乍然感受到这沛然莫御的恐怖气势,四大家族的众多高手尽都脸上变色!

    这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两位绝顶高手?

    这样的高手,绝对是传说级别的!

    甚至可以说就是天下第一高手凌霄醉那个级别的!

    在场众人迅速的权衡一下,得出来结论:就凭这个气势,自己等人就算是捆在一起一拥而上,也万万不是人家的对手!

    绝对的实力差距之前,人海战术不足以构成威胁!

    这事情可要怎么办才好呢?

    那白衣公子冷着脸一步步往前走,淡淡的说道:“谁是云扬?”

    原来是找云扬的。

    放心了。

    只是……找云扬却要打伤冬天冷做什么?

    云扬料到对方会来,他这几天在这长时间的抛头露面本就是在等这两个人的到来。

    但却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位什么少主居然是以这种形式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因为这等同一上来双方就处在了死敌的地位上!

    一出面,一出手,就将冬天冷打得半死不活!

    这让事态再无转圜余地,也让云扬之前所有的准备,所有的打算,所有的对策,都是突然间落到空处!

    在云扬的预算当中,这青年少主非此界中人,就算实力坚强,却有一份世家的坚持与矜持,只要没有逮到实证,例如鼎证了自己就是风尊又或者是揭穿了两女的庐山真面目,至少就现阶段而言不会正面杠上.

    对方很可能会采取迂回建交的方式,令到双方渐次产生交集,之前此人百般折腾两女,非是不能一举擒杀两女,而是另有图谋,但也可见其耐心之强,若是对方有此意向,自己正可籍此而作,与之周旋!

    然而此时此刻的转折,却令之前所有设想悉数落空!

    与此同时,云扬心底更有一股怒火直升上来,你实力坚强又如何,先是重创冬天冷,又这么强横霸道的登门寻衅,岂非摆明是欺负我们实力不济,我们这边亦有四大家族精英高手多多,还有白衣雪、老梅、方墨非,集合全部战力一战,未必就全无生机,最终鹿死谁手,尤未可知!

    云扬面沉似水地走上前,蹲下身子,查看了一下冬天冷和老庞的伤势,却又即时放下心来。

    这两人看起来伤势颇为沉重,实则并没有性命之忧,看来这个什么少主出手还是很留有分寸的。

    换言之,事态还没有当真趋至极端,尚有转圜余地!

    云扬迅速的为两人喂下了伤药,稳定住伤势,让冬家的高手抬在一边,这才站起身来,目光聚焦在那白衣公子的身上。

    白衣公子看着云扬忙活救人的眼神充满了饶有兴趣的意味,就只是负手而立,始终不曾催促。

    毕竟对于他来说,整个云府之内所有人,对于自己都没有威胁可言!

    更别说自己还有护卫在身旁,对方但凡有任何异动,反手可灭!

    既然有此本钱在握,自然以多了解对方心性、手段为优先,

    “阁下是谁?”云扬站直了身子,面沉如水,一双眼睛逼视着白衣公子,森然道:“毁我家门,伤我兄弟,你是什么人?为什么如此做?又凭什么这么做!”

    云扬一如既往的一身紫衣,长身玉立,直若翩然出尘,与对面的白衣公子相对而立,亦是分庭抗礼,丝毫不落下风。

    甚至那股咄咄逼人的森森气势,居然还要更胜对方一筹!

    云扬这一瞬的风采,令到四大家族的高手一个个都是心中凛然,只凭这份面对无可抵御强敌之时的担当与气势,就绝非一般人物能为!

    “你就是云扬?”白衣公子看着云扬,明知故问。

    他此际不回答云扬的问题,径自反问出去,显然是不愿意自己处于被人逼问的地位。

    “我就是云扬?!痹蒲锞醯谜饷皇裁创蟛涣?,并未纠结于此点。

    若是回答个问题气势就弱了自身气势,那才是天大笑话!

    若是当真,那也只能证明你太玻璃心了!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彼栽蒲镌诨卮鹞侍庵?,以更加强势的语气说道。

    “礼尚往来,本公子先回答你第一个问题。我姓雷!嗯,说了,你们也不知道?!?br />
    这位雷家少主淡淡的说道:“至于我为什么这么做,你应该问你这位兄弟,问问他都做了什么?”

    姓雷?

    云扬瞬时联想起了六哥雷尊遗书内容。

    玄黄界,雷家。

    之前云扬已经想到眼前这个青年,实力如此强大;在天玄大陆这个红尘世界,这么大的年纪,断断不可能有这么强的修为的,必定是另外界面的来客,既然这个青年也姓雷,那他会否就是玄黄界雷家之人呢?

    “我问他?他得罪你了?”云扬转头看了看冬天冷,心中就有了数。

    某人的尿性,云扬初会之时已经颇有了解,如今可谓了解颇深,若非之前的因缘际会,有这样一个朋友,实在非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这家伙绝对贱人一个。

    要说做什么事情说什么话得罪人,这世上应该没人比他更拿手。

    “你这位兄弟为人行事说话,若不是说还要为云公子你留一点面子,就算我当场杀掉他也不为过?!崩准疑僦髑崦璧吹乃档溃骸跋衷谡獍?,只是略施薄惩而已?!?br />
    略施薄惩而已?

