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动天冷笑着点点头:“天下事,本就都是一场误会!你们两位诗人,才是最应该懂得的。毕竟你们是这么的浪漫,他么下半夜了还在冰天雪地里赏夜景,自己装煞笔,还要当老子煞笔!”

    刀尊者口中鲜血狂涌,已是危在旦夕,雪尊者实在无暇分说,厉声喝道:“让开!”

    话音未落,却见其整个身子好似旋风一般急疾疯狂旋转起来,亦是在此时,原本已经落下,在地上开始堆积凝结的雪花,竟是悉数飞腾而起,弥漫了天地!

    刹那间,天下有雪,满目尽是素色!

    “雪舞倾天,吾,便是主宰!”

    一股难以言喻的力量氛围,亦随之笼罩了整个接天楼楼顶!

    雷动天和老穆的真实修为都在雪尊者之上,但这一刻,只感觉一股不可抵挡的大力涌来,竟是生生地的被其排挤出这个范围之外,难有任何作为!

    而这个冰雪交加漫天飞舞飘零的特异空间,就只有一个人有话语权,说了算!

    雪尊者!

    不经他的允许,任何人,也无法涉足此间!

    哪怕你修为比他高,在他这个领域没有消除之前,也是万万进不去!

    “领域!”

    雷动天一声惊呼:“雪之领域!一个区区八重天的武者,居然能够领悟到领域层次?!这……这怎么可能?!”

    他的声音里,满满的尽都是不可置信!

    也不止是雷动天,同样震撼、同样不可置信的还有老穆,两人面面相觑,尽都是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不可思议的震撼:这怎么可能?

    这分明是道境修者才有可能觉醒的超阶技能,而且还不是只要是道境修者就能领悟,须得有运气有机缘有造化,因缘际会之下才能顿悟。有些高手,一直到了道境六重以上的境界,也未必能觉醒领域威能!

    而眼前这个四季楼的雪尊者,居然在只得天境层次的时候,就能够释放领域!

    “这不是见鬼了么……”

    雷动天揉揉眼睛,几乎以为是自己看错了,又或者雪尊者当前只是施展了某种特异秘术,令自己判断失误。但眼前所见的,分明就是领域氛围的奇异景象,决计不假。

    “刀!”雪尊者身子在颤抖着,脸色也慢慢的变得发白:“你怎么样?”

    刀尊者勉力支撑起身体,嘴角不断地有血沫溢出来:“二哥……我……我恐怕是不成了……”

    雪尊者浑身一抖,急忙上前一看究竟。

    一看之下,却见刀尊者胸膛位置竟自塌陷了一块,足堪致命,一时间不由得睚眦欲裂。

    “先前那人的第一剑,就已经震伤了我的五脏六腑,之后我施展燃魂**反扑,摧谷太过,神魂大耗,这才导致神智迷蒙……”刀尊者惨笑:“就在刚才,那黑衣家伙用掌力阴了我胸口一下,此际回复清明,不过回光返照,命不久矣……”

    “二哥,哪怕我此际还能苟延残喘的活下去,也注定是废人一个,时日无多了?!?br />
    雪尊者仰天长啸,声音充满了激烈愤慨的意味!

    自己刚才为什么要留手,为什么不乘对方气空力尽的当口全力以赴,即便不能击杀对方,博取全身而退的生机总能办到,为什么偏要瞻前顾后,自己多番留手,对方不领情不得止,反而在得到喘息余地之后,对己方痛下杀手,更令五弟濒死,一切都是自己的不作为导致的!

    可是此刻,纵使再懊悔,也是悔之晚矣,无济于事了!

    外面,剑气呼啸的声音,又一次凌厉的响起了。

    两道剑光升腾而起,旋即又交叉着落将下来!

    向着雪之领域疾冲而来。

    领域一旦形成,便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哪怕是修为高于施展领域一方,但由于是彼此灵气属性不同,仍旧会被屏绝在外。

    领悟领域势所难能,想要破解之,同样的难能,除非是修为比领域者高上三个大档次以上的修者,才能够以蛮力强行摧毁!

    而这个摧毁,乃是将领域连同施展领域之人一起毁灭!

    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办法可想。

    领域不灭,其主不死!

    雷动天的修为比雪尊者高出不止一筹,却也远远没有达到超出三个大档次那么高的高度,但双方敌对之间已经无可转圜,尤其还知道雪尊者竟是一个拥有领域的潜力型修者,绝杀之意更甚,当下便以从外界展开蛮力冲击为媒介,点滴消磨雪之领域。

    这是针对领域最原始,也是最笨的办法:维持领域,也是要消耗自身功力修为的!

    只要冲击得多了,消耗到领域者功力修为枯竭的时候,领域自然就会消失!

    本来以雷动天所知,拥有领域者,至少也得有道境层次的修为,而道境修者,维持自身领域,足可维系相当长的时间,用这种最原始的方式攻击,可称杯水车薪,绝难奏功!

