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雪不禁后悔,在最初接战之时,便该施展辣手,一照面就出狠招干掉一个两个,哪怕重创一二也好,便不会陷入如此恶劣的局势之中,

    就以这八个人的配合默契程度,就算是自己万全之时,只怕也需要一番鏖战,才能斩杀其中一个两个,乘隙遁走,绝不可能将八人全部击杀。

    而现在的局势却是反过来一面倒的险象环生

    对方八人之中,固然也有多人受伤,但他们彼此配合起来,却是如同严密无比,自己愣是找不到较弱的一环。

    “他么的,我这是又被坑了……”白衣雪一边竭力招架,反击,一边心中愤恨不已。那混蛋,说什么简单任务,只是让自己来杀一个老朽儒生……

    但这里分明就比自己见过的所有龙潭虎穴都要凶险!

    凶险得多!

    便在这时,一股更加危险的感觉油然升起。

    白衣雪大吼一声,一剑分出八道剑光,同时击退八人,这才转头看去。但见一个老者,满头白发,站在院子里,负手看着自己。

    那老者自然而然地流溢出一股伟岸如岳,深沉如海的气势,真实不虚。

    白衣雪直至此刻才真正的大吃一惊,因为他只是凭着这股气势的感应,就已然判断出,对方的修为居然还要在自己全盛时期之上!

    这人是谁?

    只听那老者淡淡的说道:“老朽就是何汉青本人,但不知道白衣雪白大???,却是为了什么要杀我?”

    白衣雪一颗心冰凉的往下沉。

    他么的!

    被坑了!

    那个小白脸果然不是个好东西。

    果然是小白脸没有好心眼!

    一个这样的……尤要超出自己极限层次之外的超逸强者,手下还带着八个强横至斯的护卫,居然让我单枪匹马的来刺杀……

    这他么的分明就是让老子送死么……

    事已至此,必须当机立断,立即离开。

    否则,恐怕自己就真的死在这里了。

    一念至此,白衣雪大吼一声,突然间整个人极速旋转而起,整个人的身子便如一只飞速旋转的陀螺,周身剑光闪烁着密密麻麻的寒芒,越来越见激烈。

    与此同时,雪山巅峰的寒风亦随之空前猛烈的呼啸起来。

    白衣雪一声长啸:“挡我者死!”

    声未落,人已至,白衣雪整个人宛如一道滚筒也似的匹练剑光,冲天而起,向着位于墙头位置的三个人急冲而去!

    是生是死,在此一举!

    若是这一次还冲不出去,那么自己这一回,就真的要在这里结束了!

    周围五个人同时大吼一声,刀枪剑锤棍同时向着那滚筒一般的匹练剑光狠狠砸落!

    显然是意在阻敌,消弭白衣雪剑势锋芒,

    白衣雪对于这五道来袭攻势全然不闪不避,方向亦是不改,长龙一般飞射而去,所有兵器,砸在这身剑合一的剑光上,只砸出来一阵水波一般的颤抖,却并未能够阻止其去势分毫。

    “闪开,让他走!”

    何汉青一皱眉,喝道。

    他的真实修为更在白衣雪之上,自然看得清清楚楚,白衣雪是在拼命了!

    若是墙头上的三个属下强行拦截,固然有很大机会能够将白衣雪截留下来,但那三个人却亦是必死无疑,且之后参与围杀的人手还得再带进去两三个,这样的损失,他,目前损失不起!

    而自己受了凌霄醉重创之后,一直到现在伤势沉重,只能以气势压人,目前根本不能出手。

    墙头上三人闷哼一声,同时向着两边分开,但手中兵器却纷纷脱手而出,以乾坤一掷之势。生生轰击在那一闪而过的剑光之上。

    剑光再现一阵散乱,白衣雪亦扬天喷出来一口鲜血,但,剑光走势反而更速,便如同天空中流星曳空而过,一闪而逝。

    转眼,天空中再复一片寂静。

    白衣雪在最后时刻,还回头看了一眼,只见那何汉青并未出手,顿时放了心。只要这个老头儿不出手,那么我今日活命而退的把握,就多了八成。

    白衣雪已经在远方消失,速度快到了便如流星赶月,八个人都知道,已经是追之不及。而且,对方真实修为远在己方任何一人之上,就算真有一两个人追上了,唯一结果也不过是给对方送菜而已。

    “不用追了?!?br />
    何汉青叹了口气,眉头深锁。

    “这白衣雪已然受了重伤……最后时刻强行突围,明显是乱了方寸?!币桓龌の浪档溃骸白萑涣粝乱惶趺?,相信短时间之内也再难有什么作为了?!?br />
    “不过,他为什么要来?矛头更是直指何老本人!”