    只是略施薄惩,就将人打得半死不活?

    还有那什么当场杀掉也不为过是个什么说法?你以为你是谁,天王老子么?!

    四大家族的高手心里尽都是冲冲大怒。

    凑巧就在这时候,老庞悠悠醒来。

    众人目光都挪了过去,聚焦在这个醒来的己方当事人身上。

    “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一位冬家高手问道。

    老庞一脸羞愧,目光闪躲,半晌才长长地叹了口气。

    就老庞个人而言,想起自家公子骂人家那些话,那当真就算是被当场杀了……自己都觉得理所应当的。

    委实是太毒了一点,闻者皆厌,更何况是直接当事人。

    哪怕是一个普通人,只怕也要冲冲大怒,遑论这般超绝强者!

    看到老庞的反应,众人一下子就明白了事情的大致始末,肯定是冬天冷主动惹事,而且还大大的得罪了人家,这才被对方重创,乃至找上门来了……

    “现在还需要我说事情的始末么?!”雷家少主笑吟吟的说道。

    云扬叹口气,道:“就算事出有因,但阁下出手也委实是……哎?!?br />
    口气瞬时便软了下来。

    云大少爷可识时务之人,刚才怒火满盈,想要不管不顾的开干,那也是为势所逼,四大家族的高手根本不足为峙,尤其是除了冬家之外的另外三家,一旦势头不对,多半就要明哲保身、独善其身,所谓的同气连枝、友好联盟在生死关头根本无足轻重,当真杠上,己方必然落败无疑,现在事态转圜,乃是云扬最乐见的发展方向!

    而雷家少主心底亦是笑了笑,这个办法,果然可以。

    一边,老庞低声将事情始末仔细地说了一遍,大家听了也是面面相觑。

    这事儿真真是……

    尤其是老庞复述冬天冷说的那些话,人家当事人就在这里,完全没法删减,只能原话诉说。

    众人听得出了一脑门子的黑线之外,更有一身的冷汗。

    能够说出这种话,被揍一顿……一点不多。

    若换了当事人是自己,更有这般强横实力,早就一击生死,何言其他!

    云扬态度即时大改,叹口气:“冬家的,赶紧将你家少爷抬回去养伤,哎,这事儿整的,丢人现眼,磕碜!”

    说罢又将脸转向雷家少主那边:“雷兄,这次多谢了!多谢你在这等狂怒时候,还能给小弟一份面子,手下留情,这件事情委实是……得得得,咱们这也算是不打不相识,来来来,误会已经解除,雷兄更已亲身来了,那就是看得起我,当我是朋友!就只冲你这么给云某人面子……一定要留下喝顿酒!”

    不等这位雷公子说话,云扬就开始安排:“老梅!赶紧去整点酒菜,今天晚上,我要与雷兄一醉方休,不醉不归!”

    他哈哈笑着,道:“俗话说,有缘千里来相会,一杯浊酒泯恩仇,雷兄,这杯酒,是要喝的?!?br />
    这个转折,让白衣少主也是愕然了一下。自己的目的就是这个,但却没有想到,这么容易就达成了?

    对于云扬的做法,四大家族的高手们一个个都是暗暗点头。

    这位云公子还真是个人物。

    在不明真相的时候,面对这等超级高手不卑不亢,进退有据,甚至甘愿冒着玉石俱焚的风险不惜一战,及至等明白了始末缘由、是非曲直之后,便即态度锐变,三言两语间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谄匀煌耆挥忻闱康暮奂?。

    这端的是能屈能伸的枭雄手段!

    妥妥成大事的人!

    再者众人也都很明白,面对这位什么雷公子和他的护卫,自己这些人打是肯定打不过人家的。既然有了化敌为友的机会,那么,何乐而不为?

    说不定以后还能因此取得一个强有力的联盟关系!

    “云公子果然人才,之前能将本家公子引为知己,甚至甘心做小弟,非是无因?!?br />
    四大家族的高手们一个个心中赞叹不已。

    看看人家云公子,再看看咱们家的这块料,真的不能比啊。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至理名言哪!

    尤其是冬家人,看着长袖善舞,几句话就婉转局面的云扬,再看看惹是生非被打的半死不活的自家公子,更是生出一种:生块叉烧都比生他强的微妙感觉。

    差距??!

    这位雷公子心中不屑:这也就是我有目的,才能给你这个面子,你云扬千万不要以为你自己多牛逼……

    其实在我心里,你啥也不是,渣渣一枚……

    面上却满布和煦的微笑道:“云兄实在太客气,只不过刚才小弟一气之下,打坏了云兄的大门……这个,实在是抱歉得很?!?br />
    ……

    昨天钓鱼去,异常过瘾。全是大物,鱼线咔咔咔的被拉断,一条也没钓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