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动天道:“还有么?”

    “自然还有!”云扬道:“这位风尊大人回来之后,或者应该说针对何老那一役之后,我们诧异地发觉,风尊大人不但本身风相修为暴增,更直接成全能的了!他不仅通晓风相之法,还兼修云相、火相、血相、雷相之法!简直是太厉害了,直如九尊联袂加身一般……”

    雷动天猛地皱起了眉头,这一下,即便是以他的“智慧”竟也有些想不通了。

    “要知道九天阵寻找传人,都必须是单一的体质才可以……”

    云扬叹了口气道:“更是须得单一体质达到了相当地步才有可能被九天阵选中,此点已得明证……所以,我们九尊大人之中的任何一人,都是绝对不可能拥有其他人异相功体的可能……”

    这一点,大抵就是云扬一半真一半假的胡吹了。

    只是这个世界上除了他之外,却是再也没有别人能够知道这件事的真相,所以,云扬不管怎么吹,都不许担心有人拆穿这层牛皮。

    尤其这个理由,还是这个天底下每一个人都深深认可的基本认知!

    “不错,九天阵这等神奇,不是单一的超凡体质,怎么能获得认可……”

    “云兄弟能够想到此点,亦是上智!”雷动天深深呼吸:“这位风尊大人果然有重大问题!前前后后足足九个疑点,那么……”

    云扬道:“我们玉唐高层研究了很久之后,终于得出一个恐怖的结论……这位风尊大人,多半……是假的……”

    雷动天也叹了口气,心道,我只听到一半的时候,就已经确定这位风尊是假的了。

    你们居然研究了这么长时间,纵使是形势逼人,也该有所限度吧……

    “而且……这位风尊大人,很大机会……乃是四季楼中人,甚至就是四季楼的高层,在伏击一役后缴获九尊大人所修秘籍,才能将诸相功体尽归一身……”

    云扬道。

    “这一点我也早就想到了?!崩锥旌苁怯行┍梢牡南胱?。

    “至于这位风尊大人所揪出来的所谓四季楼的奸臣……只怕尽都是我玉唐的忠贞之士,不二之臣……”云扬闭上了眼睛,沉痛之极:“雷兄,你或许不能理解我辈的感觉……”

    雷动天连连叹息:“这种感觉,我完全可以感受得到,感同身受……的确是不好受的?!?br />
    “何止是不好受!在确认洗点之后,大伙简直是想死的心都有了!”云扬道:“据我父亲说,皇帝陛下当场就晕倒了,口呕朱红……”

    “哎!”雷动天叹息。心道:要我说,如此昏庸的君王气死了才是你们国家的大幸。

    “最最严重的是……”云扬道:“这位风尊大人这段时间以来所做的每一件事,至少从表面上看来,都是以玉唐帝国的名义……而更加让我们无语难受的,每一件事,我们都为其进行了最妥善、尽善尽美的善后工作!”

    雷动天都感觉有些不可思议了,你们玉唐朝堂上上下下能够蠢到这种地步,也是真特么的奇葩了,叹为观止,蔚为奇观哪!

    被一个人玩弄一个国家玩弄了一年……到现在还在吃哑巴亏,甚至是还要继续吃下去?!

    “现在已是骑虎难下,我们若是揭开这个秘密,就等于是整个玉唐朝堂之上的所有人,集体在自己打自己嘴巴,而且是往死里打……”

    “更有甚者,这层遮羞布万一揭开,民心军心,将会在瞬间荡然无存!”

    云扬悲愤莫名:“所以纵使我们明知道那是一个奸细,但我们却还得要继续支持……籍其之声名稳定民心?!?br />
    云扬看着雷动天:“雷兄……说起这件事情,包括我们陛下在内,都是一肚子的血泪啊?!?br />
    雷动天咧咧嘴。

    你们不一肚子血泪才叫见了鬼。

    “这等**……”

    云扬露出像是哭一样的笑容:“我们那里敢往外说,唯有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咽,唯恐有一点点风声传出去……彼时……民心崩溃,军心崩溃,国将不国啊……”

    他真挚的看着雷动天:“雷兄,万望理解,我刚才真不是故意为难你啊?!?br />
    雷动天深有同感的说道:“我明白你的心情,更能体谅,若然此事的当事人换作是我,我也不会轻易说出去的,这件事情实在是太丢人了……而且是整个国家几十亿人一起丢人……”

