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行人离开山洞空地范畴,往前一看之际,所有人的眼珠子都差点瞪出眼眶。

    却见密林中,山洞外围那边竟不知何时聚集无数玄兽,威势之巨,惊心动魄。

    只是众人却非是惊惧众多玄兽来此,因为所有玄兽尽都聚集在两边,将中间道路空出,分明就是的显而易见送行架势。

    触目所及,此地聚集的玄兽起码也得数十万之数,其中有十几丈高的黑熊,有七八丈那么长的大白老虎,有十几丈长的巨蟒,还有……

    总而言之一句话,但凡此地有的玄兽,此地应有尽有,若是没有,则只会是那玄兽位阶实在低,完全不够资格来到这里,四级以下的初阶玄兽,根本就看不到!

    所有的中阶以上玄兽,就这么静静的候立呆在这里,并没有任何玄兽发出半点声响。

    眼见如此奇景,众人在震撼得心脏都几乎要停跳的情况下,小心翼翼地跟着世外高人踏上了这条路;所走过之处,所有猛兽整齐的俯首,似是行礼,又似恭送。

    似乎在恭送至高无上的王者离去!

    这一幕,让兰公子等所有人震撼得不要不要的!

    再看看前方那道淡漠前行的青色身影,只感觉这个身影已经高大到了与天地同齐名的地步。

    “呀……烟云松鼠……真的是……”有个少女的声音惊讶的叫了一声。

    云扬淡淡的笑了笑,信手招了招。

    顿时,无数的烟云松鼠以朝圣之态势跑过来,就在地面上聚集,宛如烟云松鼠家族聚会一般。

    云扬扫了一眼,径自从中选出一只小小的烟云松鼠幼崽,还不如巴掌大,在他的手心里温暖的蜷缩着,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看着他。

    “我欲要为它找个主人,另辟一段未来,你们可同意么?”云扬的声音淡淡的响起。很是温暖的看着眼前烟云松鼠一大家子。

    那边的烟云松鼠齐刷刷的点头,好似小鸡啄米一般。

    云扬托着这只最萌最可爱最漂亮的小松鼠,转头递给了那位紫姑娘,微笑道:“缘起缘灭,皆由因果,好好待它?!?br />
    紫姑娘一张白皙的俏脸瞬时惊喜得通红通红的,连连点头之余,小心翼翼地接过那烟云松鼠幼崽,抱在怀里爱不释手。

    余者眼中尽都是充满了羡慕之意。

    与之同行的其他几个少女嘴唇下意识地动了动,显然都很想自己也抱一个玄兽幼崽回去;却终究没有人敢说。

    面对这样惊天动地的至高无上的存在,谁敢提什么要求?

    云扬笑了笑,并不说话,只是挥挥手,烟云松鼠一大族群如蒙大赦一般飞快的消失了。

    一行人踏着枯草丛继续往外走。

    候立在两侧的玄兽丝毫不见减少,反而越聚越多,简直有将整个森林高阶玄兽尽皆聚集于此的趋势!

    几位公子小姐越看越心惊,一个个的尽都脸色煞白。

    这里竟然有这么多高阶玄兽?!

    这……这到底是多少???

    几百万?

    几千万?

    又或者是更多,难道竟有亿万之数?!

    这么多凶恶的玄兽,我的天哪……我们还经常到这里来打猎?平常时候这些家伙都藏什么地方了?

    一想起这些,每个人的大腿都在颤抖,无有例外。

    “哎,我今日离开之后,这片丛林的玄兽失去了约束,这里只怕将成凶地,若无必要还是不要再来了?!鼻懊?,世外高人的淡淡声音忽而响起。

    一连串的小鸡啄米般点头。

    不用高人说,他们早已经做出了决定,如此凶险的地方,以后打死都不来了!

    自己这条小命到现在还活着,简直就是侥天之幸。

    如此走出一段路程之后,满目所见仍旧是密密麻麻的送行玄兽群,就在兰公子等人心焦不知道这段由玄兽送行团构建的玄兽墙到底有多长之际,却听某世外高人淡淡道:“你们这样,太耽搁我们的行进速度,大家的心意我都收到了,全都散了吧?!?br />
    话音未落,又见高人挥手。

    轰轰轰……

    众人惊骇地看到,无数的玄兽在高人出声之后,齐齐地低低一吼,然后,宛如兽山兽海玄兽众,突然间一哄而散!

    虽然是一哄而散,但这个散散得居然很有秩序!

    整个过程虽然难免杂乱,却绝对没有发生什么的踩踏事件。

    无论飞走的,跳走的,奔跑的,爬行的,钻地的,上树的……全都是各行各路,各施各法,自行归去,彼此并不干扰!

    前后不过数息时间,触目所及,竟然再也不见任何一头玄兽!

    “我还会回来的?!笔劳飧呷怂坪跤行└猩?。

    看到了这一幕,所有人下意识地都将云扬当作了神仙!

