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等话说出去,基本上对面只要是个人就能吵起来,不直接上手就已经是对方城府深沉了。

    云扬将看门的气了个半死,然后便自行打道回府;难为他一路上还装出一副愤愤然的样子。

    端的是影帝级的演绎!

    老梅在一旁看着,真心感觉自家公子太不容易了。

    这得是多么善于控制自己的表情与情绪才能演绎得如此惟妙惟肖,入木三分啊……

    当然,类似的评价也在云扬心中,他褒扬的对象乃是老梅,以前可是没发现老梅的演技竟是如此牛逼,将一个知悉主人诸事,帮手出力,为国为民为家为主的忠仆形象诠释得近乎完美,声台行表唱念做打说学逗唱,尽都淋漓尽致无懈可击,真真是出色??!

    云扬回到府中。

    一脸意外地发现,危行路这会居然还没有睡,径自在花树下面坐着喝茶。

    夜风徐徐,花香阵阵,危行路宽袍大袖,坐在凉亭里,颇有几分出尘之姿。

    “都已经这般时分了,大师兄怎地还没有休息……”云扬走过去,微笑。

    “回来了?”危行路颇有些意味深长地看着云扬。

    “回来了,其实那边也没啥大事……”云扬微笑:“大抵就是何老想要考教了一下我这段时间以来的功课……咳咳……”

    危行路微笑:“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彼崆崾媪艘豢谄?,道:“长夜漫漫无心睡眠,不知道云公子是否有兴趣与我长谈一番?也好打发打发这无聊时间?”

    云扬笑道:“小弟正有此意。能向大师兄请教的机会可不多呢?!?br />
    他坐下来,有意无意的问道:“大师兄,此番出来不知可有甚待办之事?小弟在此颇有几分人脉,或者能效劳一二,减去些许无谓兜缠?!?br />
    这小子是感觉到危险了,想要让我们快些离开……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这般婉转曲折当真是煞费苦心。

    这一点,危行路看得清楚明白,自己可是什么事情都知道,但也正因为如此,危行路的心中反而有一丝暖意。

    这小子乃是真心关心我们,错非如此,何用如此周折行事。

    “我们此次远行玉唐,确实是有事待办的?!蔽P新肺卵缘溃骸暗耸乱卜谴蟛涣说氖虑?,一两日也就可办好,若是没有其他事情的话,过几天我们就要启程回去了?!?br />
    云扬先是松了口气,随即便又有些不放心的说道:“那岂非是说你们不日就要离开了呀?怎地不多留几日,让我略尽地主之谊!”

    这小子居然还在试探,看来是太不放心,不过这份急智、言辞间滴水不漏,可谓聪慧。

    “山门那边尚有他事需要处理,此间事了我们便要动身,大抵也就这两天吧?!蔽P新犯纱嗟馗艘桓鋈范ㄊ奔?。

    “此一去,路途遥远,大师兄务要多多保重?!痹蒲锼坪踉谡遄么氪?,道:“这个……江湖风波险恶,一定……一定要多加小心啊?!?br />
    危行路大是有趣的笑了笑,道:“那是自然,江湖风波何时止息过,江湖人江湖路,总是风起云涌,波澜不息?!?br />
    云扬迟疑了一阵,终于将心一横,道:“大师兄,这一路&……恐怕必然会有埋伏……你……”

    危行路目光温煦的看着云扬:“放心,我心中有数,而且,我有飞行玄兽,带着古古飞回去就是了。不必担心?!?br />
    云扬长长地松了一口气,顿时宽心大放的说道:“那就好,那就好,实在是太好了?!?br />
    危行路哈哈一笑,心中更加的是喜欢了几分,站起身来,在花树下踱了两步,淡淡道:“云公子少年英才,更有大担当,大气魄,却不知道对自己未来的路可有更进一步的打算吗?”

    “未来的路?”云扬笑了笑,深刻的说道:“我现在还真没想过自己未来前路?!?br />
    他想起了自己的背负,一时间竟至满心茫然之境,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但危行路却想错了,淡淡微笑道:“是否有些茫然?”

    “是,确实是有些茫然?!痹蒲锏阃烦腥?。

    “高官厚禄?荣华富贵?天下无敌?笑傲江湖?云霄之上?”危行路接连扔出来几条路,道:“若是这几条路任由云公子选择呢?”

