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放心,属下必然竭尽全力,保证完成任务!”白衣雪激昂慷慨的道:“若是雷公子此次归程受到半点损伤,属下提头来见!”

    “不要你提头来见,只要雷兄万全,这个才是重点,听明白了么???”云扬点点头,又再郑重嘱咐道。

    雷动天心中感激更甚。

    他当然看得出来,这个老白的实力不过天境六重天,平日里根本就不在自己眼中,但却已经是云扬这边修为最高的护卫。

    这个护卫的修为,不入自己眼是一回事,但决不能算低,即便是在家族中,也可排到中游,而这样的高手,在天玄大陆更是顶峰级数,还要更在四季楼五大尊者之中的刀尊者之上。

    可说是云扬的保命底牌。

    云扬出行明明也有危险,但为了自己,却能够毫不犹豫的派出了他护送自己!

    这份兄弟情谊,简直就是感天动地、何能不动容?!

    “兄弟,一路保重!”雷动天感动的转头。

    却正看到云扬眼神真挚的看向自己:“雷兄,千万保重!”

    雷动天重重点头,眼中含泪。

    “我走了!”云扬转头而出。

    身后,雷动天不断挥手,神情惆怅。

    他很明白,真的很明白,若不是因为自己的缘故,云扬的大师兄还有未婚妻小师妹,又怎么会被四季楼的人抓???那是说什么也不会发生的事情!

    说到底,还是自己连累了云扬,更致令其亲人朋友身陷险地。

    但是,这还是机缘,自己与云扬的缘分,云扬是注定要成为自己炉鼎的男人,他为自己付出,自己感动是一回事,但这是苍天赐予的机缘,天予不取,便是逆天,天都是站在我这边的!

    我果然是天之骄子,苍天庇护,永不蒙尘!

    ……

    在一旁的老梅还有方墨非,努力地板住了脸,当真是用尽了全身修为,这才止住了几乎要爆笑出口的笑意。

    大师兄?

    小师妹?

    神特么大师兄小师妹,咱们家公子,连师门都木有!

    只不过这谎话实在是信口拈来,端的声情并茂,让人深信不疑,没看到雷动天现在已经感动德快要剖心剖肺、尽诉衷肠了么?

    方墨非感到自己跟随云扬越久,沉定功夫越是退步,往昔在森罗庭练就的面具脸早已破功不说,连最后一点点的淡然淡定都随时不存,这样的氛围,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才好了!

    ……

    一阵风起!

    天唐城这段时间以来,一直阴呼呼的天空,突然间风云翻涌,风声急速的增大,呼呼的劲吹;满城旌旗,亦因骤增的风势呼啦啦地飘扬了起来。

    天空中,风卷白云,白云舞风,迅速远去!

    ……

    早已在留意天象变化皇帝陛下急疾踱出御书房,仰头看看,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该是风尊动作了,是不是去接朕的小孙儿了?肯定是的,但愿这家伙能够动作快一些,越快越好?!?br />
    皇帝陛下心下可是满满的期盼。

    但在元帅府中端坐的秋剑寒却绝对不是这么想的。

    风尊之前说过,要两三天才再过来听自己消息;听了自己消息之后,才会去接孩子。这个过程肯定不会变更,必然会走!

    那也就是说,现在风尊离开,绝对不是去接孩子,而是另有别的事情要忙。

    时间还没到。

    而看其搞出的这么大阵仗,甚至不惜暴露风尊本身功法,暴露行迹的催动风云,扬长而去……绝对是去做大事,而且……目的地应该是在很遥远的地方!

    但这样一来,原定的两三天期限,风尊只怕就要回不来了!

    甚至多长时间能回来,也是说不准的事情。

    “你丫的在这个节骨眼干嘛去???不知道这边着急么?”

    秋老元帅跳上房顶,不顾仪态,破口大骂:“你这混蛋,你这是要干什么???你你你……你将这么大一个烂摊子丢给老夫你却一走了之,老夫如何交代?!你知不知道那边早已等不及了,更不是那等得了的狠角色,动辄就是要出人命的好吗?!”

    老头这会当真是急眼了,急的浑身大汗,浸透重衫。

    你要是在约定时间里回不来,老夫怎么向那个早已不耐烦的皇帝陛下交代?

    这回是真的要了老命了。

    之前还只是一个消息,就折腾得老夫差一点三魂七魄丢了一半,这会你拍拍屁股走了,迟迟不回,老夫还不得被皇帝陛下蹂躏死???!

    你不是土尊的兄弟么,你咋就不能体谅一下一位父亲急于见到儿子的儿子的迫切心情呢?

