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扬猛地瞪大了眼睛。

    十瓶!

    这样的酒,任何一瓶拿出去,恐怕都足以在江湖中掀起一阵腥风血雨!

    哪怕是凌霄醉,年先生那样的强者,也要动心!

    但云醉月这里却能批发!

    云扬嘴角抽搐了两下,实在是控制不住自己震惊的情绪。

    被彻底颠覆了世界观的云扬彻底放下心来,端起酒杯:“月姐,雪姐,请!”

    “请!”

    三人举杯,尽都一饮而尽。

    云醉月拿着酒瓶,又开始给云扬满上。

    “来,小弟,尝尝这个?!?br />
    “小弟尝尝这个?!?br />
    两大美女纷纷向着云扬面前夹菜布馐,不多时,云扬面前就高高地堆起了大量美味,这些就算是凌霄醉那种级数也未必能见到一次的超品玄兽精华部分食材,现在在云扬面前盘子里高高堆着,几乎碰到了鼻子尖。

    “你们也吃啊,别光顾着让我?!痹蒲镂弈蔚男Φ?。

    “好,一起吃?!?br />
    三人一边吃,一边说话。

    云醉月这次很是罕有地说着自己之前的往事,从年幼记事开始到现在的所有事情,青山雪则开始谈论自己的乐理心得。

    云扬也在说着一些奇闻异事,时不时的让两女开怀一笑。

    总之气氛融洽至极。

    云扬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自己每吃一口这些菜,自己的底蕴便又随之强大一分。

    而这种增强感觉,久久持续,绵绵不绝,宛如无穷无尽的汪洋大海,无止无休!

    “啊呀呀……”

    神识空间中,绿绿这会已然惊喜到了极点!

    区区的手舞足蹈又如何能够描述自己当前的喜悦心情,直接就是手忙脚乱,手足无措,颠三倒四,欢喜得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如斯庞大的力量,就这么被云扬吃到了自己肚子里,绿绿当然顺便偷偷吸取。

    实在是忍不住啊。

    太多好东西啦!

    开始绿绿还鬼鬼祟祟的偷偷吸取,点滴吸纳,怕被云扬发现,但随着进入云扬体内的药力越来越见庞大,绿绿直接开始不管不顾的全力吸收。

    太棒了!

    太好吃了!

    太幸福了!

    哪怕会被云扬痛骂,惩罚,这一顿,也要吃个饱!

    反正这么庞大的药力,云扬自己吸收不定得消化到什么时候,自己全力以赴,帮手消化是正经。

    可是不管绿绿怎么努力,如何的鲸吞海吸,好似海潮一般的力量始终在持续涌入神识空间,如何消耗也难以消减,更有甚至,云扬身体里面的能量,非但半点也没有减少,反而随着云扬不断将食物、美酒吃进肚子里,裨益潜能反而越来越见庞大!

    云扬对此并无任何不舍,因为他完全能够确认,今日所有食材供给的灵力,全部都被那奇怪美酒完完全全、彻彻底底的融为一体,再也不分彼此,全部变成云扬自身的底蕴!

    这酒,竟然是最后的催化剂、融合剂?!

    将所有的灵力,全部转化为最单纯最原始的丹元、命元、气元之力!

    原本云扬还在担心,自己会否将在吃过这段饭之后变成人形营养包,人人尽皆觊觎,所有生灵都恨不得扑上来啃自己几口,毕竟之前的灵气,让云扬全身上下都变成了天品圣药一般的宝贝,而且气息全然无法掩盖,只要走出去,便足以让全世界每一个看到他的生灵,就像是狼见到了肉一样的贪婪起来。

    但这几杯酒下肚之后,却将所有药力全部转化作了平和之物,全数归为云扬自身底蕴,之前那股诱人发狂,引人犯罪的气息,全部消弭。

    现在的云扬,就只是与之前全然没有半点异样的少年人。

    嗯,当然还是很俊俏很英朗的翩翩少年郎!

    此刻,云扬已经喝了六杯酒,看着云醉月又提起酒瓶子要来倒酒,不由苦笑道:“月姐,你劝酒可真勤,看来反而是你想把我灌醉??!”

    云醉月嫣然说道:“怎么会呢?今天这酒,就算是你想要多喝,也不会给你喝太多,就只准你喝九杯而已!”

    九杯!

