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扬眼神深沉,耐心聆听计灵犀倾诉,全程都未表现出太过异常的反应,却是将这所有的一切,都压在了自己心里。

    月如兰远比计灵犀敏锐,她清晰地观视到,云扬的眼中曾有两道寒光闪过,尽显森然杀意。

    那一瞬间,月如兰只感觉心头一股毛骨悚然情绪急疾涌过,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一下。

    出身于超级家族的月如兰知道,那是一种深沉内敛到了极致的滔天杀气!

    很显然。

    云扬表面上虽然并没有说什么,但,这件事情给他的刺激,绝对不是表面上那样无所谓。

    他……显然是做出了某种最极端、最不留余地的决定!

    “我还想着……嗯,罢了。今后,你们就只是计灵犀与月如兰,唯有云家才是你们的家!”云扬微笑了一下,道:“我倒要看看,究竟是什么人,竟然敢……呵呵……”

    一声呵呵,又险些抑制不住心中杀机涌动。

    计灵犀心中温暖,本能的感觉心上人为了自己被抢亲,被逼婚,被追杀,被欺负而生了气,笑颜如花的说道:“那就说定了,以后我们就在这里住下,深居简出,让他们再也找不到我们?!?br />
    云扬微笑着拍了拍计灵犀的脑袋,道:“灵犀你以后一定要好好听兰姐的话,不要调皮。嗯,我先出去买点儿药材,得为你们好好补补身体,你们这一通奔波下来,亏损不少?!?br />
    说着站起来,一派温文尔雅地微笑一下,旋即便走了出去。

    而这时的计灵犀已经完全的怔??!

    月如兰的眼睛亦是直直地盯着计灵犀头上,云扬拍过的那部位,同样的目瞪口呆哑口无言半晌无语久久无声。

    甚至两女连云扬什么时候走了出去亦是全无所觉。

    这……这是什么情况?

    计灵犀摸着自己的脑袋,两个俏丽的大眼睛里面,再度充满了懵逼。

    再过片刻,两女四只眼睛对视,尽都是在对方眼睛里面看到了不可思议的懵…那啥!

    这是咋回事儿?

    这是什么情况?!

    拍拍头,乖,以后要听兰姐的话……

    这……这口吻……

    我是三岁小孩么?

    “噗嗤……”

    月如兰终于彻底醒过神,蓦然间爆笑出口:“哈哈哈哈……”

    计灵犀摸着自己的脑袋,一头黑线,口中喃喃咒骂:“这块木头,脑袋又不清楚了!他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难道脑子进水了?肯定是这样的!”

    “哈哈哈……”月如兰很久都没有笑得这么畅快了,一只手拍着床铺:“灵犀……这真是你的心上人么?太招笑了哈哈哈……你确定他是你的心上人?而不是你的长辈么?”

    计灵犀扭曲着脸,一时无语的看着她,忽而道:“他是不是我的长辈我不知道,但他肯定把你当长辈了,恭喜兰姐成了那木头的长辈!”

    月如兰闻言一愣,旋即也是蒙了,可不是么,云扬刚才的举动,固然是将计灵犀当做小孩般的宠溺,但对自己……还真是有如对待长辈一般的恭敬!

    难道我就这么的显老么?我的年纪明明只比灵犀稍长好不好!

    月如兰一时间再无之前的欢畅喜悦,屡屡愁思涌上心头!

    容貌、年纪、青春,这其中的任何一项,无论何时何地,全都是女性不同戴天的公敌大仇!

    ……

    当天下午。

    云扬就找来了需要的药材,然后,就开始大动干戈。

    熬药。

    然后,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一些绿色的东西,充满了生命灵气,与一种清香之气,让人一闻,就感觉心旷神怡。

    “喝药之前先用这个擦擦脸,这玩意不但可以提神醒脑?!痹蒲锏溃骸盎箍梢悦廊??!?br />
    说完就去熬药了。

    美容。

    纵然是心中对找到计凌风已经绝望的月如兰,也抵抗不了这个诱惑,更何况是女为悦己者容的计灵犀?

    “哼!本小姐哪里用得着这玩意???”

    计灵犀噘着嘴:“这呆子还没见过我的真面目呢。等会儿洗了脸,去了易容,看本小姐迷不死他!”

    月如兰呵呵一笑:“既然你不稀罕,那就全给我吧,兰姐现在人老色衰,都被人家当长辈对待了,正需要这玩意增色!”

    计灵犀登时就是一个激灵,赶紧过来平分那绿色物事,唯恐当真被月如兰全数收入囊中。

    月如兰撇着嘴,揶揄道:“要是云公子看到你的这个做派,没准他会再拍拍你的头,说:丫头,快点长大吧,别让我操太多的心行不……”

    计灵犀顿时大怒道:“他再敢这样,我就……我就……”

    我就了好几次,居然没说出什么。

    心中忧虑:这块木头,从之前到现在,全程的不解风情,根本就不懂女儿家心事,万一若是真的这么说出来……那可丢死人了!