    兰公子鼓起勇气道:“前辈的伤患,必然可以痊愈,届时自可便再履红尘,纵横天下,遨游世间?!?br />
    云扬淡淡道:“但愿吧?!?br />
    高人话里话外的意思显然是没有抱什么希望的,不过就是一点无伤大雅的尝试!

    “老夫远离了世间繁华偌久,此番再渡红尘,亦有意愿出去看一看这天下沧桑变化,到底到了个什么地步?!痹蒲镆慌刹咨#骸跋M?,也不过只是存了万一的指望而已?!?br />
    兰公子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接话,呆了一呆才陪笑道:“敢问前辈贵姓?晚辈们该如何称呼前辈,总以前辈名之,未免生分?!?br />
    兰公子早已打好了与眼前高人建交的算盘,此际套近乎不过是顺水推舟之举、

    云扬淡淡道:“我一生不喜显于人前,长以闲云野鹤自称……你们叫我云老即可?!?br />
    “云老好?!?br />
    众人一起躬身行礼,执礼甚恭。

    只是每个人的心中都是清楚,眼前之人绝对没可能当真姓云;这个云老之云,多半当真就是那闲云野鹤的云!

    不过世外高人他不愿意暴露自己的真实姓名,本就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此次若是能够顺利建交,以后相处的久了,自然而然感情到了就知道了,反之若是不能建交,就算知道其真实名字又有何益?!

    就当前而言,知道怎么称呼对方就足够了。

    如云老这种绝世高人,要是这会就跟自己这帮后生小辈交根交底,那才是怪事呢!

    “云老?!?br />
    眼前再无玄兽送行,众人登时加快了速度。

    那云老仍旧一马当先,而在他前面的尚有那头萌萌的小熊在更前一步开路,这头看起来平平无奇的小宠物,移动速度居然非???。

    然而森林实在是大大,仍旧是整整一天之后,众人才来到了森林的边缘地带。

    亦是直至此处,大家才算是真正地长长出了一口气,彻底放下心来。

    出来了!

    终于安全的出来了!

    而兰公子等人看到一群群正在进入这片密林的玄兽猎人们,大家一个个眼中都是带着讥诮与怜悯的神色:这些可怜见的,想必还不知道,这片密林里究竟有什么吧……

    不是每个人都拥有足够的幸运!

    祝你们好运。

    云扬冷眼看着这些公子小姐,只见一个个都是劫后余生的喜悦;逃出生天的庆幸,对于那丧身在密林之中的二百多人,脸上居然看不出一点悲伤。

    甚至在经过战斗场地的时候,云扬没有停留,这些人也没有提出来先前所说的收拾尸骨的说法,就这么跟着出来了。

    “一群心性凉薄之辈,男女都是!”云扬心中下了评价。

    紫龙城前。

    这一边是排成长龙一般的人群等着进城,足足排出去了好几里路。

    而另一边,也有差不多同样长度的排队,只不过这队人是在等着出城。

    现如今的紫龙城,戒备空前,城门口的一进一出,尽都需要有严格的身份验证以为佐证。

    而这前所未有却突然兴起的高严格身份验证搞得所有人都叫苦连天,却又不得不遵行。

    城门前,除了有刀斧手执法队在明处,以明晃晃的刀锋震慑着那些蠢蠢欲动的人,尚有无数的高手隐藏在暗中,密切注意着任何一点点蛛丝马迹,务求不留任何纰漏。

    在这样严密的纠察之下,自然不断地有人被揪出来。

    “军爷,这路引上的人真的是我??!”

    “你如何证明你是你?你当你是路引么?”

    “我……”

    “带走!”

    “上面标注你的这个李大金的体重一百三十斤,你多重?”

    “军爷,我只是这些年胖了一点,中年发福这不算毛病吧……”

    “凭的毛病,带走!”

    “军爷,我只是长了病,脸上多了这些癍;这是白化病,这就是很普通的皮肤病啊……军爷,我这真不是作假有装扮过的……”

    “我都没说你装扮,你倒不打自招了,带走带走!”

    ……

    后面,许多人都在窃窃私语。

    “之前可从来没有过这样的调查,这什么身份验证未免严苛得过分了吧……”

    “这哪里是身份验证,根本就是在折腾人,哪里来那么多的奸细!”

    “就是说啊,这架势当真是从古到今都没有听说过的。今年怎么就突然开始了,这到底是要闹哪一出啊……”

    “据说这是新的法文政令,为的就是国家一统,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好事?!?br />
    “屁的好事!这么做,先不说长此以往只怕所有人都会进牢房!就当前,有几个人认为这个法令有利民生???到处都是民怨沸腾才是真的!我看当政者这是要将穷人都折腾死,就算真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也没有咱们老百姓的便宜,全都是那帮当官的好处!”

    云扬漠然的站在一边,看着眼前众人熙熙攘攘,耳中萦绕着无数的抱怨,咒骂,脸上毫无表情。

    一脸的本隐士高人没有路引,但本盖世高手进不进得去根本就无所谓,不萦于怀的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