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铮留下的十五万铁骑,是玉唐最精锐的部队,也是自己这一战的杀手锏。

    王定国,更是自己手下第一悍将!

    此战,该当有九成以上的胜算!

    而这个时间点,更是天赐良机,失不再来!

    冲阵,固然会伴随折损,却绝对不至于太多!

    对于当前战局而言,这份损失,是极有价值的!

    “慈不掌兵!情不立事!义不理财!善不当官!”

    “报国,慈不掌兵,乃是排在第一位!为何?”

    傅报国闭了闭眼睛,心头不禁流过老太尉方擎天的谆谆教导。

    “报国,什么是战争?战争,对于两国来说,就是拼人力,拼武力,拼物力,拼财力,拼毅力。谁最后支持得住,谁就是霸主,谁就是赢家?!?br />
    “然而对于军前统帅来说,战争却是拼伤亡,拼消耗,拼人命,拼谁能坚持得住,坚持得久的较量!谁最后活下来的人得多,谁就赢了?!?br />
    “你一定要记住,战场上,只有胜败,没有怜悯,更加没有人命!”

    傅报国仰天长叹。

    “老师……”

    听着整齐的马蹄声,王定国气贯长虹的大吼声,随即就是雷震一般的出击声响,睁开眼睛,看着那些一脸坚毅,一往无前的战士。

    这一次冲出去,没有人有把握一定能够活着回来。

    必有伤亡。

    就是不知道,在这方阵之中,最终会少掉哪些熟悉的面孔?

    “老师……您说的都有道理,可是……这都是我的战友,我的兄弟……”

    ……、

    王定国纵马疾驰,让战场之上夹杂着血腥气味的凛冽寒风吹在他的脸上,却没有感到一丝的冰冷肃杀,因为他现在唯一的感觉就只有,浑身上下的热血都在燃烧起来!

    他有一种浑身几乎要爆炸的冲动。

    就在此刻,当下,即时!

    前方是敌人,身边是袍泽,胯下是战马,手中是利刃!

    脚下的,便是战??!

    他的眼睛,在这一刻突然间变得通红,如染血色。

    傅报国给予的三万铁骑,此际就跟在他的身后,同样静默的疾驰;每个人都知道此役纵使是料敌机先,却仍旧难免伤亡,自己未必可以生活,然而每个人都没有将不能归来太当回事,因为每个人都如王定国那般感觉到了心头热血在燃烧!

    王定国心中的昂扬战意,似乎已经感染了身后三万铁骑的每一个人!

    每一双眼睛里,都是满满的燃烧士气!

    唯有惨烈的战斗,才能让这把火真正的彻底的释放!

    虽然没有人说话,却尽都情不自禁地不断用力催动着胯下的战马,移动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疾!

    三万铁骑,当前承迂回走势,从另一侧,有如一条绵延怒龙一般急疾突出玉唐营地,随即就化作了冰原上的利箭,一往无回,疾驰东方!

    王定国处在最前方的位置,就如一枚最为锋利尖锐的箭头,在空中迎风怒啸,破风破阻!

    此刻,他的整个身子都伏在马背上,上半身尽都悬空,整个往前探着,胯部悬在马背上,整个人的重心,也全都放在了前方。

    骑过马的人都知道,这么做能够极大的节省马力,同时还能够给战马形成一种一往无前的惯性冲动!

    此际如此动作的非止王定国自己,他身后三万骑兵全都是如此做法。

    全都身子前驱,手中甚至都没有把握缰绳,只是将左手轻按在马头上,右手则是紧握着自己的兵器,让它与战马贴在一起,宛如融为一体。

    眼中都在闪烁着火花,满目尽是热血沸腾!

    他们全都在静待,等待着与敌人真正接触的那一刻到来,一旦接触,必然会爆发出这世间上最灿烂的血花!

    马上男儿气贯长虹,战意直冲九霄,胯下战马似乎也感觉到了自己伙伴当前那种渴望战斗渴望杀戮的心念,一时间也是鞠躬尽瘁,原本一步能有三丈的,此际尽力的马蹄腾空,疯狂冲刺,已经达到四丈,五丈的单位间距!

    人的血在燃烧!

    战马的血,似乎也在这一刻同步燃烧,一发而不可收拾!

    这一支奇兵突出,便如傅报国的预料一般,对方甚至都没有能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毕竟在这些天里,傅报国就像是一个缩头乌龟,坚守不出,绝不出战,生生营造出一种死守到底的微妙感觉。

    谁也没有想到,傅报国居然会选择在敌方两路大军汇合,气势正盛的时候,悍然出兵突击!

    三万铁骑这会已经奔驰了既定目标一多半的距离,对方军营中斥候才发出长号轰鸣,警报警示!