    用清水洗了洗脸,去了易容,将那绿色的液体一点点抹在自己和月如兰脸上,强行忍着那种皱皱巴巴的感觉,闭着眼睛,熬了半刻钟。

    因为云扬说过,这药,最少要敷在脸上半刻钟才能生效,过程中最好闭上眼睛,连眼皮也一起护理,才能收全部功效。

    两女都是很听话。

    对于云扬,现在计灵犀与月如兰乃是发自内心的信任!

    所以对他的交代,执行起来也没有半点折扣。

    半刻钟之后,计灵犀睁开眼睛,正看到月如兰一脸哭笑不得看着自己。

    “兰姐,你干嘛这么看着我……??!你的脸!”计灵犀突然惊呼出声。

    因为,展现在面前的月如兰面容,赫然是一片枯黄,完完全全的就是这种颜色。

    甚至,连原本清澈如水的眸子,也变得晦涩无光。

    还有手,脖子,耳朵……总之,触目所及的所有服色,全都转变为这种颜色,原本堪称绝色的丽色,现在只得一般而已,而且还是一般以下。

    也就只得轮廓还没有改变而已。

    但是任何人见到,都不会相信眼前之人竟是风华绝代的月如兰!

    竟是名副其实的判若两人!

    “??!”

    计灵犀心惊月如兰容貌改变之余,忽而一念骤起,一声大叫之下,径自奔到镜子前面,怀着万一的念头看去。

    下一刻!

    计灵犀只感觉手脚冰凉。

    她脸上的肤色,亦是与月如兰一样无二的色调!

    所见容颜便似乎天生就是这个样子,全无任何后天修饰的迹象!

    计灵犀情急之下,用力的在脸上一搓,又用清水洗,却尽都是无济于事、徒劳无功!

    那枯败颜色就此滞留的在俏脸之上,便如是与生俱来,天然成就。

    “啊啊啊……”

    计灵犀一时间只感觉心头巨浪翻滚,整个人都呆滞了。

    自己现在这个样子,还说什么迷死云扬?

    还说什么真面目……

    “云扬,我要杀了你!”

    计灵犀一时间张牙舞爪,欲哭无泪:“这混蛋,他给我的什么药,把我给毁容了……”

    想到被人逼婚,被人追杀,一路之上,都朝着自己的脸下手,但,自己拼命挣扎,拼命战斗,拼命地……

    一次次险死还生,死里逃生,九死一生。

    到了现在,原本以为所有的苦难都已经过去了。

    自己和月姐安全了??!

    偏偏就在这个放下心来的时刻,自己最珍视的容颜,被云扬给毁了!

    或许这还不能算是毁容,未必没有转圜的余地,但是……只看脸上这层颜色的顽固程度来看,估计,短时间之内,肯定是去不掉的。

    这对于计灵犀来说,何异于晴天霹雳。

    云扬端着药走进来,脸上仍旧是满满宠溺的神色,温声道:“姑娘家家的,大呼小叫的做什么。灵犀,今后这个毛病可要改掉,要不然将来怎么找婆家?”

    计灵犀呆??!

    月如兰也呆住了!

    你这么一副爷爷父亲一般的说话口吻,到底是咋回事?

    真的好么?

    云扬将药放在桌上,笑着解释道:“你们脸上的药膏,乃是我千辛万苦找来的灵药,你们的绝世容颜虽然被掩去了,但也等同彻底的掩盖住你们的本来面目,再说这灵药的持续时间也不是很久;最多也就能够维持的三年时间而已?!?br />
    三年!

    而已?!

    女儿的容颜,一生之中最灿烂的芳华,一共有几年?你这一次性就给抹掉了三年?

    两女脸色齐齐一垮,尽都转为用生无可恋的眼神盯着某人,简直恨不得扑上去生撕了某人!

    “干嘛这个表情,我跟你们说,这药膏便是传说之中的……九死驻颜膏?!?br />
    云扬微笑着,道:“传言中有一个人,为了能够满足自己的妻子容颜常驻的愿望,走遍天下名山大川,四处寻找灵药,不断地调整配方,为了这个灵药,他先后经历了九次生死危厄,这才配齐了药膏,带了回来?!?br />
    云扬叹了口气,道:“然而世事无常的是……他在外面寻找灵药,调整配方,耗费的时间太久太久了,及至他回来的时候,一直在家里长久等待的妻子,早已红颜不复,两鬓结霜,成为一个鸡皮鹤发的老妪……纵使驻颜膏如何神奇,却也难使红颜再现,徒叹奈何?!?br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