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都已经演了一半,对方突然变得不接招,或者说是直接改变了既定剧情走向……

    这是个什么情况呢?

    一边的黑袍老者始终低着头,看不清脸色,然而他若是抬起头的话,肯定能看到,这货也是一脸的懵逼!

    计灵犀在天唐城待过,而且与云扬接触非常多,这点确实是毋庸置疑,确凿无疑的。

    但那时候计灵犀可是有易过容的,而且还也改了名字的!

    这一节,他们并不知道情。

    计灵犀那些小姐妹,一来他们还没有联系到,二来联系到了也未必会跟他们说实话;更有甚者,她们所知的也就仅限于计灵犀曾经易容,以及化名跟云扬结识。

    至于计灵犀的家族,自然更加的不道情。

    按说雷动天的本来心思也是没错的:女为悦己者容,一个女子,跟自己心上人在一起,岂能不拿出自己最美丽的一面?

    但是……

    之前的因缘际会,计灵犀偏偏就没来得及那么做,云扬若非计凌风的遗书,都不知道计灵就是计灵犀,两人之间计灵犀固然已经对云扬怀有情愫,但云扬却始终将自己放在父兄的位置上,还真不是把计灵犀当成自己的心上人,至少不是雷动天以为的那种心上人……

    所以就雷动天看来,两人或许根本没有那种关系?

    又或者是正处在剃头挑子一头热的情况之下!

    可是当前戏已经演了一半,那是无论如何都要继续演下去的。

    “关于此事的缘由云兄已经知悉,但之后的另一节才是我当前烦忧的主因,其实在我们努力之下,已经找到了她?!?br />
    雷动天叹口气:“但就在……我俩即将碰面的关键时刻,却又有一个人杀了出来,令到我们所有的计划,功亏一篑!”

    云扬惊讶莫名:“雷兄,你所说的这个情况……恕小弟有些理解不了。就刚才你所展现出来的气势风采,已经是当世巅峰级数!什么人居然能够插手雷兄的事情?而且居然还能让雷兄受挫……这……这简直是细思极恐!这个……”

    又是正常人的反应,能够令到雷动天都铩羽而归,无功而返的狠角色,决计不是云扬这种小胳膊小腿的小人物能够撼动的,岂止是细思极恐,根本就是想想都该害怕恐惧恐怖才对!

    “这也怪我们没有提防……竟会有这等变故出现?!崩锥斓溃骸暗颐谴蛱?,却发现……介入此事的那个人,来历极端不凡!”

    云扬警惕道:“敢问那人是谁?”

    “此人实力不俗,更有一项神妙功法气相,能够将身化作了龙卷风,此人就是以此法将我未婚妻卷走了,但若说此人真实实力到底有多强,却又不见得……”雷动天傲然道。

    云扬耸然动容,竟然站了起来:“竟是风尊大人?!”

    雷动天道:“原来,云兄也知道风尊大人?!?br />
    云扬苦笑一声,脸色怔忡,道:“作为玉唐人,我云扬哪里有不知道风尊大人的道理……雷兄,你的这件事,只怕麻烦了?!?br />
    雷动天道:“哦?怎么会麻烦呢?以云兄天外云侯世子的身份,找寻一个人不该是难事吧?”

    “若只是找人,莫说只找一人,就算再找十人百人,也非难事,但这件事情若是牵扯到风尊大人,那就是天大的难事!”云扬深深吸了一口气,脸色郑重,声音也变得微弱不可闻。

    “风尊大人纵然是玉唐英雄,可也不能随便干涉别人家的家务事吧?他抢夺别人妻子还有道理了?!”

    雷动天做出怫然不悦的神色:“这件事情无论走到哪里,也总是这个道理吧!”

    云扬仿佛牙疼一般,道:“这件事……这件事……哎……雷兄有所不知?!?br />
    雷动天道:“还请云兄教我?!?br />
    云扬脸上露出来为难之极的神色,道:“雷兄……你……”

    他抬起头,看着雷动天,眼神中,全是纠结。

    雷动天心中一动,难道这件事,还有其他内情?这位风尊大人,还有别的牵扯?

    他正色看着云扬,突然深深地施了一礼,道:“云兄,拜托了。请教?!”

    云扬沉着脸,深深的呼吸,良久后,似乎下定了决心,道:“雷兄,你我虽然一见如故,但这件事情……干系太大!”

    雷动天郑重道:“若不是干系大,我也不会这么贸贸然地前来找云兄弟帮手?!?br />
    云扬沉吟着,道:“雷兄此次是第一次出自家山门,履足尘世吧?”

    “不错?!崩锥斓?。

    “嗯,我才雷兄不但第一次出得山门,而且出得山门之后,还是一路直直追到天唐城这边来的吧?”云扬问道。

    “确实如此?!崩锥熘浪赜杏靡?,回答的也很爽快。

    倒要看云扬还有什么说词,能否翻出公理二字之外!

