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一切外挂都再难以发挥效能,诸相神通尽都失灵,绝对的力量之前,真的就只剩下……绝望!

    云扬从来都不是一个轻言放弃的人,然而在自身生命力消耗到极致,连生命迹象也已经在开始逐渐消失,神识完全无法外放,甚至连眼睛都要睁不开的时候……

    纵使还有如何的不甘,如何的怨恨不平,都只能徒叹奈何!

    这会的云扬,已经连重新化回本体,重回地面与年先生照面的能力也将近丧失了!

    绿绿虽然还在空间里急切地挥舞着滕蔓,竭尽所能的扭来扭去,供给着源源不绝的生命元气,可惜对于云扬现在的状态而言,当真只是杯水车薪,远远比不上消耗的速度。

    只能在保证最大输出功率的同时,将自身的藤蔓都萎缩了下去,尽量减少自身消耗,最大限度,最极限程度援助云扬!

    可这样的援助也不过就只是仅有的苟延残喘,无济大局,随着云扬持续不断的受伤,神魂也在不断的受创,绿绿愈发的萎靡下去。

    显然,绿绿虽然身处异度空间之内,但云扬的身心状况才是它安身立命的根本,一旦云扬不存,它也要因之湮灭!

    处在地下的云扬,虽然因为不断受创而身心神魂俱伤,已渐渐由力有未逮,转为支持不住,初境危殆万分,然而云扬此刻对于上面这位年先生,心中却颇有几分佩服。

    这人,这种坚韧,这种坚持,委实是值得钦佩的。

    只是,云扬心中还有些隐隐的感觉怪异。

    这位年先生……貌似也太闲了些吧?!

    年先生是谁,四季楼之主!

    五大尊者、四方尊主,许多天境修者的主上,还是四季楼无数高阶修士的尊上!

    拥有与天下第一高手凌霄醉一时瑜亮的此世绝颠实力!

    这样的人,亲自出手针对自己,真正是给足了自己面子!

    只不过,纯以他的身份而论,以当前这种手段来堵截自己,除了有些大材小用之外,似乎也太过自贬身价吧?

    就云扬看来,似乎唯有当日一现身即解四大尊者危厄,一击重创老穆,再一击强袭雷动天,得手之后再不停留,怡然远遁的风度,才契合堂堂天下第一组织四季楼之主的身份!

    而对上自己这样一个不过天境初阶的修者,很应该一击不中,再不出手,掉头而去才是正理!

    至于尤能够说出那些恶毒的言辞,那种刺激的话语,那些话痨的表现,更加完全没有一种……年先生这等天下第一人那种君临天下的气度风范。

    总而言之一句话,云扬此际遭遇的年先生,他所做的这些个行为,与年先生的身份,以及前者惊鸿一瞥所形成的印象……实在是大相径庭,很不相称的!

    在这一点上,云扬心中甚至都有些轻视了。

    明知道是在做无用功,偏偏还要喋喋不休,你特么究竟是多么寂寞,难不成已经八百年没人跟你说话了还是怎么滴?

    但,不管怎么样,对方的修为却是实实在在的惊天动地,惊世骇俗级数,无可置疑。

    当真是在云扬平生所见的所有高手之中,毫无争议的第一位!

    而就在云扬即将绝望,甚至已经绝望的微妙当口……

    突然感觉上面笼罩的庞大神念,貌似出现了一些隐隐的波动。

    似乎……一个强大的存在,突然间莅临。

    是谁?

    是敌是友?!

    云扬精神一振。

    难道是我命不该绝,此役又有了转机不成?

    但来的究竟是谁呢?

    竟然没有令年先生在第一时间动杀,肯定是大有身份之人!

    究竟是……凌霄醉?君莫言?

    又或者是雷动天带人来寻仇了呢?

    无论是这三者之中任何一方,都代表了此役,有了变数!

    然而让云扬失望的,上面的神念交织倍显平和,完全没有那种剑拔弩张的敌对氛围,显然双方并无争执之意。

    就在云扬希望又失望,心思渐灰之际,只听见上面的年先生的声音响起:“你怎么来了?”

    听这口气,来人似乎是年先生的素识?

    也是敌人?

    云扬心中更加的绝望。

    一个年先生,已经足够让自己死无葬身之地,居然又来了一个?

