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蛇群围在中间的人群顿时精神一振,满眼尽是希冀地望着传来笛声悠扬的方向彼端。

    是不是来了救星?

    是不是有隐士高人来救我们了???

    这大抵已经是当前的唯一救命稻草了??!。

    “救命??!”兰公子失声大叫,涕泪横流,哪里还有半点世家公子风度翩翩的仪态。

    “救命,救命??!”其他人也都醒悟过来,凄厉万状的喊起来;那几个女子的叫声尤其响亮。

    生死关头,风度?风范?

    那是什么?!

    笛声悠扬,也不知道到底是个什么曲子;总之众人惊喜的发现,那蛇王貌似因为那悠扬笛声显出很焦躁的样子,身子也盘了起来,数丈长的蛇信刷刷的吐来吐去。

    那些小蛇,也都开始骚动……

    笛音越发的接近了!

    众人充满了渴望的眼睛里,终于发现远处有一个人影,自彼端草地上悠悠走来,一只横笛,就在唇间,视漫山遍野的毒蛇如无物。

    笛声仍自持续,仍旧悠扬,然而漫山遍野的毒蛇却开始退后,最外面的毒蛇已经拨转了身体,扬长而去,仿佛有致命的威胁正在逼近,是非之地,早走早好……

    刷刷刷……

    众人流着泪,惊喜欲狂的看着毒蛇从最外围开始撤走,然后,里面的毒蛇,也都开始游走……

    最后……

    只剩下蛇王还顽固地停留在原地,盘着巨大的蛇阵,跟这位奇怪的高人展开抗衡。

    众人心中松了一口气。

    看当前这状况,貌似是有救了?!

    这个高人,虽然浑身上下的衣服看起来有些残破,但看起来却是干干净净,还有那高人的年纪,无法看得出具体多大,但肯定小不了就是,就只说能够跟眼前蛇王抗衡的高人,没有相当的修炼年限岂能做到……

    这样的绝世高手,只看脸哪里能看得出年龄?

    所谓见微知著,看那高人的形象,估计已经不知道在这山林中居住了多少年!

    众人正在思考如何求救,让那条超巨蛇王也一并走了,不意却看到了令他们更加瞠目结舌、难以置信的一幕。

    那位世外高人径自走到了那条巨大无比的蛇王面前,毫不客气的一脚踹了过去,骂道:“孽畜!居然又恃强凌弱,吃人害命,记吃不记打么!”

    众人眼珠子几乎射了出来!

    那条蛇王盘成一盘的蛇阵,瞬时崩溃,整个身躯趴在地上,鬼鬼祟祟的往回走,避退之意昭然。

    “赶紧滚蛋!”云扬这位世外高人很是霸道的喝道;“再看到你吃人,必然将你的骨头拆了!”

    听闻斥退之言,蛇王如蒙皇恩大赦,嗖的一下子没了影子。

    至此,死亡的阴影终于散去。

    兰公子等十七个幸存者眼见死亡阴霾消弭,生机再临,心神一松之下,却是一下子瘫倒了下来,浑身上下就只剩下哆嗦了,一时间连话都说不出了!

    这位世外高人看着那一堆堆的白骨,沉默了一下,喃喃道:“世事无常,生死一瞬,我终究还是来晚了啊……”

    兰公子一朝生机得复,作为世家大族后人的他,瞬时便恢复了其应有的风度,立即站起来,礼仪尽显,赶紧上前一步,恭恭敬敬的拜倒在地:“多谢前辈救命之恩!晚辈感激涕零,只恨无以为报,难以报答前辈恩德之万一?!?br />
    剩下人见状也好似醍醐灌顶一般,纷纷坚持着站起来,跪倒在地大礼参拜。

    云扬淡淡道:“无需如此,此际于吾只是随手之劳;各位从哪里来便归何处去吧。此地不宜久留,速速离开?!?br />
    兰公子面现难色,哀求道:“还请前辈大发慈悲,我这里有几个同伴被毒蛇咬伤,他们元气已然枯竭,不能自救,请前辈……这……”

    幸存下来的十七个人里面共有九个人被毒蛇咬伤了;虽然服了药,但效果明显不怎么管用,虽然毒蛇的毒力并不能奈何高阶修者,但也得看高阶修者中毒之时的状况,若是在第一时间调动修为压制,乃至将之消弭祛除,自然无恙,但刚才兵凶战危,中毒者尽摧玄气应付蛇群犹有不及,哪有余暇静心祛毒,之后更是玄气耗竭,致令毒力遍走全身,连脸上都已经是黑气密布,这样的状况,莫说中毒者已然气空力尽,就算安健如常也难回天!