    “换做是我,也是万万丢不起这个脸的?!崩锥爝裥甑溃骸霸菩值?,我理解你,你们整个玉唐高层尽都不容易?!?br />
    “谢谢,谢谢?!痹蒲锛ざ奈兆±锥斓氖至《骸袄仔?,理解万岁啊?!?br />
    “现如今,那位动作频频的风尊大人似乎已经感觉到了我们的疏远,在最近这段时间里,直接从天唐城消失了,再无任何踪??裳??!?br />
    云扬道:“我们现在根本就找不到他的下落,不,或者应该这么说……自从这位风尊大人再现以来,我们就从来没有任何人能够知道他的下落……此人行事之周密小心,已经是到了令人发指、丧心病狂的地步,我从来没见过如此谨慎小心、滴水不漏的狠角色?!?br />
    他看着雷动天,道:“既然是这个人劫走了雷兄的未婚妻……我的建议是……”

    雷动天眼神一动,认真的看着云扬,道:“什么建议?”

    “他知道不知道,这位姑娘是你的未婚妻?”云扬问道。

    “这个……”雷动天忽而语塞。

    对啊,他知道不知道呢?也许或者可能,恐怕是不知道的……

    云扬心中翻了个白眼,继续循循善诱道:“这么说吧,那个人是否又见过雷兄你的面貌呢?”

    雷动天道:“这个肯定是见过的,当日我们曾有过一个照面,虽然因为他有风相功体掩护,我没有看到他的形象,但他肯定有看到我的样子了!”

    “嗯……”云扬道:“若然如此的话,他只需要问一下你的未婚妻,大抵就能知道你的身份了吧?”

    雷动天道:“是的,我未婚妻自然是知道我的身份来历背景?!?br />
    云扬沉吟道:“若是如此的话……”

    他抬头,咬牙,眼中射出寒光:“你只需要耐心等待,他一定会来找你的?!?br />
    雷动天道:“此话从何说起?”

    云扬道:“虽说雷兄的未婚妻,固然是天下仅有的绝色,只要是男人都难免动心……但是,像是这种人物来说,我觉得……应该是不缺女人的,对不对?”

    雷动天笑笑:“自然,但凡是有所成就的修者,就不会缺女人?!?br />
    “既然这样,他劫走你的未婚妻多半是别有企图的?!痹蒲锏溃骸爸劣谡飧銎笸?,到底是在你未婚妻身上,还是在你的身上,还须静待后续?!?br />
    “但无论如何,他既然敢就这么当面劫人,至少说明他不怕你,有其底气?!?br />
    “对方既然不怕你,哪怕他一开始的目标没有你,现如今只怕难免会将主意打到你的身上,所谓一件污两件浊,虱子多了不怕咬。雷兄的身份,除了有莫大威胁之外,同样还能牵扯到莫大的好处……对方会动心不算多意外的事情?!?br />
    “所以,他一定会来找你?!?br />
    “至于他会提什么条件,这个就不好估计了?!痹蒲锏溃骸胺凑砦?,只要不露出真身,你就伤不了他。更别说他还有人质在手,筹码多多!至少就现阶段而言,他是占据上风,有恃无恐的!”

    此际听云扬所说分析,雷动天尽都觉得极有道理!

    这个云扬的脑筋,实在是一等一的好使啊。

    看来之前说他蠢云云,倒是冤枉他了,大抵是玉唐朝堂上的那些官僚蠢,玉唐国君蠢,又或者是他们位置立场太过被动,一步走错,步步皆错吧!

    哎,换做我是玉唐国君的话,我遇到这种情况,恐怕也真强不了哪里去……委实是太纠结了。

    “此外,我还要再多提醒雷兄一句,大家此际立场特异,但……敌人的敌人,总有一分善意!”

    云扬郑重的道:“虽然雷兄与这位……这位老人家修为高强,环顾当今之世也罕逢敌手,但是……雷兄只怕还不知道,这个四季楼乃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br />
    雷动天淡淡的说道:“我不管四季楼是什么样的存在,但他动了我的人乃是事实,就不行!”

    云扬担心的说道:“雷兄,你出身隐世家族,自有其风骨,但且听我一句劝,以你庞大的家族之后盾,现在飞行玄兽传讯又这么容易,只需要一纸书信,便可调来大批高手。何苦将自己千金之躯置于险地?四季楼绝非易于之辈,我玉唐纵使不济,亦是当世强国,却还要被其玩弄于鼓掌之间,其实力之坚强可见一斑,更有甚者,或许现在所展现出来的实力不过冰山一角,我曾听闻其无数传说,诸如‘布武天下、血洗江湖’、‘硬撼当世第一高手不落下风’之事不胜枚举,雷兄不可不防,不可不慎哪!”

    言下之意自然是:你们家族这么牛逼,干脆多出来些高手直接将四季楼灭了多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