    云扬登时怔了一下。

    九这个数字,可说是引动了云扬的敏感神经。

    原本融洽的气氛登时转为低沉。

    云醉月清亮的眸子中闪过一抹后悔的神色,急忙笑道:“来,小弟,吃菜吃菜,今天这桌菜,若是吃不完可是太浪费?!?br />
    云扬苦笑。

    这桌菜若是吃不完,又岂止是浪费两个字可以形容?

    就算是暴殄天物这四个字,也绝对无法形容这种浪费是何等的丧心病狂、令人发指!

    “月姐,您是从哪里整来的这么多好东西?”云扬实在是忍不住,还是把这句话问了出来。

    “这些食材啊……”

    云醉月笑了笑,道:“之前有个奇怪的老头,留在这里三个箱子,然后死了。今天适逢我遣散人手,收拾东西,才发现那几个箱子里居然是这些东西……正好今天家宴招待你,好东西自然要留给自己家人享用。小弟你说对不对?”

    对不对?

    你说的都对,好吧。

    对云醉月这番话,云扬半个字都不信!

    哪里会有这等事?

    老头来到这里留下三个箱子,死了???

    能够拥有这三箱子东西的主人,相信那老头就算是浑身上下碎成了七八十段,只要最还能吃东西,他就能活,而且还不止是长命百岁,长生不死亦属可期!

    还有,且云醉月说这番话的时候,语气语速尽皆熟极而流,恍如没有考虑,这分明就是早准备好了云扬有此一问。

    这件事可就更显奇怪。

    云扬想破了自己的脑袋也没有想通个中因缘。

    “云扬……兄弟?!?br />
    云醉月认真的望着云扬,眼中是毫不掩饰的怜惜,举起酒杯:“兄弟,你……辛苦了……嫂子,敬你一杯?!?br />
    辛苦了?

    这个话头让云扬一下子愣住了。

    不知怎地,乍然听到这三个字,云扬突然生出了一种心酸的感觉。

    辛苦……

    云扬想起了自己的八个兄弟,深深吸了一口气,展颜笑道:“多谢嫂子,干了!”

    再无二话,举杯一饮而尽。

    云醉月也将杯中酒缓缓喝下去,旋即又给云扬倒满一杯,自己仍旧只倒一个杯底,神色间,踟蹰了许久,缓缓道:“兄弟……以后……”

    她说出来这几个字,突然间停了下来,神色复杂空前,想了想,才道:“……你一个人,孤苦无依,举世皆敌……你……你今后一定要多多珍重?!?br />
    云扬感慨的叹口气:“义之所在,心之所安,无谓举世皆敌。天下吾敌,又如何?!”

    他此刻的眼神平静,冷静,那是一种沉淀的坚决坚毅。

    面对云扬的坚毅眼神,云醉月心头登时一酸。

    她如何不知道云扬是怎么想的。

    为兄弟们报仇!

    再苦!

    再累!

    再辛酸!

    再痛!

    再难!

    再艰辛!

    我云扬,甘之如饴!

    这条路,没有人与我同行,但是我……会一直走下去!一直走到,当真了却仇怨的那一天,又或者是我走不动的那一天!

    “云小弟,这段时间里,多承你照料,嫂子感激不尽?!痹谱碓挛⑿ψ啪倨鹁票骸吧┳泳茨阋槐?!”

    “嫂子哪里话!”云扬深刻的说道:“五哥的家人,就是我的家人!咱们乃是一家人!”

    他淡淡的笑了笑,道:“我唯恐照顾不周……”

    云醉月心里一酸,忍不住深深吸了一口气。

    小弟……他担负的,实在是太多了……

    眼圈一红,鼻尖一酸,几乎流出眼泪。但立即忍住,笑着端起酒杯与云扬一碰,一饮而尽。

    “一定要保重自己……”

    云醉月心里喃喃地说。

    ……

    云醉月和青山雪吃了几口菜,两人就抚着小腹,饱了;不吃了。

    显然那几口菜,已经是两人的负荷极限,若非有逸品奇酒压制,她们俩就要步云扬的后尘,变成人形营养宝,而且还是极品美女营养包!

