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天血雨哗的一下子落在地上,将整片大地尽都变成了红色,却没有半点洒落到那三万铁骑任何一员的身上马上,这是何等的移动速度,何等的高效率,何等的耸人听闻,不可思议?!

    王定国仍旧处于一马当先的先锋状态,他这会的脑海中唯有一片空白,什么都不去想,眼中,就只有敌人!

    只有前方!

    那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一往无回,勇往直前!

    “玉唐铁骑!”王定国疯狂大吼一声。

    他仍旧保持着身子前倾,节省马力的状态,唯有手中长刀却已然化作了一片流光!

    噗噗噗,连续四五十个人头飞上天空,还有十几具半截上半身四散摔飞,一道道浑圆的血柱冲起!

    及至那些尸身倒落尘埃之际,王定国连人带马,至少已经冲出前方不少于百丈空间!

    就是这么的快,这么的速度,这么的勇不可当,无可争锋!

    “天下无敌!”

    身后三万人亦随同王定国的怒吼声,疯狂大吼起来,三万铁骑,紧随着王定国,宛如滔滔洪流,居然完全没有出现断档的疯狂突进!

    整整三万人,宛如一人,这绝对是骑战史上的一抹亮色!

    “杀啊啊啊……”王定国的声音渐渐呈现嘶哑之相,显然是喊得实在太多了,然而威势却是不减反增。

    “杀!杀!杀??!”

    铁骑疯狂怒吼,一万人兵锋前指,一万人兵锋左侧指,一万人兵锋右侧杀,仍旧丝毫不乱的持续一路狂杀过去!

    “当”的一声巨响之余,王定国面前的一位敌将连人带马,被他一刀震出三丈开外,人马同时七窍流血,绝望的看着王定国,然而对方根本连看也不看他一眼,径自绝尘而去。

    自己的豁命拦截,竟连使对方多看自己一眼的资格都没有吗?

    那敌将气绝身亡一命呜呼之际,犹自死不瞑目!

    “呜呜~~~”

    特异号角声骤起。

    王定国心中有数,那是敌人在调动弓箭手,聚集大量的弓箭手,重点狙击,锐点灭杀。

    然而王定国这会是当真什么都不管了,他的心中,就只有一个信念。

    “凿穿!”

    王定国再度仰天怒吼,带着三万铁骑,在敌人两军汇流的千军万马之中,直通通的一条直线杀过去,所过之处,满目尽是人仰马翻,人头滚滚,残肢断臂不绝飞起,鲜血汇成小溪!

    这份气势,让所有正面对战玉唐铁骑的东玄士兵都是心中骇然,寒气直冒!

    满心尽是寒意,比之身体所承受的隆冬雪意更甚许多!

    这,这还是人么???

    又是当的一声巨响,王定国一刀将面前三名东玄士兵一举劈成六片,突然间感觉一阵莫名的轻松,眼前尽是一片空阔。

    却是已然突出了敌方后阵!

    凿穿战术的前半程,完成!

    成功!

    王定国此际并没有带马回头,而是前行速度不改,持续快速往前奔出了差不多两千丈,这才拨转马头,绕了一个半圈,刀锋前方,仍是东玄军阵!

    仍旧是蹄声如雷,仍旧是整支队伍丝毫不乱;三万铁骑几乎全无折损地跟着王定国转了一个半圈,每个人都是浑身浴血的面对东玄军队!

    每个人的身上,盔甲上,头上,都有淋漓的鲜血滴滴嗒嗒的往下流!

    每个人的身上,都是红色的,血红色的!

    就像是数万杀神,突然莅临人间,由这支绝杀队伍所凝聚的凶煞之气,又何止是望而生畏,简直是让人看一眼就能吓得心胆俱裂,魂飞魄散!

    王定国并没有再做任何停留,径自一声大吼,展开了第二波的凿穿回冲!

    “玉唐铁骑!随我杀回去!”

    “杀回去!”

    身后,所有铁骑一如之前一般的整齐的暴喝,两腿一夹马腹,身子离鞍而起,极限前伸,一个个嗷嗷的吼叫着,有如魔神附体一般,尽都挺着兵器,跟在王定国之后!

    整齐的队形,在冲出两个呼吸之后,俨然再度化作了黑色的旋风,黑色的利箭!

    仍旧是势不可挡,无可争锋!

    “东玄小儿!谁敢与老子一战!”

    王定国感觉自身的血液已经燃烧到了极处,血脉空前贲张,兴奋无比,仰天怒吼连连,连人带马再度强势突入东玄军阵之中!

    这一刻,就算是普天之下所有的巅峰高手全在马前拦截,王定国也敢毫不犹豫的出刀一战!这一刻的气势累积,当真已经攀升到天下无敌的级数!

