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雪等人此际固然是因为久战之后,气力不支;当前最多也就只能发挥巅峰战力的一半而已;但就算只是一半,却也足以证明这帮麻衣人的战力非同小可,足堪恐怖二字。

    要知道,白衣雪与云侯可都是已臻天境级数的高手,即便战力不全,也远在寻常山境十成大圆满的世俗顶级强者之上!

    白衣雪再催余力,硬撼那几十个麻衣人,此际玉唐残部这边也就白衣雪尚有一战之力,毕竟他的天境六品实力可不是玩笑,那麻衣人构建的古怪阵势,可以挡住别人,但说到全然阻击白衣雪,仍不足够!

    白衣雪强势硬撼那古怪阵势之余,余光却自窥见了稍远处还有七八个袍袖上都绣着金边的麻衣人,这些人显然要比更早现身的那批人身份更高,而那些人正在旁观,又似是在等待更好的出手时机。

    白衣雪心念一动,几乎吐血:“麻衣金钩!你们胆敢介入此战,想要找死吗?!”

    远方的麻衣人枯槁的脸上骤现一抹冷笑:“到底是谁在找死,还两可之间?!?br />
    白衣雪暴怒的叫道:“麻衣派素来不掺和军国争霸,不入世俗,远离红尘,当前的两国交战,与你们有何关系?你们贸贸然前来掺和这趟浑水,难道就不怕违背祖宗律条,遭到灭门之祸,断绝传承么?”

    麻衣派,乃是天玄大陆十大门派之一,这个门派中的唯一兵器就只有单钩这项偏门兵器而已,

    更有甚者,单钩的材质更是该门派中人身份地位的象征!

    举凡使用金子与另一种奇特的星辰金打造而成的金钩者,都是该门派中的重要弟子,核心人物。

    但麻衣派向来与世无争,从来不掺和江湖是非,更不介入王朝争霸。

    据说当年开派祖师曾经留下一句话。

    “与世无仇,麻衣金钩;不染俗尘,不堕九幽;将相王侯,于我何尤,子孙切记,莫惹恩仇;一朝结怨,永世皆休?!?br />
    正是因为如此,麻衣派从来不染皇朝是非,仅限于在江湖上成名立万;举凡王朝兴衰更迭,从不会见到麻衣派门人弟子的身影。

    甚至每一位新入门的弟子,都要在祖师像面前发誓,永不与皇朝纷扰沾边。

    但麻衣派这一次现身尘寰,却是公开在战场上相助东玄,对阵玉唐。而且当前要截杀的目标还是玉唐一方举足轻重的秋剑寒秋老元帅!

    对于这一点,白衣雪说什么也想不通。

    麻衣派究竟是为了什么突然间居然宁可违背了祖师遗训,也要参与到这件事情之中呢?

    这实在是太违和了!

    但不管如何,现实已经事实,麻衣派的参战,对于白衣雪等人来说,等于凭空增加了一倍还多的阻力!

    多了这些人作为主攻力量缠住白衣雪等人,东玄的弑神箭手就可以从容选择位置,实施狙击。而弑神箭威力就算是白衣雪等人,也是不能无视的,一个不小心便可能造成重创。

    多了这双重掣肘之后,白衣雪这边一时间当真就被纠缠在这里,再也前进不能!

    云扬仍旧奋勇前冲,现在在他身后,已经满是尸山血海,尽是地狱景象;只是手中大刀,已经砍卷了刃十三把之多!

    而此刻,他也已经看到了那些麻衣人。

    更看到了在那些麻衣人参战之下,白衣雪等人遭遇到的巨大压力,情势再度变得岌岌可危。

    云扬勃然大怒:“麻衣派!”

    这一声怒吼有如晴空霹雳,震撼长空!

    此刻,那原本仅止于观战的几个麻衣人也已经出手了,加入了对付白衣雪等人的战团之中,唯一一二还没有出手麻衣人一听这一声大喝,本能的回头一看。

    只见在一片尸山血海之中,一道紫红色的人影,便如是从地狱里面突出来的杀神一般,杀气腾腾地向着自己这边冲过来。

    口中还在大喝:“子孙切记,莫惹恩仇;一招结怨,永世皆休!麻衣派人,你们须得记住,你们祖师说过什么!你们也要记住,你们今天做了什么!既违誓言,便当果报!”

