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久之后,等晕眩感稍稍褪去之时,一熊一蛇就感觉两条树枝伸到了自己的脖子下面,将自己的脑袋往上抬。

    不等树枝发力,一熊一蛇就无比乖巧的抬起头来,深情款款地凝实前方,重新将这个世界纳入眼中。

    触目所及,自己面前唯有一人。

    这个人单就身量而言,在自己眼中看来真的很小,一口就能吞十几个的那种,而正是此人,以很是和蔼可亲的态势,蹲在自己面前的树杈上。

    “呜呜……”

    “嘶嘶……”

    黑金熊与花纹蟒同时低下头,这是表示求饶、表示臣服的举动!

    刚才那一阵好似疾风暴雨般的打击,让这两位丛林霸主感受到了被不可抗力支配的恐惧,他们知道,自己说什么也不会是眼前这个人类的对手!

    再不服软,小命就没了。

    这已经超出了两大玄兽王者对人类威能上限的认知!

    眼前的这个人形,绝对不是人,是一个恶魔!

    实在太可怕了!

    “服了没?”

    云扬一脸和蔼可亲的问道,那态度,那语气,简直是太蔼然了!

    一熊一蛇闻言之下,拼命点头示意。

    作为九品玄兽,虽然只是九品初阶,但已经能够听得懂人话,实在不行,也可以分辨出这精神力是个什么意思了。

    这种时候,若是还逞强,说一句:“老子宁死不服!”诸如此类的脑残话,那可就是真的要和这美好的世界说再见了。

    云扬皱皱眉,很是有些不满:“你们个头都太大了……这个状态让我感到很不舒服,跟你们说话,居然要抬着头,真是累啊,怎么才能不累呢……”

    怎么才能不累?

    最直接的选择莫过于干掉两兽,那自然就不用抬头说话了,最是最简单的思维模式!

    “呜呜……”

    黑金熊硕巨的身子陡然颤抖了一下,登时身量足足小了一圈;再颤抖,又小了一圈,连续颤抖了十七八次,整副身量已经变得跟寻常黑熊无异,满眼尽是可怜兮兮的看着云扬。

    显然这已经是它正常状态的极致身量了!

    云扬坚决地摇头:“还是太大!我要俯瞰你,俯瞰明白吗?!”

    黑金熊委屈万状地呜呜叫着,没奈何之下,狠狠心咬咬牙,又是使劲一抖,浑身上下发出一阵剧烈的骨骼脆响,一股黄色的蒙蒙光彩从其身上散发出来……

    光彩散去之余,一头只得三尺左右,毛茸茸的迷你小熊出现在云扬面前,那湿漉漉的鼻头,讨好的憨态,趴在地上仰头看着云扬。

    “这还行,有觉悟,给你点奖励?!痹蒲锉冉下?,伸出脚。

    黑金熊颠颠的跑过去接受奖励,伸出舌头将这个恶魔的鞋子舔得干干净净。

    “打个滚!”

    刷!

    “跳一跳!”

    刷!

    “一只腿跳一跳!”

    噗!

    云扬大乐:“不错不错,表现得真不错!你可以一边站着去了,等会再给你奖励!”

    黑金熊闻言如蒙大赦,一溜烟地跑到云扬左边,以一种乖巧异常,特别特别萌的姿势躺了下来;云扬抬起脚,黑金熊就非常聪明的爬过去,让这个恶魔的脚放在了自己头上,好让这个恶魔更加舒服些……

    至于玄兽王者的尊严云云……

    那是什么?

    黑金熊表示那些跟被恶魔支配的恐惧比起来,根本就不重要,微不足道!

    命都要没了,还在乎什么尊严!

    只要能让本熊活着,就是吃屎……那也是可以考虑,可以甘之如饴的!

    云扬对于某熊的态度表示满意地嗯了一声,顿时令到黑金熊感觉自己的整颗心都醉了。

    云扬转头看着花纹蟒,皱眉头:“你怎地还这么大?想让我继续仰视你么?”

    花纹蟒这会是当真吓得连蛇胆都破碎了,用哀求的眼神看着云扬,一个房子那么大的蛇头拼命地在地上砸。

    这么多年的生命,它知道,人类求饶的时候需要磕头。

    而它现在就是在磕头。

    咚咚咚……

    “嘶嘶嘶……”

    花纹蟒拼命地释放自己的精神力解释。

    吓死蛇了啊,这眼神太凶残了……

    “你是说,你也会变???只不过浑身骨节都被我弄错位了?所以无法缩???不是骗我吧?怎地会有这般限制!”

    云扬歪着头满眼尽是质疑。

    花纹蟒拼命地点头,原本凶残冷漠的两眼中,哪里还有什么凶残恶毒,全都是诚恳,全都是楚楚可怜,还有畏惧与崩溃。

    “若是这样的话,好办得很?!?br />
    云扬飞身而起。

    轰!

