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扬离开了秋府,心中也曾有几分惋惜,就如秋老元帅所说,这样一个绝顶刺客,死了委实是颇为可惜的。

    不过就算再惋惜也好,他如今身陷紫幽帝国,自己鞭长莫及,就算有心相救,甚至付诸行动,能到赶到的时候,也许人早已死了,更别说自己现在根本抽不出身,光是雷动天、兰姐灵犀两女等一系列的事情就需要大把时间应对。

    人嘛,总有些亲疏观念,云扬也是人,也不会例外!

    太有道德,可以先人后己,先顾旁人然后再念及自己人的人,都不是人,是圣人!

    是以在与水无音联系的时候,云扬也是很随意的交代了一句:“对了,无音,让人查一下紫幽那边抓获的刺客的事情;若是真的是咱们这边的义士,看看是不是可以帮上一把,最不济也要相助保全他的家人?;蛘哐懊倩岣桓鐾纯?,不至于豪杰受辱、死而尤恨?!?br />
    水无音答应一声,也没将这件事当一回事。

    “公子,紫幽刺客这件事倒是不难办,反倒是另一件事,现在可是难应付得紧?!?br />
    “什么事?竟然能够把你难为到!”

    “还不就是那两位大小姐……”水无音脸色如苦瓜一般:“现在已经折腾得快疯了,我去安抚,都被揍了三顿了,再这样下去,连我都要一起疯了……”

    云扬拍拍头,对于这件事也是很有些头痛的。

    之前云扬所做的打算实在太坏,最理想的构想也不过就是全身而退,顶多顶多是能够不暴露自己九尊身份而已,却哪里能够想象得到,事情就能转折如斯,

    而现在事情过去了,原本预想中的恶劣局面半点不在,肯定是要将计灵犀和月如兰接回来的,但更具体一点的问题却在于,接回来之后,要怎么说,怎么解释?

    这口气,该怎么让两女发出来?

    自己不明不白的就迷晕了她们送走……回来能轻饶了自己才怪!

    “哎,这事委实有点难办,还是劳你在那边再留几天,告诉她们我这边没事,只不过云府房子被毁了个干净;需要一点重建,等修建好了,我第一时间就去接她们回家?!?br />
    云扬现在想到的解决办法还真的就只唯有不照面而已,由水无音背锅,谁让水无音跟八哥关系更近,他的未婚妻、他的妹子,由水无音应付,正是顺理成章,珠联璧合,情理之中的!

    “反正现在事情已经过去,等再过几天她们气消了,那时候再去接回来肯定没事的?!?br />
    云扬心里如是想到。

    可怜的云公子、年轻的云尊大人,号称尽知天下人,实则根本就不了解女人!

    女人这种生物,委实是很奇怪的。

    不管是什么事情,只要在事情发生之后,你第一时间解释,说明白说清楚了,不管多严重的事情,一顿脾气之后也就啥事儿都没了。

    但你没有在第一时间解释,而是选择压一段时间之后再说……那么,任何一件,哪怕只有针尖大小的事情,也能变成那种地崩山摧壮士死的悲惨事故!

    显而易见,云扬现在还没有意识到。(作者按:我意识到了,那一次,不堪回首,真的是差点地崩山摧壮士死……)

    所以,彼时该当付出代价的时候,也有理所当然,情理之中,意料之内,不足为奇!

    云尊大人这一顿蹂躏,应该是跑不掉的。

    ……

    回到接天楼房间。

    “雷公子已经醒了?!卑滓卵┕促鞅?。

    “嗯,我这就去看看?!?br />
    ……

    “云兄弟!”雷动天一看到云扬,眼圈利马就红了。

    “好了好了,现在已经没事了?!痹蒲锖艹镣吹淖拢骸袄仔?,我很抱歉……老穆死了?!?br />
    “我知道,你没事就好……”雷动天眼圈一红:“天可怜见,你我兄弟还都活着?!?br />
    雷动天现在重伤未愈,死里逃生,最容易动感情。

    “确实是老天保佑。实力低微如我,为求万一,在云府几个地方布置了特异毒素,就赌对方一定会毁我云宅,大抵是之前雷兄令到他们身处危境方寸大乱,得势之势急于泄愤,果然针对我云宅落手,最终是剑尊者中了毒,对方没有解药,不得已这才妥协,只是用这种下作手段苟且偷生……实在是上不得台面?!?br />
    云扬叹了口气,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道:“雷兄……四季楼,实在是……实在是庞然大物,盛名之下并无虚士,之前我就跟你说过,四季楼能人辈出,尤其那四季楼之主年先生,更是能与此世第一高手凌霄醉争锋的绝颠强者,你就算不刻意回避,也最好是回家族多带些人,再来放对,但是你非不听,致令……哎?!?br />
    雷动天低下了头:“此次委实是我错了……”

    “这一次真是太险了?!痹蒲锷钌钐酒骸八淙唤男矣枚颈仆肆怂?,但是他们也提出了条件,形势比人强,我不得不就范?!?br />
    “什么条件?”雷动天道。

    “条件是要我与你划清界限,他们很明白的直说,他们的目的就只在于对付你,不会再针对我!”云扬道。

    雷动天眼中恨意大盛的同时,亦有疑惑泛起:“为什么?”