    另一个护卫满脸疑惑,看着何汉青。

    “据说白衣雪目前乃是寒山河的贴身护卫,专门?;ず胶釉谟裉频陌踩?,举凡寒山河动作,尽都形影不离……但这位寒山河的护卫,为什么要来刺杀老大你?”又一个护卫问道。

    何汉青沉默了一下,道:“阿三,你持我的名帖,前去请寒山河来我这里一谈?!?br />
    那阿三苦笑说道:“老大,这件事情只怕不好办,若是寒山河做的他怎么敢来?若不是他做的,他更不会来!”

    何汉青淡淡道:“错!不管是不是他做的,他都一定会来的!”

    他的眼中,有阴郁的黑气一闪,那是一股森然的杀机。

    淡淡道:“纵然此事不是寒山河所为,但他寒山河也一定知道,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他需要知道!他必须知道!”

    何汉青此际的声音倍显森冷,便如是地狱之中飘出来的阴沉沉的鬼声啾啾。

    ……

    寒山河刚刚躺下午睡,还未来得及睡着,就在才刚刚开始迷糊的当口,突然间接天楼的大门被人一脚踢开。

    一个毫无顾忌的声音大喊道:“东玄帝国寒山河何在?!”

    寒山河的八大护卫同时起身,循声而往。

    看着走进接天楼的两个人,都是一阵愤怒:“你们是什么人?怎敢这般大呼小叫!”

    来人居然就这么大咧咧的叫出来寒大元帅的名字,简直是没有半点家教!

    门口那人冷冷道:“奉何老大人之命,请寒山河,寒大元帅过府一叙?!?br />
    说着,一张名帖就递了过来。

    寒山河看着送进来的名帖,一阵诧异。

    何汉青?

    这位玉唐帝国的文人领袖,一代儒学宗师,怎地会无缘无故地找上自己???

    而且,态度还这么的不礼貌……

    这件事,不但稀奇。更透着古怪!

    无论怎么说,对于何汉青的这次邀请,寒山河终究还是要去的。

    无论如何诟病对方的邀请方式,还是来下请柬的仆从,就只论对方乃是文坛巨匠,儒林领袖的这重身份,以及主动相邀的礼节,寒山河便不得不去,不去就是失礼,而且还不是寒山河一个人失礼,是整个东玄帝国失礼,毕竟寒山河现在最直接的官方身份乃是东玄帝**方贺礼代表。

    然而寒山河在真正看到何汉青之后,却瞬时明白到,自己这一次竟是来错了。

    就算如何失礼也好,总胜过涉身险地,直面杀机!

    两人照面,会谈展开得很迅速,一开言,何汉青便直接进入了主题——

    “说来惭愧,刚才老朽这里遭人刺杀,这桩事想必寒大元帅还不知道吧?”何汉青一边沏茶,一边轻言漫语道。

    寒山河愣了愣:“刺杀?”

    事情刚发生,何汉青的人就到了客栈。

    寒山河毕竟是在玉唐国内,消息哪里会有这么灵通?

    所以,这个消息肯定是不知道的??!

    但,这何老何来此一问呢?

    “居然有人敢刺杀何老,真是胆大包天。不知道那刺客可抓住了没有?”

    寒山河关切问道。

    以他的老辣如何听不出来何汉青的说话颇有些意味深长,更看出来何汉青的神色,似乎是并不怎么好,但寒山河就算是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件事情竟然会是与自己有关。

    “抓???哪里抓得住??!”

    何汉青摇头叹息:“那刺客自恃修为高深,来行刺之时正大光明,堂皇而入,若非老朽这里有几位义士舍命维护,这才勉力保得不失,没有让那刺客将我这颗已经糊涂了的脑袋当真摘了去!”

    “???正面行刺?那刺客真真是大胆,可知那刺客身份为何,合该通报缉捕归案才是啊……”

    寒山河感慨道,他现在更加不明白何汉青请自己来的目的,你招惹刺客能跟我个他国元帅扯上什么关系,难不成刺客是我派的?!

    “缉捕?谈何容易,老朽乃一介文弱,于武修所知极浅,仅记那刺客曾自报家门,名唤白衣雪,此行与其他人无关,就只欲杀我何汉青一人,刚刚相护的那几名义士却言,此人乃是当世有数???,于天下??团判邪裰忻星懊?,他们能够勉力周旋,不过是侥幸而已……”何老娓娓道来。

    看似老眼昏花的两只眼睛,闪烁着幽幽的森冷,看着寒山河的脸。

    “白衣雪?当真是他?”寒山河却是一阵懵,下意识的追问一句。

    “寒大元帅也感意外吗?当真就是这一宛如传说中的剑中顶峰存在?!焙魏呵辔蚂愕乃档溃骸爸皇遣恢?,老朽到底是如何得罪了这位高士,竟致如斯!”

    刷!

    寒山河心念转动之际,一下子就冒了出来一身冷汗。