    至少,在气势方面无可置疑,无可指摘!

    “战!战!战!”

    跟随在王定国身后的数万铁骑同样的疯狂咆哮,同样的血脉贲张,同样强势地冲进了敌阵,一路势如破竹,往前挺进,如入无人之境!

    这次,铁骑两侧多了无数羽箭腾空,宛如黑压压的暴雨一般泼洒而来!

    东玄方面显然对于铁骑冲阵预备不足,却也已予以针对,而这来自两测的密集箭雨,就是当前所能做出的最好,最具针对的反扑策略!

    然而当前最好,最具针对性的反扑策略却未必能够立竿见影,有所成效!

    铁骑浑身铁甲,对于一般的利箭来袭,只要不是很倒霉的直接射中面门,基本就是没事,纵使顶着箭雨倾泻,数万铁骑仍旧一往无前。

    所过之处,仍如之前的满目尽是人仰马翻!

    甚至有不少东玄士兵看到他们冲过来,只感觉心胆俱裂,下意识的就想闪避,再无与之对抗连拦截的念头!

    远方地面震动,那是东玄的精锐部队,足堪匹敌铁骑的黑骑在全军动作,蓄势待发!

    王定国咆哮如雷,位于最前锋的他,几乎就是一己之力强撼千军万马的敌军军阵,却始终没有任何人能够挡住他哪怕是一秒钟,一弹指,一刹那的时间!

    所过之处,只待长刀一挥,便是畅通无阻!

    敌阵中号角声悲壮响起,那是死战的命令,玉碎战术启动!

    显然,东玄阵营的主将对于这三万铁骑来袭动了杀心,要将这三万人尽数埋葬于此!

    在这样的军令响起的时候,东玄军队每一名将士,每一个人都会即时化为死士!

    此时此刻,不往前冲的,便是军法惩处,当场斩首!

    战况亦因此而更加激烈!

    铁骑继续疯狂前冲,便如狂风暴雨,然而对方的反击,也是突然间异常凌厉起来!

    极端对极端的后果,便是极端的惨重!

    不少铁骑冲着冲着,被突然扑出来的东玄将士扑落马下,突然落马,两个人一起被周遭人马践踏踩压成肉泥,然而战马仍旧跟随在队列之中,持续原本的势头往前疯狂冲!

    对于战友的牺牲,袍泽的落马,玉唐铁骑每个人都是神色不动,眼睛只有看向前方!

    疯狂冲!

    杀!

    在这样的战斗氛围之中,落马便等于是万劫不复;任何高手,任何强者,都没有办法从这样的战斗中令到落马者生还!

    “杀!杀!”

    王定国一马当先,狂笑如雷,刀光更如霹雳闪电,整个人便彷如是不知疲倦的战神!

    面前人头滚滚,鲜血瀑布倾流;身后袍泽不断有人落马,就在战争渐渐臻至白热化的当口,王定国再发一声狂啸,面前骤然一阵轻松,却是再一次从敌阵之中冲了出来。

    身后,一道黑色的洪流一停不停,一冲而出!

    凿穿战术,再度成功!

    至此,既定策略,完成!

    王定超仍旧策马狂奔,整个魁梧的身子在马背上突然间直立而起,带着淋漓鲜血的长刀指向长空,大声狂喝道:“弟兄们,此役咱们胜了,跟我回家!”

    这一声,却不是给身后的军队命令,而是玉唐铁骑每一次战斗之后,对死去的兄弟的招魂仪式!

    身后,所有杀出敌阵的玉唐铁骑同时在马背上直立而起,兵器指向长空:“兄弟!跟我们回家了!”

    “吼!”王定国一声大喝。

    身后所有铁骑同时整齐的大吼:“兄弟放心,还有我在;家中诸事,扛在我肩;君有战功,我有命在;父老孩儿,终生莫愁!”

    这是玉唐铁骑惯例!

    每一队,战争之后,幸存者第一件事,就是去找战友的家眷,好好奉养!

    也是对忠魂的最后告慰!

    一道铁色洪流,冲出敌阵,仍旧是一个尖锐的三角箭头,向着前方一往无前,无可争锋!

    我们战斗的时候,一往无前,挡者披靡!

    及至我们冲出来的时候,带着兄弟们的战魂回去的时候,仍旧是一往无前,气势如虹!

    玉唐铁骑永远是玉唐铁骑!

    生死都是!

    …………

    <第四更!求月票!>

    <这几章写的我浑身热血沸腾。

    看到有人说水,我不认同!男儿报国之战,还能说水的,我只能说,你的血,太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