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云扬细心地将衣冠冢上面的皑皑冰雪尽数拂去;然后自己盘膝就地坐了下来。

    “这段时间,我想了很多很多,许久许久?!?br />
    “这件事,到底是不是月姐的诈死埋名、金蝉脱壳之计?临走还给我吃那么多的好东西……月姐,你临了临了,何至于这般的用心良苦?”

    “我真的不相信,月姐你就这么去了?!?br />
    “这么多天,我一直都在想,疑点越来越多。所以……月姐,你其实没有死吧???”

    “五哥,这件事情,你知不知道呢?”

    “不过,不管怎么样,我总算是能放心了,这段时间以来,我的心,始终悬着,纵使明知于事无补,却仍是悬着的?!?br />
    “只是,也许不久之后这座云府就将不复存在了……”

    “小九或需要开启另外一条路了……”

    云扬的脸上有苦涩:“浩浩九尊,煊赫天下!五哥,你知道么,我一直感觉你们都没有死……一直在某一个地方看着我……但是你们怎么就这么忍心,看着我一个人孤苦伶仃,苦苦的扛着,捱着……”

    “其实我是多么希望,你们是真的这么做,是真的没有死,只是在某一个地方,看着我自己扛下去,挨下去……那样彼时我见到你们的那会,一定和你们翻脸,一定要跟你们算总账?!?br />
    “雷动天这件事,我初初的如意算盘肯定是打得好的,但最后还是将云府牵扯进来了,计划纵使再如何的完美,也总没有变化来得快!也是,事实又岂能尽如人意,玩脱了也就玩脱了吧……不过,事态发展仍旧算是在计划之中,早有准备应对。然而事态如斯,云府终究是不免要暴露的……”

    “这次事后,只要四季楼大略的查一查,就再没有可能查不出来,更加不会错过现在的风尊就是我这个事实……”

    “所以,前路茫茫,吉凶难卜已是定论……”

    “但,纵使再如何的艰难,我还是会扛下去,直到再会你们的那一日!”

    “会有那一日吧……一定会有那一日的!”

    ……

    计灵犀与月如兰站在窗前,看着外面雪地中,正默默地坐着的云扬。

    在这一刻,两女齐齐生出一种奇怪的感觉。

    眼前的云扬,明明身在红尘俗世之中;但却让人感觉他实则乃是孤独地立身于云端之上;尽是寂寥,孤独。

    整个人就像是一块拒绝融化的冰,遗世孤立,生人勿近。

    人世间那么多的可贵、可珍惜的情感,在这位云公子面前,仿佛都是沾不上去的!

    他似乎拒绝一切的美好,拒绝一切的温暖。

    拒绝一切,可以让他的心变软的东西!

    他表现得永远都是那么的温文尔雅,但这种温文尔雅,却将所有人,所有事,所有红尘大千的一切,全都拒绝在心门之外!

    就如现在。

    他一个人孤独的坐在雪地里,让人有一种强烈的抗拒感、违和感。

    抗拒任何人,任何东西,任何事物……接近他的身体。

    他宁愿就这么孤独下去,寂寞下去。

    “为什么呢?”月如兰皱着秀眉,低吟道。

    计灵犀感觉自己的心都跟着疼起来。

    她想要接近他,但,他却固执的不让自己接近。一次又一次的拒绝,甚至是决绝,每一次,当双方感觉到距离在拉近的时候,云扬都会主动地,有意无意的,将距离重新拉回到冰点!

    视线中。

    云扬终于站了起来。

    他满心落寞的笑了笑,随即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

    在冰天雪地寒冷氛围中,他长出的那一口气,便如一条白色长龙,从口中冲出去、扬长而去。

    似乎这段时间里,他汲收的人间温暖,都在这一刻、这一瞬倾吐了出去。

    然后,他的背脊又如一口剑那般的挺直着、挺立着。

    如此静了好一会,转身,向着这边走过来。

    ……

    “云表哥?”计灵犀现在看着云扬此际的眼神,居然生出了许多惶恐不安之意。

    所谓的惶恐不安非是因为自己,而是因为云扬,因为此刻的云扬,再非是之前那个,这几天来一直与自己朝夕相处的云扬,至少,此刻的他又再多披挂上了一层冰冷的盔甲。

    多了一层冻颜!

    计灵犀从心中感觉,现在的云扬,似乎距离自己越来越远。

    这让她心中不安极甚。

    此刻云扬,便恍如是一片孤独的云,正在远离红尘,越飘越高,越来越不可捉摸,无可触及。

    “没事儿?!痹蒲镂氯岬男α诵Γ骸拔艺饫镉行┖枚?,拿来给你们?!?br />
    “什么好东西?”计灵犀心痛的看着云扬。

    你就一直这样子么?

    你的心难道都不会累的么?

    那么多的痛苦,无穷无尽的压力,还有太多太多的事情……

    全都放在你的身上,压在你的心头!

