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帅,冰层下降的厚度比预期更严重,而且……玉唐方面又再一次倾倒火油了?!?br />
    “这次的数量又多少?”

    “还是未曾看出份量有减少!”

    “放火箭,烧!”

    寒山河一声令下。

    几天后。

    “大帅,玉唐方面又在倾倒火油,我们是否……”

    “能看出具体数量有多少?”

    “看不出来,至少看不出比前几次有减少的迹象!”

    “放火箭,烧!”

    寒山河眉头紧皱。

    秋剑寒你丫的一共收集了多少火油???

    怎么就烧不完了?

    这前前后后都已经烧了四次了!

    每次都是货真价实毫无花假的大量火油,怎地还有这么多?

    遥遥观视那浓烟滚滚的半空,寒山河眉头一皱再皱,似乎隐隐感觉到了什么地方不对劲。

    跟随在寒山河旁边的战歌也是紧皱眉头,满脸尽是沉思。

    自己这边构筑起来的缓坡,明明该当是教科书一般的神来一笔,可是时至今日,居然被秋剑寒火油完全封锁住了。虽然当前兵马没有出现巨大的伤亡,但总这么僵持下去也不是回事??!

    兵家兵事以兵贵神速为上,迟则生变,这一连多日的僵持下去,你知道会出现什么样的变故?!

    当前最好的情况就是玉唐方面的火油耗尽,可是现在的情况却是火油居然好似无穷无尽,怎么消耗也消耗不完一般。

    “今天总算是没被熏着?!闭礁璨磷帕?,犹有余悸的说道。

    之前的几次火油反扑,浓烟绵绵,乘风势席卷东玄阵营,陪同寒山河在阵前观视状况的寒山河战歌尽都被乌烟瘴气搞得狼狈之极

    寒山河闻言就是一愣,猛地皱起了眉头:“今天没被熏着?”

    他皱着眉头向着对面看了半天,突然下令道:“等下派几个修为高的,将那火油仔细看看!”

    一声令下,登时有数位山境修者顶着滔天大火冲了过去。

    “回禀大帅,玉唐这次泼出的火油并不是纯粹的火油;而是……掺了很多的水,虽然仍旧烧得起来,真实的火势远逊之前几次?!?br />
    听闻回报,寒山河脸上露出来淡淡的笑意,一副果然不出我所料的模样。

    战歌亦是精神一振:“老师,看来秋剑寒那边已经没有多少火油了?!?br />
    寒山河淡淡道:“纵然没有多少,终究还是能够烧得起来,仍有相当的杀伤力?;故遣还芩?!继续等!”

    又是两天之后。

    铁骨关中一片平静,居然完全没有如之前一般的浇下来火油。

    寒山河这边,群将议事,都是窃窃私语,尽都是难掩兴奋的款。

    “大帅,咱们进攻吧!”

    “玉唐那边已经没有再泼火油下来了?!?br />
    “每次都是那么多数量的火油,再怎么有准备也该消耗得差不多了,现在肯定是消耗一空!”

    “是啊,是啊,现在正是咱们乘势出击的好时机!”

    反而是寒山河沉吟半晌,这才道:“此次进攻,采用三面同时进攻之法,每一面……出动……”他仔细的想了半天,道:“一万人!”

    对于这个数字,群将尽皆面面相觑。

    一面一万,也就是说总共才三万兵力???

    这样的兵力,这样的阵容,怎么可能攻下铁骨关?