    什么大事不能等你应付完这个父亲再去处理,就急于这么一时半刻么?!

    然而天空中唯有风声呼呼,心急如焚去意至坚的风尊却又怎么能听到老元帅的疾呼?

    他现在的唯一心念,就只在于另一位父亲,另一个为了儿子拼尽残命的父亲!

    莫说一时半刻,就算只得一息一刹那,云扬也不愿意再等!

    也等不下去!

    那边已经命在顷刻啊。现在过去都不知道赶得赶不及。

    云扬一路风驰电掣,全速赶路,及至下一次展露身形之时,赫然已经是正午时分!

    而云扬面前,乃是一条大江。

    此处距离天唐城,已经有三千七百里之遥!

    面前江水浩浩荡荡,目测江面起码也得有数百里宽。

    月魂江!

    相传这条江乃是月亮魂魄所化,但凡月光回应到的地方,这条江就能流到。

    只要月亮还在当空闪烁,这条江就能永远存在!

    “久违的月魂江,接下来只要顺着江水走下去,彼端就是紫幽帝国了?!?br />
    云扬站在月魂江边,看着仍旧悠悠的江水,一泻千里而下,眼神中不由有一瞬间的失神。

    曾经有多少次,兄弟九人在江边聚会?

    又有多少次,战后在这里收拾归程的行装?

    犹记彼时,老大就站在自己当前立身的这块大石之上说道:传说天玄大陆,不仅仅有月魂江,还有太阳河,还有星辰海,还有风云湖;只可惜我们现在能够看到的,就只剩下这月魂江了。

    将来若是天下太平,我定要带着兄弟们咱们去见识见识那些传说中的地方。

    兄弟们齐齐轰然叫好,订立约定,彼时定要前往。

    云扬依稀记得,当初老大土尊说这番话的时候,不但眼神很是奇怪,貌似声音也与平常不同。

    当年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有那份奇怪的感觉;但现在他知道了、明白了。

    因为老大土尊就是大皇子??!

    当天下一统之时,玉唐新君继位之刻;老大若是还在,不知道心情会如何?

    那原本应该是老大的位置,他却只能在旁看着。

    所以他想,与其在旁看着,心中不舒服,莫如等到天下太平那会,四处带着兄弟们去游历,远离这个自己付出了一切的伤心地!

    当时水尊就站在土尊的身边,粗声大气的说道:“不错,哪里有什么事情能够比兄弟们永远在一起更加重要???”

    现在想来,那时四姐根本就是在宽慰老大呢。

    原来那时,这两人就已经对眼,甚至已经结为夫妻了吧!

    听罢水尊的劝慰,老大又说:“哈哈,说的不错,确实没有什么能够比兄弟聚首更开心快乐,嗯……反正已经到了江边,老四且带我去水里耍耍吧?!彼低?,大笑声中,就拉着水尊的手,一跃而下深不见底的月魂江。

    兄弟们见状齐齐在岸上起哄,哈哈大笑,嘲笑老大老大人还一副小孩脾气,不但生出玩心,还付诸行动,身体力行,罕见罕见。

    “亦是直到现在方知,那时候老大肯定和四姐去过二人世界了……”云扬想到这里,不禁想起土尊拉着水尊往下跳的时候,水尊当时那自己等人并未注意的挣扎,还有一干兄弟吐槽两人好基友一辈子的事情……

    不由得咧嘴一笑,喃喃道:“老大,你可是真有你的……知道我们几个啥也不知道,索性就真将我们当傻子,光明正大的去逍遥也是没谁了,七哥还说,好基友就好基友,怎么没有我们的份……”

    许许多多的小细节,现在想起来,都是那样的温馨却心酸。

    记得当时,七哥血尊咧着嘴笑得那般的没心没肺,虽然明知道当时那张脸是假的,但是兄弟们还是想要群起揍他一顿,当真是笑得太贱了。

    你想好基友一辈子是你的事,扯上我们大家干嘛?!

    但现在云扬再想起那个贱贱的笑容,却就只觉得怀念,就只觉得心头酸涩。

    “七哥,我们的老爹可能被抓了……”

    云扬默默地说道:“你……你知道么?这样的事情,我怎么能够允许呢,小九绝不会再允许我们的任何一个亲人陨落,绝不!”

    云扬说完这句话,但见其整个人就此飞身而起,以一种异常流畅的姿态,融入了月魂江!

    是的,就是融进了江水之中。

    紫幽帝国与玉唐的风貌自然回然,尤其在对待风这种自然天象的态度上,更是超差别对待!

    玉唐风起,尽是欢声笑语,而不正常的风起在紫龙城,却唯有满目戒备,四野尽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