    云扬深深吸了一口气,道:“高官厚禄,于我不过负担;所谓荣华富贵,亦只是过眼烟云;至于天下无敌笑傲江湖云霄之上……这些,对我来说却又都太遥远,太过不切实际?!?br />
    “我现在只求……”云扬目光坚定:“玉唐长存,国泰民安,四方靖平,天下止武;心之所安,义之所在;此生此世,无悔无憾?!?br />
    这几句话,全然发自云扬肺腑,至情至性,至真至纯。

    危行路肃然起敬,道:“云公子仁心厚德,心念苍生,实是仁人志士?!?br />
    云扬苦笑道:“什么仁人志士,我可没那么高的觉悟;只不过,人生在世,总要有些追求,总要有些担当?!?br />
    “作为人,要对得起天地,对得起兄弟,对得起家人,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对得起国家?!?br />
    云扬坦率道:“先把人做好了……再说其他?!?br />
    危行路沉吟着说道:“云公子将国家放在了最后,是因为无意排序,还是有意如此?”

    云扬微笑:“或者大师兄不知,我云扬骨子里就是一个自私自利的人,我做不到将自己的家庭亲人全部抛弃,一门心思只有忧国忧民的大事。古人云,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自身、齐家岂非还在治国与平天下之前的?!?br />
    “我很清楚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br />
    “所以我对自己的目标,也有自己的步调,纵然有所茫然,前路仍旧清晰?!?br />
    云扬轻声说道。

    危行路闻言沉默了许久,道:“那么云公子对于自己的红颜,可有什么具体打算?”

    云扬亦是沉默了良久,这才回答道:“大师兄,我们可否不谈这个问题?”

    危行路豁然笑道:“好好好,不谈不谈?!?br />
    他坐了下来,道:“我们春秋山门,乃是天玄大陆十大上古宗门之一,所流传之道统在人间已经有万年之久,我这一辈的师兄弟,随便一个也都是人中俊彦……然而我们这些人远远算不得本门中坚。因为在我们上面,还有师傅,师叔,师伯;师叔祖……一直到祖师……”

    “我的师妹们,也都是绝色红颜……每一个的身份,也足够烜赫一时。就像是我的小师妹古古……”

    危行路意味深长地看了云扬一眼,道:“古古家世,更是一众师妹当中的个中翘楚……本门地位于修行界可谓超然,纵使是那些出身较为一般的师妹们,也非是各大宗门的天才弟子等闲就可以觊觎的,当真想要一亲芳泽……往往阻力重重……”

    “这个世界上缘法无疑重要……然而却又没有什么东西是绝对公平的,更加没有付出了,就一定有收获这回事?!?br />
    危行路显然也在斟酌用词,顿了一顿才缓缓道:“我想云公子对此,亦是早有准备吧?!?br />
    云扬沉默了一下,道:“红尘乱世,前路崎岖,尽力而为,努力前行,若是最终力有未逮,却也无可奈何,便如大师兄所言,付出了也未必就一定会有收获?!?br />
    云扬说着,苦笑了一声,道:“但是不付出,却是一定没有收获的?!?br />
    危行路哈哈大笑:“不错。不过,得失与否,既要保持初心,却也要有平常心,这两心皆不可失?!?br />
    云扬淡淡的说道:“只要曾经得到,就算是注定会失去,那也是一生的幸福,所谓刹那永恒,不外如是?!?br />
    云扬说这句话的时候,八个兄弟的面貌,从他眼前一个个的闪过。

    是的,我们是兄弟,我们曾经拥有过那么一段共聚的时光,那么这段时光,就在我记忆之中,永远都不会褪色、更加不会磨灭!

    必将永久存在,永远拥有!

    曾经与八个兄弟们在一起,是我一生的最大幸福。

    云扬眼中流露出的真情,至情至性,让危行路大为感动。

    显然,这位大师兄又想错了方向。

    只不过这位大师兄在云扬身上,几乎就没想对过方向,大抵错着错着也就习惯了,惯性了!

    “世间事,无不可为。只看你在当下,在未来能够走到何等高度?!蔽P新泛苁且薜拿憷档?。

    云扬点头称是,在经历许多变故之后,云扬对危行路的这句话可谓有切身体会,感慨良多。

    两人一夜间,从国家大事,谈到儿女情长,从天下争霸,说到行道江湖,从江湖,又说到世家门派。

    从现在雄霸江湖的几大门派,又说到隐世门派,说到传说门派,说起天下英雄……

    越谈越是投机,越说越是相见恨晚。

    危行路看着云扬的眼神,也是越来越见满意,越来越是欣赏。

    这个少年,聪敏,机智,忠义,坦荡,热血,有担当,有责任,有抱负,有见识……

    实在是不可多得的隽才,天才之中的天才,足堪领袖群伦,傲视同济之誉。

    一直谈到三更时分,这两人才都了些许倦意。

    云扬才突然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敢问大师兄,这武道之路……在十成大圆满之上,尚有什么样的境界级数?”

    这是云扬心中最大的疑惑。

    之前兄弟们不知道,好不容易见到了凌霄醉,也没来得及问。如今这位大师兄出自大宗门,对自己印象这么好,还能不趁机问一问,一解心中疑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