    云醉月兀自催着云扬,将满桌子菜全部都一扫而空。

    十八味小菜虽然精致,虽然每一样菜的份量都是极少;但这么一桌子悉数都吃下去,云扬的小肚子都几乎凸出来,毕竟云扬的饭桶传说早成过去,而且就算那饭桶体质仍在,今天这顿美食,随便吃一口也足以填满那欲壑难平的胃口,果然是此一时彼一时,世事无常!

    如是九杯酒喝下去,云醉月果然不再倒了。

    但,对云扬所有的问题,云醉月仍旧统统不予回答。

    这让云扬似乎有一个大大的闷葫芦,留在了自己心里。

    “明天下午,我来接嫂子搬家,以前都不知道嫂子做的菜竟是这么的好吃,以后有暇,须得时时去打扰嫂子,慰劳肚子?!痹蒲锏?。

    “好?!痹谱碓律钌畹乜戳嗽蒲镆谎郏骸懊魈煜挛?,嫂子等你?!?br />
    云扬起身要走的时候,云醉月突然想起来,道:“对了,小弟,你把这些酒都搬回去吧。免得明天搬家的时候,手忙脚乱打碎了?!?br />
    “全都搬回去?”云扬皱起眉头:“嫂子你……”

    “这些酒都是无价之宝,之前不曾现世还好。而今现了世,再继续放在我这里,就算只得一晚上的时间……”

    云醉月苦笑:“没准就变成祸乱根源了。你将之搬回去,安排好了,再给我搬过去就是,反正,好酒只给咱们自家喝?!?br />
    云扬想想也是这个道理,道

    在云扬想来,就只得一晚上时间,其实没必要这么小心,但云醉月既然都这么说了,也的确存在这样的隐患。云扬若是不搬,倒显得自己不在乎云醉月两人的安全一般。

    至于这些菜的秘密,云醉月不想说,那就不说吧,反正以后还有大把的时间。

    相信总有一天,云醉月会告诉自己的。

    甚至就算一直不说,也没啥。

    正如云醉月所说,大家乃是自家人。

    自家人有点自己的小秘密,又是什么坏事???

    今天能得到这样的结果,早已远远超出云扬最初的设想,不,应该是好得太多,太离谱了!

    毕竟云醉月这边越神秘,甚至是强大,云扬才越高兴!

    ……

    云扬搬着酒走出青云坊。

    云醉月轻轻松了一口气,彷如将全部心事都放下了!

    ……

    云府。

    “无音,安排的地方怎么样了?!?br />
    “已经妥当!”

    “隐秘性如何?我要的是绝对的安全!”

    “老大放心,那地方绝对不会有任何人查得到!这一点,我有百分百的信心!”

    “那就好!明天帮她们搬家的时候,仍旧要注意安全,一定不要留下任何手尾!”

    “已经全部安排好了。疑兵队也都安排了,足足十几处?!?br />
    “恩,为了稳妥起见,方墨非,你和老梅隐藏暗处,注意着所有可疑的人。这次事情,不允许出现任何疏漏,宁可错杀,亦勿放过!”

    “是?!?br />
    云扬又来到了白衣雪房间:“白兄,明天有事情,需要你帮忙?!?br />
    “我之前受的伤还没好呢!还有,我对你的请托严重抗拒,每一次你请托,我就要对上一个甚至还不止一个我应付不了的强敌,我没病,不想自虐!”白衣雪翻着白眼抗议道。

    “明天的事情很重要?!?br />
    云扬严肃的道:“只要明天之事了结,我们之前的所有事情,都一笔勾销,从此之后,你爱去哪里,就去哪里?!?br />
    白衣雪沉吟了一下。

    云扬道:“此外我会再给你一百万两银票,珍奇金属一百块!”

    “好,成交!就算再对上一个硬角,我也认了!”

    “应该不会,明天你就躲在暗处……”

    白衣雪听完,瞪大了眼睛:“嗯?就这么点小事,你肯出这么大代价?你疯了?还是说这里边又有坑,要是真有坑你明说,让我有点心理准备,好伐?!”

    云扬道:“直接说干不干?别他么的废话!”

    “干!”

    “若是出了疏漏,白衣雪,你懂得?!?br />
    “若但只是这点事情还在我手里出了纰漏,我自己就去吃屎!”

    “这话可是你说的!”

    “不过我还是好奇,那女的应该对你很重要吧?否则只这点小事,你出的代价未免太高了吧?”白衣雪的八卦之心竟是意外的强烈。

    云扬斜睨了他一眼:“我钱多的烧得慌不行么,你管得着么?”

