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

    几个少女就要冲出去。

    “慢!”锦衣少年兰公子拦住了众人,道:“发现了踪迹,就不怕它逃走。不过再次危险区域,还是谨慎一些?!?br />
    蓝衣少女矜持微笑,眼中闪过不悦之色。

    那锦衣少年沉吟了一下,径自安排道:“再往前走,玄兽难免会越来越强大了,大家注意留神周围动静,胡老,宋老,你们几位玄功高强的,尤其要密切关注?!?br />
    几个老者同时出声:“不敢当兰少如此称呼,老朽等人敢不尽心竭力?!?br />
    锦衣少年笑了笑,道:“为策万全,大家组成防御圆阵,几位姑娘在中央指挥调度,哥几个则分别看住一个方向,这样就算当真有个万一,我们也有应变余地?!?br />
    这锦衣少年看起来很会来事儿,尤其是几位姑娘在中间指挥调度这句话,更是让在场的那五个少女都是微微的笑了笑。

    所谓指挥调度是假,?;ぶ苋攀钦?。

    但这句话却还要更早一步地?;さ侥羌父錾倥淖宰鹦?,端的煞费苦心。

    “这里大抵很少有人来了……几乎都没有人走过的痕迹?!闭饣锶艘槐咄镒?,一边窃窃私语。

    “那烟云松鼠似乎是往那边过去了……”

    “刚才又蹦跳了一下,真快?!?br />
    “不过真可爱,怪不得云烟姐姐喜欢……”

    头顶上,不时地有惊起的飞鸟扑簌簌的声音。

    随着追着那只所谓的“烟云松鼠”,不知不觉间,深入密林越来越远了……但四周都没有什么动静,一片风平浪静,众人也并未在意。

    终于……

    “刷刷……”

    一阵异样声响乍然响起。

    众人不敢怠慢,齐齐伏低了身子,掩去身形,这才警惕地看过去,却见几头玄兽,如同一阵风一般,从前面密林中刷的一声消失不见了。

    “疾风狼!那是六品玄兽疾风狼!”

    那位胡老脸色轻松:“几位公子小姐不用担心,那疾风狼虽然惯性成群结队行动,但对于我们来说,决计不能构成威胁。反之若是运气足够好,找到了它们的巢穴位置,说不得咱们还能搞几十头疾风狼崽回去,那兰少可就发大财了?!?br />
    兰少矜持的笑道:“嗯,六品玄兽的幼崽,的确能发上一笔,只是怎是我一人发财,在场众人自当人人有份才是?!?br />
    在场众人,包括那几名少女在内,都明显是经常到这片地域打猎的???,此际脸上尽都是毫无惧色。

    前方刷刷的声音兀自不断响起,众人循声看去,却见一群又一群的疾风狼,慌不择路的逃走了。

    然而则是一群豹子,也不知道为何,惊慌失措的亡命奔逃……

    再之后则是一群穿山甲,速度固然不及疾风狼或者豹子,却也是拼老命一般的逃窜……

    又是一群……

    如是接连不断的过去了不下二三十种玄兽,尽都是成群结队的疾驰而去,仿佛在躲避什么恐怖袭击一般。

    “今天看到的玄兽真不少,只可惜他们的逃逸速度太快,这片林子地域极之辽阔,一旦错过,便不好下手?!币桓錾倌攴浅M锵У乃档?。

    “不错不错,我刚才一路数着,前后过去了二十**个玄兽群,怎地会有如此动静……”

    另一个少年摇头晃脑,展现自己非同一般非比寻常远超济辈的记忆力。

    人群中,那位宋老蓦然听到这句话,突然间神情一震,似乎是想起了什么,霎时间脸色大变!

    “兰少!”

    宋老飞身上前几步:“情况只怕不妙,我们须得马上后撤,迟恐不及!”

    兰少皱眉:“怎么了?这是个什么说法?”

    “玄兽这般集体成群结队的急速逃走,很大会是有高阶玄兽向着这边过来了,万一属实的话……”宋老这会的脸上已经见了汗,显然他心中早已不止是万一,而是一万!

    这位兰少倒也不是什么刚愎愚蠢之人,闻言顿时心中一惊,从善如流道:“不错不错,大家速速后撤!”

    只可惜现在才想后撤,已经晚了。

    其实早就迟了,他们本就是针对目标,他们的动向亦是行动正式启动的信号,此刻,不过是将序幕拉到最后,演绎得更贴近真实而已!

    整片昏暗的林子里面,突然间充满来了簌簌的声音,四面八方无处不在,竟似包罗天地,尽囊其中。

    随着簌簌声响传来的同时,犹有一片腥风亦隐隐传来。

    “是蛇群,数量极众的蛇群!”

    宋老脸色大变:“现在撤来不及了,赶紧清理出一片空地,建立防御带,应对即将到来的?;?!老胡,老孔,快!”