    但对方却没有说话,只是神念波动又自隐隐地大了一几分;云扬估计应该是来人在采取密语传音这等方式与年先生交流。

    事实大抵就是如此,因为年先生的声音,也随之消失了。

    看来,两个人都是谨慎之人,即便身处当前这样的特定氛围,仍旧选用密语传音交谈。

    云扬心中更奇,来得究竟是什么人,能够让年先生有这样的反应?

    虽然来人表现得份属敌对,对于云扬而言多半是敌非友,但当前的状况已经恶劣至极,再多一个敌人也没什么所谓,尤其是此人到来之后,还为云扬当前状况形成了一丝转机!

    云扬强慑心神,竟仅余不多的神识全数聚焦,聚精会神的感应着上面空气之中的神念波动,一时间浮想联翩。

    云扬之所以这么做,该因在这段时间里,年先生全然没有出剑,可谓是自己受限以来,最宽松的时刻。

    绿绿以乘此机会极速的输送生命能量,云扬眼见机不可失,自然也是精神振奋,趁着这个难得的空档,大肆汲取绿绿传送过来的能量,全速回复自己的神念身体,就算当前仍旧不敢尝试突围脱困,至少可趁这点缓冲时间,令到自身多许多与年先生周旋下去的本钱!

    云扬得到空隙回复,观视感觉自己的身体,惊觉自己此刻的身躯就像是一个干涸了一百年的大沙漠,无尽的生命能量山呼海啸的冲进来,却瞬间就被吸收,几乎感觉不到有什么起色。

    这种状态一直持续了差不多半盏茶时间,才算是感觉自己好像是活过来了一些,但整个人还是虚弱到了极点。

    所幸此际空中的神念波动仍旧在继续,两人仍旧在交流,没有回复到之前针对云扬的状态。

    也不知道这两个人到底在说什么,居然说了这么久。

    云扬越来越好奇,来人的身份。

    环顾当今之世,能够与年先生这样交谈的,一共也没几人吧?!

    云扬忽而泛起一丝特异感觉,这个突然出现的人,不但身份很重要,只怕……

    与自己也有相当关系!

    接下来。

    上面的神念波动消失了,然而刷刷的声音却增加了,增强了不止一倍,甚至更多。

    云扬敏锐地的感觉到这个现实!

    难道,自己的末日当真要到来了吗?!

    来人实力强极,就算不及年先生,只怕也有差相仿佛的水准,年先生得此强助,针对自己起来必然更加容易,自己现在才不过缓过来一口气,根本谈不上拥有脱困之能!

    只是如预期中的强横剑气飞掠没有出现,只有刷刷的飞来飞去声响不绝于耳,显然两人在以一种超高速极端速度在进行着什么动作,那么……他们想要做什么?

    他们在进行着什么?

    答案有且只有一个。

    云扬已经想了出来:“控灵大阵!”

    云扬这下子算是彻底的绝望了,本来心中还有万一的指望,但事态来到这一步,端的是最后一步了,自己的终点,终于要到来了!

    上面那年先生在这里守了一个月,也没有这样做,但这个人来了之后不过是一刻钟,就改变了方法。

    看来,此法是新来的这个人的建议。

    天亡我也!

    “绿绿!”

    “啊呀……呀?”

    “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在瞬间提升生命能量,让我的修为快速增长起来?”

    云扬焦急的问道。

    这是云扬当前唯一能够想到的办法,明知是无稽之谈,仍旧存了万一的指望询问道。

    这是最后的希望了!

    希望来人干涉,没有,反而让对方等来了强援。

    眼下这等情况,恐怕……就算是凌霄醉来了,对自己也没有什么帮助。眼下之计,也唯有死中求活,万中求一。

    “啊~~呀呀~~……”

    绿绿的表现很诡异,没有在第一时间否定,反而迟疑了起来。

    云扬见状更加焦急,催促道:“到底有没有?这次是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不能迅速增长修为,脱身而去的话,就真的只有死路一条了!”

    “我若是死了,你也难免一死??!这有什么可犹豫的?”

    绿绿闻言,仍旧是迟疑不决,良久良久也没有回答。

    …………

    <今天更新的晚了,这段,前后写了好几遍。难受……

    一会还有更新,等不及的明天看吧。我今晚上无论如何写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