    对于中毒者而言,普脱死厄,又逢毒危,今天当真是人生霉日,无过此者!

    云扬检查一番,皱皱眉道:“确实有些难办……你们抬着人,跟我来?!?br />
    说完径自转头而行。

    兰公子等依言恭敬地背起人跟在后面,人人都是有一种强烈的直觉:今天,我们是遇到了真正的世外高人!真正的绝世高手!此番危厄,或者只是天大机缘之前的考验而已!

    我们竟是天佑之人!

    远远觊觎的一蛇一熊看一众幸存者面现由衷的欢欣之色,隐隐猜到了众人的心思,尽是嗤之以鼻:你们咋这么会想,你们的脑洞这么大,怎么不上天呢?!

    及至看到了这位世外高人所居住的大山洞,以及山洞外面的景象,尤其还有一股异常浓郁的酒气,众人心中已经有相当的猜测了。

    “伤者只是蛇毒毒力暴走,遍溢周身,那便不妨事。只要将此药服下就没事了?!痹蒲锎由蕉炊幢谏喜恢滥睦锟勖艘幌?,摸出来一块黑漆漆的药,递了过去:“一半内服,一半外敷,祛毒疗伤?!?br />
    那黑药看着不起眼,效果是真好啊,这边才用了药,脸上的毒气迅速消退,伤口更是开始流出毒血,不过一盏茶的功夫,流出来的血液便已转为殷红,这便表明中毒者体内的毒力最少已经祛除九成以上。

    众人还发现,那黑药非止对毒力有奇效,对玄气之补充亦有极惊人的效果,中毒者内耗至深,元气大伤,本以为此次之后,就算侥幸能活,自身修为也要下降至少一阶不想服下黑药之后,不但所中之毒瞬解,连带自身元气也跟着回复了四五成,且丹田中犹有元气不断滋生,温养经脉,这一切皆在在证明,中毒者并不会因为这次中毒而修为倒退!

    这……这分明就是祛毒疗伤还灵的救命圣药??!

    这,分明就是机缘,天赐的大机缘哪!

    “尔等在此休息一天,不得妄动?!痹蒲锢淅涞乃档溃骸懊魈毂匦肜肟?!”

    众人惊魂初定,自然都是恭恭敬敬满口应承。据说这等世外高人大多数脾气怪异,小心翼翼,绝无错处。

    虽然在山洞里休息,难有舒适床铺,但众人却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全,安稳,安心!

    对比此刻,众人不禁回想起刚才的血肉横飞,那简直是如同做了一场噩梦般的不堪回首,几个女子已经忍不住嘤嘤哭泣起来,眼泪刷刷的流。

    那几个少年公子也尽都是黯然低头。

    那么多的生命,就因为一次狩猎,没有了。

    兰公子叹口气,道:“等咱们回去的时候,还是从原路返回,一定将他们的尸骨都收拾起来……哎?!?br />
    虽然悲伤,但毕竟劫后余生的庆幸与喜悦还是占了大半,尤其还适逢如此世外高人;少男少女们毫无形象的躺着,呼吸着刚才以为再也呼吸不到的人间空气,渐渐的心情就平复下来。

    跟着……女孩子们开始整理仪容,随之而来自然就是叽叽喳喳的说话声音——

    “你们说……那人是什么人???”

    “不知道,但是看这样子,在这里住了……”另一个少女看着周遭环境:“怎么也得几十年了吧?”

    “几十年?不止不止,依我看上百年也是有了……”

    “是啊,你看这痕?!饫?,还有这里,尤其是这个石凳子坐得都滑了……”

    “可是,什么样的人才能在这种地方住这么久啊……”

    “肯定是盖世奇人呗,就人家对那巨蛇的那一手,若非身有惊世修为岂能做到……”

    听着那边的窃窃私语。

    兰公子心中实则也在思考想着这件事,越想心头越是火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