    说话间,率先拔剑出鞘,一剑将一棵大树削断,跟着一脚将那断树树身远远地踢了出去。

    几位高手闻风而动,连同两百余护卫一起动手,刷刷刷,轰轰隆隆……

    不过顷刻之间,众人周遭的数百棵大树便已经被清理了出去。

    甚至连带地面的杂草,也都被悉数拔了起来,堆积在众人四周,接下来,一片片的雄黄硫磺等防蛇防毒虫的药物,在四周密密麻麻的布了十几层圈子,草堆上更浇上了火油,而这一切布置的中间位置,则是数百丈的空地。

    那几个人手上的火折子此际已经点燃,满脸尽是紧张,一旦发现不对,立即毫不犹豫点火设限。

    只要起火,四周便会形成一道隔断玄兽进攻的火焰升腾防线,大增己方生机。

    不得不说,这些人的应对还是相当有章法的。

    再辅以他们的人力物力,综合战力,等闲的蛇群攻势,根本无法撼动他们的阵势!

    然而四周萦绕簌簌声响,却是越来越密集,越来越刺耳,腥风亦渐趋浓烈,扑鼻侮心,众人竭力远眺之下,瞬时尽都脸色苍白,遍体冷汗,处于最核心位置的那几个少女更是浑身簌簌发抖起来。

    触目所及,四面八方竟尽都是各种毒蛇,密密麻麻而来,竟似将众人所在之地,作为汇聚地点。

    无数毒蛇,有的是在地面爬行,有的是在树枝间爬行,还有的已经渐渐接近到了外圈的树身上,盘绕着,一圈一圈的……

    慢慢的,防护带之外周遭的所有大树树身树枝上,全都爬满了毒蛇!

    目测毒蛇的密集程度,几乎达到了连这些大树的树叶都看不到的地步!

    境况至此,已经是恶劣至极,偏偏远方簌簌之响仍旧远远未止,还多加了一份大型身体在地面拖动的声音……那是大型的毒蛇,竟也在一批批的赶过来……

    众人的脸色已经变成了死灰色!

    截止到目前能够看到的毒蛇,数量便已经超过了千万条之数!

    防护带周遭的树林,可谓已经被毒蛇群填满了。

    是的,就是填满,满目尽是毒蛇,再无他物!

    再过片刻,又有咔嚓咔嚓的声音不断响起,那是一些树枝承受不住毒蛇的重量,断裂下来。

    此地树木树龄均长,质地自然远超寻常树木,而许多树枝竟会因为承受不住毒蛇重量而断裂,那边意味,最少也有十几条二十几条毒蛇同时盘踞在一根树枝之上,蛇群的数目,以及密集程度,当真已经渐臻密不透风的地步,更不用说那些早已经在地面上盘起蛇阵的第一批次蛇群,蛇信吞吐,极尽张狂!

    “完了……”兰少脸上一片凄白:“据说这片山脉有一条蛇王,只怕是它有动作……咱们这次……”

    “所有人注意?!焙狭成弦彩且黄野祝骸暗鼻爸?,唯有决一死战,死中求活!咱们共得二百三十人,单体实力远胜蛇群,同时出手过于浪费,还会因为没有休息回气时间,全无转圜余地,如此分成三队,每一队人,都最少要抵御一个时辰的时间!”

    “还有,请诸位公子小姐赶紧发出自身携带的信号求救,请求支援!”

    “如此我们或尚有一线生机!”

    各大家族的公子少爷小姐们,一个个都是手忙脚乱,火箭取出来,好几个人哆哆嗦嗦的,将信号火箭掉到了地上,可见其临事反应实在堪虞!

    所幸信号火箭还不是太脆弱,心急火燎之下,终究还是全都发出去了。

    砰砰砰……

    天空中,接连有响声轰鸣,浓郁不散的烟雾,良久不散。

    “求救的信号也不要一次性打完??!”陈老几乎吐血;这帮家伙竟然一次性全都发了出去。

    这简直就是在自己作死。

    你以为你放出一次信号火箭一定就有人能够看到,你以为你是天佑之人呢?!

    四周蛇群仍旧在聚集,聚集得越来越多了,几乎都要堆起来了,一层层的往上翻涌,却还没有展开攻击。

    但这比单纯的展开攻势还使人恐惧,宛如梦魇一般的画面,让所有的公子小姐们无一例外尽都是一阵阵的晕眩。更有许多人直接呕吐了起来。

    几个女子更是连胆汁也吐了出来。

    几个老者与护卫们人人都对这些个公子小姐的表现表示了满心的无力。

    陪着这帮家伙出来,简直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这帮公子小姐,一个个看上去光鲜亮丽,似乎都是人中龙凤,个中翘楚,但真正遇到这种生死关头之际,却是半点用都没有,反而只有拖累的份!

    期盼援手尽速到来的众人,却发现局面愈发的不利起来,四周唰唰的声音居然越来越响。

    “看……我的天哪……”一声绝望的声音脱口而出。

    却见四面八方,蓦然出现了足有水桶粗细的巨蛇,而远方貌似还有更粗的,更大的,更长的……全都在蜿蜒赶来的途中!

    这一刻,所有人都已经对能否生还失去了信心!

    亦是在这一刻,蛇群开始了攻击!

    哗啦一下子,树上的毒蛇全部掉了下来,地面上立刻多了一层足有半丈厚的毒蛇床,又或者是毒蛇踏板,早已将那些药物的气息全数掩盖。

    然后,数千万毒蛇的超猛阵容,从各个方向,好似排山倒海一般涌了过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