯。

    云扬自然不甘心就此放弃,除了持续运转生生不息神功,更将自身所有上乘灵药,极品伤药全部用了一边,但这样也仅限于稍稍延缓秋剑寒体内的生命力流逝速度,并不能当真阻止流逝。

    在这一刻,云扬可谓是无比的痛恨!

    痛恨自己为什么在这么关键的时候,却被打掉了九尊之力!

    更恨自己明明已经修为大复,为何却偏偏就不能打开自己的神识空间!

    若是能够打开空间,便可与绿绿恢复联系,凭着绿绿的生命元气,怎么也可令秋剑寒转危为安!

    若是有绿绿相助,就算老元帅此际已经断绝了呼吸,只要时间不长,云扬也有把握能够将之救回来!

    可是云扬现在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最最尊敬的长者,就在自己面前,缓缓地逝去,却无能为力,徒叹奈何!

    这种有力难施的挫败感觉,让云扬几乎发疯!

    身后,所有人都静静地观视着云扬的施救,所有人尽都摒住了呼吸,唯恐一点点的动静会打扰到云扬,每个人的眼睛里,尽都闪烁着希冀的神色。希望云扬能够再缔造传奇,当真的救回老元帅。

    傅报国,云侯,王定国,上官灵秀,白衣雪,四大公子……

    这里的所有人,尽都人同此心,心同此念,然而他们最终只看到云扬素来如剑一般挺拔的背脊,竟至缓缓的塌下去,似乎失去了所有的力量,再也无以为继……

    ……

    “老元帅怎么样?可有好转吗?”傅报国的声音带着至极的忐忑,这一句内蕴试探的侥幸之言问出来的之际,他的心反而先一步沉了下去。

    因为他已然看到了秋剑寒身上那醒目的伤口。

    这样的伤势,乃属必死之伤,无解之重创!

    身负如斯重创,纵使其拥有何等深厚的修为,仍旧是必死无疑!

    再没有任何的侥幸!

    老元帅现在之所以现在还活着,一息尚存,却也不过就是最后一口气仍存,若是这一口气也不在了,便是随时随地都能即时毙命,幽明异路。

    云侯,白衣雪等人脸色沉重到了极点,上官灵秀明眸之中,已经闪烁起泪光。

    她的眼睛死死地盯在云扬脸上。

    在场所有人之中,除了方墨非,就只有上官灵秀知道云扬的真正身份。

    原本上官灵秀已经将所有的希望,全都寄托在他的身上!

    在上官灵秀想来,这世上该当没有什么事情是九尊大人做不到的,就好像今天一战,己方已陷死地,随着云扬的到来,将局势生生逆转,辟活路于死境之中,破围反噬,立竿见影!

    可是此际,任谁也看得出来了云扬的为难,上官灵秀却仍期盼云扬能够开一句有救,那样老元帅就还有希望,还能活下来,但若是连云扬也没有办法,那么……可就是真的是回天乏术了!

    云扬沉默的跪坐着,脸上一片苍白,目光呆滞,突然哇的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云扬的伤势本就没有当真痊愈,这一路疾行赶路,已经犯了伤者忌讳,之后强势突入战场,全程剧烈交战,尤其跟麻衣派两大高手之间的极端火并,更令其状况每况愈下,早已经至不堪重负的地步。

    然而云扬心中唯一仍旧寄望老元帅千万不能有事情,铁骨关千万不能失守。

    如今,后者已经成现实,前者虽然一息尚存,却也仅止于一息尚存,甚至随时连最后一息也将不在,眼看着这两件事情,都将成为泡影!

    云扬岂能不心力交瘁,他刚才又自努力尝试,想要开通空间,联通绿绿,为老元帅之生机尽力一搏,然而空间仍旧好似彻底消失了一般,绿绿更加是毫无回应。

    往昔流溢于周身、如臂使指的一应奇异能量,竟是一点也用不出来。

    生命之力。

    陨星之力。

    国运之力。

    生生不息神功的屠恶扬善之力。

    所有的力量,只要有任何一种可以调动,云扬就有把握可以稳定住秋剑寒的伤势,最起码,不至于马上死去,旦夕不保。

    但是……以上的诸般力量,全部都封存于神识空间里,完全联系不上,调动不了。

    云扬一颗心直坠下去,似乎陷入了深不可见底的深渊……

    难道,自己又不得不面对痛失知交亲朋的惨痛经历吗?!

    一念及此,眼前登时一阵乌黑,心神异常激荡之下,己身新伤旧患同时发作,再也忍不住将一口血喷出来,整个人差一点点就此晕厥过去。

    “没有办法,我也无法可施……”云扬微弱的声音,便如是在众人心中狠狠地打了一锤。

    所有人都是一阵心痛如绞,上官灵秀的眼泪更是簌簌的就落了下来。

    连九尊大人都告无能为力,老元帅……无救了吗?!

    傅报国猛地一低头,脸上肌肉痉挛,整个人突然软软的跪倒在地,额头抵住地面,泪水无声的流淌下来,一时间泣不成声。

    随着傅报国的跪倒,帐篷里登时陷入了一片悲戚氛围之中。

    “咳……”

    一声微弱的咳嗽,突兀响起,众人泪眼中寻声看去,却见床上的秋剑寒突然咳嗽起来,胸膛一阵剧烈起伏,随即,那一双闭合许久的眼睛,竟自睁开了。

    只是,老元帅的呼吸声却是越来越是急促,宛如风箱鼓动。

    在这生死关头,秋剑寒竟然奇迹般的清醒了过来。

    老元帅缓缓睁开眼睛,眼神兀自有些茫然,似乎在想什么,但随即就看到了凑到自己上方的几张脸孔,他的眼神忽而微弱地亮了一下。

    嘴唇微微翕动,似乎是要说点什么。

    上官灵秀急忙将自己耳朵凑上去,只听见秋剑寒的声音细如蚊蚋,几不可闻,似是用尽了仅余的力气,才终于吐出来一句话:“……云……云扬……来了……么?”

    上官灵秀连连点头,泪眼婆娑:“来了来了……刚到……他救我们逃出了重围……”

    老元帅的眼睛猛然间亮了一下,似乎一下子来了精神一般,声音也稍稍的大了一些:“都……都出去……云……扬……留下……”

    老人苍白的脸上,此际竟如奇迹一般的涌现出几丝红晕。

    然而在场众人尽都生出一份明悟,这是属于垂危者的回光返照,老元帅……当真是命不久矣了!

    …………

    <今天我爸爸过生日,提前忘了请假;十一月二十二日,陪着老爷子喝了点酒,老爷子没事,我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