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血脉!

    于是乎,不过刹那之间,云扬再看这个小东西的时候,怎么看怎么觉得这小家伙那暴丑的长相,竟是那么的顺眼,至少也是眉清目秀、骨骼清奇起来。

    云扬不由心中叹息:这人哪,骨子里就是贱,不顺眼的时候,怎么看怎么不顺眼,知道好处了,原本再怎么不顺眼的事物也能变得顺眼无比!没想到我英明神武的云大少,也会有这种反应……

    “差点看走眼,这分明是好东西啊?!?br />
    ……

    “冬天冷!”云扬出门叫一声。

    冬天冷屁颠屁颠的过来。

    “老大?有何吩咐?小弟一定鞍前马后万死不辞!”

    “是这样?!痹蒲锼淙恍闹杏行┎簧?,但是,这毕竟是冬天冷的:“我告诉你一件事……你这只鸟……很不寻常。我建议,你好好的养大?!?br />
    冬天冷看着鬼面鹰,嘴角抽搐起来。摇头如拨浪鼓:“不不不……不要!”

    我有病我才会要!

    鬼面鹰??!

    云扬皱眉道:“这只鸟不是鬼面鹰!”

    鬼才相信!哪一点不像鬼面鹰了?

    “老大!”冬天冷整个人都不好了,你不用这么坑我吧?我要真的带回家,我还不被马上打死?

    “我真不要!看着就讨厌!”冬天冷咬紧牙关,坚决不能屈服!

    云扬叹口气,凑在冬天冷耳朵边上,低声道:“这只鸟……乃是凤凰血脉!”

    冬天冷懵逼的看着鬼面鹰,再看看云扬。

    老大你为了骗我也是拼了!

    这鬼东西……凤凰血脉?呵呵呵……我差点就信了。

    “反正我不要!老大,你要是实在不想要就赶紧扔了吧?!倍炖湟涣诚悠骸氨鹚凳欠锘搜?,就算它是一只凤凰……我也不要了!”

    云扬眼珠子几乎凸出来。

    我就这么不可信?

    生怕云扬再劝自己,冬天冷脚底抹油:“老大我走了……”

    云扬还没来得及开口,冬天冷已经刷的一声消失了。

    走的无比之快,活像是身后有恶鬼在追赶一般。

    走出小院子,冬天冷抹了一把冷汗,心有余悸:“凤凰血脉……老大你不说凤凰血脉我差点就信了……真是套路……我差点就信了你的邪……”

    ……

    云扬懵了。

    凤凰血脉也不要?

    好吧,你不要我要!

    云扬捧着小家伙,喃喃道:“既然不是鬼面鹰,身上还有那啥血脉……冬天冷又不要你了,那啥……你以后就只能跟着主人我了……”

    小家伙瘦瘦巴巴的两个小腿站在云扬手掌心,一脸的无所谓。

    “既然跟着我,就需要给你取个名字?!?br />
    云扬越看小家伙越觉得顺眼,柔声道:“得给你取个什么名字好呢?还是白白系列?黑白白?!”

    小东西在云扬手上蹦了蹦,歪着头,叽叽的叫了两声。

    “不好,白白已经太多了,再说你就那么一点点白线,叫白白太过分了,尤其你还长得这么丑,叫的声音又是叽叽,跟白白实在扯不上关系。这样吧,两个名字你任选一个。要么叫丑丑,要么叫叽叽?!?br />
    云扬将选择权交给了小东西。

    小东西哪里听得懂他在说什么?

    歪着头看着云扬一会儿,感觉到云扬手心的温暖,浑身都觉得很舒服,快乐的在云扬的手上跳了两下。

    “嗯,跳了两下,显然,你对第二个名字很喜欢,那么本主人尊重你的选择,以后你的名字,就叫叽叽了?!?br />
    云扬一锤定音。

    小东西快乐地仰起头叽叽叫了两声。

    “看来是真喜欢!”

    云扬决定了下来。

    于是小东西从此就有了一个可以震的人七荤八素的名字。

    (按照一般小说的写法,肯定要写:从此以后,一直到数万年后,某某威震某某的某某还在后悔,因为……这个很不雅观的名字就是……咋地咋地咋地可说一失足成千古恨云云……

    但是我偏不那么写。)

    既然又收养了这个小东西,当然要喂它吃饭的;云扬还是存了个心眼,先拿来树叶,小东西摇头,鄙夷得不吃。

    馒头?不吃。

    面,不吃。

    肉?更加不屑一顾。

    一直到云扬拿出来了一串水果,试探的送过来,小东西这才眼前一亮,很是有些勉为其难的样子,跳了上去,大快朵颐,一时间吃得满嘴都是果汁。

    “看来真不是鬼面鹰?!痹蒲锓畔滦睦?,鬼面鹰是不会吃水果的。

    但随即又皱起眉头:“这货要是只吃水果,那么……这大冬天的,能有什么水果供应?有点不好办哪!”

    这倒是实在话,现在已经入冬,就算是一些豪富人家,也难得有水果吃的。

    但这小家伙明显对其他食物不感兴趣,不屑一顾得很!