    “这就得说起我的一个护身宝贝了?!痹蒲锍聊似蹋骸熬缘谋ǘ髁?,世上仅存的那一枚,就在我这里?!?br />
    雷动天显然也听说过君莫言的大名,沉声道:“原来如此。那你答应了么?”

    云扬怫然不悦:“雷兄,你将小弟当做了何等人?若是我当时答应,雷兄此际如何尚有命在?!”

    雷动天急忙道歉:“云兄弟,刚才是我失言,我如何不知道兄弟你的义薄云天,愚兄在此郑重道歉!”

    云扬道:“我自然是不会答应这样的条件,但当时情况实在太过危急,我不得不做出相当的妥协,我除了给他们可以解去剑尊者所中之毒力外,还应承他们,以后我不会再参与到你们的争斗之中去,相对的,他们无论什么时候都不准进入我云府一步?!?br />
    雷动天目光闪动,显然听出来这其中差别很大。

    “也就是说,以后你们交战,若是落入下风,可以到我的云府暂避?!痹蒲锴溉坏溃骸罢庖丫俏夷苷〉降淖詈媒峁??!?br />
    雷动天深深吸了一口气:“我明白了,能够有此结果已经是难能可贵!”

    “哎,我本想劝他们交还你的未婚妻,彼此化干戈为玉帛,甚至我都许诺了他们当说客,替你做主不再追究此次灭杀老穆,乃至重创你本人的事情,但四季楼不肯答应?!?br />
    云扬左右看了看,压低了声音道:“雷兄,我怀疑……四季楼似乎在你身上有很大的企图……当时我以剑尊者的性命相胁,可谓余地极大,但我隐隐感觉到,若是我继续坚持,对方很可能选择放弃剑尊者,也不会再妥协下去,既然事不可为,就只能以当前最为有利的条件达成谅解!”

    雷动天嘿嘿一笑:“这是必然之事!他们绝不会同意的,我身上的利益可是太大了,其实他们愿意暂时放过,都已经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了!”

    “雷兄,你就在我这里好好养伤,一切等伤好了再说?!?br />
    云扬站起身来:“现在云府正在重建之中,等建好了,我们就搬回去?!?br />
    雷动天默然点头。心中却道:搬回去?我有什么面目搬回去?云府之倾颓尽是我的缘故!

    而敌人实力既然至此,我必须另有动作,等几天,我回复行动自如后就立即返回家族,然后搬了救兵,再回头报复!无论如何,也要将四季楼连根拔起!

    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不过,云兄弟这份深情厚谊、救命之恩,怎么也不能不报;他为了我,可是连祖宗基业都毁掉了。

    无论如何,也要报答他一下才是。

    哎,如此好兄弟,如今又救了我一条命,将来若是真的将掉作为鼎炉牺牲,想必效果会出乎意料的理想!

    ……

    另一边。

    剑尊者等人已经去到了玉唐城城外,在一座山下掏了一个山洞,暂避风雪,籍以疗伤修养。

    以他们的修为,自然可以无视风雪,当然,现在还处在重伤之中的剑尊者不在此列!

    最少还需要三天的休整时间,才可以勉强行动。

    只是经此重创,剑尊者的修为大损却是无法避免的不争事实。

    “这一次打完了我心里还是迷迷糊糊的?!北鹫吣幼磐返溃骸霸勖蔷烤故俏耸裁创蚱鹄吹??他们为什么要杀老五?”

    雪尊者冷冷道:“起因大抵就是一个误会,及至老五死了之后,所谓的误会也就不再重要了?!?br />
    “貌似这个雷动天这次也没说什么始末缘由。只是从头问咱们,人呢?人呢?”冰尊者道:“咱们抓了他的人么?”

    霜尊者哼了一声道:“事已至此,刨根问底还有意义?这个是当前重点吗?”

    旁边,一个充满了悲惨和仇恨的声音响起:“不错,事已至此,什么原因,什么起始,委实是再没有追究的必要了!此仇不共戴天,不死不休!”

    …………

    <要不以后都下午或者晚上更新吧?

    其实是深怕惰性,之前分开更新,就是怕推到下午,然后会推到晚上,最后会越推越晚……大家发表一下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