    一脚踢在花纹蟒身上。

    身后,那只三尺高的迷你小熊下意识地浑身颤抖了一下。

    自己的老对头,足足有万斤的花纹蟒,居然被整条踢了起来。

    嗯?我在惊讶什么,刚才那恶魔不就是一直提溜着花纹蟒鞭打我么!可是……那种一辈子只会嘶嘶的生物,居然被踢得发出来一声“呱”的惨叫,又是个什么情况?!

    还有,明明是那条可恶的蟒蛇在自己面前遭遇了惨无人道的疯狂殴打,本熊为什么会生出深有体会,感同身受的感觉!

    那个可怕的恶魔足足在那蟒蛇身上踢了一百零八脚,自己就也好像被踢了一百零八脚!

    这也还罢了,更可怕的是在这期间,蟒蛇那家伙就全程都没落过地!

    一直在空中飞,嗯,被踢得在空中飞!

    黑金熊只看得两个熊眼中全是恐怖,我的个熊妈妈啊……我竟然又生出了被恶魔所支配的那种身不由己,那种难以言喻的恐惧!

    这实在是太……太惊悚了……

    噗!

    花纹蟒终于落在地上,单就表象早已经是惨不忍睹!

    “好了没?”云扬温柔的问道:“你很不错啊,居然有一百零八节骨头了,真不少啊……”

    回复行动自由的花纹蟒根本不敢有丝毫犹疑怠慢,呼的一下子整个身子盘起一个巨大的蛇阵。

    然后,直接就是用尽了吃奶的力气,遍体萦绕起一层青蒙蒙的光彩,那庞大的蛇阵即刻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急速缩小下来。

    慢慢的,身量已经缩短成一条也就只得丈余长短的小巧样式普通蟒蛇,旋即松开蛇阵,将自己整个身体平平的直直的趴在地上,讨好的抬起蛇头,仰视某人:“嘶嘶嘶……”

    云扬点点头:“不错不错……不过,传说你们花纹蟒,生长到了一百零八骨节的时候,每一节骨节里面,都有一颗夜明珠?都是无价之宝?!”

    花纹蟒浑身都僵直了,惊恐的看着面前的恶魔,浑身都颤抖起来,口中发出嘶嘶的悲鸣,变得只有拳头大小的蛇头拼命往地上砸起来。

    饶命??!

    “我喜欢夜明珠?!痹蒲锏溃骸暗腋不短暗??!?br />
    花纹蟒和黑金熊同时焦急的叫起来,拼命表现,表示,我很听话,我最听话!

    “我需要看到听话的证据?!痹蒲锫獾男α诵Γ骸氨热缢?,你们还能再小一点不?”

    花纹蟒与黑金熊同时露出豁出去的神色……

    就在云扬以为这俩货竟有骨气,意欲拼死一搏的时候,却听见噗噗两声,又是一道黄光一道青气同时散出……

    一熊一蛇竟又同时缩小了一大圈。

    现在的黑金熊一共就只得两尺高,个头比之寻常黑熊幼崽尚有不及,根本看不出这会是个熊族霸者;至于花纹蟒更是直接变成了只得手指头粗细,三四尺长的款,不过金灿灿的还挺耀目。

    云扬这才满意地笑起来。

    “现在才是真正不错,看起来多好多顺眼?多萌多可爱?比刚才那等凶神恶煞的德行强出太多了?你们哪,就没有一点审美观念吗?!”

    一熊一蛇心中这会全是无奈,如果敢哭的话,它们一定会哭出声来。

    我们是玄兽……要顺眼和萌有屁用啊……

    那种悲催得要死的感觉,始终充盈在心头。

    这已经是它们损失了太多太多生命本源的力量,硬生生将自己缩回来的结果了。

    经过此事之后,想要回到原来的阶位,恐怕……最少最少也得需要二十年的修炼才行!

    也就是说,这个恶魔,一句话,就让两大玄兽王者损失了自身超过一成以上的战斗力!

    “别这么委屈,来,给你吃点好东西;只要你们听话,以后还有!”

    云扬随手送出去两团浓郁的生命力;一人一团,不偏不倚。

    一熊一蛇见那精粹的生命力光团临身,顿时四只眼睛都直了!

    呆若木鸡!

    天哪……地??!

    这是什么!

    金光急疾一闪,花纹蟒早已经将自己那一团吃下去,转头虎视眈眈的时候,才发现那迷你熊早已经两个爪子抱着气团,囫囵吞枣的咽了下去。

    好东西!

    真的是好东西??!

    光只是那么一团,已经将刚才的所有损失,包括被殴打的损失,被强逼着变身的损失,以及,内脏的损失,鳞片的损失……全部都补了回来,甚至还颇有富余!

    顿时,一熊一蛇看着云扬的目光完全的不同了。

    一对蛇眼,一对熊眼,尽都是散发出来无比热切的光芒!

    大哥,您有这种好东西你为什么不早炫,早炫的话哪里还用的着您亲自动手,我们早在第一时间就服了!

    您真的可以早炫啊,为什么不早炫呢!

    早炫了,您好,我们也好!

    可怜我们这一顿揍啊……

    ……

    动动脑筋的干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