    声音中,那冲天的怒气与杀气,令到那麻衣人忍不住瞳孔一缩。

    恍惚中,似乎是自己的祖师爷在一片尸山血海之中向着自己走来,森然意味一致如斯……

    “你是谁?”那麻衣人强慑心神,沉声问道。

    云扬一刀轰然划出,再度将四周劈出来一片真空地带,森然道:“麻衣派人若是现在退去,我可在此承诺,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但汝等若是仍旧执迷不悟,我便杀上马头山,灭绝你麻衣道统,让尔等应祖师誓言!”

    “何去何从,速做决断!”

    那麻衣人身子一震,突然冷笑道:“不过一乳臭未干的黄口小儿,居然敢出言威胁我麻衣派,我等便是不退,你又能如何???”

    云扬哈哈大笑:“好好好,你等着,你等着!”

    九个字,震空而起,仍旧是震耳欲聋,震慑人心。

    那麻衣人闻声之余,径自身不由己激灵灵地打了一个哆嗦。

    随即,那一抹紫色身影,径自越众而出,双手连连扬起,一道道霹雳闪电一般的寒光不断地从他的手中射出。

    那些寒光尽都是他夺自四周敌军的兵器,边夺边掷,几无间断的连续飞掷出去。

    然后便是接连不断的无数惨叫声陆续响起;那是已经就位、蓄势待发的弑神箭手,被云扬一个一个的精准格杀!

    连续数百道寒光飞掷,居然没有一道落空!

    不过数息前后,数百名弑神箭手,尽走九泉!

    此际云扬正值飞临半空,下面的红红因为失去了背上的负重,能动力登时大增,一声长嘶之余,直接迈开大长腿,再现之前狂冲之势,只是这次却是直接跃起三丈,便如天马行空一般,一路踩着人头飞跃而去。

    一匹马,居然能够做到这样惊世骇俗的飞跃手段,让所有看到的人都是头皮一麻,如同做梦一般的感觉。

    云扬飞掷刀兵击杀弑神弓手之余,干脆去到天际,御空而行,漫舞于漫天箭雨之中,乍然落下。

    落点正是白衣雪与云侯身前,当真正面对上麻衣派中人,手中钢刀骤然一亮,却是天意刀法由此显临。

    刀不容情,刀不容情,刀外红尘,生死一念。

    一声大喝,两招四式同时发出。

    随着刀招展开,方圆数十丈空间,登时尽数被刀光寒芒充满,全无半点余地!

    然后便是一连串的惨叫声响起,不绝于耳,足足有十七个麻衣派的手或者当场化作了一片凌乱的碎尸,或者残躯抛飞出去,但尤在半空中,却已是再无声息,一命呜呼!

    云扬的声音厉烈的响起:“生机在前,大家跟着我冲!”

    随即就向着自己的来路,一马当先,带头狂冲。

    玉唐残部所有人见状都是精神一震。

    好一句生机在前,有生机就是有了希望,人,最怕就是没有了希望!

    “拦住他们!”

    战歌的声音在远方高处焦急的响起,他万万没想到都已经施出了同归战法,玉碎战术仍旧没有能够阻止那紫色身影的脚步,难道那人的实力竟比那该死的白衣雪还要更甚?!

    云扬闻声勃然大怒,目光陡然一寒,蓦然一伸手之余,一柄长矛已然到了手中,下一刻,那一柄长矛,已经化作了一道经天流光!

    忽的一下子跨越了数百丈距离,恍如无视了空间一般,猛地插到了战歌存身的那长旗斗之上,随着轰的一声爆响,战歌一声大叫,径自从高高的空中坠落下来。

    东玄督军大旗亦随之歪倒,最上方更如同爆炸一般,四散而开。

    ……

    <第一更?;乖谛?,第二更预计,九点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