    这要咋整呢?

    现在刚刚突然下雪,大抵还保留了几个桃子梨子苹果的在家里,以后吃完了咋办?

    尤其玄兽的食量不是一般二般的大!

    但小东西显然不管这些。

    吃饱喝足了,蹒跚的走了两步,然后居然顺着云扬的裤管爬了上来,很是自来熟地自行爬进了云扬的口袋。

    而这会四白白正在那里面睡觉,对于这个不速之客自然是很不满的喵呜一声,可是小家伙仍旧不管不顾地钻了进去,用屁股撅了撅,直接将四白白顶开些许位置,跟着脑袋往自己裆里一扎,团成一个小绒球,居然就那么睡着了。

    四白白瞪着眼睛看着这个突如其来的小东西,胡须颤动,显见着是要发怒的款,毕竟其身为九品顶级玄兽,高阶玄兽的尊严岂容冒犯?!

    然而就在一瞬之间,也不知道到底为什么,四白白嗖的一下子从云扬口袋里跳了出来,宛若受了多大惊吓一般,喵喵喵的叫个不停。

    一双色彩斑斓的大眼睛里面,尽都是余悸犹存。

    天哪,主人,您怎么将这东西收进来滴……好口怕。

    ……

    云扬看着手中两个苹果皮,两个桃子核,除了目瞪口呆就只剩下哑口无言了。

    这小东西,满打满算,连蓬松的毛算上,还不如一个苹果大,不过片刻光景就干掉了两个大苹果,还吃掉了两个比苹果还要大的桃子!

    那可是超过其身体总体积五六倍还多的食物!

    这……

    就算是玄兽食量大也有点说不过去吧?

    体积那么一点,胃再大也有限吧?怎么胃和胃口完全不相称呢?到底吃到哪里去了?难道这小东西的胃其实是通着某个大海不成?

    像这样的饭量级数……自己到底能不能养得起呢?

    这是个问题!

    云扬对这一点深表怀疑。

    但云扬却又想起了自己前段时间的大胃王饭量,貌似也是偌多食物下肚,宛如不见,一时间,貌似对这小东西生出了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

    “我也是被抛弃的,你也是被抛弃的。不过你比我惨,你被抛弃了两次……”云扬叹口气:“以后咱俩就一起好好过日子吧……哎?!?br />
    小东西撅着屁股呼呼大睡。

    根本就没有将云扬的感慨收听到,自然也就没有任何感想可言。

    ……

    及至再看到冬天冷的时候,云扬的眼神是格外复杂的,心情也是格外复杂的!

    这家伙……貌似还是一位福将来着!

    虽然这货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认识,但是,却可以将这些东西都带回来啊。

    而且还不要,好人??!

    “咳咳……”云扬道:“冷冷啊?!?br />
    冬天冷条件反射一般的跳起来:“老大我真不要!”可别塞给我了……

    “……”云扬一头黑线:“不是这个,是别的事儿?!?br />
    冬天冷精神一振,谄媚笑道:“老大您有什么吩咐?可是要我去给他们三家的玄兽下点药?”

    云扬一头黑线:“……”

    “你以后思想的方向要转个弯……老是这么犯贱,不成的?!痹蒲锖苁侵锌系仄兰鄣?,也算是一种诚意的告诫。

    毕竟是拿了人家的莫大机缘,云扬良心虽然不多,但多多少少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

    “老大你是不知道!”冬天冷扬了扬自己头发,摆出一幅英俊潇洒的样子,道:“我可是小小树叶过大河!这一点,我心里有数!”

    “小小树叶过大河?”云扬纳闷:“什么意思?”

    “他就全靠着浪劲啊?!币槐叽隼匆桓錾?,秋云山一脸不爽的走了出来。

    冬天冷这混蛋,居然想给我们家的玄兽下药,真是混蛋一名……

    更关键的还在于,这家伙真能干的出来??!

    “对了!”云扬道:“云山还记得当时你和米空群的赌约么?”

    秋云山顿时一脸悲催,委屈的道:“老大……你就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哎……”

    当初和米空群的赌约,目标关乎神异灵药龙虎膏的,那是四大公子全体梦寐以求的神药;但现在米空群早已确认玩完了,自然也就更加谈不到到手云云。

    也是因为于此,秋云山一直沦为兄弟之间的笑柄。

    现在云扬又提起来,分明就是往他始终没愈合的伤口上再多撒了一把盐。

    那滋味别提多酸爽了。

    若是冬天冷等人提起来,秋云山或者会直接和他们狂打一架,但面对云扬却是半点不敢动作,咬牙硬顶着。

    一边冬天冷登时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

    “什么叫哪壶不开提哪壶,你当我是你?我提当然由我提的道理,那玩意我帮你们拿回来了?!痹蒲锏溃骸斑?,在这里?!?br />
    说着,将得自米空群的龙虎膏拿了出来四份。

    得了这么大好处,云扬就想着补偿一下;正好想起龙虎膏。

    秋云山的眼珠子呼的一下子亮了起来。

    冬天冷也是一声我靠,眼珠子瞪得溜圆。

    …………

    咳,第二更下午,求月票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