    “也就是说……雷兄在离家之后,遇到云某之前,并没有遇到其他国家的人?”云扬继续严肃问道。

    “嗯。并不曾遇到?!崩坠铀坪跻靼琢艘坏阍蒲锏幕爸姓嬉?,却又并不那么透彻。

    “个中因由要说也简单,大抵就是……”云扬烦躁的挠挠头,道:“可是我……还是,拿不准要不要跟你说。雷兄,此事关系到我玉唐国国运,同时也只是唯有我们玉唐国高层,仅有几个人知道的秘密!万一我对你说了泄露出去,后果不堪设想啊?!?br />
    雷动天沉着道:“云兄放心,雷某并不是这红尘俗世中人,尘世各国之间的兴灭存亡,不入我辈眼中!”

    他眼神闪烁了一下,道:“既然是玉唐国高层仅有几个人知道的大秘密,那么云兄弟你……”

    云扬傲然笑了笑,道:“我父亲天外云侯……虽然名义上只得侯爵之位,实际上……却是当今皇帝陛下的亲兄弟!”

    雷动天诧异的瞪大了眼睛,道:“失敬失敬,原来云兄还是金枝玉叶,天潢贵胄!”

    云扬脸色旋即转为颓然,幽幽道:“雷兄太抬举我了,家父说来不过只先帝的私生子……这个,身份是上不了台面的……”

    雷动天点点头,道:“云兄放心,就冲你愿将身世如实相告,我雷动天便是你一生的朋友?!?br />
    雷动天的这个承诺可非等闲,须知他之实力差不多就是凌霄醉的那个级数,妥妥的天玄绝顶强者,有这样的靠山,云扬的底气将会足很多!

    雷动天觉得,差不多已经够了。

    关于云扬说的身世,雷动天觉得不会是假话,虽然自己还没有打听,但,这件事情知道的人肯定不少。

    这点云扬是骗不了自己的。

    但,他连自己这么隐秘的身世都说了,却还是对于说出九尊的事情有所顾虑,这件事情可就值得斟酌了。

    是以雷动天于此给出这个承诺,还真不是说说而已,若是云扬当真与风尊并无牵连,亦与计灵犀无涉的话,那么给云扬一点好处也非不可,毕竟云扬的言谈举止气度形象都是上上之乘,很是入雷动天的眼!

    人的人样子出众,颜值过高,到哪都是占便宜的,此番又是一遭明证!

    “雷兄,关于此事我只说一遍?!痹蒲锏溃骸俺鑫抑?,入你之耳?!?br />
    雷动天严肃点头,对于云扬这等郑重其事,竟也情不自禁的紧张起来,沉声道:“放心,绝不会有另外的人知道?!?br />
    云扬张开嘴刚要说,突然间再现颓然神色,沉吟半晌才道:“算了,雷兄,算小弟对不住你,这件事情……”

    雷动天愕然,靠,老子裤子都脱了,你就给老子看这个?

    急忙追问道:“云兄,你若是还有顾虑,不妨说出来?!?br />
    云扬一个劲地摇头:“不不不,不行,不能说?!?br />
    雷动天皱皱眉,突然伸出右手,在自己左手的戒指上抹了一把,然后,手中竟然凭空的出现了一大块七彩玉石!

    这块足足有巴掌大小的神异玉石普一拿出来,整个房间的灵气瞬时浓郁充盈到了极点,令到在场三人齐齐精神一震!

    “云兄,你我今日一见,顷刻如故,端的相见恨晚。这块玉石,乃是为兄的见面礼,你且先收下?!崩锥焖档?。

    看来动之以情,交朋友之说,已经不能打动云扬。

    所以雷动天立即改变策略,开始诱之以利。

    云扬眼睛发直:“这是……”

    “这只是一块七彩灵玉而已,我等修者,可以以此为辅助来增强自己的修为,这样一块灵玉,足可以将你现在的修为再往前推进一大步?!崩锥斓?。

    他很满意云扬当前的反应。

    这些乡巴佬,区区一块七彩灵玉就震动至此?!

    瞧这没有见过市面的样子,看你等下还不说实话???

    云扬拿起灵玉看了一会,叹口气,纠结到了极点的道:“不行……不能说啊。此事干系太大了,雷兄,你莫要为难我了……”

    话虽这么说,但某人拿着这七彩灵玉的手却没有松开。

    这其中的意思……很是意味深长。

    雷动天见状不以为意地淡淡笑了笑,右手又在戒指上一抹,一块一块的往外拿,七彩斑斓的灵玉,一块一块的出现。

    两块。

    三块!

    五块!

    十块!

    十五块……二十块!

    雷动天停住了手,恳切的说道:“只要云兄弟能够一说此事始末,这些权当是为兄的一点心意?!?br />
    …………

    咳,辣么多人说我爱骗人,在此我郑重声明:云扬是云扬,我是我!云扬骗人,不代表我骗人!我从来不骗人的,特耿直的,人品绝对伟光正!

    请大家相信我并且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