    “……”白衣雪一片无语。蓦然间有一种一拳挥在云扬脸上的冲动!

    你在我一个借了你高利贷的人面前说这种话实在是很欠揍你知道不知道!

    真当我不敢干了你吗?

    好吧,我真不敢!

    ……

    当天晚上!

    万籁俱寂。

    突然……

    轰?。?!

    一声突如其来的轰然爆炸,令到整个天唐城所有沉睡者都从梦中惊醒了过来。

    无数人的一双耳朵都因为这声爆炸而短暂失聪,嗡嗡作响,头晕目眩,久久震撼。

    比较接近爆炸源头位置的许多人更是直接被震得从床上弹起来,落在地上,摔得七荤八素!

    云府。

    原本正在盘膝打坐全力消化骤得药力的云扬,亦因为这个突兀的爆炸,身子被震得跳了起来。

    一双眼睛即时睁开。

    下一刻。

    云扬刷的一声到了院子里。

    “怎么回事?哪里爆炸?”云扬急声问道,素来沉稳淡定的脸上显出一抹煞白,

    此刻的云扬,心底萦绕着一种不祥至极的感知。

    “不知道……”方墨非和老梅白衣雪这会尽都感觉到脑袋里嗡嗡作响,无论脑海心田尽都是一片混沌,一边运功平息负面感觉,一边沉吟着说道:“爆炸源头似是来自于玉唐城的中心位置……”

    话没说完,云扬已经忽的一下子狂奔而去。

    移动速度简直比闪电更快!

    ……

    “啊~~~~~~~~~”

    云扬一声长啸,好似撕心裂肺一般,只感觉脑海中唯余无穷无尽、无边无际的空白。

    在他面前。

    只有一个大坑,一片废墟。

    这里,原来本应该存在的建筑是青云坊!

    正是青云坊的所在之地!

    青云坊不见了。

    完完全全、彻彻底底地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就只剩下满地碎片,满目疮痍。

    云扬一跤摔倒在地!

    满眼尽是绝望地注目于眼前的废墟,一时间肝肠寸断,悲痛莫已!

    原本以为,那时失去八位兄长的痛心疾首感觉再不会经历,没想到,此时此刻,竟又再品味一遭,甚至是更强烈,更刻骨铭心!

    前次,那时,自己力有未逮,更是同陷囹圄,有心也无能为施救!

    可是今次,当下,怎么会这样?!

    青云坊呢?

    没了!

    彻彻底底,彻头彻尾,完完全全的没有了,消失不见了!

    最大的碎片,不过是人头大??;若是这里面有人……那么,命运可想而知!

    目光聚焦于面前的那个大坑,一片废墟,云扬头脑中只得一片空白。

    这一刻,他的面容是十分恐怖的,一双眼睛,几乎炸裂。

    在青云坊周遭早已满布来此猎奇之是人,所有人都在用一种震惊到了恐怖的眼神看着面前这一片废墟。当然,也看着废墟中的云扬。

    谁让云扬表现出来的状态,乃是此际最为异常之人!

    然而云扬对此已经全不在意。

    完全不在意自己此刻的失态,以及可能引发的后果!

    他瞬时响起了水无音之前的一句话,“我在这屋子底下,安置了足以炸出一个湖的炸药!”

    当时水无音说得若有其事,语气真挚,仿佛当真有此布置,云扬若非早有定见,更有云相化身窥破真相,只怕就真信,然而事后回想,在一间屋子地下安置足以炸出一个湖的炸药!那得安置多少炸药了,这句话,根本就是一句不可能实现的恐吓之言,真心的信了你的邪!

    可是此际,竟是一语成谶?!

    不过一夜之间,青云坊之下竟埋下了如此份量,足以将整个青云坊夷为平地,甚至炸出一个偌大地坑的炸药?!

    或者不是炸药?

    但,这得是什么级数的高手,才能做出来这等事!

    云扬只是感觉自己的灵魂已经变成了碎片,在漫天飞舞,久久的不能思考。

    他浑身颤抖,兀自满眼不可置信的茫然注目眼前,整个身子都已经僵硬。

    良久良久之后,云扬一声狂吼,突然疯狂冲进了废墟之中!

    “人呢!”

    ………………

    月底了,不爆发说不过去,这一章五千三百字,大章!诚意足足的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