    “哈哈哈……”

    王定国扬天长嚎。

    这一刻,凛冽寒风仍旧在呼啸,从他的身边疾速掠过,战袍在疾风吹掠之下,发出噼噼啪啪的剧烈声音。

    王定国的声音,却仿佛是乍然出现在这隆冬时节的晴空暴雷一般,乍然在半空响起!

    “弟兄们!”

    王定国的声音粗犷高昂激越,如霹雳横空。

    三万铁骑一声整齐的大喝道:“在!”

    “我们是玉唐铁骑!”王定国嘶声大吼!

    “天下无敌!”三万铁骑整齐划一。

    “我们生于斯!”

    “生于斯!”

    “我们长于斯!”

    “长于斯!”

    “这里是我们的国土!”

    “我们的国土!”

    “是我们誓死捍卫的疆域!”

    “誓死捍卫的疆域!”

    “誓死保卫!”

    “保卫!”

    声浪,一浪高过一浪,越来越见高昂!

    原本,三万铁骑的士气便已经攀升到了顶点,此际被王定国爆裂的声音一吼,人人都感觉自己仿佛又再突破了原有界限,浑身上下尽都兴奋激动得要爆炸了!

    “前方是敌人!”王定国眼睛瞳孔似乎在放大,这是热血奔流已经到了极处!

    “敌人!”三万人同时大吼!

    “身边是袍泽!”

    “袍泽!”

    “身后是家园!”

    “家园!”

    周遭的声浪越来越高昂,声势沛然莫御,强势激荡在冰寒的战场上空,直如晴空暴雷在天际一遍遍的疯狂炸响,震耳欲聋,惊心动魄!

    “为了我们的父母!”王定国眼睛里,已然看到了对方正在汇合的两路大军急疾应变,正自分出人手,紧急调动,迎向自己,意图遏制己方的冲阵!

    他的手缓缓提起,手中那杆一丈七的青钢冷刃在熠熠发光!

    “父母!”三万铁骑同时猛地将兵器提起,锋芒前指!

    “为了我们的孩子!”

    “孩子!”

    “为了我们的女人!”

    “女人??!”

    一声比一声声音更大,到后来已经化作了九天雷霆,震人心魄!玉唐铁骑每个人都已经遏制不住心头爆裂奔涌的鲜血,仰天长嚎,气势如暴怒的雄狮,猛扑下山!

    前方羽箭如同暴雨倾泻,先一步迎头洒落!

    “杀??!~~~~~”王定国长刀一挥,连人带马,猛地一跃,如同一道黑色流星,强势撞进了漫天箭雨之中,撞进了敌人阵中!

    几乎在同时,一片血雨就此飞扬而起!

    这一阵,注定是铁与血铸就的传奇史诗!

    处在最前锋位置的王定国,此际便如同是一柄烧红了的利刃,狠狠插进了彼端的冰冷奶油之中!

    “杀!”

    身后,三万铁骑同时发出一声怒吼,如同将自己心脏中奔流的热血也要吼叫出来一般,每个人都感觉,自己的每一根头发汗毛,似乎都在这一刻颤栗直立起来!

    三万铁骑,如同一道无可阻挡的黑色洪流,以最快最猛的速度,大吼着冲进了敌阵!

    势不可挡,一往无回!

    这一刻,当真如同出现了奇迹一般;长途奔袭一直持续到现在,三万人,三万铁骑所形成的巨大的三角箭头,全然居然没有出现任何的紊乱!

    没有任何一人掉队!

    每一个铁骑,都是严格固守在自己应有的位置上,队列中,三万人,宛如形成了一个整体,以睥睨之姿,疯狂地嵌入敌人数十万大军汇合的那一点!

    远方,正在等待与战友汇合,却临时因为这突发事件不得已站到高处的战歌看着这一幕,突然间浑身都下意识地颤抖了一下!

    因为……

    在三万铁骑以沛然莫御阵势生生砸进自己一方阵营的那一瞬,战歌清楚的看到,一片整齐的血浪就此猛然间腾空而起!

    他的整个视野,都在那一刻变作了血红色!

    战场空间似乎在这一刻静止!

    所有的动作,便如都化作了慢动作一般。

    血浪腾空,还在空中滞留,及至血雨落下的时候,三万铁骑居然在此间不容发的空隙之中,好似利箭一般的一冲而过!

    这种速度,简直是骇人听闻!

    但此刻,王定国和他的麾下铁骑们都没有注意到,自己的速度已经创造了骑兵的历史!

    他们只是疯狂的大吼着,一往无前!

    突进!

    突进!

    …………

    <还在写!还有一章!求票!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