    但你就那么压在心里,在你面对自己人的时候,都用这样平静温和的面孔。不让人感觉到你心中的任何情感。

    在你面对敌人的时候,你嬉笑怒骂,你冷酷果决,你……

    但每一种,都不是真正的你!

    为什么,为什么在面对我们这些自己人的时候,你还是不肯放下心防,稍稍放松片刻呢?!

    “当然是最好的东西?!痹蒲镅艄獾男α诵Γ骸罢舛骺衫粗灰?,我从雷动天手里勒索出来的时候可是做足了戏,费了好大的功夫呢!”

    “这是三颗朱果,分三天吃下去,可以增加百年修为?!痹蒲锬贸隼戳礁鲇窈?,递给计灵犀一个,月如兰一个:“必须在这三天内吃下去,再之后或者就难得有空闲的余地了?!?br />
    “还有,这是十块七彩灵玉,你们每人五块收着,以后练功,可以以之为辅助,当可事半功倍,加速修行进境!”

    云扬再次递过来两个小小的盒子。

    “??”

    月如兰和计灵犀本能的感觉不对劲。

    “敌人很快就要来了,你们等下先服用朱果,提升修为还有战斗力。既然你们不肯走,那么,提升一下实力非常必要?!?br />
    云扬道:“这也是我能想到的,唯一能安全一些的方法,增添自身保命本钱,无论何时都是重要的?!?br />
    两女闻言齐齐眼前一亮。

    云扬给出朱果之举本身犹在其次,两女真正在意的却是——这混蛋,终于不赶我们走了。

    ……

    当天晚上,云府灵气四溢!

    四处都是修为突破的特异气息。

    四大家族的高手们,一个个惊疑不定。

    怎么回事?!

    这是什么情况?!

    怎么好像各个方向都有人在突破?

    甚至,连自己家的公子们竟也在突破?

    修炼?

    这到底是咋回事呢?

    云扬适时地出现了,给出了解释。

    “这是雷公子给出的修炼资源,我给你们家公子也每人用了一份?!痹蒲锏溃骸昂苌?,不过大家雨露均分。等你们离开的途中,要好好的看好他们,敦促他们练功消化,否则,我怕这四个惫懒货浪费了这次机缘,那可是此生憾事!”

    四大家族的护卫们人人都是恍然大悟,纷纷一脸感激的说道:“多谢云公子?!?br />
    “无须客气?!痹蒲锺娉值奈⑿Γ骸白>纫宦匪撤?,一路平安,再会有期?!?br />
    “多谢公子,我等亦祝公子平安喜乐,再会有期?!?br />
    ……

    当天晚上。

    冬天冷提升完毕之后,浑身伤患尽去,偷偷摸摸进入了云扬的房间:“老大,你要交代我做什么事?。??”

    对于云扬单独找自己帮手,冬天冷可是倍感荣宠,与有荣焉!

    自己始终是最早跟老大的,情谊与其他人大大的不同!

    这会的冬天冷,真心感觉自己可以手撕一头大地之熊!

    吸收了一颗朱果的力量,冬天冷从内心上感觉,自己已经天下无敌!

    这种兴奋快意的感觉,实在是太澎湃了,以至于走路都有些发飘,若不是胯下还有那三两坠着,估计都能直接上天了。

    “我要交代你……”

    云扬说出五个字就停下了。

    因为他看出来了,或许冬天冷本来过来乃是想要问问自己要他做什么事情的;但看到自己之后那种骚包的本性却又占据了上风,本能的就想要显摆显摆。

    瞧他那一脸的迫不及待德行,早已是狼子野心,欲盖弥彰。

    “老大你是不知道啊?!倍炖淇旎畹淖谠蒲锎惭厣吓ぷ牌ü桑骸拔艺庖槐沧?,就从来没有这么强大过!”

    云扬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一时无语,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决定是不是有点不靠谱了,交托给这个人那件事,真的好么,太冒险了一点吧……

    “太爽了!”冬天冷十分快活:“真是太爽了!我从来没有想到,这种大机缘居然会落到我的身上,哇哈哈哈……等我回到家,特么的,我就装低调,要是有人考察我,我就一点一点的展现出来……一次一次的让他们震惊,我要让他们震惊到怀疑人生!”

    “我要打击家族那些所谓的天才,打击到他们无地自容哇哈哈哈……”

    “看谁还敢小看我,纨绔怎么了,纨绔就不能成才了?”

    “老子就要成为天底下最纨绔却又最天才的那个人!”

    “哇哈哈哈哈……”

    想起美好的前景,冬天冷叉腰大笑,云扬清晰地看到,在那大张的嘴里,那红色的舌头在灵活的不断跳动……

    云扬由一时无语转为震惊万状,他是真的没有想到,冬天冷居然会有这样的智商!

    这不是某些小说里某位主人公的套路伎俩么?

    卧槽冬天冷你难道想要转职当主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