    可是雪尊者却只得天境八重天级数,即便拥有领域,能够维系的时间也必然有限,雷动天与老穆联袂夹击,还是有很大机会可以消磨摧残掉这雪之领域的!

    剑光如虹,不断地强势冲击雪之领域,隆隆不绝的声音,便如惊天炸雷,震动着整个天唐城!

    作为直接招呼对象的接天楼客栈,渐渐支持不住,摇摇欲坠。

    雪尊者亦是浑身颤抖,脸色越来越白,显然雷动天主仆的做法已渐奏功。

    但他却始终在坚持着。

    他不敢撤掉。

    因为这里面,有自己的兄弟!

    刀尊者呼呼的喘气,突然睁开眼睛,眼中露出湛然的神采,轻声道:“二哥,此生,我知足了?!?br />
    雪尊者浑身陡然一震。

    刀尊者眼中露出来温暖的神光:“我的修为,一直是咱们兄弟之中最弱的,平常,四位哥哥见到我,不是打就是骂……所以,我也不愿意见到你们。二哥你对我的打骂和嘲讽,更是最多的……”

    “所以我平常也不在那里待着,宁可闯荡江湖,四处浪荡……”

    “但是今天,我是真的知足了,那一句五弟,让我倍感温暖?!?br />
    刀尊者眯着眼睛,道:“二哥,是兄弟对不住你,拉了大家的后腿。二哥今天舍命相护,小刀子永生永世都不会忘记!”

    雪尊者咬着牙,承受着外界的冲击,道:“你在胡说什么屁话,快些化开药力,缓解伤势,只要你的心脉回复运转,我便带你突围!这等要命的时刻,你还不干正事,感慨个屁啊,等安全有你感慨的时间!”

    刀尊者脸上露出来温暖的神色,轻声道:“二哥,这两个人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也不知道为什么这般针对咱们……还有那句刀尊者,我想,咱们肯定是被人坑了……而在这天唐城,有资格有胆量且有能力坑到我们的人就只有一个,就是九尊的风尊?!?br />
    “这两个人的修为,异常强横,纵然比不上咱们老大,却也是属于此世巅峰。二哥你若是带着我逃走,咱们兄弟两个就只会有一个结果,就是被他们追上,杀死!”

    “现在最好的情况,就是咱们兄弟俩能够活下去一个。反正我已经是不成了,就不要再犹豫了?!?br />
    刀尊者微笑道:“请二哥替我向大哥三哥四哥告别。多向四哥说句对不起,我没有保住他的儿子,我对不起他?!?br />
    外面轰轰的声音震天撼地,雪之领域愈发的岌岌可危,随时可能瓦解溃散。

    但雪尊者此际却似乎什么都听不到了,他惨白着脸,两道目光盯在刀尊者脸上。

    “二哥,你等下可要做好准备,把我的头带回去。就埋在……我最喜欢的地方!”

    刀尊者的脸色,突然慢慢的红润起来,眼睛,也发出了光。

    “不要??!”

    雪尊者撕心裂肺的一声大吼,更意欲制止刀尊者的行动。

    但,为时已晚,刀尊者浑身上下都开始发光了。

    他眼中的精光,越来越亮,越来越见森寒,刺目的精光,如同惊天宝刀,出鞘愈半!

    森冷的寒芒,照耀世间!

    “还有,记得把我的刀带回去,那是我于此世的见证!”

    刀尊者淡淡的说道。

    他此刻的说话言语,尽都充满了力量氛围。

    下一刻,他原本已经塌陷的胸膛,竟自重新隆起,与常人无异。

    此刻的刀尊者神完气足,似是回复至万全状态,身子从地上缓缓飘起,一个翻身,落在雪地上。

    一身黑衣的刀尊者,渊渟岳峙地站在雪地之上,满面尽是一片冷漠,似乎人世间所有的感情,都再与他无关!

    “撤掉领域!”刀尊者淡淡的说道,又或者说是吩咐道。

    他的眼睛??醋磐饷孀莺峤淮淼那亢峤9?,眸子中已然尽是黑色。

    再没有了眼球眼白之别!

    “二哥舍命护我,小弟终身无憾;便以此残命,送二哥归途安稳!”

    刀尊者的声音愈发淡漠。

    这一刻的他,就像是一个高高在上的神祗,声音里面,再没有了半点属于人类的感情。

    “小五!”

    雪尊者一声狂吼,热泪夺眶而出。

    下一刻!

    雪之领域骤然破除!

    呯的一声,无数的雪花,就此翻卷天际。

    雷动天与老穆见状不觉大喜,同时冲了过来。

    然而一道黑影,恍如虚空幻化一般地悄然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浑身尽是纵横交错的刀气。

    ………………

    <大家觉得,是下午一次性更新两章好?还是上午一更下午一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