    但寒山河的决议已下,根本就没有人敢反驳。

    三面进攻,即时动作,一窝蜂的冲了上去。

    眼见着东玄兵士一路冲到缓坡上,即将接近城头位置之时,玉唐方面终于开始动作,齐齐释放箭矢!更有一桶接一桶的火油,好似江河决堤一般的倾倒下来。

    连天火箭,如雨射落,与倾泻火油际遇之刻,整个铁骨关前,登时化为一片火海,烈焰滔天。

    然而寒山河满眼尽是冷静地遥望着那骤起的火焰,却是淡淡的笑了笑:“此次进攻倒是我太小心了,看来那秋剑寒老匹夫真的是没有多少火油了?!?br />
    寒山河的说词自有根据,触目所及,铁骨关城前火势,就只有最开始的片刻倍显炽烈,仅仅持续了片刻,渐转缓和,有一些原本还在燃烧的地方,居然在慢慢的熄灭。

    对东玄士兵真正构成杀伤力的反而一队队骤现的玉唐军人,刀剑闪亮,尽力杀敌。

    此刻,却是这多日以来,玉唐东玄久违的近身相搏,正面厮杀!

    随着东玄兵马浴火而进,宛如疯狂的直逼关头,大量的玉唐兵士亦展开反扑,战况异常激烈,然而东玄兵马终究只得三万,就算双方地利之势拉均,但玉唐一方仍旧占据主场之势,随后又见白须飘扬的秋剑寒站在城头挥剑督战,令战况彻底倾倒向玉唐一方。

    “鸣金!”

    寒山河挥手下令。

    没有必要再打下去了,这次进攻的三万兵士,其战略目的就是在于测试对方是否尚藏有大量的火油,现在已经证实此点,就没必要缠战下去了!

    “明日一早,三更埋锅造饭,五更开始攻城,十二万大军,只攻两面!”

    寒山河很淡定的下令:“此一战,夺下铁骨关,定鼎此局!”

    “是!”

    群将此刻也明白今日三万人手攻城的意图,志气倍显高昂,接令的声音便如是在吼叫咆哮一般。

    “老师?”战歌仍是有些不解。

    “大家都明白了的事情,你竟然还在诧异?一旦我在的时候,你的战场就荡然无存了吗?这个习惯可太不好了!”

    寒山河现在的心情显然很好,微笑着解释道:“按照玉唐这些年的储备,作为守关的必要物事火油,定然储备很多。所以这些天里,我一味消耗他们的火油,纵使将时日拖长,仍旧不敢轻易发动总攻,毕竟一旦对上由火油构建的火海,我方将有大量的伤亡!

    而这些天里,玉唐方面共计倾倒了火油六次!其中又以第一次为最多?!?br />
    “而到了后面的第四次,已经是掺了水。第五次,掺水的比重更甚,至于今天的这一次,掺水的比重已经相当的大了,甚至已经不能够构成足够的杀伤力了!”

    “今天一役,若非玉唐兵马适时出现在城头了,展开反扑,秋剑寒那老匹夫更开始现身督战,那三万人手说不定真可突破关头。这一切都说明了,他们储备的火油,基本上已经消耗光了?!?br />
    “纵使还有的剩,也是寥寥无几,已然无伤大局!”

    寒山河道:“所以明日,便是发动总攻,全军压上,一举攻下铁骨关之时,彻底扫平进军玉唐之路!”

    战歌道:“老师,这会否是秋剑寒的又一次以虚掩实的手法呢?”

    寒山河淡淡道:“当然存在有这个可能,我从来不敢轻视秋剑寒这个老家伙。然而按照火油的存储来计算,这些天里面消耗的真正火油份量,秋剑寒至少已经使用了……四十万桶!”

    “而这段时间里,汇总了三十多个观察哨报来的数目,比之这个数目整整高了三倍。相信高出来的那些,全部都是水了?!?br />
    “然而以此为推算原点的话,就算是玉唐倾国之力收集火油,这段时间里能够到铁骨关的,至多也不过如此而已。那可是两百万桶火油???那根本就是开玩笑!即便是整个天玄大陆,也未必能凑得那么多……”

    “若是秋剑寒这个样子还能做得到以虚掩实的话……那么……”寒山河目光中射出冰冷的光芒,用一种极其冷淡道声音道:“这次参与进攻的这些人,就算是给秋剑寒这个一代玉唐名帅的陪葬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